2000年-2009年
配稱的人才能運用聖職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配稱的人才能運用聖職

我們在人前的舉止不可遭人非議,我們私下的行為甚至更為重要,一定要高於主所訂的標準。

我親愛的弟兄們,今天晚上我希望很明白地談一件我深感關切的事情。能對你們演說是一件既榮幸又惶恐的挑戰。我們這一群持有珍貴且美好聖職的弟兄,陣容多麼壯觀啊。這聖職來自於神,我們的天父;祂和祂的愛子已經在這個榮耀的福音期再度自天上說話,並派遣了祂們所授權的僕人將這個神聖權柄賜給世人。

個人的配稱就成為接受和運用這項神聖權能的標準。今晚我要和各位談的也就是這一點。

一開始,我先向各位讀出教義和聖約第121章中的經文:

「聖職的權利是不可分離地與天上的權力連接著,並且除去在正義的原則以外,天上的權力是不能被控制也不能被運用的。

「這聖職的權利可授予我們,乃是真實的;但是在我們從事於隱蔽我們的罪,滿足我們的驕傲及空洞的野心,或在人之兒女身上施以任何程度不正義的控制,統治,或脅迫的時候,看啊,諸天就退出;主的靈悲哀;當主的靈退出時,那人的聖職或權柄就不再存在」(教約121:36-37)。

這是主針對祂的神聖權柄所說的明確話語。這些話語使我們每個人都承擔了重責大任。我們身為持有神的聖職的人,必須超越世俗的標準。我們必須自律,不能自以為義,但我們必須作個高尚且值得尊重的人。

我們在人前的舉止不可遭人非議,我們私下的行為甚至更為重要,一定要高於主所訂的標準。我們不能沉溺罪中,更遑論去遮掩罪行。我們不能驕傲自滿,不能沉浸於不義野心的虛幻中。我們不能對妻子、兒女、或其他人施以任何程度不正義的控制、統治或脅迫。

只要我們做了其中任何一件事,天上的權力就退出,主的靈悲哀。我們聖職的力量就化為烏有,其權柄也喪失了。

身為持有聖職的男人及男青年,我們的生活方式、所說的言語及每天的行為,都會影響我們所持有的聖職效力。

信條第五條說道:「我們信人必須藉著預言和具有權柄之人的按手禮,蒙神召喚,才可以傳講福音和執行其教儀。」

雖然有權柄的人將手放在我們頭上,按立了我們,但我們還是可能因為我們的行為而抵銷及喪失運用該神聖權柄的任何權利。

教約第121章繼續說道:「沒有任何力量或勢力能夠或應當藉著聖職來維持,只有藉著說服,堅忍,溫良和柔順,並且藉著不虛偽的愛;

「藉著仁慈和純潔的知識,那將大為擴大靈魂,沒有偽善,沒有狡猾」(教約121:41-42)。

弟兄們,這就是運用聖職的限制。聖職不是我們可以隨意穿上或脫下的披風,卻像我們身體的組織一樣,當正義地運用聖職時,它隨時隨地都是我們的一部分。

因此,各位持有亞倫聖職的男青年,你們已被授予那項持有天使施助權鑰的權能。請大家花一些時間思考這一點。

你們承擔不起任何會把你們和施助你們的天使隔離的事情。

你們不能有任何一點不道德;你們不能不誠實;你們不能欺騙或撒謊;你們無法在妄稱主的名或說髒話後,還擁有天使施助的權利。

我不是要你們自以為義,而是要你們有男子氣概、朝氣蓬勃、身體強健、生活快樂。對於有運動天賦的人,我希望你們成為優異的運動員,努力爭取冠軍。但你們這麼做時,不需要沈溺於不適當的行為,或是使用褻瀆污穢的話。

至於想去傳教的男青年,請不要做出任何會令人質疑你們是否配稱擔任主的僕人的事情,而使你們的生活蒙上陰影。

你們在任何情況下都絕對不可以、也不能夠損及你們受按立為福音使者所持有的神聖權力。

總會會長團和十二使徒定額組已透過警告和預警的方式對你們講述以下的話:

「身為傳教士的你們被期望在行為上保持最高標準,其中包括嚴格遵守貞潔律法,… …

「〔除了指派給你們的同伴外,〕你們絕對不可以和任何人單獨相處,不論是男人或女人、大人或小孩都不可以。

「縱使是對無辜傳教士的不實指控,都可能要花上好幾個月的時間來進行調查,而且可能會造成傳道中斷或終止。為了保護自己不受到這樣的指控,即使在你們所拜訪的家中也絕對不要和同伴分開。」(2002年3月22日,總會會長團對傳教士行為舉止的聲明)

只要你們一直遵守傳道規定,就不需要擔心這些事情。只要你們這樣做,就會有美好的經驗,而且能夠光榮返鄉,毫無污點,也不會受人質疑或有所憾恨地回到你們所愛的人身邊去。

你們返鄉以後,絕對不要忘記你們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一位長老。

你們會開始尋找一位永恆伴侶。你們會想要在主的屋宇中結婚。對你們來說,不應該有其他的選擇。要小心,以免失去了這樣結婚的資格。享受美妙的時光,但要在嚴格自律的情況下約會。主已經賜了一條誡命和一項應許,祂說:「以美德裝飾你的思想」,然後應許說:「你的信賴在神的面前自必增強;……聖靈必成為你的經常伴侶」(教約121:45-46)。

你們所娶的妻子應與你們有同等的地位。保羅說:「照主的安排,女也不是無男,男也不是無女」(哥林多前書11:11)。

在婚姻裡面的同伴關係是沒有孰優孰劣的。女人不走在男人前面,男人也不走在女人前面。兩人要以神的兒子和女兒的身分在永恆的旅程中並肩而行。

她不是你的僕傭,不是你的財產或任何東西。

虐待妻子是多麼令人傷心和厭惡的行為啊!在本教會中,任何虐待、輕視、侮辱或用不正義的手段控制妻子的男人都不配持有聖職。雖然他可能已經被按立,但是諸天會退出,主的靈會悲哀,那人的聖職或權柄就不再存在。

凡是有這樣行徑的人都不配持有聖殿推薦書。

我很難過地告訴大家,我看過太多這種醜陋的現象。有很多男人在口頭上和身體上摑打自己的妻子。一個男人輕蔑自己兒女的母親,真是令人不勝噓唏。

有些女人會虐待自己的丈夫,這也是事實。但是今天晚上我不是對她們講話,我是對本教會的男人講話,他們是全能之神託付祂神聖聖職的人。

我的弟兄們,如果聽到我的話的人當中有人有這樣的習性,我要呼籲你們悔改。跪下來,祈求主寬恕你們,請祂賜給你們控制舌頭和拳頭的力量。懇求你們妻子和兒女寬恕你們。麥基奧會長經常說:「任何成功都不能彌補家庭的失敗」(Conference Report, April 1935, p. 116; quoting J. E. McCulloch, Home: The Savior of Civilization [Washington D.C.: The Southern Co-operative League, 1924], p. 42)。李海樂會長也說:「在你們所從事的神的事工中,最重要的就是你們在自家圍牆內所做的工作」(BYU Speeches of the Year, 1961, p. 5)。

我確信,當我們站在神的審判欄前時,一點也不會提到我們今生累積了多少財富,或是我們獲得了多少榮譽,而會詢問我們的家庭關係。我確信,只有終其一生以愛心、尊重和感激之心對待配偶、兒女的人才會聽到我們永恆的審判者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馬太福音25:21)。

我要提到另外一種虐待,就是對老年人的虐待。我想,這種事在我們當中並不常見。我希望不是這樣,我也祈求不是這樣。

我相信我們的教友,幾乎所有的教友,都遵守這條古代的誡命:「當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上得以長久」(出埃及記20:12)。

虐待老人真是一件悲慘又令人反感的事。

拜現代科技和醫療技術之賜,我們的壽命越來越長。但是伴隨著年齡的老邁而來的是身體機能的退化,有時還包括心智功能的退化。我以前說過,我發現所謂退休後的歲月(譯註:在美國golden age多指65歲 )其實是不太中用的。我很感謝我們的兒女對我們關愛備至。為人兒女者不厭其煩地用和善、孝心和愛來照顧年邁的父母,是多麼溫馨感人的景象。

現在,我想談談媒體經常報導的另一種虐待,就是大人,通常是男人,對兒童所施加的污穢邪惡的虐待。這樣的虐待並不是新聞。有證據顯示在古代就有這樣的惡行。那是最可鄙、悲慘和駭人的事。我要很難過地告訴大家,我們之中也發生了少數這樣駭人聽聞的惡行。這是不可以鼓勵或容忍的事。主親口說過:「凡使這信我的一個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栓在這人的頸項上,沉在深海裡」(馬太福音18:6)。

這是和平之君,神之子,最強烈的用辭。

我要引述教會指導手冊中的一段話:「教會的立場是,不可寬容任何形式之虐待。虐待〔他人〕……的人……須受到教會紀律處分,不應給予教會召喚,亦不得持有聖殿推薦書。曾對孩子造成性虐待或身體虐待的人,即使接受過教會紀律處分,後來恢復完全交誼,或經由洗禮重新加入教會,領袖亦不應召喚他擔任任何與小孩或青少年有關之職位,除非總會會長團已核准移除該人教籍紀錄上之註記。

「在虐待之事上,教會的首要責任在協助被虐待之人,並保護可能易於受到虐待之人」(第一冊:支聯會會長團及主教團〔1998〕,第157-158頁)。

我們處理這樣的問題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了。我們敦促主教、支聯會會長和其他人去幫助受害者,安慰他們,鞏固他們,讓他們知道所發生的事是不對的,這樣的經歷不是他們的錯,以後不會再發生。

我們已發出通知,也建立了電信聯絡網,讓教會職員可以聽取處理這類案件的建議,並且透過後期聖徒家扶中心提供專業的協助。

這些虐待行為在本質上通常皆屬犯罪行為,都會受到法律制裁。這類求助專線上的專業諮詢人員,包括律師和社工人員,都能針對這些情況就主教和支聯會會長的義務來給予忠告。住在其他國家的人應該打電話給所屬的區域會長。

教會的事工是救恩的事工,我想特別強調這一點,這是拯救靈魂的事工。我們希望能幫助受害者和犯罪者。我們關心受害者,而且我們必須採取行動來幫助他們。我們同時也關心犯罪者,但我們不能容忍他們的罪行。有犯罪行為,就必須接受懲罰。國家法律會依照其程序來執行,教會也會依照教會程序來執行;結果通常是開除教籍。這是需要審慎處理和嚴肅看待的事情。

雖然如此,我們都知道,也需要常常記住,在一個人受到了懲罰並滿足了公道的要求後,我們就需要伸出援手來協助他。或許他仍會受到某些限制,但當中也會有仁慈。

現在,弟兄們,或許今天晚上我對你們所說的話聽起來有點負面;我並不希望這樣,但我確實希望能向世界各地本教會的聖職弟兄提出警告的聲音。

神已賜給我們一項最珍貴美好的禮物。它帶有權柄,能夠管理教會、處理教會的事務、奉耶穌基督的名說話、以神忠心的僕人身分行事、祝福病患、祝福我們的家人和其他許多人。它引領我們的生活。在聖職的豐滿中,其權柄穿越死亡的帷幕,直達前方的永生。

世上再沒有任何事物能與之相比。要守護它、珍惜它、愛它、生活配稱擁有它。

我謙卑祈求「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並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馬太福音5:16),我留下我的祝福給你們並獻上我的愛,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