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小孩子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小孩子

在……我們的信仰裡,在我們所作的教導、勸告、以及誡命甚至是警告之中,都要求要保護小孩、愛小孩,並且「教導〔孩子〕行走在真理……的道路上」。

許多年前在祕魯安地斯山脈高處的庫斯科市,杜瑞德長老和我一起在一間狹長的屋子內舉行聖餐聚會,屋子的門正對著街道敞開著。當時是晚上,天氣很冷。

當杜弟兄在演講時,一個大約六歲的小男孩出現在門口,他的身上只穿著一件破舊的襯衫,襯衫幾乎蓋到了他的膝蓋。

我們的左邊有一張小桌子,上面放著裝著麵包的聖餐盤。這個衣衫襤褸流浪街頭的孤兒看見了麵包,就沿著牆壁慢慢地靠近麵包。當他幾乎走到桌子前面時,走道上一位婦女看見他,便嚴厲地瞪著他,把他趕出去。我的內心悲傷不已。

後來這個男孩回來了,他沿著牆壁悄悄地前進,目光從麵包轉向我身上。就在他幾乎要接近那個婦人可以再次看到他的地方時,我向他伸出雙臂,他跑向我,我抱他坐在我的腿上。

後來,我讓他坐在杜會長的椅子上,作為一種象徵。閉會祈禱後,讓我很傷心的是,他飛快地衝出去,消失在黑夜之中。

我回來後,告訴甘賓塞會長這個小孩的事,他深受感動,並在一次教友大會上講述此事。他告訴其他人這件事情,並且不只一次對我說:「這件事情的意義比你現在所理解的更加深遠。」

我從未忘記這個流浪街頭的孤兒。許多次我到南美時,都試著從人群中尋找他。每當我想起他,便想到了其他的人。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一個寒冷的夜晚,在日本南部的一個火車站裡,我聽到有人在拍打火車的窗戶。一個同樣是衣衫襤褸的男孩站在那裡,他腫脹的下巴用破布裹著,頭上長滿了疥瘡,手裡拿著生銹的空罐子和湯匙,這是孤兒乞丐的標誌。當我努力要去開門給他錢時,火車就開走了。我永遠都忘不了這個飢餓的小男孩在寒冷的夜裡手裡拿著空罐子的情景。

有個生病的一年級學生因為發燒流鼻水住進了公立印第安學校的醫院裡。我打開他媽媽從幾百哩外的保留區寄來的包裹。東西包在小紙箱中,紙箱外面貼著汽車零件的標籤,無疑地這是他媽媽從交易站裡買回的,裡面裝著納瓦荷族人的油炸麵包和幾片羊肉──這是她給兒子的聖誕禮物。

在最近的新聞報導中,我看見熟悉而漫長的難民隊伍。他們就像往常一樣,其中總有一些孩子背著小孩。有個小孩就坐在她媽媽厚重的行李上,在她們緩慢安靜地前進時,她望向攝影機,那張嚴肅的小黑臉和一雙大眼珠似乎在問:「為什麼?」

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小孩都是一樣,他們是最珍貴的。每當一個孩子誕生時,這個世界就添加了一份新生的力量,讓這世界更為純淨。

我時常想到小孩、青年和他們的父母,並時常為他們禱告。

最近我出席了一場聖餐聚會,是由一群需要特別協助的小孩演出的。他們每個人都在聽覺、視力或心智的發展上有些障礙。每個人旁邊都坐著一個青少年同伴。他們為我們演奏和唱歌。我們的前排站著一個小女孩,她為坐在我們後面有聽覺障礙的人比著手語。

珍妮作了一個簡短的見證,然後她的父母演講。他們談到當他們得知孩子終生無法過正常的生活時,內心非常痛苦。他們談到隨後無止境的日常考驗。當其他人盯著她看或是嘲笑她時,珍妮的兄弟們會伸出臂膀來攬著她、保護她。之後他的母親談到珍妮帶給家人的愛和極大的喜樂。

這些父母學到「在大苦難以後,必有祝福來到」(教約103:12)。我看到他們因為逆境而團結在一起,並且煉成純金──成為真正的後期聖徒。

他們告訴我們,珍妮喜歡每一個當父親的人,所以我和她握手時,我說:「我是個爺爺。」

她抬頭看我,說:「嗯,看得出來!」

無論是在經文、我們的出版品、我們的信仰和教導中,都沒有給予父母或任何人權利能疏忽、虐待或戲弄我們或他人的小孩。

在經文、我們的出版品和我們的信仰裡,在我們所作的教導、勸告、以及誡命甚至是警告之中,都要求要保護小孩、愛小孩,並且「教導〔孩子〕行走在真理……的道路上」(摩賽亞書4:15)。出賣孩子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

啟示中有一項最嚴厲的警告和罪罰是與小孩有關的。耶穌說:「凡使這信我的一個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這人的頸項上,沉在深海裡」(馬太福音18:6)。

在先知摩門的時代,一些人不了解小孩在「在神前……毫無過失」(摩賽亞書3:21)並且「活在基督裡面」(摩羅乃書8:12),他們想要為小孩施洗。摩門說他們「否認基督的慈悲,並蔑視祂的贖罪和祂救贖的權力」(摩羅乃書8:20)。

摩門嚴厲地斥責他們說:「凡以為小孩們需要受洗的,他一定是在苦惱之中和罪惡的束縛之中,因為他沒有信心,沒有希望,也沒有博愛;因此,如果他正在這樣想的時候被剪除了,他一定要走下地獄去。… …

「我具有從神那裡來的權力,大膽地說話」(摩羅乃書8:14,16)。

小孩只有在達到主所的設定的負責任年齡,也就是8歲(教約68:27)時,才需要受洗。在達到這個年齡之前,他們是無罪的。

小孩不應被忽視和輕忽,決不可讓他們受到虐待或被人嘲弄。決不可拋棄孩子或讓他們因父母離婚而被疏遠。父母有責任扶養他們。

主說:「所有小孩們都有向他們的父母要求扶養的權利,直到他們成年的時候」(教約83:4)。

我們需要照顧他們身體、靈性、情感上的需求。摩門經教導說:「你們不會讓你們的孩子受到饑餓或寒冷;也不會容許他們違反神的律法,互相打鬧,事奉那罪的主人魔鬼或我們祖先所說的惡靈,他是一切正義的敵人」(摩賽亞書4:14)。

沒有事物可以比得上負責任、盡職地一一教導孩子的父親。沒有事物可以比得上與孩子在一起、安慰他們、讓他們安心的母親。愛心、保護和溫柔都有著無比的價值。

主說:「我曾命令你們,要在光和真理中教養你們的兒女」(教約93:40)。

父親或母親單獨扶養孩子的情況太常見了。主有祂的方法來增強他們,使他們能承擔起那些原本應由雙親所負起的責任。不論是父親或母親,若故意拋棄孩子,就犯了一項極嚴重的錯誤。

我常常想到另一個男孩。我在阿根廷一個偏遠城市的福音進修班畢業典禮上遇見他。他衣著整齊,營養很好。

學生們都需要從走道走上講台。走上講台的三層階梯都很高,他跨不到第一階,因為他的腿太短了,他是一個侏儒。

之後我們注意到後面有兩個強壯的男青年走到他的兩邊,輕輕地將他抬上講台。典禮結束後,他們再次將他抬下來,然後跟他一起走出去。他們是他的朋友,他們照顧他。沒有朋友的幫忙他無法走上第一個階梯。

那些加入教會的人在靈性方面就好像是小孩子一樣,他們需要有人──一些朋友──來舉起他們。

如果我們把洗禮後的階梯設計得只適合那些雙腿修長且強健的人,那麼我們就忽略了主在啟示中所說的話。先知已經告訴我們,我們「本該作師傅,〔教導〕神聖言小學的開端,……〔因為他們是〕那必須吃奶、不能吃乾糧的人。… …

「惟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希伯來書5:12,14)。

使徒保羅寫道:「我是用奶餵你們,沒有用飯餵你們。那時你們不能吃,就是如今還是不能」(哥林多前書3:2)。

在1830年教會成立前所賜的啟示中,主警告說:「他們現在還不能消受肉類,他們必須只接受乳類;因此,他們不應知道這些事,以免他們滅亡」(教約19:22)。

我們一定要小心,以免我們成為那個太高的階梯,只讓兩腿又壯又長的人通過,而讓那些無人幫忙抬高的人留在那裡。

有門徒責備那些帶孩子前來的人時,「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馬太福音19:14)。

門徒問耶穌他們應當成為怎樣的人時,祂便叫一個小孩站在他們當中(見馬太福音18:2-3)。除非我們「成為像小孩一樣,否則〔我們〕就無法承受神的國度」(尼腓三書11:38)。

我的思想、內心和靈魂都深深地掛念著小孩和他們的父母。

幾年來,我時常思考甘會長針對庫斯科街頭那個孤兒所說的話,他重複說道:「這件事情的意義比你現在所理解的更加深遠。」有一天他還說:「你把一整個國家抱在腿上了。」

此時是我生命的第78個年頭,我了解甘會長所看到的;我知道他的話的意思。那個庫斯科的男孩、日本的男孩和世界各地的小孩,深深地影響了我的思想、我的感受,以及我最真誠的祈求。我時常想到小孩和他們的父母,他們在這個危險的時代努力地扶養孩子。

跟我的弟兄們一樣,我曾旅行世界各地;跟我的弟兄們一樣,我曾在教育界、商業界、政府機關、教會中擔任要職。我出書,也跟他們一樣,得到榮譽、學位、證書、獎牌;這些榮耀都來自我所擔任的職務,我受之有愧。

當我衡量這些事物的價值時,有一件事情是我最珍視的──超過這些事務的總和──對我而言,最寶貴的是,我的兒女和他們的丈夫或妻子如何對待他們的孩子,以及同樣地,我的孫子孫女如何對待他們的兒女。

當我們了解我們與天父的關係時,對我和妻子而言,我們為人父母、為人祖父母的人所學到的最有價值的事,都是從孩子身上學來的。

這項祝福是我從妻子那裡得到的禮物。主提及這樣的婦女時,說:「〔妻子被賜給男人〕,增殖子孫充滿大地,按照我的誡命,並且去實現在世界立基以前由我父賜給的應許,並且為了她們在諸永恆世界的高陞,這樣她們才能生育人的靈體;因為在其中我父的事工是被繼續的,這樣祂才能被榮耀」(教約132:63)。

有這樣的婦女作孩子的母親,我們才能明白主為何在啟示中說道:「這樣才能從他們的父親手中要求偉大的事」(教約29:48)。

我見證福音是真實的,福音的力量就是要祝福小孩子。我由衷期盼,小孩子、青少年和他們的父母親都獲得聖靈的恩賜,讓這恩賜能帶領並保護他們,在他們的心中作證耶穌是基督,是神的兒子,是父的獨生子。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