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會大會
奉祂的名給予祝福
上一個 下一個

奉祂的名給予祝福

我們接受聖職的目的,是允許我們奉主的名,為祂祝福人民。

我親愛的弟兄們、持有神聖聖職的同工僕人們,我很榮幸今晚能對你們講話,我對你們表示深深的敬意和感激。在我與你們交談,聽到有關你們的巨大信心時,我相信,世上的聖職能力在不斷增強,定額組不斷變得強大,忠信的聖職持有人也越來越多。

在今晚的簡短時間中,我要對那些想在個人聖職服務方面有成效的人說話。你們知道自己有責任要光大服務的召喚,1但你可能在想,光大召喚對你有什麼意義。

我要先從剛接受聖職的執事開始,因為他們最可能不確定光大聖職服務的意思。剛被按立的長老也不妨聽聽,上任服務幾周之內的主教也可能會有興趣。

回顧我當執事的日子,會帶來啟發,我希望當時就有人告訴我現在我要建議的事情,那會有助於我執行從那時起指派給我的所有聖職任務——甚至包括現在的指派。

我被按立為執事時,我參加的分會很小,我是唯一的執事,而我哥哥泰德是唯一的教師。我們是分會裡唯一一個家庭,整個分會就在我們家中聚會。我和哥哥的聖職領袖是一名新歸信者,他自己也是剛剛接受了聖職。當時,我以為我唯一的聖職責任,是在家中的客廳傳遞聖餐。

我們家搬到猶他州後,我新的支會更大,有許多執事。在那裡的第一次聖餐聚會中,我觀察到執事們——對我來說他們好像是一隊軍隊——傳遞聖餐時,他們就像受過訓練的隊伍一樣,一舉一動都準確無誤。

我害怕到要在接下來的週日,提前去到支會教堂,好讓自己可以獨處,不讓他人看見。我記得那是鹽湖城的耶魯峰支會,地上豎立了個雕像。我走到雕像後面,然後熱切地祈求幫助,好讓我在傳遞聖餐時不會出錯。我的祈禱得到了答覆。

但現在我知道,我們努力在聖職服務中成長時,可以用一種更好的方法來祈禱和思考,對我來說,那就是了解為何我們要被授予聖職。我們接受聖職的目的,是讓我們能奉主的名,為祂祝福他人。2

我成為執事多年以後,才學到執事的實際意義。比如說,身為一名大祭司,被指派去訪問一間養護中心的聖餐聚會,我被要求傳遞聖餐。在傳遞聖餐時,我沒有思考傳遞的過程應該為何、傳的正不正確,而是望著每一位老人的臉,我看到他們許多人在哭泣。一位女士抓住我的衣袖,抬起頭出聲說道,「哦,謝謝你,謝謝你。」

主祝福了我奉祂的名所作的服務。在那天,我祈求能有這樣的奇跡發生,而不是祈求我的部分能做得多好。我祈求透過我的愛心服務,人們能感受到主的愛。我學習到,這才是奉祂的名服務和祝福他人的關鍵。

我最近聽到一段經歷,讓我想起這樣的愛。由於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所有教會聚會暫時停止。一位弟兄施助者受到長老定額組會長的指派,去為一位他施助的姊妹祝福並主理聖餐。他在電話上告訴她,他會帶聖餐到她家,但她只是勉強地答應了,因為不希望在這危險的時期讓他離開自己的家,也認為生活會很快恢復正常。

那個星期天早上,他到她家時,她有一個請求:他們能否走到隔壁鄰居家,與她87歲的鄰居一起領受聖餐?經過主教的核准,他同意了。

有許多個星期,這群幾個人的聖徒審慎地實行社交距離,和採取其他安全措施,每個星期天聚在一起,舉行簡單的聖餐儀式;雖然只有幾塊麵包和幾杯水——但他們卻因慈愛的神的良善流下了許多眼淚。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位弟兄施助者、他的家人和他施助的姊妹,又可以重返教會聚會了。然而,出於謹慎考量,這位87歲的寡婦鄰居必須留在家中。這位弟兄施助者——要記得他被指派服務的,是她的鄰居,而不是這位年長的姊妹——至今仍然每星期日默默地來到她家,手中拿著經文和一小塊麵包,來主理主晚餐的聖餐。

就像我那天在養護中心一樣,他的聖職服務也是出於愛心。實際上,這位弟兄施助者最近問他的主教,他是否還能照看支會裡其他的人;他奉主的名,以一種幾乎只有救主才知道的方式服務,使得他更渴望光大他的聖職服務。我不知道這位弟兄施助者是否像我一樣,祈求他服務的對象知道神的愛,但因為他的服務是奉主的名作出,結果都是一樣的。

我給予生病或需要幫助的人聖職祝福前,若作類似的禱告,同樣美好的結果也會發生。這樣美好的結果,曾經在一所醫院裡發生;當時,醫生們很不耐煩的催促我,更確切點說,應該是命令我趕快離開,不要妨礙他們的工作,不讓我有機會給予聖職祝福。但是,我還是留下來,作了那個祝福。我那天祝福的那個小女孩,儘管醫生說無可救藥,卻活了下來。我現在很感謝,我在那天沒有受自己的感覺影響,而是感受到主要那個小女孩獲得聖職祝福。我知道那是個什麼樣的祝福:我祝福她獲得醫治,她就被醫治了。

這種結果,也曾在我為病床上瀕臨死亡、家人圍繞在旁的病人作所需的治愈祝福時,一再發生。哪怕只有一刻時間,我每一次都會作禱告,以知道我可以奉祂的名,給予主的什麼祝福。我祈求按照祂的旨意給予那個人祝福,而不是按照我自己或站在旁邊的人的旨意。根據我的經驗,即使那項祝福不是他們或其親人所期望的,聖靈都會觸動他們的心,讓他們接受結果、獲得安慰,而不是感到失望。

教長透過禁食和禱告獲得指引,按照主的意思給予一個人祝福時,這樣的啟示也會到來。同樣,我也曾聽過我和接受祝福之人都感到驚訝的祝福。很明顯,那祝福來自主——不論是當中包含的警告聲音,或是奉祂的名所作的應許。教長的禱告和禁食受到主的酬賞。

身為主教,我在為人們主持配稱面談時,學到要祈求主讓我感覺到祂的旨意,確保任何祂要提供的啟示,不被我自己的判斷所蒙蔽。如果主要在賜給某人的祝福中,出於愛糾正那個人,那就會很難。要區分主的期望與你和他人的期望,需要付出努力。

我相信我們可以在今生,或許來生,不斷光大我們的聖職服務。這要看我們是否勤於嘗試了解主的旨意,是否努力去聽祂的聲音,好讓我們更能知道,祂對我們服務之人的旨意是什麼。光大召喚要一步一步來的,過程可能會很慢,但終會成功的。主向我們應許:

「凡忠信而得到我說的這兩種聖職,又光大他們召喚的,會被靈聖化而更新他們的身體。

「他們成為摩西和亞倫的子孫、亞伯拉罕的後裔,也成為神的教會、國度和選民。

「還有,凡接受這聖職的,就是接受我,主說。」3

我見證,聖職權鑰已復興給先知約瑟·斯密。主的僕人從天而降,為已經及將會發生的偉大事件復興聖職。以色列將被聚集,主的人民將準備好,迎接祂榮耀的第二次來臨。復興還會繼續,主會向祂的先知和僕人啟示更多祂的旨意。

與主將要進行的巨大偉業相比,你可能覺得自己很渺小。如果你有這樣的感覺,我邀請你祈禱,求問主祂如何看待你。祂認識你這個人,祂賜予你聖職,你響應祂的呼召並光大聖職,對祂來說很重要,因為祂愛你,信任你能奉祂的名祝福祂所愛的人。

現在,我祝福你們能感受到祂的愛和信任,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