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會大會
心交織在一起
上一個 下一個

心交織在一起

當你懷著善意、關心和同情心與別人相處,我保證,你會挺起下垂的手,治癒心靈。

導言

有時候,像蘋果從樹上落下這樣的簡單事件,竟然能啟迪重大的科學發現,這真是令人驚歎。

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一個由實驗兔子帶來的發現。

在70年代,研究人員進行了一項實驗,測試飲食對心臟健康的影響。在幾個月的時間裡,他們給一個對照組裡的兔子餵高脂肪飲食,並監測牠們的血壓、心率和膽固醇。

不出所料,許多兔子的動脈內側出現了脂肪沉積。然而這並不是全部!研究人員還發現了一件難以解釋的事。雖然所有的兔子都有脂肪沉積,但其中一組兔子的脂肪沉積量竟然比其他兔子少了60%。仿佛他們監測的是兩組不同的兔子。

對科學家來說,這樣的結果令人輾轉難眠。怎麼會這樣呢?這些兔子都是源於紐西蘭的同一品種,出自幾乎完全相同的基因庫。每隻兔子都接受了等量的同一種食物。

這意味著什麼呢?

這些結果是否使研究白費?實驗設計是否存在缺陷?

科學家們苦苦思索,卻無法理解這個意外的結果!

最後,他們把目光轉向研究人員。是否有可能是研究人員做了什麼影響結果的事?他們在追查時發現,每一隻脂肪沉積較少的兔子都是由同一位研究人員照顧的。她給兔子餵的食物跟其他人餵的一樣。但是,正如一位科學家所報告的那樣:「她是一個異常善良和富有愛心的人。」給兔子餵食時,「她和兔子說話,抱著牠們,撫摸牠們。……她情不自禁。她就是這樣的為人。」1

她不僅僅是給兔子餵食,也給牠們愛!

乍一看,這似乎不太可能是造成這種顯著差異的原因,但研究團隊看不出有其他的可能。

於是,他們重覆這個實驗,這一次嚴格控制了其他每一個變量。當他們分析結果時,同樣的事情發生了!這位富於愛心的研究員所照料的兔子,有著明顯更好的健康狀況。

科學家們將這一研究成果發表在著名的Science(科學)期刊上。2

多年後,這個實驗的發現在醫學界似乎仍然很有影響力。凱莉·哈丁醫生近年出版的一本名為The Rabbit Effect(兔子效應)的書,書名就是來源於這個實驗。她的結論是:「以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來養一隻兔子,跟牠說說話,抱著牠,關愛牠。……這種關係會帶來改變。……最終,」她總結道,「對我們健康最有影響的,是我們如何對待彼此、如何生活,以及如何看待生而為人的意義。」3

在世俗的世界,連接科學與福音真理的橋樑有時似乎很少,而且距離遙遠。然而,身為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以及後期聖徒,這項科學研究的結果似乎更合理,而不覺得驚訝。對我來說,這再一次驗證,仁慈是一項基本的、治癒性的福音原則——它可以從情感、靈性,甚至是身體上醫治人心,正如以上所表明的那樣。

心交織在一起

當救主被問到:「夫子,律法上的誡命,哪一條是最大的呢?」主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接著又說:「要愛人如己。」4救主的回答強調了我們的神聖職責。一位古代先知命令我們:「不要彼此紛爭,卻要用同一的目光向前看,……並讓〔我們〕的在合一和彼此相愛中交織在一起。」5我們得到進一步的教導:「任何能力或影響力都……應藉著……溫和、溫柔,……藉著慈愛……,不詭詐……」來維持。6

我相信,這個原則普遍適用於成人、青少年和兒童等所有的後期聖徒。

說到這裡,請讓我直接和初級會年齡的兒童談一談。

你們已經明白對人和善有多重要。有一首初級會的歌曲「我願效法耶穌基督」這樣教導:

像耶穌愛你般彼此相愛,

你的言行都要充滿關懷,

一舉一動都溫和善良仁慈,

我願遵行耶穌訓示。7

雖然如此,你們有時還是會有困難。有個故事或許會有所幫助。有一個來自韓國的初級會男孩,名叫金明湛。大約六年前,他們一家加入了教會。

「有一天在學校時,我班上的幾個同學在捉弄另一個學生,辱罵他。這看起來很好玩,因此我加入了他們。

「幾星期後,那個男孩告訴我,雖然他假裝不在乎,他被我們的話傷害了,他每晚都在哭。他告訴我的時候,我幾乎都要哭了。我感到非常抱歉,我想幫助他。隔天我就去找他,摟著他的肩,向他道歉,說:『很對不起,我曾經捉弄你。』他對我的話點點頭,眼睛湧出淚水。

「但其他孩子依然繼續捉弄他。然後我想起初級會上課時學到的:選正義。所以,我讓班上同學住口。多數人決定不改變,而且還對我生氣。但其中一個男孩說了對不起,我們三人就成了好朋友。

「雖然有幾個人還是在捉弄他,但他覺得好多了,因為有我們陪他。

「我選擇了正義,幫助有困難的朋友。」8

這是不是個好榜樣,能讓你們努力變得像耶穌一樣?

現在,對於男女青年來說,隨著年齡的增長,取笑他人可能會演變成非常危險的行為。霸淩往往會帶來焦慮、抑鬱和更糟糕的後果。「雖然霸淩不是一個新概念,但社交媒體和科技已經將霸淩帶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它變成了一種更加持續的、時刻存在的威脅——網路霸淩。」9

顯然,敵對者正在利用這一點來傷害你們這一代。霸淩不應該出現在你們的網際空間、鄰里之間、學校、定額組或班級裡。請盡你所能讓這些地方更友善、更安全。如果你無意間看到這些或參與其中,迪特·鄔希鐸長老之前給過一項建議,據我所知,沒有比這更好的建議了:

「當出現仇視、閒言閒語、不理不睬、嘲笑、怨恨或想要傷害他人時,請這樣做:

就此打住!」10

聽到了嗎?就此打住!當你懷著善意、關心和同情心與別人相處,即使是以數位方式,我保證,你會挺起下垂的手,治癒心靈。

對初級會兒童和青少年講完話,我現在要對教會的成人說話。我們有一項首要責任,就是要奠定一種氛圍,而且要成為良善、包容和以禮相待的榜樣,透過言傳與身教,將基督般的行為教導給新生一代。當我們觀察到社會在政治、社會階級和幾乎所有其他人為的區分方面,明顯地轉向分化時,這項責任顯得尤為重要。

羅素·培勒會長也教導說,後期聖徒不僅要善待彼此,也要善待我們周遭的每一個人。他觀察到:「有時我也聽說成員不理會或排斥那些和我們不同信仰的人,因而冒犯他人。這樣的情形在我們成員佔多數的社區,特別可能發生。我聽說有觀念閉塞的父母告訴子女,不可以和鄰居某家的孩子玩,只因為他們不屬於我們教會。這樣的行為有違主耶穌基督的教導。我想不透我們教會怎麼會有成員任由這樣的事發生。……除了仁愛、友善、包容及親切的態度對待我們不同信仰的朋友及鄰居外,我從未聽過本教會敦促其成員採取別的態度。」11

主期望我們教導,接納是帶向合一的積極舉措,而排擠則會導致分裂。

身為耶穌基督的門徒,我們在聽到神的兒女因其種族而受到錯待時,會感到非常沮喪。聽到最近對黑人、亞裔、拉丁裔或其他任何群體的攻擊,令我們痛心疾首。在我們的鄰里、社區和教會中,永遠都不應出現偏見、種族關係緊張或暴力。

讓我們每個人,無論年齡大小,都要努力做到最好。

愛你的仇敵

當你努力懷著愛心、尊重和善意與他人相處時,也無疑會因為他人的錯誤選擇而受到傷害或負面影響。那我們該怎麼辦呢?我們要遵循主的告誡,「要愛你們的仇敵……凌辱你們的,要為他禱告!」12

我們要盡一切所能來克服我們道路上的逆境。我們要努力持守到底,一直祈禱主的手會改變我們的境況。我們要感謝祂在我們道路上安排的那些幫助我們的人。

教會早期歷史上有一個例子讓我很受感動。在1838年的冬天,約瑟·斯密和教會其他領袖被關在利伯地監獄,當時後期聖徒被強行驅離他們在密蘇里州的家園。聖徒們一貧如洗,沒有朋友,因寒冷和缺乏資源而飽受折磨。看到他們令人絕望的困境,伊利諾伊州昆西的居民伸出了同情和友誼之手。

昆西居民汪德·梅斯後來回憶他第一次見到聖徒時的情形,他們在密西西比河沿岸的臨時帳篷裡,「有些人拉起床單,勉強遮擋寒風,……孩子們圍著火堆瑟瑟發抖,火苗被風吹得搖擺不定,讓他們幾乎無法取暖。可憐的聖徒痛苦不堪。」13

看到聖徒的困境,昆西的居民齊心協力,提供援助,有些人甚至幫忙把他們的新朋友送過河去。梅斯繼續寫道:「〔他們〕慷慨捐獻,商人們互相比賽,看誰能最慷慨地拿出豬肉、……糖、……鞋子和衣服,這些都是可憐的流民非常需要的。」14不久,難民的數量就超過了昆西的居民數量,但他們仍然敞開家門,分享自己微薄的資源,作出了巨大的個人犧牲。」15

許多聖徒之所以能在嚴冬中倖存下來,完全是因為昆西居民的同情和慷慨。這些人間天使敞開心扉,敞開家門,為受苦的聖徒帶來了救命的營養品和溫暖,以及(或許最重要的)友誼之手。雖然他們在昆西逗留的時間相對較短,但聖徒們從未忘記自己對親愛鄰人的感激之情,昆西也因此被稱為「避難之城」。16

當批評、消極、甚至卑鄙的行為使我們陷入逆境和苦難時,我們可以選擇對基督懷有盼望。這種盼望來自祂的邀請和應許,主說:「放心吧,因為我必一路帶領你們」,17而且祂必聖化你們的苦難,使你們獲益。18

好牧人

在結束之前,我們先回到開頭:一位富有同情心的照顧者,懷著善意,悉心呵護,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結果,醫治了她所照管的動物的心臟。為什麼?因為她就是這樣的為人。

如果從福音的角度看,我們會發現,我們也是在一位富有同情心的照顧者的看顧之下,祂仁慈又悉心地呵護著我們。好牧人知道我們每個人的名字,個別關心我們。19主耶穌基督親口說:「我是好牧人;我認識我的羊。……並且我〔要〕為羊捨命。」20

在這個復活節的週末,我感受到持久的平安,因為我知道「耶和華是我的牧者」21,祂認識我們每一個人,而且我們都在祂的慈愛看顧之下。當我們面對人生的狂風暴雨、疾病和傷痛時,我們的主,我們的牧人、照顧者,會用愛和仁慈滋養我們。祂會治癒我們的心,修復我們的靈魂。

我為此作見證,並見證耶穌基督是救主和救贖主,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註:

  1. Kelli Harding, The Rabbit Effect (2019), xxiv.

  2. See Robert M. Nerem, Murina J. Levesque, and J. Frederick Cornhill, “Social Environment as a Factor in Diet-Induced Atherosclerosis,” Science, vol. 208, no. 4451 (June 27, 1980), 1475–76.

  3. Harding, The Rabbit Effect, xxiv, xxv.

  4. 馬太福音22:36-39

  5. 摩賽亞書18:21

  6. 教義和聖約121:41-42

  7. 「我願效法耶穌基督」,兒童歌本,第40-41頁。

  8. 改編自明湛,「道歉」,2020年1月,朋友,第F10頁。

  9. Frances Dalomba, “Social Media: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 Lifespan, lifespan.org.

  10. 迪特·鄔希鐸,「憐恤人的必蒙憐恤」,2012年5月,利阿賀拿,第75頁。

  11. 參閱羅素·培勒,「接納的教義」,2002年1月,利阿賀拿,第41頁。

  12. 路加福音6:27-28

  13. Wandle Mace autobiography, circa 1890, typescript, 32–33, Church History Library, Salt Lake City.

  14. Wandle Mace autobiography, 33; spelling and capitalization standardized.

  15. See Richard E. Bennett, “‘Quincy—the Home of Our Adoption’: A Study of the Mormons in Quincy, Illinois, 1838–40,” Mormon Historical Studies, vol. 2, no. 1 (Spring 2001), 110–11.

  16. See Susan Easton Black, “Quincy–A City of Refuge,” Mormon Historical Studies, vol. 2, no. 1 (Spring 2001), 83–94.

  17. 教義和聖約78:18

  18. 尼腓二書2:2

  19. 參閱雅各·陶美芝,耶穌是基督(1981年),第412頁。

  20. 約翰福音10:14,15

  21. 詩篇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