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會大會
我喜歡看到聖殿
上一個 下一個

我喜歡看到聖殿

我們可以在聖殿中得到確認,知道心愛的家人關係可以超越死亡,並持續到永恆。

親愛的弟兄姊妹,很感謝能在總會大會的第一個場次與各位相聚。本場的演講者、音樂和祈禱都帶來聖靈——也帶來了光和希望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我回想起第一次走進鹽湖聖殿的時候,我那時還是男青年,那天只有我的父母陪伴我。在聖殿裡,他們停下來接受聖殿工作人員的歡迎,我則先獨自走在他們前面。

有一個嬌小,身穿美麗白色聖殿服裝的白頭髮女士迎接我,她仰著頭對我微笑,輕柔地對我說「艾寧弟兄,歡迎來到聖殿。」我一度以為她是個天使,因為她知道我的名字,我忘記西裝外套上的折領其實就別著我名字的小卡。

我從她身旁走過,並停了下來,我看著白色挑高的天花板,那使室內充滿光,就像直透天空一樣。剎那間,我內心出現了一個清晰的想法:「我以前來過這個光亮的地方。」不過馬上又有一個不是我的聲音,在我心中說道:「不,你沒有來過這個地方,你只是想起了你在前生的記憶,你那時在一個跟這裡一樣神聖的地方。」

我們在聖殿外面寫著「歸主為聖」這幾個字。我清楚知道那些話是真實的。聖殿是一個神聖的地方,如果我們的心是敞開的,並且配稱,就很容易在聖殿獲得啟示

我那天又一再地感受到相同的靈。聖殿儀式中的一些話,讓我心中有燃燒的感覺,證實了那些話是真實的。我感受到針對我個人、與我的未來有關之事,這在40年後藉著從主而來的召喚而成真。

我在猶他州洛干聖殿結婚時,也有相同的感受。那場印證教儀由賓塞·甘會長執行,在幾句話中,他給了忠告:「亨利和凱瑟琳,要在生活中準備好,如此,當召喚來臨時,你們可以更容易地放下一切,來就主。」

當他說話時,我腦海清晰地浮現彩色的畫面,有一個陡峭的山坡和一條通往山頂的路,一道白色的圍籬在道路的左側,消失在山頂的一排樹叢中,一棟白色的房子在樹叢中若隱若現。

一年後,我在岳父的車上通往那條路時,認出了那山坡。那就是賓塞·甘會長給我忠告時,我所看見的景象。

當我們到達山頂時,我岳父在白色的房子前停下來,他告訴我們,他和他的妻子將買下這個建物,他希望他的女兒和我可以住在客用屋,他們會住在只距離幾英尺之外的主屋。所以那10年我們生活在如此美好的家庭環境時,我妻子和我幾乎每天都會說:「我們最好及時享受這一切,因為我們不會待在這裡太久。」

在教會教育委員會主任委員尼爾·麥士維致電後,賓塞·甘會長的忠告:「可以更容易地放下一切,來就主」,就成真了。那個召喚需要我們離開恬靜的家庭生活,到一個我一無所知的地方履行一項指派。我們的家庭已經準備好離開那幸福的歲月和地方,因為先知在神聖的聖殿裡,一個啟示之地,看到了將來的事,使我們可以被準備好。

我知道主的聖殿是神聖之地。我今日分享聖殿的目的,就是要增進你我保持配稱的渴望,以把握好未來更多去聖殿的機會。

對我來說,保持配稱進入聖殿的最大動力,就是這段主曾說過關於聖殿的話:

「只要我的人民奉主的名為我建造一座殿,並且不讓任何不潔淨的事物進入,使它不被玷污,我的榮耀將停在其上;

「是的,我必親自在那裡,因為我要進去,所有進去且心地純潔的人,必得見神。

「但是如果那殿被玷污,我就不進去,我的榮耀也不會在那裡;因為我不進入不聖潔的殿。」1

羅素·納爾遜會長很清楚地告訴我們,我們可以在聖殿「看見」救主,因為祂對我們來說不再陌生。納爾遜會長說:「我們了解祂,也了解祂的事工和祂的榮耀,我們會開始感受到祂偉大的一生所帶來的無盡影響。」2

如果你或我沒有保持潔淨地進入聖殿,我們就無法透過聖靈的力量,目睹本可以在聖殿中接受的、有關救主的靈性教導。

當我們配稱地接受這些教導時,就能藉由聖殿經驗在生活中培養希望、喜樂和樂觀。那種希望、喜樂和樂觀只有透過接受在聖殿中執行的教儀,才可獲得。我們可以在聖殿中得到確認,知道心愛的家人關係可以超越死亡,並持續到永恆。

多年前我擔任主教時,一個男青年拒絕我提出要保持配稱,與神和家人永遠在一起的邀請。他用一種爭辯的方式告訴我他和朋友一起時的快樂時光。我讓他說,然後他告訴我,在其中一個派對上,在一片喧鬧噪音之中,他突然意識到他很孤獨,我問他當時怎麼了,他說他想起小時候會坐在媽媽的大腿上,被媽媽的手臂環抱。他講到那件事時,開始啜泣,接著,我與他分享我知道的真理:「唯一可以讓你永遠有被家人擁抱的感覺,就是保持配稱,並幫助他人接受聖殿的印證教儀。」

我們不知道在靈的世界家人關係的細節,或我們復活後會發生什麼事,但我們知道先知以來加已按應許前來,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轉向父親。3我們知道我們永恆的幸福取決於我們是否已盡最大的努力,來讓所有的親屬同樣都獲得持久的幸福。

我有同樣的渴望,想成功邀請活著的家人渴望變得配稱,接受並遵守聖殿的印證教儀。這是在後期時代幔子兩邊聚集以色列的部分應許。

其中一個最好的機會,就是趁我們的家庭成員還年輕時邀請他們。他們一出生就有基督之光的恩賜,那使他們可以分辨什麼是好的、什麼是壞的,如此,就算只是看見聖殿或聖殿的照片,都能培養孩子產生渴望,有一天能配稱及有資格進入聖殿。

然後有天,當他們成為青少年,獲得聖殿推薦書去聖殿執行替代洗禮。在那個經驗中,他們更加感受到聖殿的教儀一直都指向救主和祂的贖罪。當他們感受到自己在為靈的世界之人提供去除罪的機會時,他們會更想在救主神聖事工上幫助祂,去祝福天父的孩子。

我親睹那種經驗的力量改變了年輕人的一生。多年前我與女兒在傍晚時去聖殿。她是最後一個做替代洗禮服務的人。他們問我女兒是否可以留下來,為準備名單上剩下來的人完成教儀。她回答:「可以。」

我看著我的小女兒踏入洗禮池,洗禮開始,我的小女兒每次從水中被扶起時,水都會沖過她的臉。她一再地被詢問「你還能繼續嗎?」她每次都說:「可以。」

作為一個關心她的父親,我開始希望她可以不需要再做下去,但我還記得她堅定的態度。當她被詢問是否可以繼續時,她用堅決、微小的聲音說:「可以。」她留下來直到那天名單上最後一人也奉耶穌基督的名,接受洗禮的祝福。

當我那晚與她一起走出聖殿時,我為我所見之事感到驚奇。在我眼前,一個孩子透過在神的殿服務而獲得提升和改變。我還記得當我們一起從聖殿走出時,所感受到的啟發和平安。

許多年過去了,對主問她可不可以為祂做更多事,即使情況艱難,她依然會說:「可以」。那就是聖殿事工可以改變和提升我們的力量,也就是為什麼我希望你和你所有親愛的家人,都能更有渴望和決心來保持配稱,在情況允許下,盡可能地常去神的殿。

祂想要在那兒歡迎你,我祈求你會試著在天父兒女心中培養去聖殿的渴望,在那兒他們會感到與神接近,同時你也會邀請你的祖先去獲得與神和你永遠同住的資格。

這歌詞可以是形容我們的:

我喜歡看到聖殿,

有一天我要去,

好感受神聖之靈,

並聆聽和祈禱。

因為聖殿是神聖屋宇,

充滿愛心與優美。

趁年輕時準備好自己,

是我的神聖責任。4

這是我莊嚴的見證,我們都是慈愛天父的兒女,祂揀選祂的愛子耶穌基督成為我們的救主和救贖主。我們回去與祂們和我們家人同住的唯一方法,就是透過神聖聖殿的教儀。我見證羅素·納爾遜會長持有並行使聖職的所有權鑰,讓神所有的兒女都有可能獲得永生。我如此見證,奉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