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會大會
你們就自由了
上一個 下一個

你們就自由了

耶穌基督是我們應當舉起的光,即便遭逢塵世生命中的黑暗時期。

我親愛的弟兄姊妹們,我很感謝有機會從非洲向你們說話。今日能擁有科技,並能使用科技以最有效率的方式與你們聯繫,不論你們身在何處,真是一項祝福。

2019年9月,我和穆同博姊妹在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傳道部擔任領袖,參與傳道部領導人講習會時,有幸能參觀紐約州拋邁拉的一些教會歷史景點。我們最後在聖林結束我們的參觀。我們參觀聖林的目的,並不是想獲得特別的顯現或是看到異象,但是我們確實在這個神聖的地方,感受到神的同在。我們心中充滿對先知約瑟·斯密的感激。

開車回去的路上,穆同博姊妹注意到我臉上大大的笑容,於是她問:「你為什麼這麼開心?」

我回答:「親愛的娜塔莉,真理永遠都會勝過謬誤,因為有了耶穌基督復興的福音,世界不再籠罩在一片黑霧之中。」

父神和耶穌基督拜訪了年輕的約瑟·斯密,公布被隱藏的事物,我們才能接受到「對事物的現在、過去與未來的知識」(教義和聖約93:24)。

過了二百多年後,許多人仍然在尋求所需的真理,以便脫離某些傳統的束縛,不再被撒但在世界各地散播的謊言所矇騙。許多人被「世人的狡猾技倆蒙蔽」(教義和聖約123:12)。保羅在寫給以弗所人的信中教導:「你這睡著的人當醒過來,從死裏復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以弗所書5:14)。救主應許,祂會作所有聽從祂話語的人的光(見尼腓二書10:14)。

三十五年前,我的父母也被蒙蔽了,急切地尋求真理,很關心要到何處尋找真理。父母兩人都是在村子裡出生,在那裡,傳統在個人和家庭生活根深蒂固。他們年輕時,兩人都離開了村子,到城市尋求更好的生活。

他們結了婚,並以非常簡樸的方式組織了家庭。我們的小屋子裡曾住了將近八個人——我的父母、兩個妹妹和我,以及曾和我們同住的一位堂親。由於我們不能與父母同桌用餐,我曾懷疑,我們是否真的是一家人。爸爸工作回來後,一進到屋子裡,我們就被要求離開,到外面去。我們的睡眠很短暫,因為父母的婚姻缺乏和諧與真摯的愛,我們都無法入睡。我們的家不但狹小,而且還黯淡無光。在遇到傳教士之前,每個星期日我們各自會去不同的教會。很明顯的,我們父母在尋找的東西不是這世界所能提供的。

這樣的情形一直持續到我們遇見哈欽斯長老夫婦——第一對被召喚到薩伊(今日稱為剛果民主共和國或剛果金夏沙)服務的年長傳教士夫婦。我們開始與這些美好的傳教士見面,他們就像神派來的天使,我注意到家裡漸漸有了改變。我們受洗後,開始真正地步步邁向新的生活方式,因為有了這復興的福音。基督的話語開始擴大我們的靈魂。它們開始啟發我們的悟性,開始使我們快樂,因為我們能分辨所接收到的真理,並且我們能看到光,這光一天比一天明亮。

了解福音所透露的真理,幫助我們變得更像救主。我們房子的大小沒有改變,我們的社會條件也沒有。可是在我們每日的早晚祈禱中,我見證了父母內心的轉變。我們研讀摩爾門經,舉行家人家庭晚會,我們真正地成為一家人。每個星期日,我們會早上6點起床準備去教會,旅行幾個小時去參加教會聚會,沒有任何怨言。那是我們見證到的奇妙經驗。我們曾經走在黑暗中,現在驅除了我們當中的黑暗(見教義和聖約50:25),並看見了「大光」(尼腓二書19:2)。

我記得有一天早上,我不願早起做家庭祈禱,我對妹妹們抱怨:「我們在這個家真的沒有別的可以做,只能祈禱、祈禱、祈禱。」爸爸聽見了我的話。我記得他的反應,他慈愛卻又堅定地教導我:「只要你在這個屋子裡,你就要祈禱、祈禱、祈禱。」

父親的話每天在我耳邊迴響。你覺得我和穆同博姊妹今日會與孩子做什麼?我們會祈禱、祈禱、再祈禱。這就是我們的傳承。

有位天生瞎眼,後來被耶穌基督醫治的人,在鄰居和法利賽人的追問下,說道:

「有一個人,名叫耶穌,他和泥抹我的眼睛,對我說:『你往西羅亞池子去洗。』我去一洗,就看見了。……

「……有一件事我知道,……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見了」(約翰福音9:11,25)。

我們也都是眼瞎的,而如今能看見了。復興的福音從那時起就影響了我的家庭。了解福音所透露的真理,祝福了我家庭的三個世代,並且還會繼續祝福未來的世代。

耶穌基督是在黑暗中照耀的光。跟從祂的,「就不在黑暗裏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福音8:12)。

2016年至2017年間,幾乎快一年的時間,開賽區域的人民面臨了一場不幸的悲劇。一群傳統的戰士與政府軍隊引發了衝突,造成人民中一段非常陰暗的時期。暴力衝突從盧盧阿省的城鎮,擴散到更廣的開賽區域。許多人為了安全起見,逃離家園,藏身灌木叢中。他們沒有食物或水,幾乎什麼都沒有,而這些人之中,有些是來自卡南加區域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成員。教會的某些成員被民兵團殺害。

卡南加市甘薩支會的奧諾瑞·慕倫巴弟兄和家人,是幾個仍躲在家裡的人,他們不知道要往何處去,因為所有的街道都已成了射擊場。有一天,街坊的民兵團注意到了慕倫巴弟兄和他家人,因為有天傍晚,他們試圖在自家園子裡找蔬菜食用時,被發現了。一群民兵團來到他們家,把他們拖出來並告訴他們,選擇遵循他們民兵團的規範,否則就會被殺死。

慕倫巴弟兄勇敢地告訴他們:「我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成員。我的家人和我接受了耶穌基督,並對祂有信心。我們會忠於我們所立的聖約,且願意接受死亡。」

民兵團告訴他們:「既然你們選擇了耶穌基督,你們的身體會被拿去餵狗」,並向他們保證他們會再回來。但他們再也沒有回來過,那個家庭在那裡住了兩個月,從未再見到他們。慕倫巴弟兄和他的家人保持信心的火把熊熊燃燒。他們記得他們立的聖約,並受到保護。

耶穌基督是我們應當舉起的光,即便遭逢塵世生命中的黑暗時期(見尼腓三書18:24)。我們選擇跟從基督,就是選擇要有所改變。因基督而改變的人,將由基督領導,而我們將像保羅一樣問道:「主啊!您要我做什麼?」(使徒行傳9:6)。我們會「跟隨他的腳蹤行」(彼得前書2:21)。我們會「照主所行的去行」(約翰一書2:6)。(見泰福·彭蓀,「從神而生」,1989年10月,聖徒之聲,第2頁。)

我見證祂已死亡、被埋葬,並在第三天復活升到天上,好讓你我享有不死和超升的祝福。祂是「光和生命,也是……真理」(以帖書4:12)。祂是這世界混亂的解藥及補救辦法。祂是超升的卓越標準,祂是耶穌基督。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