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新興的一代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新興的一代

我們的下一代在長大成人的過程中值得我們盡力給予支持與鼓勵。

我親愛的聖職弟兄們,晚安。今天晚上,我們在世界各地聚集的時候都要比有史以來更接近主的聖殿。透過慈愛救主給眾先知的指示,現在我們有122座聖殿,主的約民可以就近到所屬的聖殿去,得到自己的聖殿祝福,並為已逝的祖先執行重要的教儀。教會也宣布要建造更多的聖殿!興格萊會長,我們感謝您用靈感來領導這項艱巨的事工。

在摩門經時代的初期,教友們也齊集在聖殿附近,聽取當時的先知和領袖的指示。班傑明王在晚年的時候,要父親們把自己的家人帶來,以便給他們勸告和訓誡。我們在摩賽亞書中讀到:

「當他們來到了聖殿,就每人按照了他的家庭,……在周圍搭起了他們的帳幕,……

「……每一個男子都有他的帳幕,帳幕的門都朝著聖殿,這樣他們可以留在帳幕內聆聽班傑明王對他們講話」(摩賽亞書2:5-6)。

我喜歡這幾節經文所呈現的視覺效果。我用比喻的方式來說,弟兄們,我們家的門口是不是向著我們所愛的聖殿呢?我們是不是盡可能地經常去聖殿,用身教向兒女們說明這些神聖而特別的地方是非常重要的呢?

摩賽亞書記載,那些家庭以熱切的心情和堅定的承諾接受了先知所教導的主的話。人民聽了班傑明王的教導後深受感動,於是訂立了新的聖約,要跟隨主耶穌基督。

不幸的是,這個故事有個令人悲傷的結局。我們後來在摩賽亞書讀到當年班傑明王講道時還是小孩的那些人的情形。

「在新興的一代中,有許多人不能了解班傑明王的話,因為在他對他的人民講話時,他們都還是小孩子;他們也不相信他們父親的口頭傳言」(摩賽亞書26:1)。

弟兄們,那些新興的一代怎麼樣了?那些年輕人為什麼不接受他們父親正義的傳統呢?更重要的是,數世紀以後的我們,在這個有許多聖殿又經常能夠聽到先知訓示的時代,我們的下一代又如何呢?我們有必要擔心嗎?當然有!

今晚在座的年輕人和世界各地的年輕人,以及和他們一樣的年輕女孩,都是非常特別的。興格萊戈登會長提到他們的時候,說:

「我已說過很多次,我相信我們有本教會史上前所未有的最好的年輕人。……他們努力在做正確的事。他們機靈、有能力、乾淨有活力、迷人且聰明。……他們知道福音的意義,他們正努力依此生活,並仰望主,尋求祂的指引和協助」(興格萊戈登會長,「母親們,你們最大的挑戰」,2001年1月,利阿賀拿,第113-114頁)。

所有關切這些青年的人都知道興格萊會長的話一點也不錯。

但是,十二使徒定額組的艾寧亨利長老在提及年輕人時卻給了我們嚴正的警告:

「許多年輕人有非常成熟的靈性和非凡的信心,但即使是最優秀的青年也會受到嚴厲的試煉,而且試煉會越來越嚴苛」("We Must Raise Our Sights," Ensign, Sept. 2004, 14).。

「試煉會越來越嚴苛」這句警告的話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們的下一代在長大成人的過程中值得我們盡力給予支持與鼓勵。

在這個危機四伏的時代,年輕人面臨的困境越來越多,或許我們可以從別人的經驗中學到一些教訓。在軍隊裡,尤其是全世界那些在海軍服役的人,每一個水手都知道,只要聽到一句話,不管他在做什麼或在船上什麼地方,都需要立刻回應。那句話就是:「到甲板上報到」。海上的許多戰役就看船員如何回應這道命令來決定勝敗的。

各位教友和青年領袖,各位憂心的父親和關切的祖父們,我們對所有和青年及單身成人有關的事情,都需要立即回應,「到甲板上報到」。我們無論目前是不是和這些年輕人有密切接觸,都一定要找各種機會為他們謀取福利。我們要繼續教導父母、支持父母去履行神所賦予的在家中教養兒女的責任。我們要經常問自己:家庭以外的運動項目、其他活動或雜務是否比全家人在家中相聚更為重要?

弟兄們,時候到了,現在我們採取的每個行動,所到的每個地方,遇見每個後期聖徒青年的時候,都要更加體認我們要去鞏固他們,栽培他們,成為影響他們向善的一股力量。

我們家就曾遇到過美好且觀察入微的聖職領袖。幾年前,我剛被召喚為七十員的時候,奉派到英國蘇里活擔任區域會長團成員。我和羅斯本姊妹帶著最小的兩個孩子上任。我們的女兒屬於單身成人年紀,我們17歲大的兒子,喜歡美式足球,球踢得很好。我們很擔心他們,怕他們沒有朋友,沒有其他家人作伴,沒有美式足球可踢。我心裡想:「這個令人興奮的新經驗會變成我們家庭嚴重的考驗嗎?」

到任不久後,我在被指派的一項任務中找到了答案。我應邀到英國普雷斯頓的傳教士訓練中心向傳教士們演講。我打電話給該中心的懷特會長,很高興聽到他了解我們家庭的情形。他建議我們帶孩子一起去普雷斯頓。我們一到那裡,他甚至還邀請我們的女兒和兒子向傳教士們演講!能受到邀請去為主的事工作見證,讓他們非常高興!

結束時,跟那些傳教士道別後,我們造訪了傳教士訓練中心附近的英國普雷斯頓聖殿。我們走近時,聖殿會長和女監護斯旺尼夫婦站在門口迎接我們,用這樣的話歡迎我們到聖殿去:「羅斯本長老,您和您的家人願意為死者執行洗禮的教儀嗎?」多好的建議啊!我們彼此看了一眼,充滿感激地答應了。執行完教儀,我和兒子還站在洗禮池裡,眼中充滿了歡喜的淚水,他把手放在我肩膀上,說:「爸爸,為什麼我們以前沒有這樣做過?」

我想到我們一起去看的足球賽和電影,想到我們共享的所有美好時光,這些確實都是很美好的回憶,也是很重要的傳統。

但我也領悟到我們可以和孩子們多做一些更有意義、更有靈性的事,就像我們那天在普雷斯頓所做的一樣。多虧那些有愛心又觀察入微的聖職領袖,那時我知道,我的家庭在歐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我們非常感謝許多的聖職領袖和女青年領袖一直非常關心愛護著我們的兒女及各位的兒女。

回顧摩門經的另一個時期,尼腓的家人中有些人一直在和服從、和諧與忠信搏鬥。尼腓肯定最清楚我們必須對新興一代的子女投注更多的關切。他後來說道:

「我們談論基督,我們因基督而快樂,我們傳揚基督,我們預言基督,我們按照我們的預言而記載,好使我們的子孫知道他們可到什麼根源去尋求他們罪惡的赦免」(尼腓二書25:26)。

我祈求,我們每一個持有神的聖職的人,都要在能力範圍之內盡一切力量去教導我們的青年明白他們可到什麼根源去尋求他們罪惡的赦免;那根源就是主耶穌基督。願我們每一個人都真誠地回應「到甲板上報到」的號召,來拯救我們的下一代,他們絕對值得我們付出最大的努力。

我見證,這是主真實的教會,祂透過我們親愛的先知興格萊戈登來帶領我們,他是我所敬愛和支持的先知。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