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巴比倫中的錫安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巴比倫中的錫安

我們不需要採用巴比倫的標準、習俗和道德規範,我們可以在巴比倫中建立錫安。

去年夏天,我和妻子有機會到加州的聖地牙哥旅行,並在老環球劇院欣賞莎士比亞的戲劇,馬克白。我們看了兩場演出,因為我們的女兒卡洛琳扮演這齣戲中的三個女巫之一。當然,我們很開心能看到她在這齣戲中擔綱演出,我們更興奮看到她在戲劇性的一刻說出這段著名的台詞:「拇指一陣痛,壞事跟著來。」(第四幕,場景1,台詞第40-41句)

我聽到這句台詞時心想,如果能有一種及早預警的系統,通知我們邪惡勢力的逼近,讓我們能事先防範,那該有多好。然而,無論有沒有這樣的預警系統,魔鬼還是會找上門來。

之後,在另外一次場合中,我和妻子在晚上開車經過鄉間道路,要到一個大城市。當我們越過山頭,看到地平線上奪目的燈光時,我將妻子搖醒,然後說:「看那巴比倫大城!」

當然,當今沒有哪個特定城市代表著巴比倫。巴比倫是古代以色列一個沉迷酒色、頹廢、腐敗的城市。城中的主要建築物是一座廟,其中供奉著我們常稱之為彼勒,也就是巴力的假神。

然而,沉迷酒色、頹廢、腐敗,以及崇拜假神這些事,卻在全球各地大大小小的許多城市中出現。如同主所說的:「他們不尋求主,以建立祂的正義,每人卻行自己的路,追隨他自己的神的形象,其形像是俗世的樣式」(教約1:16)。

有太多的世人變得像古代的巴比倫一樣,他們行自己的路,追隨「世俗樣式」的神。

我們將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要生於世,但卻有辦法不屬於世。我們要在巴比倫之中建立錫安。

「巴比倫中的錫安」。這是多麼光輝燦爛的一句話,就像一盞燈,在靈性的黑暗中發亮。我們應當把這個觀念謹記在心,因為我們見到巴比倫的勢力越來越張狂。我們在自己的城市中見到巴比倫,在自己的社區中見到巴比倫;我們到處可見巴比倫。

隨著巴比倫的入侵,我們不得不在其中建立錫安,以免讓自己被周圍的環境所吞沒。我們很少能體認到自己是我們身處的環境及時代文化下的產物。

在古代以色列,主的人民就像是一座獨一真神的孤島,被偶像崇拜的大海所環繞。那片大海的浪潮不斷地擊打著以色列的海岸。雖然有不可雕刻偶像並對偶像叩拜的誡命,以色列人卻似乎無法克制自己不受當地當時的文化所影響,一而再地輕視主的禁令,不管先知和祭司的話,而去追隨外邦神,向這些神明跪拜。

以色列怎麼能忘記帶領他們出埃及的主呢?因為他們不斷地受到周遭生活環境中流行文化的壓力。

我們所處的這種文化是多麼的詭譎狡詐啊。這文化滲透進我們的環境,讓我們以為自己是有理由、合邏輯的,而其實我們往往已被社會風氣所改造了。德國人稱社會風氣為時代精神,也就是當代各地的文化。

我和妻子有機會住在10個不同的國家,因此我們看到了社會風氣對行為的影響。某個文化中廣為人接受的風俗習慣,可能不見容於另一個文化;在某些地方被視作有禮貌的談吐,在另一個地方可能會引人反感。各個文化的人都在自滿自欺的蛹繭中游移,毫不懷疑地相信自己對事物的看法,便是事物的真實面貌。

我們的文化會決定我們喜歡吃哪些東西、該怎麼穿衣服、什麼是有禮貌的行為、應該投入哪些運動、應當欣賞怎樣的音樂、對教育的看法,以及對誠實的態度等等。文化也會影響男性對娛樂或宗教的重視程度,影響女性對事業或是教養孩子的優先順序,文化對我們看待生育和道德議題的態度也有重大的影響力。我們往往就像繫了線的傀儡一般,任由文化來決定什麼才叫「酷」。

當然,有一種時代精神是值得我們注意的。那就是主的社會風氣,是屬神子民的文化。如同彼得所說:「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得前書2:9)。

那是遵守主誡命的人民所營造出的社會風氣,要遵行祂的道路並且「依照神口中所發出的每一句話而生活」(教約84:44)。如果這樣做會讓我們被視為奇特,就讓我們奇特吧。

參與曼哈頓聖殿的興建工作讓我在奉獻前常有機會到聖殿去。坐在高榮室中的感覺真好,在那兒悄然無聲,聽不到外頭紐約市忙碌街道上的一點聲音。聖殿為什麼可以保持如此的虔敬無聲,不受幾公尺外頭大城市的喧囂擾嚷所影響呢?

答案就在於聖殿的建築設計。那座聖殿建在一棟已建好的建築物之內,而聖殿的內牆與外牆只在幾個匯合點上連接。這就是聖殿(錫安)降低巴比倫,也就是外面的世界,影響的方法。

這件事有可供我們學習的地方。我們可以在我們當中建立真正的錫安,方法就是降低巴比倫影響我們生活的程度。

大約在主前600年,尼布甲尼撒從巴比倫來征服了猶大國,俘擄了主的人民。尼布甲尼撒挑選了一些年輕男子來接受特別的教育與訓練。

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亞,和撒利雅也在其中。他們是所有被帶到巴比倫的年輕人中最受青睬的幾個,因此國王的僕人指示他們要食用國王專用的肉、喝國王專用的酒。

我們來好好了解一下這四名年輕人受到的壓力。他們被征服自己國家的侵略者所俘擄,住在掌有他們生殺大權的國王家中。但是,但以理和他的弟兄們拒絕去做他們相信是錯誤的事,儘管巴比倫的文化認為那是對的。這樣的忠貞與勇氣受到了主的祝福,所以祂在「各樣文字學問上賜給他們聰明知識」(但以理書1:17)。

受到當今文化的誘騙,我們常常沒有注意到自己正在崇拜偶像,因為我們已被巴比倫世界的流行風潮牽著走。的確,正如詩人華茲華斯所說:「世事誘人多」("The World Is Too Much with Us; Late and Soon," in The Complete Poetical Works of William Wordsworth [1924], 353) 。 約翰在他的第一封書信中寫著:

「我曾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剛強,神的道常存在你們心裡;你們也勝了那惡者。

「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約翰一書2:14-15)。

我們不需要採用巴比倫的標準、習俗和道德規範,我們可以在巴比倫中建立錫安。我們可以有自己對音樂、文學、舞蹈、電影和言談的標準。我們可以有自己對服裝、行為舉止、禮節和尊重的標準。我們可以按照主的道德律法生活。我們可以掌控進到家中的大眾傳播媒體以降低巴比倫對家庭的影響。

如果我們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像錫安的人民那樣生活。很難做到嗎?當然難,因為巴比倫文化的浪潮不斷地擊打著我們的海岸。需要勇氣嗎?當然需要。

英勇的故事、戰勝不可能挑戰的英雄,總是令我們著迷。勇氣是所有其他美德的基本條件與基礎;沒有了勇氣,我們所擁有的其他美德就打了折扣。如果我們想要在巴比倫中擁有錫安,我們就需要有勇氣。

你有沒有想像過自己在面臨考驗時表現出勇氣過人的情景?我小時候這樣想過。我想像有人陷入了危險,然後我冒著生命危險去解救他。或是想像自己在一個危險的對峙中面對著可怕的敵人,但是我勇敢地對抗他。小孩子的想像力總是很豐富的!

將近70年的歲月教導了我:這樣表現英雄氣概的機會就算有,也很少。

但是,捍衛真理的機會卻常常出現,尤其是當我們承受微妙的壓力,或是當朋友慫恿我們放棄標準,崇尚當前的偶像時。沒有攝影師會現身記錄下這英雄事蹟,也沒有記者會在報紙上以頭條新聞報導。只有我們在良心的寂靜冥想中,才會知道自己所面臨的勇氣考驗:要錫安還是要巴比倫?

絕對不要搞錯,巴比倫就算不是全盤邪惡,也大多是邪惡的。況且我們也沒有手指的刺痛來警告我們。反而是,那浪潮一波波接踵而至,擊打著我們的海岸。要選擇錫安還是選擇巴比倫?

如果巴比倫是世人的城,錫安就是神的城。因為主這樣說錫安:「除去藉著高級國度律法的原則以外,錫安是不能被建立起來的」(教約105:5)。而且:「因為這是錫安——心地純潔者」(教約97:21)。

不管我們身在何處,不管我們住在哪裡,我們都可以建立自己的錫安,方法就是去實踐高級國度的原則,致力成為心地純潔者。美好的錫安,主將它捧在手心。我們的家可以成為提供保護的庇護所,就像錫安一樣。

我們無須成為各時各地文化的傀儡。我們能鼓起勇氣,走在主的道路上,跟隨祂的腳步。如果我們能做到這些,我們就會被稱為錫安,成為主的人民。

我祈求我們都能被鞏固,去抵擋巴比倫的攻擊,並在我們的家中和社區中建立錫安。讓我們確實能擁有「巴比倫中的錫安」。

我們追尋錫安,因為錫安是主的住所,祂就是耶穌基督,我們的救主和救贖主。祂那光輝燦爛的光將會照亮錫安,也會從錫安發散出來,祂將永遠統治。我見證祂活著,祂愛我們,也會看顧我們。

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