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你的傳道會改變一切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你的傳道會改變一切

來加入這世界有史以來最優秀的傳教士世代。

自從我在總會教友大會中受到支持至今,已經一年了。我很感謝這一年來我所經歷到的一切。我愛主,也由衷感謝祂的犧牲和祂的福音。我愛興格萊會長,也支持他為主在世上的先知。我要與各地的忠信聖徒一起為我們這時代的眾先知及使徒作見證,並保證我會獻身於主的事工。

幾年前,有一天我安排了和傳教士面談,一整天傳教士進進出出時都颳著暴風雪。一會兒下結冰的雨,一會兒下雪,輪流下個不停。有些傳教士是從附近城市搭了火車,再冒著暴風雪走到教堂。其他人則是騎腳踏車前來。幾乎毫無例外地,每個人都興高采烈,心情愉快。他們是主的傳教士。他們有主的靈,無論他們的情況如何,他們在為主服務時都感受到了喜悅。

我忘不了在每對傳教士結束面談時,看著他們回到暴風雪中去傳播福音,做主召喚他們去做的事的那種情景。我可以看到他們的承諾和獻身。我可以感覺到他們對人民和對主的愛。看著他們離開,我感覺到心中對他們,對他們所做的事,都湧起了無比的愛。

那天晚上稍晚時,我在同一個城市參加了一場聖職聚會。暴風雪繼續颳著,現在大半只是下雪了。唱開會詩歌時,那個最小、最偏遠分會的分會會長和擔任他副會長的兩位傳教士,華納長老及卡普茲長老,一起進入教堂。他們準備就座時,這兩位美好的傳教士先脫下禦寒的帽子手套,脫掉最外層的大衣,然後再脫掉第二件厚外套,才坐了下來。就像當天稍早時那些傳教士一樣,儘管天氣惡劣,這些傳教士仍很快樂。他們感受到主的靈在他們生活中。他們透過為主的事工服務,感受到了一種難以形容的愛、溫暖與喜悅。

那天晚上,當我看著這些傑出的年輕傳教士時,我得到了奇妙的經驗。我在腦海中,看到整個傳道部的傳教士在那個冬夜裡都出門在外。有的在敲門,受著被拒絕的待遇,想盡辦法要教導耶穌基督的福音。有的則在家裡或在公寓裡教導著個人和家庭。他們無論遇到怎樣的情況,都在盡可能地向那些願意聆聽的人教導耶穌基督的福音,並且他們非常快樂。我的心裡湧起了一股我無法充分描述的感覺。

藉著聖靈的奇妙恩賜,我感受到了祂的愛,基督純正的愛,那是祂對各地忠信的傳教士所懷的愛,並且這愛永遠地改變了我。我了解到,對祂而言,每位傳教士都是多麼寶貴。我見到了眾先知所描述的,有史以來最優秀的傳教士世代中的一些表範。(見培勒羅素,「最優秀的傳教士世代」,2002年11月,利阿賀拿,第46頁)我開始了解到為什麼需要提高標準,好使各地的傳教士都有資格接受到那隨同主的靈而來的保護、指引及快樂。我也開始了解到為什麼身為父母、主教、支聯會會長及其他領袖的我們,必須盡一切所能地協助教會的青年成為配稱,以獲得傳道服務的祝福。

興格萊會長在談到自己的傳教經驗時所說的話,正是每位將自己的生命和事工交託給主的傳教士心中都會經歷到的。他在傳教初期,曾經感到沮喪。事工非常艱難,人們也不願接受福音。但後來,他把沮喪變成了承諾。對他而言,那是從他父親的一封家書開始的。信中寫道:「戈登吾兒,來信收悉。……我只有一個建議:忘掉自己,努力工作。」他在描述後來發生的事時說:「我在那個小臥房裡跪下來,與主立了一個約:我會盡力忘掉自己,為主服務。

「那時起,整個世界改變了。雲霧消散了,陽光開始照進我的生命。我有了新的興趣。我見到了這片土地的美麗。見到人們的優點。……此後,每件發生在我身上的好事,都可以回溯到我在那間小屋所作的那個決定……」(in Mike Cannon, "Missionary Theme Was Pervasive during Visit of President Hinckley" Church News, Sept. 9, 1995, 4)。

興格萊會長繼續說:「你想要快樂嗎?那就忘記自己,去從事這項偉業,並努力幫助他人……」(in Church News, Sept. 9, 1995, 4)。

我要問每一位青年:「你想要快樂嗎?」如果想,就來加入我們,我們人數共有五萬二千名,而且還在不斷增加。來擔任主的傳教士,為你們的同胞服務。立下承諾,為主奉獻出你生命中的兩年光陰。這會改變一切。你會變得快樂。雲霧會消散,你會喜愛上你蒙召喚去服務的人及他們的文化。這事工很難,但在你服務時,也會有極大的滿足與喜悅。只要你在傳教時及返鄉後都保持忠信,當你在回顧你的一生時,就會像興格萊會長一樣說:「此後,每件發生在我身上的好事,都可以回溯到我所作的那個決定:要去傳教並將我的生命獻給主。」

興格萊會長提醒我們,不是只有年輕的長老才有權獲得這些祝福。夫婦也能提供美好的服務,並且我們亟需夫婦傳教士。年輕的姊妹雖沒有義務去傳教,但興格萊會長說:「我們需要一些年輕的姊妹。她們表現卓越,成果非凡……」(「致本教會的主教」,2004年6月19日,全球領導人訓練會議,第27頁)。我們也知道有些人因為健康或其他原因,得以榮譽地免除此項服務。我們愛他們,也知道在他們從事其他的服務,並過著忠信的生活時,我們的天父必在他們的生活中提供補償的祝福。

一年前,培勒長老請各位父母、主教及分會會長一起合作,在那些通常會作好準備去服務的人以外,再幫助至少一位教會各支分會中的青年變成配稱,並蒙得召喚。(見「多一位」,2005年5月,利阿賀拿,第69頁)許多人響應了這項邀請。身為領袖的我們,也應該自我承諾來遵從這項受靈啟發的要求。

弟兄姊妹們,許多美好的主教長久以來也都一直在進行培勒長老所說的這件事。三十六年前,馬迪森法蘭克主教打電話到我家,邀我到他辦公室去。那個年代由於世局的關係,任何支會能派出的傳教士人數都十分有限,但當時有一個名額空缺,而他有責任再推薦一位傳教士。他告訴我,他和他的副會長一直在祈禱。他說,他覺得現在就是主要我去傳教的時候。我一陣愕然。以前從來沒有人對我說過,主有一些事要我去做。我感受到主的靈在向我見證,我應該去,並且應該現在就去。我對主教說:「如果主要我去傳教,我就去。」

對我而言,每件事都就此改變了。雲霧的確消散了,快樂和喜悅進入了我的生活。就某方面來說,從那天以後所發生的每一件好事,都是因為我立下了那個承諾,要事奉主和祂的兒女,並奉獻我生命中的兩年時間為祂服務。

我再說一次:「來加入我們。來成為潔淨。來一起歡樂。來體驗那主所說的,對你們此時的生命『最有價值的事』(教約15:6)。來加入這世界有史以來最優秀的傳教士世代。」

這是主的事工。我們的天父活著,祂的兒子耶穌基督今天在帶領並指導著這事工。我這樣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