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當我們領受聖餐時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當我們領受聖餐時

領受聖餐一事為我們在神聖的地方提供了神聖的時刻。

一兩年前,我有機會去訪問猶他州勞干的神學研究所。當時這神學研究所用的建築才剛剛整修過。有人告訴我,工人在移除教堂中老舊的講台時,發現了一些塵封多時的架子。他們除去架上的封套,發現了一個聖餐盤,它顯然年代久遠,因為聖餐杯是用玻璃製成的。他們把其中一個杯子,就是你們現在看到的這個,鑲嵌起來送給了我──可能是因為只有我這個歲數的人還記得使用玻璃杯的日子。

看到這玻璃杯,讓我想起許多愉快的回憶。我過十二歲生日的時候用的還是玻璃製的聖餐杯,十二歲生日是我一生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我的十二歲生日剛好是在星期日。幾年來我看著執事傳遞聖餐時,總期盼著有一天我也會有福氣接受到亞倫聖職,並有此殊榮傳遞聖餐。

這一天終於到了,他們要我早一點到教堂,和主教團的第二副主教考爾安柏斯弟兄面談。考爾弟兄邀請我進入一間教室,請我作了一個祈禱。然後他打開經文,向我讀出了教義和聖約第13章:

「我的同工僕人們,我奉彌賽亞的名,將亞倫聖職授予你們,這聖職持有天使的施助,悔改福音,和為罪的赦免的浸沒洗禮的鑰權;這聖職永不再從地上收回,直到利的未子孫再在正義中向主獻祭。」

然後考爾弟兄要我針對這個部分發表意見。我說的當然不夠完整,因此考爾弟兄又花了些時間向我說明成為聖職持有人的意義。配稱持有聖職使我有資格運用神分派給世人的能力。一個配稱地持有聖職的人可以合法地執行神為人類家庭的救恩所制定的各項教儀。這項權柄是經由聖職持有人不斷的傳續,直接從救主來的。

我與考爾弟兄的面談想必還令他滿意,因為之後我就被帶去參加執事定額組的聚會,並在那裡由主教團成員按手在我頭上,並由那時的主教──他剛好是我父親,授予我亞倫聖職,並按立我到執事的職位。我也受到其他執事的支持,而成為他們這個聖職定額組中的一員。

在那天晚上的聖職聚會中,我第一次有機會運用聖職,將聖餐傳遞給我們支會的教友。那天起,聖餐對我有了新的意義。當我看著聖餐盤在教友間來回傳遞時,我注意到並非每一個人都用同樣的態度領受聖餐。有些人好像把領受聖餐當作例行公事,然而也有許許多多的人領受聖餐時極為虔敬。

這些年來,我像大家一樣,參加了許多次聖餐聚會。對我而言,聖餐聚會確實不僅是一個普通聚會。領受聖餐一事為我們在神聖的地方提供了神聖的時刻。我們領受聖餐是依照主在教義和聖約第59章中所賜給我們的誡命:

「並且為了使你更充分保持自己不為世俗沾污,你要在我的聖日到祈禱之屋去獻上你的聖餐」(第9節)。

從最初起,在組織世界以前,神已制定一個計畫,要依照祂兒女服從祂誡命的程度來祝福他們。但祂也了解,我們有時會被這世界的事物分心,因而需要定期提醒我們所立的聖約和祂的應許。

賜給亞當最初的誡命之一是他應該崇拜主,並獻上他羊群中的頭生羊作為對祂的供物。賜給這項教儀是為了提醒人們,耶穌基督會來到世上,並且最後會獻上祂自己作為犧牲祭。

「亞當對主的誡命都是服從的。

「在很多天以後,主的一位天使向亞當顯現,說:你為甚麼向主獻祭犧牲?亞當對他說:我不知道,不過主這樣吩咐我。

「然後天使講話,說:這事就是那充滿恩典和真理,父獨生子的犧牲的樣子」(摩西書5:5-7)。

從那天起到我們救主的時代為止,天父的兒女都受命要獻祭,但這儀式已隨著救主的贖罪犧牲而終止了。救主在完成那項犧牲的前一天晚上,制定了主的晚餐,即聖餐,來幫助我們記念祂,也記念祂為全人類所作的贖罪。因此,在古代的犧牲律法也好,在聖餐中也好,主都幫助我們確定自己不會忘記祂的應許,也不會忘記祂的這項要求,那就是要跟從祂並服從祂的旨意。

新約記載了主為祂的門徒主理聖餐的情形。這事記載在馬太福音第26章:

「他們吃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福,就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著吃,這是我的身體;

「又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說:你們都喝這個;

「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第26-28節)。

在摩門經的尼腓三書第18章,詳細記載了救主為尼腓人主理聖餐的情形:

「耶穌吩咐祂的門徒給祂拿些麵包和葡萄酒來。

「當他們去取麵包和葡萄酒的時候,祂吩咐群眾在地上坐下。

「門徒把麵包和葡萄酒取來後,他拿起麵包,擘開來,祝福了;交給門徒,吩咐他們吃。

「當他們吃夠了,他吩咐他們拿給群眾。

「群眾吃夠了,他就對門徒說:看啊,你們之中有一人要被按立,我要賜給他權柄,使他有權擘麵包,祝福它,給與我教會的人民,給與所有相信我名並奉我的名受洗的人們。

「這件事你們一直要遵行,像我所行的一樣,像我剛才擘麵包,祝福它,給與你們一樣。

「你們這樣做,是要記念我的身體,這身體我已給你們看了。也是要向父證明你們常常記念我。如果你們常常記念我,我的靈必與你們同在。

「他說了這些話,就吩咐門徒取飲杯中的葡萄酒,也拿給群眾飲。

「他們照著吩咐做,喝夠了杯中的葡萄酒;再拿給群眾,讓他們也喝夠了。

「門徒這樣做了後,耶穌對他們說:因為你們做了這件事,你們有福了,因為這是在遵行著我的吩咐,也向父證明你們願意做我吩咐你們所做的事情」(第1-10節)。

祂的指示非常清楚:我們都應該樂意去做祂吩咐我們做的事。可以想見的,在我們這時代也會再次受到吩咐去領受聖餐。正如教義和聖約告訴我們的:

「教友常常聚集在一起,領受餅和酒,以紀念主耶穌,這是適宜的」(教約20:75)。

領受聖餐的目的當然是在更新我們與主所立的聖約。

司道達長老在論及聖餐時,針對這點給了我們指示:

「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福音是神與祂人民之間的一項聖約。……我們由一位持有權柄的神的僕人施洗過後,就立下了聖約,要遵行神的旨意並服從祂的誡命。……藉著領受聖餐,我們更新了與主所立的一切聖約,並誓言我們要承受神子的名,常常記念祂並遵守祂的誡命」(in Conference Report, Oct. 1965, 14)。

聖餐是教會裡最神聖的教儀之一。配稱地領受聖餐使我們有機會獲得屬靈的成長。

記得我小時候,在傳遞聖餐的時候會彈奏著優美的音樂。不久總會當局人員就請我們停止這樣做,因為那會使我們的意念專注於音樂上,而不是專注在我們的主和救主的贖罪犧牲上。主理聖餐的時候,我們就把這世界放在一旁了。我們若體認到這項提供給我們每一個人的教儀具有著深遠的靈性意義,這就會是一段更新靈性的時間。但如果我們心不在焉地領受聖餐,就會失去使靈性獲得成長的機會。

培勒密文長老曾說:

「我可以見證,主理聖餐時因著靈的參與,使人的靈魂從頭到腳都溫暖起來;你會感受到靈魂的傷口得到醫治,重擔變得輕省。配稱並真誠渴望領受這份靈性糧食的靈魂,都會得到安慰及快樂」("The Sacramental Covenant, " Improvement Era, Oct. 1919, 1027)。

我們配稱地領受聖餐時,就是在記念我們的主和救主所作的犧牲,記念祂捨去性命,承擔起世界的罪惡,好使我們能獲得不朽的祝福。我們也承受起我們救主的名,答應要常常記念祂並遵守祂的誡命,也就是,要「依照神口中所發出的每一句話而生活」(教約84:44)。

父母親們,你們有責任教導你們的家人每週出席聖餐聚會很重要。這件事應該成為全家的例行活動。家裡的每個人都需要那段時間去更新,並承諾要依照救主的教導去遵行福音。經過適當準備的家庭,就會懷著虔敬,也懷著對有機會領受神聖象徵的感激,去出席聖餐聚會。

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們全家在一處旅遊區渡假的經驗。由於我們停留的時間包括了星期日,我們便安排到附近的教堂參加聖餐聚會。數百名住在那旅遊區的人也做了同樣的決定,擠得教堂水瀉不通。聚會開始前,主教邀請了當天出席的每一位配稱且穿著適當的執事去參與傳遞聖餐。足夠數量的人,穿著白襯衫,打著領帶,前去接受指示,以便知道如何把聖餐傳給這一大群會眾。那次教儀主理得十分虔敬有效率。我觀察著會眾時,看到許多人都因為那次聚會的靈性而深受感動。

回到旅遊區後,可以看得出安息日活動比起平日的活動大不相同。船艇繫泊在碼頭上,湖上幾乎沒有人在游泳,穿著的也是非常適當的安息日服裝。那些家庭見到了主的應許應驗了:也就是藉著在祂的聖日到祈禱之屋去更新他們的聖約來遵守誡命,他們就能夠更充分地保持自己不為世俗沾污(見教約59:9)。

願我們心中都更加尊崇安息日。願我們都能更充份了解,能夠領受聖餐是多麼特別的祝福,也更了解聖餐在我們生活中的意義。願我們都常常記念祂、遵守祂的誡命;祂賜給我們這誡命是為了幫助我們達成人生的目的,使我們在未來的全永恆中有希望。我們從事的是主的事工。神活著。耶穌是基督,世界的救主。我們蒙允許能成為這偉大的福音計畫的一部分,而聖餐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