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你們只要求祂的國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你們只要求祂的國

我希望各位都記得你們在今天這個安息日聽到我作見證說,這是主的神聖事工。

親愛的弟兄姊妹,感謝各位為我所作的祈禱,現在我祈求能得到你們支持我的信心。

興格萊戈登會長

人活到我這把年紀,偶爾會靜下來回想一下帶給他今天種種的那些往事。

今天我想佔用各位一點時間,談談或許只是我個人的一些事情。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身為總會會長的生活,其實是屬於整個教會的,沒有太多個人的生活和隱私。我想,我今天所要談的與你們過去在大會中所聽到的演講會有所不同。

我已日暮西山,走到了人生的盡頭。我們每個人都完全在主的掌控之中。各位都知道,我最近動了一次大手術,這是我95年來第一次住院當病人。住院的經驗我實在不鼓勵大家嘗試。醫生說我仍有一些後遺症。

我快要過96歲生日了,我要藉此機會對主所賜的豐滿祝福,表達我至高的謝意。

我們都會在生命中面臨抉擇,有些抉擇充滿著財富和繁榮的誘惑,有些則看似不然。主總是用某種方法來看顧和引導我的選擇,即使當時看來並不是那麼清楚。

這讓我想到詩人佛洛斯特的詩句。他在「未行之路」這首詩中最後的幾句話是:

林中兩條岔路,我呢……

我選擇了行人罕至之徑,

從此一切為之改觀。

(The Poetry of Robert Frost, ed. Edward Connery Lathem [1969], 105)

我想到主所說的:「你們只要求祂的國,這些東西就必加給你們了」(路加福音12:31)。

48年前的四月總會教友大會上,我首度被支持為總會當局人員。從那時起,我每一次都在教友大會上演講。我作了200多次的演講,談過無數的主題,但綜觀所有的講道,不外乎都是我對這末世偉大事工的見證。

世事多變無常。和我攜手共度67年歲月的愛妻在兩年前離我而去,言語無法表達我對她的思念。她真的是一位了不起的女性,一個完美的伴侶,我們攜手走過三分之二個世紀。回顧這一生,我不禁深感讚嘆與敬畏。所有的美好事物,包括了我的婚姻在內,都源自於我在教會中的活躍。

有一天晚上,我有機會翻閱一些社團組織所授予我的榮譽,全都是因為我在教會中的服務。有好幾位美國總統都來過總會會長團的辦公室。在我辦公室的牆上,有一張我親手把摩門經送給雷根總統的合照。在我的書架上,有布希總統所頒的總統自由獎章,我造訪過白宮好幾次。我也曾接受許多國家首相和大使的款待,其中包括英國兩任前首相柴契爾夫人和哈羅德‧麥米倫。

從郭禧伯會長到洪德豪惠會長,歷任的每一位會長我都認識,也與他們一同共事。這麼多年來,我認識每一位總會當局人員,也愛他們。

我現在試著整理多年來收集的書籍和手工藝品。在整理的過程中,我發現一本舊日記,裡面是1951年到1954年間零散的紀錄。那時候,我在支聯會會長團擔任副會長,還沒有被召喚為總會當局人員。

翻閱這本日記時,我心懷感激地回想起,我如何藉由主的仁慈,得以有機會熟識總會會長團和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所有成員。今天,沒有人能再有這樣的機會了,因為教會現在變得大多了。

這本日記寫到下面這些事情:

「1953年3月11日,麥基會長和我討論四月教友大會時和傳道部會長開會的議程。

「3月19日,星期四,斯密斐亭約瑟要我找一位總會弟兄來示範如何主持星期六的傳教士大會。……我想甘賓塞或彼得生馬可應該可以勝任。

「3月26日,星期四,麥基會長講了一個有趣的故事。他說:『有一個農夫,有一大片農地。他年紀大了以後,覺得這塊地太大了。他有幾個兒子,於是他把兒子都叫來,告訴他們需要分擔農場上的工作,說罷,就休息了。有一天,他來到農場上,兒子們卻叫他回去,說他們不需要他來協助。他說:『我在這農場上一站哪,比你們一切的工作都管用』。麥基會長說,故事裡的那位父親就像是李察司提反會長,雖然他生病了,但他的貢獻和友誼對麥基會長卻相當重要。』

「1953年4月3日,星期五,和總會當局人員及傳道部會長從早上九點到下午三點半都在聖殿裡開會。有三十幾位傳道部會長發言。他們都要求更多的傳教士,也都很有進步。」

「4月14日,星期二,我在李察會長的辦公室和他見面,相談甚歡,但他看起來很累,很虛弱。我覺得主一定是為了某個重要的目的而保留他。」

「1953年4月20日,星期一,和十二使徒議會的摩爾亨利有段很有意思的交談。

「1953年7月15日,十二使徒議會成員鮑文亞伯特,在重病一年多後過世了。我又走了一個朋友。……我跟他很熟,他是一個有智慧又沉穩的人。他總是不慌不忙,慢條斯理,凡事深思熟慮,是一個睿智的人,有著強大而單純的信心。教會中有智慧的長者一一過世了,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在我短暫的生命裡,我看見教會中許多了不起的人來來去去,我跟其中大部分的人一起工作,交情深厚。時間會抹去人們的記憶,再過五年,像梅里爾、維特蘇、鮑文這些了不起的人物會被大部分的人所遺忘,只有少數的人會記得他們。人必須在每天的工作中找到快樂,必須知道他的家人會記得他,他對神是很重要的,但除此之外,未來的世代會記得他的不多。」

這些就是我日記裡所記的事。我之所以讀出來,是想說明我年輕的時候,和總會會長團及十二使徒定額組成員們有著深厚的情誼。

我這一生中,也有機會和世上窮苦困頓的人們在一起,和他們分享我的愛、關心和信心。我還結識了世界各地一些尊貴有名望的男女。但願透過那些機會,我對他們多少產生了一些影響。

我還是個十一歲的少年時,從一個素未謀面的人手中獲得教長祝福,之後我也沒有再見過那個人。那是一篇非常特別的祝福辭,一篇充滿預言的祝福辭。因為那是很個人的,所以我不會全部唸出來,但其中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這世上各國都將聽到你的聲音,並且因你所分享的有力見證而認識真理。」

我在英國解除傳教召喚後,在歐洲作了短暫的旅行。我在倫敦作過見證,又到柏林、巴黎,後來又到首府華盛頓作我的見證。我對自己說,我在世上各大首都都作了見證,應該是應驗了祝福辭中所說的那部份了吧。

後來證明那只是一個開始而已。從那時起,我走遍世界各大洲、大大小小的城市、從上到下、從南到北、從東到西、遍及這廣大的世界分享我的見證,從開普敦到斯德哥爾摩,從莫斯科到東京到蒙特利,遍訪了世界的每個首都。這一切都是奇蹟。

去年,我邀請世界各地的教友重新研讀摩門經。有成千上萬的人響應那項挑戰。斯密約瑟在1841年說:「我告訴弟兄們,摩門經是世上最正確的書,也是我們宗教的拱心石,一個人藉著遵從其中的教訓將比藉著任何其他的書更能接近神」(History of the Church, 4:461)。

由於認同這句話,我想有些奇妙的事情一定已經發生在這教會的人民身上了。有人看見他們在公車上、在吃午飯時、在醫院的候診室,以及其他許多場合中研讀摩門經。我深信我們都因為研讀了這本書而更接近神。

去年十二月,我很榮幸能和各位許多人一同慶祝斯密約瑟兩百歲冥誕。當時這會議中心坐滿了後期聖徒,我和培勒長老則去到約瑟的出生地威爾滿州,透過衛星轉播向全世界表達我們對後期偉大事工中這位先知的敬意。

所以我會繼續努力。我要再次對談論個人的事情而致歉。我這樣做,只不過是要對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表達我的感謝與感恩,這些事情的發生都是因為主把我放在這個位子上。我內心充滿了無限的感懷和愛。

我再說一次:

林中兩條岔路,我呢…

我選擇了行人罕至之徑,

從此一切為之改觀。

我相信你們不會把我今天所說的當作是臨終遺言,相反地,我期待十月份教友大會能再次對你們演講。

現在,結束的時候,我希望各位都記得你們在今天這個安息日聽到我作見證說,這是主的神聖事工,斯密約瑟先知在拋邁拉聖林中看到異象這件事絕對不是憑空想像出來的。那件事是真實的。事情發生在大白天,父與子對約瑟說話,他確實看見祂們站在他上面的空中,他聽到祂們說話,而且留心傾聽祂們的指示。

宇宙至高之神,也就是天父,介紹了復活的主。這是有史以來,在歷史上記載父與子首度共同顯現,為這最後的豐滿時代的福音期揭開序幕。

誠如摩門經所聲明的一樣,這是由古代眾先知所寫的一本紀錄,這紀錄的問世是「為了使猶太人和外邦人能確信耶穌即基督,是那位向各邦顯明祂自己的永恆之神」(摩門經首頁)。

聖職已經藉由施洗約翰、彼得、雅各、約翰之手復興了。所有關乎永生的一切權鑰和權柄都在這教會中執行。

斯密約瑟確實是一位先知,是本福音期最偉大的先知。這個承受了救主之名的教會是真的。

我把我的證詞、見證和我對你們每一個人的愛都留給你們,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