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我就是你們要舉起的光」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我就是你們要舉起的光」

我們每一個〔基督般〕的舉動也許只會發出丁點光芒,但全部加在一起時,卻會造成極大的影響。

記得我還是兒童會的小女孩時繡過一副十字繡的圖案,上面的字樣是:「我要將福音的光帶入我的家中。」我心想:「那是什麼樣的光呢?」耶穌基督在教導尼腓人時,親自對這一點做了最好的說明,祂說:「因此,你們要舉起你們的光,使你們的光得以照耀世界。」然後祂解釋說:「我就是你們要舉起的光──那些你們已看到我做過的」(尼腓三書18:24)。

尼腓人曾看到耶穌做了哪些事?我可能在自己家中做到這些事嗎?當時那些人民希望耶穌能和他們多逗留一會,祂憐憫了他們,並留了下來。然後祂醫治他們、和他們一起祈禱、教導他們、與他們一同哭泣、一個一個地祝福他們的小孩、餵飽他們、主理聖餐,並與他們分享聖餐,使他們能立約常常記念祂。祂在那些人中所做的服務是教導和照顧每一個人,是完成祂的父吩咐祂作的事工,絲毫沒有想到自己。認識到這點後,我開始了長達一生的努力,希望能透過無私的、基督般的行為,把祂的光帶入我的家中。

這不是件容易的事。因為良好的家庭生活往往受不到表揚。「起來並且發光,……使你們的光成為各國的大旗」(教約115:5)可能要比使妳們的光成為妳們自己家中的大旗,還來得容易。有時候,別人不會看到我們在自己的家中行善、分享我們的光。人的本性都是渴望獲得讚美與注意。但希拉曼教導他的兒子尼腓和李海,要像那些與他們同名的祖先一樣做良好的事,並且「不要為了可以誇耀自己而做這些事,卻要為你們自己在天上積一筆財寶而做這些事」(希拉曼書5:8)。我們不應該為了受到表揚才去做好事。

狄更斯的作品「荒涼山莊」(Bleak House)中有位人物叫契立比太太。他把這位太太的缺點稱作「遠視的慈善心」。因為這位太太沉迷於幫助偏遠地區的困苦民族,連自己的孩子受了傷,渾身髒兮兮地來尋求她的安慰時,都不加理會。契立比太太只想確定自己的善行顯赫得足以讓所有的人都看到。(See Charles Dickens, Bleak House [1985], 82--87). 也許我們有些人寧可幫忙扶助風災,也不願幫忙扶助自己的家庭。雖然這兩件事都很重要,但扶助自己的家庭才是我們首要而永恆的責任。「父母有神聖的職責,要在愛與正義中教養兒女,提供他們屬世和屬靈所需要的」(家庭:致全世界文告,2004年10月,利阿賀拿,第49頁)。

我想到另一個和狄更斯筆下那人完全相反的文學人物。朵西亞是我喜愛的小說「密鎮風雲」(Middlemarch)裡的女主角。在這本書的結尾,提到她對家人朋友所作的安靜而無私的服務時,說:「她整個心思……所專注的領域在這世上並未享有美譽,但她對身邊之人的影響卻無比深遠;因為這世界不斷增加的良善,有部分要仰賴於這些沒沒無聞的舉動,並且你我周遭的環境之所以沒有更加惡化,也有部分要歸功於那些在世時隱姓埋名、本份地生活,最後安息在無人探望的墳墓中的人」(George Eliot, Middlemarch [1986], 682) 。

妳們女青年在這作準備的歲月裡,不論在學校或職場,都常受到讚揚、榮譽、獎狀、授帶或獎章。等妳們從這階段轉為年輕媽媽時,來自外界的讚揚就會大幅下降。然而,沒有任何其他職位會讓妳們有更多機會去提供基督般的無私服務,每天照顧著別人在身體、情感及靈性上數以百計的需求。妳們會把福音的光帶入妳們的家庭,不是為了讓人看見,而是為了造就他人──造就出堅強而光明的男男女女。

家庭也是一個私人場所,因此,不幸的,我們的表現往往令人失望。我們在家裡跟家人相處時,有時會露出最差的一面來對待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清楚記得我14歲時,一天早晨出門上學前發了一頓脾氣,很不客氣地對待我的父母和兄弟。我離開家後,卻很有禮貌地對待巴士司機,也很友好地對待我的同儕。我感覺到自己行為上的差異,內心感到一陣羞愧,於是向老師請了幾分鐘假去打電話回家,為我的行為向母親道歉,又告訴她,我多麼愛她,多麼感激她,我還答應要做得更好來表明我的心。

對我們大部分人來說,在家裡即使只是一天不吵架都很難。尼腓民族卻享有一個完美的社會長達兩百年:「這地沒有紛爭……沒有猜忌、沒有傾軋、沒有騷動、沒有淫亂、沒有謊言、沒有謀殺、也沒有任何式樣的色情;無疑在所有神親手創造的人民中,不會有比這更幸福的人民了」(尼腓四書1:15-16)。

我們之中有些人生長在情況很困難的家庭裡。其實,即使是良好的家庭也有許多挑戰。我們必須努力在自己的家庭中效法基督對尼腓人所做的一切。家庭文告教導:「以主耶穌基督的教訓為基礎,最有可能獲得家庭生活的幸福。」(2004年10月,利阿賀拿,第49頁)我們必須成為光,來協助我們的家人克服罪惡、憤怒、猜忌及爭鬥。我們可以一起祈禱、為彼此哭泣、醫治彼此的創傷,並無私地彼此相愛、彼此服務。

妳們女青年現在將福音的光帶入妳們目前的家庭和家人,就是在預作準備,要鞏固妳們未來的家庭和家人。妳們所做的事,即使十分微小又似乎毫不足道,都可以帶給他人極大的幫助。我讀到在紐西蘭的洞穴中有些極小的螢火蟲,每一隻所發的光都只像針頭那麼微小。但當百萬隻螢火蟲在洞穴中聚在一起時,所發出的光卻足以供人看書。同樣地,我們每一個微小的舉動也許只會發出丁點光芒,但全部加在一起時,卻會造成極大的影響。今晚唱詩班會唱「照耀」這首歌,就是要提醒我們,與人分享我們的微小光芒是多麼重要。

「我小小光芒雖微弱,靠信心來發光。

我小小光芒像太陽,因耶穌是我光。

我小小光芒不隱藏,主這樣告訴我。

我小小光芒照人間,照亮整個世界。

照耀,照耀,光芒明又亮。

照耀,照耀,光芒明又亮。」(兒童歌本,第96頁)

我們發出光芒的方式可以包括:幫媽媽照顧弟弟、陪一位姊妹在學校餐廳吃午餐、做家事、克制吵架的衝動、為彼此的成功高興、分享點心、有人生病時幫忙照顧、晚上在父母的枕頭上放一張感謝卡、寬恕別人過失、作見證。

我在羅馬尼亞遇到一位17歲的女青年麗露卡。她剛加入教會不久。她洗禮那天非常快樂,別的不說,最重要的是,她的家人全都出席了。她的母親和妹妹在那裡感受到了聖靈,因此也想要聽傳教士課程。這使得她父親非常擔心,因為他覺得這個他不熟悉的教會,就要奪去他全部的家人了。因此他不許她們去。有一段時間,他們家裡充滿了不和的氣氛。但麗露卡想起她已立下洗禮聖約,要承受基督的名。因此她試著舉起基督的光,在自己家裡做一些基督會做的事。她盡力使人和睦、作好榜樣、教導人、醫治人。

最後她父親的心軟化了,允許家人去更認識教會。之後他們也受洗了。最後,讓每一個人都十分快樂的是,這位父親也加入了教會。他在洗禮會上演講時說,有一段時間,他們的家庭就像一個屋簷下有兩顆心依照不同的節奏跳動。但現在他們終於歸於一信、一洗,他們的心也在團結與愛中結合在一起了。他感謝傳教士和協助過他們的教友。然後他特別感謝他的女兒麗露卡能在那段艱難的時期中,在他們家中努力效法基督,去使人和睦、醫治人、教導人、作好榜樣、成為光,終於使他們整個家庭都加入了耶穌基督的教會。

妳們每一個人都有光。今晚我在這裡看著妳們的臉龐,並想起我在旅行世界各地時所見到的每個臉龐,我都見到了閃耀在妳們面容上的光,「就像天使們的臉一樣」(希拉曼書5:36)。妳們就像希拉曼的兒子尼腓和李海,在罪惡彌漫的黑暗世界中,臉上「發著極亮的光輝」(希拉曼書5:36)。他們身邊的人也希望獲得同樣的光而問道:「我們當怎樣做才能使這黑霧移開而不籠罩我們呢?」(希拉曼書5:40)當時那些人受到教導,要悔改並對耶穌基督有信心。他們照著做了以後,黑霧消散了,他們也被光、被火柱圍繞,並充滿了一種從聖靈而來的,說不出來的快樂(見希拉曼書5:43-45)。

在妳們分享妳們的光時,別人也會獲得更大的光。還有誰會比妳們的家人更需要妳們的光呢?在我看來,妳們這些容顏發光的非凡女青年正代表著妳們家庭及教會目前的力量與未來的希望。

耶穌基督就是那我們必須舉起的光。「祂是世界的光、生命和希望。祂的道路乃是今生通往幸福、來生邁向永生之路」(「活著的基督──使徒的見證」,2000年4月,利阿賀拿,第2-3頁)。願我們每個人都懷著基督的光來照耀,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