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戰爭與和平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戰爭與和平

我希望主的人民能在紛擾的時刻彼此和睦相處,不論他們必須效忠的是哪些不同的政府或黨派。

弟兄姊妹們,上個星期日我坐在書房裡,想著應該在這個場合說些什麼時,接到了一通電話,打電話的人告訴我,美國海軍陸戰隊參謀軍士高立雅各已經在伊拉克為國捐軀了,享年41歲,身後留下妻子及兩名幼兒。

二十年前,高立長老在日本擔任本教會傳教士。就像其他許多人一樣,他在教會裡長大,求學時代嬉戲玩耍,擔任執事時傳遞聖餐,也因為配稱前去傳教,教導日本人民和平的福音。返鄉後到海軍陸戰隊服役,成家後擔任警察,繼而奉召入伍服役;對於這項徵召,他毫不遲疑。

他的生命、他的傳道之行、他的軍人生涯、他的死亡,似乎訴說著存在於福音的和平與戰爭的殘酷之間的矛盾。

因此,我決定來談談戰爭以及我們所教導的福音。在2001年10月的總會教友大會上,我也稍微談到這方面的事,那時我走上這個講台時,反對恐怖主義的戰爭方興未艾,而目前的戰事果真是那場衝突的結果和延續,但願現在已經接近尾聲。

在討論這個主題時,我祈求聖靈能帶領我。我為這件事作了很多祈禱,也沈思良久,知道這是個非常敏感的話題,因為會眾來自世界各地,其中不乏與我們宗教信仰不同的人。

世界各國對於目前的情勢各有各的看法,情緒也沸騰高漲。有人表示贊成,有人表示反對。我們的教會如今遍及全球,大部分教友所在的國家都對這個議題爭論不休。我們的人民有情緒,也為此擔憂不已。

戰爭當然不是新鮮事,武器已經改良,殺傷力與破壞力不斷提升。但在歷史上對此一議題的基本看法始終有衝突。

啟示錄曾簡短地談到在神兒女內心及忠誠方面所承受的衝突。那段話值得再說一次:

「在天上就有了戰爭。米迦勒同他的使者與龍爭戰,龍也同牠的使者去爭戰,

「並沒有得勝,天上再沒有牠們的地方。

「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牠被摔在地上,牠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啟示錄12:7-9)。

以賽亞進一步談到這場激烈的衝突(見以賽亞書14:12 - 20)。現代啟示則透露更多信息(見教約76:25 - 29),摩西書(見4:1-4)也談到撒但毀滅人類選擇權的計畫。

我們有時候總喜歡為古代的大帝國歌功頌德一番,例如鄂圖曼帝國、羅馬帝國及拜占庭帝國,更近一點的年代則有幅員遼闊的大英帝國;然而這每一個帝國都有其猙獰黑暗的一面。在殘忍的攻略、討伐、鎮壓之中,瀰漫著一片冷酷與悲淒,生命與財產也都付出了天文數字的代價。

英國偉大的散文家卡萊爾(Thomas Carlyle)曾經語帶諷刺地說:「看到芸芸眾生這番奇景,神一定開懷大笑,怎會有這等奇事發生」 (quoted in Sartor Resartus [1836], 182) 。我相信當天父俯視祂的兒女,見到我們世世代代以來如此濫殺神聖生命、互相殘害,一定哭泣不已。

在歷史的軌跡中,時有暴君掌權,壓迫自己的人民,威脅整個世界。很多人都認為目前的情況就是如此,因此導致戰爭中出現大規模的恐怖勢力,以及精密駭人的軍備武器。

我們教會也有許多教友投入這場戰爭。我們在電視及報刊上看到許多哭泣的孩子,緊緊拉住身著軍裝、即將前往前線作戰的父親。

這星期我剛收到一封感人的信,是一位母親寫來的,信中提到她在海軍陸戰隊服役的兒子第二度參加中東戰爭。她說當她的兒子第一次被調到戰地時,「⋯⋯他有一次休假回家,要我和他去散步。⋯⋯他用手抱著我,談到他去打仗的事。他⋯⋯說,『媽,我得去打仗,這樣妳和家人才可以享有自由,自由自在地崇拜神。⋯⋯如果我付出生命,⋯⋯那麼,為此獻出生命是值得的。』」他現在再度前往中東,最近在家書裡提到:「能夠在這裡為祖國以及我們的生活方式效命,我深感光榮。⋯⋯知道天父與我同在,我感到安全多了。」

還有許許多多的母親和無辜的百姓,當大地在他們的腳下震動,致命的飛彈從漆黑的天空呼嘯而過時,他們只能抱著自己的孩子,無助地望向天際祈禱。

在這場慘烈的衝突中,已有人員傷亡,而且還會有其他傷亡;輿論的反對聲浪將照樣持續下去。其他國家的領袖直言不諱地譴責這種聯盟策略。

問題於是產生了:「教會對這一切抱持何種立場?」

首先,請大家明白,我們並不否定回教人民或其他宗教信仰的人,我們知道、也教導人們,世上所有的人都是神家中的一份子。由於神是我們的父,所以我們都是弟兄姊妹,有義務彼此照顧。

但身為平民百姓的我們都必須服從個別國家領袖的指示;他們比一般大眾更容易取得政治及軍事方面的情報。軍人有義務效忠自己的政府,執行最高統帥下達的命令。人們入伍服役時即受到約定的限制,因此現階段仍受約定限制的就必須忠誠地履行其職責。

我們有一則信條闡明了我們在教義上的立場:「我們信我們從屬於國王,總統,統治者和司法長官,要服從,敬重和維護法律」(信條第12條)。

但是現代的啟示卻告訴我們要「駁斥戰爭,主張和平」(教約98:16)。

在民主國家中,我們可以駁斥戰爭,主張和平,意見不同的人也有機會表態。很多人都出來表達意見,而且慷慨激昂;那是他們的特權,是他們的權利,只要合法就行了。然而,我們必須注意另一個更重要的責任,我要說,我個人對現在局勢的看法和我個人的忠誠都是受了這更重要的責任的影響。

尼腓人與拉曼人之間戰鼓頻催時,經文中說:「尼腓人卻被一種更好的動機鼓舞著,因為他們不是為了王國或權力而作戰,他們的作戰是為了他們的國家、他們的自由、他們的妻子兒女、以及他們的一切,也為了他們的崇拜儀式和他們的教會。

「他們在做的,他們覺得是他們對他們的神應負的責任」(阿爾瑪書43:45 -46)。

主勸誡尼腓人「即使要流血,你們也要保衛你們的家庭」(阿爾瑪書43:47)。

摩羅乃則「撕裂了他的外衣,取下了一塊布,在上面寫著──為記念我們的神、我們的宗教、我們的自由、我們的和平、我們的妻子、和我們的兒女──他把這塊布繫在一根圓竿的末端。

「他戴上了他的頭盔,配上了他的胸甲和盾牌,並在腰間配上了他的甲冑;他拿起了圓竿,竿的末端繫著他撕裂了的外衣(他稱之為自由的標識);他跪倒在地上,向他的神熱烈地禱告,祈求那自由的祝福停留在他弟兄們身上」(阿爾瑪書46:12-13)。

這幾節經文以及其他論述都很清楚地指出,在某些時候、某些情況下,國家必須為家庭、為自由、為反對暴政、威脅及壓迫而戰,而且實際上也有義務這樣做。

總而言之,我們教會的人都愛好和平,跟隨的是我們的救贖主,主耶穌基督,和平之君;但甚至連祂也說:「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馬太福音10:34)。

這使得我們與渴求和平之人、教導和平之人、為和平而奮鬥之人的立場相同;但這些人也是各國的百姓,必須服從各自政府的法律。再者,教友都是愛好自由的人民,如果將失去自由,就會堅定地挺身捍衛。我相信神不會要身著軍裝的男女為他們因義務而必須執行的合法行動,代替他們的政府負起責任。但如果我們試圖妨礙或阻撓那些必須對抗邪惡與壓迫勢力的人投入戰場,也許神要我們為此負責。

現在,在這危險時刻,我們能做的和必須做的事情有很多。我們可以就所見的各種情況表達意見,但是,我們所說的話和所做的事,絕對不要傷害我們教會在各個國家立場相對的弟兄姊妹。政治立場的不同永遠不是憎恨或惡意的藉口。我希望主的人民能在紛擾的時刻彼此和睦相處,不論他們必須效忠的是哪些不同的政府或黨派。

對於那些受到個別政府徵召而必須走上戰場的人,讓我們為他們禱告,祈求上天保護他們,使他們能平平安安地重回家人的懷抱。

對於身處生死邊緣的弟兄姊妹,我們要說,我們為你們祈禱。我們祈求主看顧你們,保守你們不致受到傷害,使你們可以重回家園,重新展開生活。我們知道,你們並不是因為喜愛戰爭的遊戲,而前往那片風沙滾滾、熾熱難當的土地。各位的忠誠,可由你們是否願意為心中的信念奉獻生命來衡量。

我們知道已經有人在這場酷熱且致命的征戰中死去,而且可能還會有其他人死去。我們要儘可能地安慰、祝福那些失去摯愛親人的人。願所有哀慟之人都能獲得只有救贖主基督才能給予的安慰。祂對祂摯愛的門徒說:

「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你們信神,也當信我。

「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在哪裡,叫你們也在那裡。

「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翰福音14:1-3,27)。

主的力量強大,能力無限,我們呼求祂為這場衝突劃下句點,也願這句點能使所有受到牽連的人都享有更加美好的生活。主已宣告:「因為我,主,統治著在天上的諸天及世間的群倫」(教約60:4)。

我們期盼也祈求以賽亞先知所預言的那個榮耀的日子來臨,屆時人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以賽亞書2:4)。

即使身處邪惡的世界,我們也要好好活著,才能配稱獲得天父的守護。我們可以像生活在邪惡之城所多瑪與蛾摩拉城裡的正義人民一樣;亞伯拉罕曾經祈求讓這兩個城市因為正義之人的緣故而免於毀滅。(見創世記18:20-32)

最重要的是,我們要在內心更加明瞭主耶穌基督的救恩,並向世人宣講。透過祂的贖罪犧牲,我們可以確信生命在越過死亡的帷幕之後,仍然會繼續下去。我們可以教導福音,這福音能使服從之人獲得超升。

即使戰爭的兵械在暗夜之中高唱死亡的旋律,憎恨之氣充塞在某些人的心中,神之子,世人的救贖主,那寧靜的身影仍然堅定不移,鼓舞並安慰著人心,懷抱無邊無際的愛。我們能跟保羅同聲宣告:

「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

「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羅馬書8:38-39)。

今生不過是天父永恆計畫裡的一個篇章,其中充滿了衝突,看起來與福音也不和諧一致。有些人英年早逝,有些人得享天年;我們雖然無法解釋,卻能接受,因為我們確實知道透過主的贖罪犧牲,我們都能繼續進步,享有祂無法數算的愛、安慰與保證。

祂說:「向我學習,聆聽我的話語;像我靈的溫柔那樣行走,你必在我裡面得到平安」(教約19:23)。

弟兄姊妹們,我們必須相信祂所說的這些話。不論情況如何,我們都能擁有那來自我們的救主基督的安慰與平安。祂是我們的救贖主,是活神活著的兒子。我這樣見證,是奉祂的聖名,即耶穌基督之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