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永恆婚姻
註腳
佈景主題

永恆婚姻

要是你希望永遠保有某樣東西,就會用不同的方式對待。⋯⋯它之所以特別,是因為你讓它變得特別。

幾年前我和內人參加了一個在庭園舉行的婚禮招待會。那天稍早,我們在聖殿出席了這兩個我們認識的年輕人今世及全永恆的婚禮。他們十分相愛,而他們相識的經過簡直是項奇蹟。許多人都流下了喜悅的淚水。我們在那完美的一天即將結束之際,站在等著向新人道賀的行列之中,而排在我們前面的剛好是他們家庭的摯友。他走近這對新婚夫婦後便停了下來,以一種優美、嘹亮的男高音對他們唱出了路得記中極為動人的一段話:「你往哪裡去,我也往那裡去;你在哪裡住宿,我也在那裡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裡死,我也在那裡死⋯⋯」(路得記1:16-17)。

我們深受感動,同時也為他們幸福的遠景感到無比安心。我想,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多年來內人和我在我們家的牆壁上,都一直掛著這番話。

遺憾的是,這番優美話語之深遠意義已日漸式微。今日有太多的婚姻以離婚收場。自私、罪惡及個人方便常常比聖約及承諾還佔上風。

永恆婚姻的原則在世界奠基之前就已制定,並且在死亡降臨世間之前即建立。在亞當和夏娃墜落之前,神已在伊甸園中將他們賜給了彼此。經文中說:「當神造人的日子,是照著自己的樣式造的,並且造男造女。在他們被造的日子,神賜福給他們⋯⋯」(創世記5:1-2)。

先知齊聲教導我們,神偉大計畫中要賜給祂子女的完美、無上的祝福就是永恆婚姻的祝福。彭蓀泰福會長說:「忠於婚姻聖約會帶來今生豐滿的喜悅,來生榮耀的酬償」(The Teachings of Ezra Taft Benson, [1988],533-34)。洪德豪惠會長曾將高榮婚姻描述為「福音教儀的無上冠冕」,並闡明說雖然永恆婚姻可能需要花上「〔某些人〕稍微長一點的時間,甚至要花上比今生更長的時間」,但是配稱的人決不會失去這項祝福(Teachings of Howard W. Hunte, ed. Clyde J. Williams [1997] 132, 140)。興格萊戈登會長稱永恆婚姻為「何其美妙」(見「神配合的」,1991年7月,聖徒之聲,第 66頁)、「至高無上的恩賜」(「能持久不渝的婚姻」,1974年11月,聖徒之聲,第41頁)。

然而,儘管這恩賜如此偉大榮耀,卻並非是白白得來的。實際上是有條件的,而且一旦賜給了我們,要是我們不遵守隨著聖約而來的這些條件,祝福就會被收回。教義和聖約第131章告訴我們:「在高級榮耀中有三層天或階層;為了得到最高者,一個人(當然這也指女人)必須進入此聖職的序位(意即婚姻的新永約)」(教約131:1-2)。

聖約是項莊嚴神聖的承諾。我們承諾要去做某些事,而神則受約束要作祂的部分。對於那些遵守婚姻聖約的人,神應許的是祂榮耀的豐滿、永生、永恆的進步、高榮國度的超升及豐盛的喜悅。這些我們都很清楚,但有時我們卻沒有多加思考一下我們必須做些什麼才能獲得這些祝福。經文似乎清楚說到,隨著此聖約而來的至少有三項義務。

首先,永恆婚姻乃是永恆的。永恆意味著繼續不斷的成長及進步,也就是說丈夫和妻子要真誠地努力,使自己臻於完美。這也意味著婚姻關係非同兒戲,不是一有意見不合或遭逢困難就輕易拋棄。這也表示愛會隨著歲月而歷久彌堅,並且超越死亡一直延續。這意謂著每個配偶都會蒙受祝福永遠有另一半相伴,兩人之間的問題和困難可能也會隨之解決,因為問題和困難並不會自動消失。永恆意味著悔改、寬恕、恆久忍耐、耐心、希望、仁慈、愛心及謙卑。所有這些事都與永恆之事息息相關,當然,我們若想得到永恆婚姻,就必須學習並實踐這些美德。

其次,永恆婚姻是由神所制定的。這表示著立下婚姻誓約的當事人都同意在他們的婚姻中有神同在,要一同祈禱、遵守誡命、將慾望和激情皆維持在先知所教導的範圍內。這意味著不論在家在外,夫妻都是平等的夥伴,都要一樣忠貞、純潔。這就是「由神制定」這句話的部分意義。

第三,永恆婚姻是一種與神合夥的關係,祂應許那些在聖殿中印證在一起的人會獲得永遠延續的諸生命。神賜給亞當和夏娃生養眾多遍滿大地這誡命,暗示著與造物者的結合為一。父母有義務教導子女福音,因為這些子女也是神的孩子。因此我們舉行家人家庭晚會、研讀經文、談論福音,並為人服務。我們似乎有義務在彼此的召喚及職責上互相支援、互相支持。要是我們不能在妻子被召喚到兒童會服務或丈夫被召喚到主教團服務時彼此支持,又怎能說夫妻倆與神合一呢?

因此婚姻的聖約至少包含了這些事,也許還包含了一些別的事。但我認為以下這些事就算沒有被我完全說中,也相距不遠了。我要說的是那些以言語、暴行凌虐妻子或丈夫的,或是那些在婚姻中侮辱、貶抑對方,以不正義的主權控制對方的人都沒有遵守聖約。那些忽視誡命,或未能支持領袖者也一樣沒遵守聖約。即使那些僅僅只是婉拒召喚,疏忽鄰人或有所保留地採用世俗方式的人也都身陷於此種危險之中。要是我們不遵守自己這方面的誓約,就得不到應許。

我覺得要達成永恆婚姻,最重要的是絕對要承諾好好經營婚姻關係。這點,我所瞭解的多半是從我的伴侶那裡學來的。我們結褵至今已快47年了。她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樣的婚姻。

我們剛開始時只是窮大學生,但是她對我們未來婚姻的遠景,可舉一套銀器為例加以說明。就像今日所行的慣例一樣,我們結婚之時,她到當地的一家百貨公司登記,列出希望收到的賀禮清單。她沒有列出我們希望收到、同時也需要的所有鍋碗瓢盆的清單,反倒採用了另一種做法。她在百貨公司的婚禮登記簿上註明希望收到銀器,還挑選了銀器的款式、一共要幾套,並註明刀、叉、湯匙的數量,除此之外什麼都沒寫。沒寫毛巾、沒寫烤箱、也沒寫電視,只寫了刀叉和湯匙。

婚禮舉行了,也結束了,我們的好友和父母的朋友也都送了禮。我們去小度了一下蜜月,決定回來後再拆禮物。我們拆禮物時大吃一驚,一堆禮物中沒有半根刀叉。我們以此彼此戲謔,然後繼續過我們的日子。

兩名子女在我們還在唸法學院時出生,所以我們沒什麼多餘的錢。但是我的妻子在兼任選舉監察的工作時,或是有人在她生日時給她一些錢,她都會默默的存起來,存足了錢,就到市中心去買根叉子或湯匙。我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累積到足夠用的銀器。當我們終於有了可供四人使用的銀器後,就開始邀請一些朋友來吃飯。

在朋友來之前,我們會先在廚房中討論一下:要用什麼餐具?是要用那些不成套、不�鋼的舊餐具呢,還是用特別的銀器?早期的那段日子我通常都會贊成用不�鋼的餐具,這樣比較省事,因為吃完飯只要丟進洗碗機洗一洗就好了。相較之下銀器就得花很多的功夫。內人將銀器藏在床鋪下,好使竊賊不易找得到。她堅持要我買一塊乾淨的布把銀器包起來。每件銀器都放在個別的袋子裡,光是要把銀器整套擺出來放好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使用銀器後,還一定要用手洗淨、擦乾,才不至留下水漬,然後還要放回袋子裡才不會生鏽,接著再將銀器包好、小心地藏起來,免得被偷。若發現生鏽了,就會叫我去買銀器擦亮劑,然後倆人一起仔細地把污點擦掉。

年復一年,我們的銀器增加了,我驚奇地看著她如此細心照料這些銀器。內人從不輕易動怒,但我記得那天,當我們的一個孩子不知何故拿了一根銀叉子,想去後院挖東西時,那樣的舉動卻招來了一腔怒火,同時還受到警告想都別想這麼做,門都沒有。

我注意到這些銀器從不曾在她多次烹調的支會大餐中使用過,也從沒有在她送給生病或窮困者的許多次餐飲中附上過,露營、野餐時也都沒用過。實際上根本是哪裡都沒有用過,而且隨著時光的流逝,甚至也不常在餐桌上使用。我們有些朋友的份量不夠,不但從沒使用過,甚至根本不知道我們家有銀器。他們來用餐時,用的都是不�鋼的餐具。

當我們蒙召喚去傳教的時間來臨時,有天我一回到家她就要我去租個保險箱來放銀器,她不想帶去傳教,也不想放在家裡,更不想失去銀器。

多年來我覺得她只是有點怪罷了,然後有一天我突然明瞭一件她早就明白,而我至今才開始瞭解的事。要是你希望永遠保有某樣東西,就會用不同的方式對待。你會庇護它、保護它,決不會濫用。你不會任其暴露於大自然的環境下,不會視之為平凡也不會用普通的態度對待。倘若失去了光澤,你會親切地擦拭,直到它閃閃發光,像新的一樣。它之所以特別,是因為你讓它變得特別,並且它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益發珍貴美麗。

永恆婚姻也是如此,我們也應以此種方式來看待。我祈求我們會視永恆婚姻為無價之寶,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