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為傳道服務作準備
註腳
佈景主題

為傳道服務作準備

父子一起同為傳道作準備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啊!

在最近的一次支聯會教友大會上,一位返鄉傳教士以準備傳道服務為演講的主題。他用了這樣的比喻,有位父親對他的兒子說:「當你第一次上場打藍球賽時我會很快樂,因為你可以學習運球和射籃。」他將這個例子與另一位父親的例子作比較,他對兒子說:「當你去傳教時我會很快樂,因為你可以學習做個好人和教導福音。」當我思考我的人生時,這則比喻給我相當大的衝擊。

我還是個小男孩時,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打籃球。很幸運地,我有一個渴望見到兒子願望成真的父親。父親和我有時候會在我們的小廚房裡不斷的練習傳球和運球的基本動作。我會收聽收音機上轉播的大學籃球賽,夢想著有朝一日我會成為大學籃球隊的一員。當時我並未將傳教放在心上。很自然地,我只用些許的心力在傳道準備上。為了讓我的生活得到平衡,我的父親──他已有多年未擔任教會的召喚──接受召喚而成為我的童子軍團長。他確切的遵循所有的童子軍規律,並因他的勤勉用心,我的一些朋友和我晉升至鷹級童軍。現在我明白童子軍的活動是傳道最佳的準備方式。

兒時的夢想在我成功進入猶他州立大學的籃球校隊時實現了。我在州立大學的第二年,一位返鄉傳教士成為我的朋友。由於他的榜樣,我開始觀察我在學校的夥伴,包括那些在籃球隊的朋友。之後我發覺我最想要像那些傳過教的人。在我的好朋友親切和善的帶領下──並且我確信這是我母親的禱告和好榜樣的效果──我的渴望改變了。在州立大學的第二年結束後,我蒙召喚到西加拿大傳道部服務。

在我傳教的第三個月,一位來自愛達荷州的新傳教士被指派為我的同伴。相處幾天後我便察覺一些顯著的差異:我的新同伴知道福音,而我卻只知道傳教士課程。我真希望我曾用心準備自己成為一個傳教士,就像我為當籃球選手所作的準備那般。我的同伴用他的一生作傳道準備,並且立刻成為精銳的傳教士。父子一起同為傳道作準備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啊!

我認為我們可以將籃球比賽比作傳道事工。籃球比賽所涵蓋的時間不僅包括與對手在場上競爭的時間,也包括了訓練和練習的時間。拯救靈魂的偉大事工要求的不僅是二年的傳道服務。其中也包含了為達到全部時間的傳道服務標準所需要的長期正義生活和準備。

在2003年1月11日全球領導人訓練會議的轉播裡,興格萊戈登會長即針對傳道事工對聖職領導人作出指示。他的發言令我們每個人去思考我們對分享福音的責任。興格萊戈登會長說:「時候已經到了,對於那些蒙召喚到世界各地擔任主耶穌基督大使的人,我們必須提高他們的標準」("Missionary Service," First Worldwide Leadership Training Meeting, Jan. 2003, 17)。

我們應仔細思考提高傳道服務標準的二個方向。首先是及早準備男女青年。在他們介紹修正男青年和女青年計畫的信中,總會會長團說:「當青年們致力於這些目標時,他們將能發展出引導他們去聖殿和準備終身服務家人和事奉主的能力和特質」(First Presidency letter, 28 Sept. 2001)。仔細地聆聽他們的話語:「發展能力和特質」。身為男女青年的父母和領袖,我們需要幫助我們的青年確認這些能力和特質。

其次是專注在個人價值,那是要藉著遵守神的誡命來完成的。有些青年有這樣的觀念認為他們可以違反誡命,然後在計畫去傳道的前一年向主教認罪,這樣他們就配稱去服務。悔改的過程遠超過這類計畫好的認罪和之後的等待時期。我們常聽到違誡者提出這樣的問題:「我需要等多久才可以去傳教?」要記住,悔改不僅是等待的期間。救主說:「你們要用破碎之心和痛悔之靈作為一種獻給我的祭品。凡帶著一顆破碎的心和一個痛悔的靈來就我的,我必用火和聖靈為他施洗」(尼腓三書9:20)。

現在是悔改尋求寬恕的時候。興格萊戈登會長曾說:「我們實在不能讓那些不夠配稱的人到世界各地去傳講福音的大喜信息」(First Worldwide Leadership Training Meeting, Jan. 2003, 17)。現在我們明白總會會長團對傳道工作的聲明,那就是違誡會令男女青年失去傳道服務的資格(見「傳道事工說明──總會會長團及十二使徒定額組」,2002年12月11日)。

傅士德雅各會長說:「生命中需要一些絕對的事情。有些事情根本不應該做,有些界線絕對不可以跨越,有不能推反的誓言,不應說的話,以及不應該存在的思想」(參閱「正直,德行之母」,1982年7月,聖徒之聲,第80頁)。

傳道服務資格的要求較以往嚴格。「那些在身體、心智及情緒上未能勝任全部時間傳道事工要求的人,可光榮免除此一召喚,⋯⋯他們可以被召喚從事其他有意義的事工」(「傳道事工說明──總會會長團及十二使徒定額組」,2002年12月11日)。我們相信藉著遵循總會會長團所提出的指示,配稱且已準備好服務的全部時間傳教士的人數將會增加。

在運動競賽裡通常會有一些我們欽佩的運動員,我們都會努力發展技能以期能像他們一樣。在靈性生活的發展上我們也有可遵循的好榜樣,最偉大的榜樣就是我們的主暨救主──耶穌基督,祂回答了多馬的問題:「我們⋯⋯怎麼知道那條道路呢?」(約翰福音14:5)。

經文記載著:「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約翰福音14:6)。在尼腓二書中我們讀到:「你們跟從我。因此,我心愛的弟兄們,除非我們樂於遵守父的誡命,我們能跟從耶穌嗎?」(尼腓二書31:10)。

青年朋友們,有許多人都遵守著救主的「道路」,他們是你們準備傳教時可追隨的榜樣。你們可以在家人、朋友和教會領袖中找到這樣的人。即使到了今天,我那些立下榜樣來跟從主的好友仍然是我計算恩典時的一項祝福。

我祈求年青人能致力於其正義的渴望,使你們得以在所做的事情上有成就,而你們也會成為培勒羅素長老所說的:「本教會有史以來最優秀的傳教士世代」(「最優秀的傳教士世代」,2002年11月,利阿賀拿,第47頁)。

我見證,誠如興格萊戈登會長最近就傳道服務所說的:「沒有比這更偉大的事工,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工」(First Worldwide Leadership Training Meeting, Jan. 2003, 21)。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