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寬恕會化仇恨為愛
註腳
佈景主題

寬恕會化仇恨為愛

寬恕表示著過去的問題不再左右我們的命運,我們的心中能有神的愛,並展望未來。

我在一個以農業為主的小鎮長大,水是當地居民的經濟命脈。我記得鎮上的人總是在留意、擔心氣候的變化,祈求老天爺下雨,關心灌溉權益和一般的水利事務。有時候我的孩子會笑我說,他們從來不知道會有人成天滿腦子想的都是雨水。我告訴他們,確實有人如此,因為在我長大的地方,雨水不祇是重要而已,還攸關著全家的生計!

由於氣候的陰晴不定與不可知數,有時人們難免無法一直保持應有的行為舉止。偶爾,鎮民會因某位農夫使用太多的灌溉水而發生口角。住在我們山上牧場附近的兩個人的衝突就是這樣開始的,我就叫他們老錢和老王好了。這兩位比鄰而居的農夫的爭執始於他們共用的灌溉溝渠。起初他們只是鬥鬥嘴而已,並無傷大雅,可是經年累月下來,這兩個人讓他們之間的不和轉為憤恨、爭吵,最後甚至到互相威脅恐嚇的地步。

七月的某個早晨,兩個人再一次覺得缺水用,於是分別前往灌溉的溝渠一探究竟,並在心裡認定是對方偷了他的水。他們同時抵達水閘門,兩個人惡言相向,後來就打了起來。老王高頭大馬,孔武有力;老錢則短小精幹,固執頑強。雙方在激戰當中把隨身攜帶的鏟子拿來當武器用。結果老王失手用鏟子戳傷了老錢的一隻眼睛,那隻眼睛後來失明了。

事過境遷好幾年後,老錢對此事仍然耿耿於懷,無法原諒老王。失去一隻眼睛的憤恨在他心中沸騰,怨恨日漸加深。有一天,老錢到他的穀倉把槍從架上拿下來,然後騎上馬往溝渠的水閘門奔去。他在溝渠裡築了一個堤,把水引開,讓它無法流向老王的農場;他知道老王一定會馬上前來查看發生了什麼事。之後,老錢就躲到樹叢後埋伏等待。當老王一出現,老錢就開槍將他射死,然後騎上馬回家,並打電話通知警長說,他剛開槍射死了老王。

後來老錢以謀殺罪受審,家父被延請去擔任陪審團的一員,但身為兩位當事人與雙方家庭的多年好友,他推辭了這工作。老錢受審後,被判犯下謀殺罪,並被處無期徒刑。

許多年後,老錢的妻子來找我父親,問他是否願意簽署一份陳情書,懇請州長特赦,讓她的先生回家,她先生長年在州立監獄中服刑,現在已健康狀況垂危,命在旦夕。家父簽了那份陳情書。幾晚之後,老王兩個已成年的兒子出現在我們家門口,他們非常生氣、懊惱地說,由於我父親簽了那份陳情書,許多人也簽了。他們要我父親撤銷他在陳情書上的署名。父親拒絕了。他覺得老錢已是風燭殘年、疾病纏身,在獄中服刑的這許多年來受盡折磨,已償付了當年一怒之下所犯下的可怕罪行。他想看到老錢有個隆重的葬禮,死時有家人隨伺在旁。

老王的兒子氣急敗壞地說:「假如他出獄,我們會讓他和他的家人好看。」

老錢後來獲准出獄,得以回家壽終正寢,有家人的陪伴。所幸,他們兩家後來沒有暴力相向。家父經常感嘆這場悲劇,覺得老錢和老王這兩位鄰居兼童年好友因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氣,才讓憤怒毀了他們的一生。就只因為一點的灌溉水而不願意原諒對方,讓激動的情緒失控,結果奪去了兩個人的生命,這真是悲劇啊。

救主說:「你同告你的對頭還在路上,就趕緊與他和息」1,祂吩咐我們要儘早消除彼此的歧異,不要讓激動的情緒失控,進而擴大為身體或情緒的虐待,淪為憤怒的奴隸。

這項原則特別適用在我們自己的家中。你們特別在意的可能不是水,然而世上的每一個人,身處在這個低榮環境,面對生活的各種壓力與重擔,都會有理由生氣——不管是真實的理由或想像出的理由。我們會如何反應?我們會生氣嗎?我們會吹毛求疵嗎?我們會讓情緒失控嗎?

楊百翰會長曾經把生氣比作被毒蛇咬到。他說:「一個人被響尾蛇咬到時可採取兩種應變措施。你可以在憤怒、害怕,或想報復之餘去追趕那條蛇,把蛇給殺了。你也可以馬上把毒液吸出體外。」他說:「我們若採取後面的做法,活命的機會可能比較高;若試圖採取前面的做法,那麼我們可能在殺死蛇以前,就已毒發身亡。」2

現在讓我花一點時間在這裡提醒大家,我們在家中務必要非常小心,千萬不要在家裡彼此惹氣,讓家人在靈性或情緒上留下傷口!今日的許多流行文化不但對寬恕與仁慈的美德嗤之以鼻,反倒極力鼓吹嘲弄、怒罵與尖酸刻薄的批評。我們若不小心,就有可能染上這些惡習,並在家中實行於家人身上,很快地,我們察覺到自己正在批評配偶、孩子或其他親人。千萬不要用自私的批評來傷害我們最愛的人!家中任何小小的爭論和批評若不加以制止,就有可能會破壞彼此的關係,造成彼此的疏離,甚至導致虐待和離婚。取而代之的做法是,就像我們學到要吸出毒蛇的毒液一樣,我們必須「馬上」減少爭論和冷嘲熱諷,不要再批評,並除去心中的憤恨與怒氣。我們承擔不起讓這些危險的情緒醞釀的結果——連一天都不行。

埃及約瑟的榜樣卻是老王和老錢悲劇故事的對比。約瑟的哥哥們對約瑟由妒生恨,圖謀殺害他,最後把他賣掉作奴隸。約瑟被帶往埃及,受苦了好幾年才脫離奴隸的身分。在這些艱難的歲月當中,約瑟原本可以譴責自己的哥哥並立誓報復,也可以計劃在將來的某一天討回公道,以減輕自己的痛苦,但約瑟都沒有這樣做。

後來約瑟當上全埃及的宰相,地位僅次於法老。在一次嚴重的飢荒期間,約瑟的兄弟們前來埃及要糧。由於約瑟的地位崇高,他們伏地向他跪拜,沒認出他來。那時約瑟當然有能力採取報復行動,可以把他的眾多兄弟關到牢裡,或判處他們死刑,可是約瑟卻選擇了寬恕。他說:「我是你們的兄弟約瑟,就是你們所賣到埃及的。現在,不要因為把我賣到這裡自憂自恨。⋯⋯神差我在你們以先來,為要給你們存留餘種⋯⋯,又要大施拯救,保全你們的生命。這樣看來,差我到這裡來的不是你們,乃是神。」3

約瑟願以寬恕的心把恨化為了愛。

在此我想澄清的是,我們絕不可將寬恕罪過和容忍惡行混為一談。事實上,主在斯密約瑟譯本中說:「⋯⋯要公正地論斷。」4救主要我們拋棄各式各樣的惡行,並與之奮戰到底。我們誠然必須寬恕那傷害我們的鄰人,但也應積極努力地避免讓同樣的傷害再次發生。遭受虐待的婦女雖不該尋求報復,但倒也不用覺得自己不可採取某些步驟來避免遭受更多的虐待。在某一筆交易中吃虧上當的生意人雖然不應該怨恨那位不誠實的人,但他可以採取必要的措施來彌補錯誤的行為。寬恕並不要求我們接受或容忍惡行,也不要求我們對週遭世界或自己生活中所見的錯誤行為視若無睹。可是,當我們對抗罪惡時,千萬不可讓仇恨或憤怒控制了我們的思想或行為。

救主說:「因此,我對你們說,你們應當互相寬恕,因為凡不寬恕他弟兄的過錯的,在主面前是有罪的;因為有更大的罪留存在那人身上。」5

這並不是說寬恕是容易的。當某個人傷害我們或我們所關心的人時,那種痛苦可能足以讓人瀕臨崩潰,宛如世界上最重要的事就是那痛苦或不公的待遇,而我們除了報復以外別無選擇。然而,稱為和平之君的基督教導了我們一個更好的方法。寬恕那曾經傷害過我們的人可能很難,可是只要我們這樣做,就會為自己開創一個更好的未來。別人錯誤的行為不再控制我們的生活方向。寬恕別人就是讓自己擁有自由,能選擇要怎樣過自己的生活。寬恕表示著過去的問題不再左右我們的命運,我們的心中能有神的愛,並展望未來。

願無法寬恕他人的種子在我們的家中毫無落地生根的機會。願我們都能祈求天父幫助我們去除愚蠢的驕傲、憤恨與小心眼。願祂幫助我們都能去寬恕、去愛,使我們能成為救主、他人,和自己的朋友。「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6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