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學習履行聖職職責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學習履行聖職職責

聖職是我們天父委派給人的能力與權柄,其權柄和威嚴遠非我們所能理解。

這是何等壯觀的景象:不但看到這會議中心坐得滿滿的,而且全世界各地的教堂建築也擠滿了聖職弟兄。也許這是教會史上最盛大的一場聖職聚會。我想這一點也沒錯,因為我們每年都持續成長著。

我第一次接觸到聖職是在我受洗的時候。我受洗的地點是在愛達荷州奧克雷小鎮的一條灌溉溝渠。我和朋友一起去到那條灌溉溝渠的堤岸,身上穿著連身泳裝,是一件剪短褲管的工作服,這樣浸溼後才不會重得沉下去,而且口袋也剪了洞,免得一下水口袋就被水撐得鼓鼓的。我們那時從未見過針織布或其他布料作成的泳裝。家父和他的兩位副主教一同從第一支會的教堂前來。他把帶來的一把椅子放在溝渠旁邊,說:「大衛,過來吧!我們要為你施洗了。」

我於是跳入溝渠,游到另一頭去,冷得全身發抖。當時是九月,天氣有點涼了,年輕男孩若只穿著連身泳裝都會忍不住發抖。家父隨著進入溝渠。我還記得他沒有脫下鞋子,也沒有換衣服,就穿著平時的服裝。他告訴我手怎麼擺之後,就為我施洗。我從水裡出來後,我們一起爬上岸。我坐在椅子上,由他們按手在我頭上,證實我為教會的教友。之後我再跳下溝渠,游到另一頭,加入我的那些朋友。

這就是我第一次真正接觸到聖職的經驗。

我要提醒你們,聖職是神委派給人的能力和權柄。容我再說一次:聖職是神委派給人的能力和權柄。今晚聚集在這裡的教友,有的持有亞倫聖職,即初級聖職,有的持有麥基洗德聖職,即高級聖職。想像一下我們的主和祂的天父擬定救恩計畫時,如何組織起聖職,使世人能有此殊榮來配稱持有聖職,加入這聖職的大軍,以促成我們天父的永恆目的,即促成世界各地之人的不死和永生,這不是一件很奇妙的事嗎?這需要何等龐大的一群人啊!

我受洗後過了幾年,比較熟悉教會裡的一些職務後,就被按立到亞倫聖職。在這段期間,為我施洗的家父已因心臟病發作而過世,因此由主教授予我亞倫聖職,並按立我到執事的職位。我還記得,他授予我聖職時,我所擁有的那種很美好的感覺,我知道現在要擔負起責任,此後要為我自己的行為負責,並且隨著我的成長,還有許多要學習做的事。當時我確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覺得如今的我已經有點不一樣了,我不再像那些沒有聖職的朋友,也不像其他那些在世上所遇到的人。我已肩 負責任,而且每個禮拜天都會去教堂,到地下室老舊的煤炭爐旁邊坐著,學習這些責任。

每逢星期六,我們都去打掃教堂,將煤桶裝滿煤炭,確使教堂準備好供星期日聚會之用。我們初級聖職做的都是支會裡一切屬世的事務,如收集禁食捐獻,以及為主教做些事。主教和其他領袖會教導我們與亞倫聖職及與執事職位有關的各項事宜,之後隨著我們的聖職晉升,再教導我們有關教師職位的事,再來,當然是跟祭司職位相關的事宜。我好像對將要從事的聖職事工培養出奇妙且更深的一層認識,同時我了解到雖然我只是小鄉鎮上一個年輕男孩,卻已身負責任。這件事可說是十分重要。

家父在我11歲的時候過世,我在家父葬禮上聽到人們說到家父的為人的一番話,覺得非常感動。到了公墓後,他們把棺材放入墓穴,開始一鏟一鏟地把砂土岩石覆蓋在棺木上。我站在一邊觀看,想著家父是我的英雄,不知道失去家父後,我會變成怎樣。那時我見到那些運用聖職、做正義事的好人幫忙挖掘墓穴,處理葬禮的各項事宜。我還見到有個好人將家母為了酬謝他幫忙挖墓穴所給的五元美鈔塞回了家母手裡。他將錢塞回家母時說:「這錢妳留著吧,以後會需要用到的。」

因此,我要向你們出席今晚聚會的每一位持有亞倫聖職或麥基洗德聖職的人說,天父和祂的兒子在祂們的智慧中,將這一切的事組織結合起來,使我們持有初級聖職的人可以學習如何處理屬世事務,這不是一件奇妙的事嗎?我們用謙卑、單純的方式學到我們都有屬世方面必須完成的責任。這教導我們要為人服務及遵守主的誡命,使我們準備好有一天能晉升到麥基洗德聖職,蒙受其一切威嚴和永恆的榮耀。

持有亞倫聖職的那幾年是我一生中頗令人回味的時光。那時我經常學習到新的事物,也總是會在福音方面,以及在我們將此信息帶給全世人的責任上,得到更清楚的概念及感想。我們在這過程中學習到如何與人交往。有時候我們覺得,人們可能會因為我們的標準較高而不接受我們。有些事我們是不做的。我們有智慧語,幫助我們過比較健康的生活;這樣的生活方式有益於我們培養出男子氣概,使我們有標準、有理想,擁有一種大多數世人都想要的生活方式。我發現,只要你照著應有的方式生活,人們就會注意到你,對你的信仰有深刻的印象,那時,你就會對他人的生活產生影響。等他們發現,他們無須抽煙喝酒,也無須吸食大麻或毒品這些危害世人的藥物時,他們就會因為你不做這些事而受到影響。

維持標準將會使你有資格在聖殿中婚姻。附帶一提的是,此次是本教會第173週年的總會教友大會,同時順道再提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那就是內人和我已結褵73年。因此我們結婚那年,是教會舉行第100週年總會教友大會的時候。我還記得當時在聖殿的祭壇上,我握著如碧的手,聆聽著印證儀式中所說的話時,心裡有一種特殊的感覺;這不僅因為此事很神聖,更因為我有責任照著應有的方式生活,去照顧我的妻小、我們的孫子女,乃至將來的下一代。那時我就下定決心要立下榜樣,過一個尊重聖職、尊重我們婚姻聖約的生活。

今晚我們聖職持有人齊聚一堂,請思考一下,等這次戰爭結束,一切事又回復原狀之後,這個世界會變得怎麼樣,而我們每一個人又負有哪些責任;也許這個世界所面臨的是我們今天還不知道的新事物。有太多太多的事正等著我們去做。要做好這些事,就必須配稱擁有我們所持有的聖職,這樣也許在教會向前推進時,我們能用一種從未用過,但更為有效的方式,協助教會領導工作。那將是何等美好的時刻啊!

幾年前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我在海軍服役時,受命要到珍珠港的戰艦總部報到。我的家人把我帶到舊金山灣的金銀島,我在那裡登上一架稱為泛美快機的老式水上飛機。當時機上還有一些高階醫官奉命前去籌建醫療基地,因為數週之內塔拉瓦戰役即將展開。我由於軍階關係,奉派睡在機尾的睡袋裡,在飛往舊金山途中可以看到飛機右側的引擎。當時舊金山正受到軍事燈火管制,我們飛離太平洋時是一片漆黑,以致我還以為那架老式泛美客機上的右側引擎著火了。在那整個飛航旅程中我一直看著引擎,無法入睡。

在那個無眠的夜晚,我一直想著自己的生活,想著身為麥基洗德聖職持有人的我,是否已充分利用了生活中屬於我的每一個機會,履行了我的每一項責任,因為我有責任立下榜樣,照著應有的方式生活,使我能夠完成那可能臨到我的各項召喚。在那個無眠的夜晚,我評估了自己和自己的心態,想著我是否已經盡力而為了。雖然我向來都願接受教會的各項指派,我在想自己是否已經盡心、盡能、盡意、盡性地履行了職責指派,配稱擁有身為麥基洗德聖職持有人的那些祝福,是否已達到了神對我們這些蒙受祝福的聖職弟兄的期許。

回顧那個無眠的夜晚,我感謝主如今賜給我的許多祝福,感謝祂讓我有機會參與的每一件事。我一向竭盡所能地全力奉行福音,盡心、盡能、盡意、盡力地去做每一件蒙召喚去做的事,履行每一項可能臨到我的召喚,以便有一天能有資格去做一切要求於我的事。

今天晚上在我們尊崇聖職的此刻,你們這些持有聖職的男青年要立下決心,照著應有的方式生活。不要涉入世上的一些蠢事,卻要記住那些已賜給你們的事物。我要再說一次,聖職是我們天父委派給人的力量與權柄,其權柄和威嚴遠非我們所能理解。

我向你們見證,我見證這事工是真實的。我很高興在我生命的黃昏時刻,還能站在這裡,為福音的真實性作見證。這是我受洗至今,一生都在作的見證。我愛主,我愛我們的天父和這事工。我要見證這事工是真實的。

至於你們每一位聖職領袖,要過著應過的生活。我們跟別人不同,你們若都跟世人一樣,對你們並無好處,因為你們乃是持有神的聖職的人,擁有極大的應許和祝福,而且神對你們懷著極大的期望。

這事工是真實的。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