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神會幫助忠信的聖職持有人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神會幫助忠信的聖職持有人

那信息可能會以話語的形式臨到你的意念中,或以感覺的形式來到,也可能兩者都有。但這信息會……讓你在必須做的事上獲得確證和指引。

今晚我的思緒想到了住在這世界某個地方的一位小男孩。他很想知道自己是否有能力完成身為聖職持有人的各項職責。我在13或14歲時,也擔心同樣的事。

我在一個由傳道部負責的地區長大,那裡只有一個很小的分會,而且就在我家裡聚會。後來,我們搬家到一個有許多支聯會、大型支會及男孩定額組的地方,那些男孩對聖職持有人該做什麼事,似乎都懂得比我多很多。在那個支會裡,他們有一套很複雜的傳遞聖餐模式。我覺得如果是輪到我傳遞或準備聖餐,我一定會犯錯。

我記得那時候我既害怕又絕望,於是走出教堂,獨自待在教堂外面。我憂心忡忡,祈求協助,也祈求能獲得一些保證,好知道自己在運用聖職來服事神時不會失敗。

現在經過了許多年,我已經持有麥基洗德聖職超過50年了。但就在過去的這幾天裡,我作了同樣的祈求,希望能獲得協助和確證,使我知道,我在總會會長團的這項召喚上不會失敗。還有一些人似乎遠比我更有能力服務,也準備得比我好很多。但在我這次祈求時,我認為自己所感受到的一項回答,或許就是神於多年前在耶魯克雷支會外頭所給予我的回答。在你面對一個似乎超過你能力的聖職召喚時,可能也會得到同樣的回答。

那信息可能會以話語的形式臨到你的意念中,或以感覺的形式來到,也可能兩者都有。但你在面對這似乎令人難以負荷的召喚時,這信息至少會包含三樣事物,讓你在必須做的事上獲得確證和指引。

第一,讓你想起天父在過去曾多次幫助你度過危險和困難,而得到確證。在過去幾天裡,這樣的確證就臨到了我身上。

我小時候住在紐澤西,有一回一大群憤怒的群眾聚集在我家外頭,我的母親獨自一人出去會見他們,這群人在我看來非常危險。我聽不到她說了什麼,但幾分鐘後,他們平和地離去。我還記得自己看到了這項奇蹟。

我長大以後,在最近的記憶裡,則記得有一次總會會長團指派我去應付一群憤怒的群眾,他們突然間不知怎麼的就被平靜及和解之靈所感動。當我被派去對美國其他教會的領袖和牧師演講。他們在明尼阿波里斯市開會,以便處理教會之間的競爭問題。

在我抵達後,我發現自己被指派擔任演講者,講題是:為何需要透過約瑟‧斯密來復興真實的教會。我是在最後時刻才被通知要代替尼爾‧麥士維長老參加會議。

我在開會前一晚抵達那個城市,在看過程序單後,我打電話給興格萊會長,告訴他會議為期三天,會有多場演講同時舉行,群眾可以選擇自己想聽的場次,我告訴他如果我說真話,我擔心沒有人會來聽我的第二場演講,而我可能很快就可以打包回家了。我請教他的意見。他說:「運用你的最佳判斷。」

我整夜禱告,天快亮的時候,我很確定自己在講述福音復興時,不會以「我們相信有哪些事情發生在約瑟‧斯密身上,以及為何我們相信會發生這樣的事」的方式講述,而是以「約瑟‧斯密發生了哪些事,以及主為何要這麼做」的方式來講述這個主題。那天晚上我不確定結果會如何,只是得到一個很清楚的方向──要勇往直前。

令我驚訝的是,在我第一場演講後,牧師們排隊要跟我說話。他們每個人逐一走到我面前,基本上都告訴我同樣的故事,說他們曾在某個時候,遇到某一位令他們敬佩的本教會教友。他們之中有許多人告訴我,在他們所住的社區裡,有支聯會會長在某場災害後提供援助,不僅援助教友,也援助社區中的其他居民。他們問我是否能把他們的問候或感謝,轉達給某些我不認識、而且也可能沒有機會見面的人們。

在這個為期三天的會議結束前,有越來越多的群眾前來聆聽關於福音及耶穌基督真實教會復興的信息,這不是因為他們相信這信息,而是他們看到我們教友生活中的好行為──那正是福音復興所結的果子。

在這幾天晚上的祈禱中,那些記憶及其他的回憶湧上心頭,帶給我這樣的確證:「我不是一直看顧著你嗎?想想我領你在可安歇的水邊的那些時刻。記得我在你敵人面前為你擺設筵席的那些時刻。要記得,並不怕遭害。」(見詩篇第23章)。

所以,新的執事們:要記得。祂從你們孩提時代起就一直看顧著你們。新的定額組會長們:要記得。有叛逆子女的父親:要記得,並且不要怕。當你們事奉神時,對你而言難成之事,在神的協助下,必凡事都能。從你們年幼時期直到現在,你們以往在事奉祂時,祂都帶著大能和祂的靈在你們前面行,在你們的左邊和你們的右邊(見教約84:88)。你若憑著信心祈求,就可以得到確證,知道神必看顧你。我知道確實如此。

當你祈求神幫助你面對艱難的任務時,你會得到的信息其中的第二個部分,也在上星期五的清晨臨到了我。就像你們也會做的那樣,我那時一直在祈禱,感覺自己的能力非常不足。而祈禱的回答非常明確和直接,真的就像一句斥責的話。「忘記自己,開始為你所服務的人祈禱。」我見證,這樣做很容易會邀請聖靈來到。

不過禱告時要有心理準備,你會忘記時間。你會感受到對你所服務的人的愛。你會感受到他們的需求、他們的希望、他們的傷痛,以及他們家人的這些需求。禱告時,這範圍會不斷地擴大,超乎你的想像,或許會擴及到那些不屬於你的定額組或家族裡的人,而及於他們在世界各角落所關愛的人。當你忘記自己,為你服務能力所及的人們祈禱時,你心中的服務範圍會擴大。這不僅會改變你的服務方式,也會改變你的心。那是因為你被召喚去事奉的父與祂的愛子知道,並且樂見你的服務會影響許多人,即使在你看來,你能影響的,只有少數的人而已。

在你祈求神幫助你面對艱難的聖職任務時,你可以期待獲得的信息裡的第三個、也是最後一個部分,就是是動手工作,我也獲得了這樣的指示。賜給你的聖職權能,是要用來造福其他人的,而這項能力始終都需要你動手去做某件事,而且常常是困難的事。所以你可以預期到,除了有神會提供幫助的這份確證以及神要我們忘記自己的這項命令之外,你還會得到聖靈的清楚提示,要你去做某些事情來造福某個人的生活。這樣的提示很明顯,像是懷著祈禱之心去拜訪你受指派去關心的某個人、家庭或定額組成員。對一位父親而言,所得到的提示可能是去糾正自己的某個孩子。

不論你們所做的是去給予糾正或教導耶穌基督的福音,如果你們能記得成功的願景,你會更做得更好。你們應協助天父和祂的兒子耶穌基督,讓你的服務對象能有機會獲得永生。要完成這件事,就必須藉由聖靈把見證帶入他們的心中,而這樣的見證必須引導他們選擇遵守神的誡命,無論會遭遇任何的風暴和誘惑亦然。

將這項目標謹記心中,聖靈就會在你運用聖職能力來教導或糾正時指引你。你會保持自身潔淨,好使你可以憑聖靈來教導。你會祈求有聖靈來告訴你何時該提出糾正、如何糾正及如何表達更多的愛(見教約121:43-44)。不論你在聖職服務中做任何事情,都有一個指引你行動和衡量成效的方法,那就是你所做的事如何幫助人們把對真理的見證深植生活中及心中,好讓贖罪可以在他們身上發揮功效,並且持續發生功效。

你可以在服務中獲得確證。你可以忘記自己,開始為你所服務的人祈禱,並且去愛他們。你可以選擇要做什麼事,並且藉著評估此事使你服務對象內心改變的程度,來衡量自己是否成功。

但這些事對你或你所服務的人而言,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服務時難免會有痛苦;悔改也難免會有痛苦,而悔改是把贖罪的力量帶進人們心中、改變人心所必需的。這正是你們蒙召去從事的工作本質。想一想你所服事的救主。你可以從祂的塵世生命中,找出一個容易的狀況嗎?祂要求門徒去做的事都很容易嗎?那麼你在服事祂或擔任祂的門徒時,難道就應該是容易的嗎?

「破碎的心」一詞或許解釋了其中的原因,而各位今天已在這件事情上接受了許多美好的教導。經文有時候說人們的心軟化了,但在形容我們本身及我們服務對象所努力尋求達到的狀態時,經文上更常使用「破碎的心」一詞。它可以幫助我們接受:我們的服務召喚或我們所需要及尋求的悔改,都不是件容易的事。這幫助我們更加了解為何見證必須深植在我們教友的心中。對耶穌基督為我們贖罪的信心必須深植在人們的心中──也就是破碎的心。

今晚,讓我們一起決定我們要去做哪些事。我們所有的人,不論我們的召喚為何,都面對著超過我們能力範圍的工作。我的情況如此,各位的情況也是如此。這是千真萬確的,我們可以從一項簡單的事實看出這一點,那就是必須讓見證深植在人們心中才算成功。我們無法完成此事,即使神也不能將此強加於任何人身上。

所以,若要獲致成功,我們所服務的人就必須選擇接受聖靈的見證進入他們心中。聖靈已準備就緒,但許多人尚未準備好邀請聖靈。我們的工作,我們能力所及的事,就是邀請聖靈進入我們的生活中,使我們服務的對象能看到聖靈在我們身上所結的果子後,也會想要擁有這些果子。

因此,關於我們可選擇做什麼或不該做什麼,我有幾點建議。我們可以做某些事來邀請聖靈,而有些事則會使聖靈遠離。你可以從自己的經驗中知道這一點。

凡是渴望成功的聖職持有人,都會留心自己眼睛所看的東西。選擇觀看煽情的圖片會使得聖靈遠離。克雷頓長老以及其他人已經警告你們關於網際網路及媒體的危險,因為它們把色情圖片放在我們的眼前。但是如今低俗的事物如此氾濫,我們每天都需要自律──自動自發地選擇不流連觀看會使我們產生不當想法,而趕走聖靈的任何事物。

我們的言談也要謹慎。除非我們留意自己的言談,否則我們無法為主代言。粗俗和褻瀆的話會冒犯聖靈。正如同低俗的事物越來越氾濫一樣,粗俗和褻瀆的言語也越來越司空見慣。過去只有在某些地方或某些特定的團體中,我們才會聽到人們妄稱主的名,使用低俗的言語和不雅的笑話。現在似乎到處都聽得到這些粗俗的言談,對許多人而言,過去在社會上無法令人接受的,如今都可以接受了。

你可以決定──而且也必須決定──改變自己的言談,即使你無法控制別人說什麼。但是我從自己的經驗中得知,即使處在這樣可怕的環境中,你依然可以仰賴神的幫助。許多年前,我在擔任空軍軍官時,我有兩年的時間與一位海軍陸戰隊上校、一位陸軍上校及一位頭髮斑白的海軍指揮官在同一間辦公室工作。不管是戰時或平時,他們都已經習慣用一種讓我感到很不舒服、而我知道會趕走聖靈的方式說話。當時我擔任區會的傳教士,試著在晚上藉著聖靈的影響來尋找和教導人們。這實在很困難,我只是個中尉,他們的官階都比我高。我沒有辦法改變他們說話的方式,但我祈求協助。我不知道神是怎麼辦到的,但沒多久他們的說話方式就改變了。慢慢地,褻瀆的話消失了,後來粗俗的話也不見了。他們只有在喝酒時才會講那些話,但那已經是晚上的時候,所以我可以出去做傳道事工。

當你身處困境時,你可以用這些記憶來支撐自己的信心。神會協助那些身處邪惡世界,但決心不去看、不去說邪惡事物的聖職持有人。這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永遠都不會是容易的,但你可以讓這應許在你身上實現,就像我知道這些應許會在我身上實現一樣:「要不停地以美德裝飾你的思想;然後你的自信必在神面前愈發堅強;聖職的教義必如來自上天之露,滴在你的靈魂上」(教約121:45)。

我見證,我知道你我都持有神的聖職,祂會回答我們的祈求,賜給我們甜美的確證,協助我們更堅定地事奉祂。我如此應許和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