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基督般的友誼:何等崇高的美德
上一個 下一個

基督般的友誼:

何等崇高的美德

神常常是透過我們來工作,藉聖靈指引我們互相幫助。

幾個星期前,外子和我去參加聖殿教儀。我們一進門,就有一位聖殿工作人員來歡迎我們,她和我們同支會,是我們很好的朋友。她的歡迎為我們展開了一次難忘的經驗之旅。我們遇到了很多熟人、受到了他們的服務,在我印象中這是遇到熟人最多的一次:我們遇到了以前支會的朋友、同社區的朋友、曾在不同事工中一起服務過的弟兄姊妹。我最後碰到的是一位親切可愛的年輕姊妹,我沒有當場認出她來,但是她一開口說話,我就立刻想起來了:她是羅蘋,是我剛當女青年會長時月桂組班上的一名班員。我們聊著往事、互訴生活裡的點點滴滴時,她告訴我,那段日子對她而言意義深遠,而我也有同感。

我心懷感動地離開聖殿,因為那麼多人親切地對待我,讓我也了解到朋友在我的一生中有多重要。主一再觸動我的靈魂,而且常常是透過朋友來關懷我。

38年前此時,狄恩和我剛結婚,我們一起到新墨西哥州拜訪我的父母。我們在那裡的時候,父親帶我們到北部的山區玩,那是一整天的行程。下午的時候,我們在路旁碰到一部拋錨車,是輪胎沒氣了。駕駛人告訴父親,他的備胎也沒氣了,需要有人載他一程,到最近的小鎮去修理輪胎。 父親看了那人車裡坐的一家人,對他說:「天黑前你是不可能到鎮上再趕回來的,不過聽著,你輪胎的大小和我的一樣,先拿我的備胎去用,下次你來艾爾布克基時再還我吧!」

那個陌生人聽到這樣的提議,愣住了,他說:「可是你根本不認識我啊!」

父親用他一貫的口吻回答:「你是個老實人吧?輪胎你會拿來還我的。」

幾星期後,我跟父親問起備胎的事。他告訴我已經歸還了。

父親現在已經高齡90,依舊秉持同樣的生活方式。大多數像他這年紀的人都等著別人送飯,但是父親卻送飯去給其他老人。他常到那些生病或來日不多的老友床邊探望,他也會拿著鏈鋸去幫扶輪社作年度大掃除。我回想父親這一生的作為,不禁想到了潘培道會長的觀點:他「在福音中活躍」(「金色歲月」,利阿賀拿,2003年5月,第82頁)。他的一生就如同聖詩所說的,永恆地影響了人們,而彼此的生命也因關懷而更加豐富了(see "Each Life That Touches Ours for Good," Hymns, no. 293)。父親非常了解友誼是什麼。

我們總會婦女會會長團有時會聽到姊妹說,她們感受不到主的愛。要是她們從關懷她們之人的行為中去體會主的影響力,或許更能感受到主的愛。那祝福也許來自她們支分會的某位教友或鄰居、甚至是陌生人,這同時也彰顯了基督的愛。艾寧亨利長老教導我們:「你被召喚代表救主。你見證的聲音變成如同祂的聲音,你助人的雙手亦如同祂的雙手……」(「蒙得與你的召喚並駕齊驅的能力」,利阿賀拿,2002年11月,第76頁)。只要我們奉基督之名來提升他人,我們自己也必被提升。

我認識的一位家庭教導教師每個月都會很準時地去探訪一位年長的寡婦。他不只是去探訪而已,每年秋天他還會為這位姊妹裝設禦寒的空調設備,檢查她家暖爐的過濾器。那是神的愛,還是教導教師的愛?答案當然是兩者皆是。

「神賜何等偉大的恩賜,

眾人皆知何等崇高的美德,

能與基督般友誼的溫柔相比,

這友誼鞏固信心,豐富生命。」

我這一生很幸運能擁有基督般的朋友,包括了從我年少時的朋友,到我們住過地區每個支會裡為我們家庭帶來祝福的許多朋友。他們對耶穌基督福音的信心與忠誠獻身,他們所付出的服務,他們所給予睿智而溫和的教導,在在都豐富了我們的生命。我有一些跟我截然不同的朋友,我們對事情的看法不同,甚至還會惹惱彼此呢。然而友誼讓我們可以彼此不同,實際上是接納彼此的不同。我喜歡拜訪那些由各種不同背景、年齡和種族之教友所組成的支聯會。

我與帕肯姊妹、平桂姊妹以及其他姊妹在輔助組織會長團一起服務時,體會了很特別的友誼。她們都是姊妹。哦,我多麼愛她們!經過了三年的相處,我的會長團裡親愛的姊妹都對我知之甚詳。她們知道我的信心和見證,也很了解我的不安和憂慮。她們知道我在長途旅行、舟車勞頓之後,所表現出的不是最佳的狀況。不過我感受到她們的愛心和耐心,並且知道無論如何她們依然愛我。她們的見證和祈禱鞏固了我,她們的笑聲讓我的日子更加愉快。在每方面來說我們確實都是姊妹。

我和家人間也有類似的經驗,我有位妹妹在過去幾個月來一直在跟癌症搏鬥。我們兩家住得很遠,但是電話拉近了我們彼此間的距離。在她經歷痛苦折磨時,我們表達了對彼此的愛、我們一起祈禱、回憶往事,也分享了溫馨的見證。我的幾個妹妹都是我的摯友,我的哥哥弟弟、我親愛的丈夫、孩子和孫子女(不管這些孫子有多吵)也都是我的摯友。

在福音復興的早期,新教友共同聚集建立「錫安」。錫安是個地方,也是個靈性的目標。我們現在不再以這樣的方式聚集了,現在我們的錫安就是我們的支分會。而只有在教友彼此關懷時,才會表現出錫安的精神。令人扼腕的是,我們有時會聽到,那些受到傷害的弟兄姊妹跟教會的教友疏遠了。如果你身陷於這種進退兩難的處境,不論是冒犯人,還是被冒犯,請尋求寬恕,找出自己的過錯。要記得基督訓誡我們:「我對你們說,要成為一;如果你們不成為一,你們就不是我的」(教約38:27)。

我最近有機會跟一位婦女聊天,她問到我關於斯密約瑟的事。她對約瑟的召喚及使命非常懷疑。我跟她說話時,想到了主對考得里奧利佛說的話:「你……要忠信地支持〔我的僕人約瑟〕」(教約6:18)。我希望在那一天以及我生命中的每一刻,別人提到我時都會這樣說:「她支持約瑟」。我希望當他的朋友。

斯密約瑟自己就是許多人的好朋友。他說:「友誼是『摩門教義』的偉大基本原則之一;〔那是預定〕來革新和教化世界,並使戰事和紛爭止息,讓世人成為朋友和兄弟」(History of the Church, 5:517)。

而約瑟知道友誼並不只是個抽象的概念。有一天他知道有個弟兄的房子被敵人燒得精光,教友都說他們覺得這個人很可憐,先知約瑟從口袋中拿出一些錢說:「我可憐這位弟兄的程度是五塊錢;你們大家可憐〔他〕的程度是多少呢?」(in Hyrum L. Andrus and Helen Mae Andrus, comps., They Knew the Prophet [1974], 150)。

我們對友誼的看法是否與斯密約瑟先知一樣呢?我們是否將善心化為實際的協助呢?神知道祂子女的需要,祂常常是透過我們來工作,藉著聖靈指引我們互相幫助。當我們依照聖靈的指示行動時,就是踏在聖地上,因為我們有機會成為神的代理人來回答祈禱。

弟兄姊妹,如果我們是先知約瑟的朋友,那麼我們也是救主的朋友了。我們所過的生活是否讓我們可以宣稱自己「獻身於救主的名」?(see Hymns, no. 293)斯密約瑟作到了,而今年這一整年,當我們推崇這位引入豐滿時代福音期的先知時,我們不但應記得他對世人的友誼,也應記得他跟主的友誼及對主的忠誠奉獻。先知說:「我將安於我的命運,因知道神是我的朋友而心滿意足,我必在祂身上得到安慰」(The Personal Writings of Joseph Smith, comp. Dean C. Jessee [1984], 239; spelling and punctuation standardized)。

我們每個人都應清楚知道,最終我們都應成為天父及其愛子耶穌基督的朋友。救主極富感情地對我們說:「我要稱你們為朋友,因為你們是我的朋友……」(教約93:45)。我們都是祂的弟弟妹妹,而祂最渴望作的就是將我們帶回到天父面前。對我們而言,那條道路十分清楚:就是在我們的人生中,盡力培養基督般的品格和特質。要遵守祂的誡命,從事祂的事工並遵行祂的旨意。

我回想那天在聖殿受到這麼多我愛的人迎接我的景象,我想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也可以蒙受那樣的祝福。我所感受到的愛多少讓我領略到了基督純正的愛──那種我們心中應該充滿的博愛。我期待支分會各年齡層和不同背景的朋友能團結在一起,在生活中實踐耶穌基督的教導。

我今日要向各位見證基督活著;我要向祂獻上我的感謝。我祈求自己能永遠都當祂的朋友,而當我這樣做時,我也成了你們的朋友。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