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有一件事工要我去作
註腳
佈景主題

有一件事工要我去作

主派遣天使造訪斯密約瑟,告訴他有一件事工要他去作。這項事工今日由我們繼續推動。

記得當我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有一次家人家庭晚會的課程中,父親教導我們關於天使摩羅乃拜訪先知斯密約瑟的事。他說,在約瑟懇切地祈禱之後,一位天使出現在他的床邊。那是神差遣來的使者,名叫摩羅乃。天使告訴約瑟,神有一件事工要他去作(見斯密約瑟的寫作(二):33)。我記得父親這樣教導我們:「約瑟並沒有說:『哦!天使,不行,我只不過是想知道哪一個教會是真的。我並不知道還有事要我去作!』」然而約瑟當然有事要作,他有來自主特別的召喚。

約瑟所作的事意義非凡,一開始他只不過是個淳樸的農家小孩,然而經由他,摩門經得以出土、被翻譯,聖職及其權鑰因而被復興到世上,並且成立了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也開始興建神聖聖殿。透過斯密約瑟,現今世上已擁有所有天父兒女救恩所需要的教儀。就是摩羅乃所提到的奇蹟的日子(摩羅乃書7:35-37),也是幾世紀前尼腓所預言的奇妙又奇妙的事工(見尼腓一書14:7)。

約瑟著手開始的這項事工由教會早期的教友發揚光大,他們對主耶穌基督及其復興的福音有信心。由於他們的努力,耶穌基督的福音開始在世界各地傳揚開來。他們確實行了奇妙的事工。

然而,奇蹟的日子並沒有因此而結束,奇妙的事工仍不斷地向前推進。我們受洗時,就成為那奇妙事工的一份子。

去年我拜訪了教會的許多教友,見到主的聖約如何透過淳樸之人的信心及其努力而在世上建立(見教約1:17-23)。

韓國有一位女青年是家中第一個加入教會的教友。她手上握著已經翻爛了的個人進步計畫,說自己夢想著將來能有一個以福音為中心的家庭。在亞美尼亞有一位女青年會長,雖然沒有自己語言譯本的教會指導手冊,仍忠誠地推行女青年計畫。

俄國的教友定期會去聖殿,他們存下了每一分盧布(rubles),坐好幾天的公車,趕火車,搭船,才能到最近的瑞典聖殿去。

我想到我九歲大的姪女金柏莉,熱心地和她的朋友談著教會的事,她的朋友於是說:「我好想加入妳的教會,我可以到哪裡去報名呢?」

我自己支會中的男女青年,正培養著自己領導的技巧及才能。他們樂於歌唱、彈奏樂器、演講、參與服務計畫,並從事許多其他活動來參與這奇妙的事工。

然後波哥大的這名男青年表示:「我代表哥倫比亞的男青年說,我們都配稱、也都準備好去服務了!」

我到過教會各地的分支會,有的單位很小,有的教友人數很多,有的剛成立,也有的根基已很穩固,然而不論在哪裡,我們每個人的職責都一樣:我們都是耶穌基督真實、復興福音的一份子。我們都有事工要作。我們都以簡單的方式為人服務,我們的見證不斷成長,我們都是屬於這奇蹟的日子的一份子。

我的一生中,就見證了復興福音的奇蹟。當我還是個少女時,舉家搬遷到巴西聖保羅,那時我父親被召喚去主領巴西傳道部。對我而言,這真是個令人興奮的時刻,而巴西也是個成長的好地方。我和哥哥弟弟們最喜歡玩的遊戲就是換上傳教士的衣服,假扮自己是傳教士。我們花許多時間設計自己的傳教士小冊子、我們「講道」,並在後院玩傳教士的「搬家」。有五年的時間,我們每晚在餐桌上所談的內容都以傳道事工為主題,我專心聆聽傳教士訴說的信心故事。即使是在那個年紀,我都知道自己是這偉大事工的一份子。

我們抵達巴西時,當地教友只有3,000人。我記得在一個非常小的兒童會裡,我跟少數幾個兒童在一起,每個禮拜唱的都是同樣的五首歌,因為這幾首歌是唯一翻譯成葡萄牙文的歌。我最喜歡的兩首歌是「聖潔之光」(A Luz Divina, Hymns, no. 305)和一首關於樹叢中的兔子的歌(see "The Little Rabbit," Children's Friend, June 1955, 257)。

在許多方面,我們的經驗和早期的先驅者相似。我們沒有聖詩選輯,沒有圖片,也沒有總會寄來的課本。教導福音所需要的每樣葡萄牙文資料都是在傳道部中書寫和印刷的。我們每個人,甚至連小孩都要服務,幫忙彙整傳道部的週訊和課程。沒有人寄教會的資料給我們。先知沒有派給我們支聯會會長和主教,也沒給我們婦女會會長和男女青年計畫。教會在巴西所使用的資源一如先驅者所使用的,就是靠當地的教友。

我們在巴西的那幾年,看到教會大幅地成長。上千人成為後期聖徒,不久就分出了新的傳道部,成立了分會和區會,也蓋起新教堂。新教友非常地熱心,他們的信心不斷地成長,對福音和教會組織也更加了解。

多年以後,我在去年重返巴西,參加聖保羅聖殿的重新奉獻典禮。那時我聽說巴西已有187個支聯會,26個傳道部,4座聖殿,而且幾乎有一百萬名的教友。當我走進擠滿了60,000名教友的大禮堂時,我的驚訝可想而知了,這些教友都是前來聆聽興格萊戈登會長的演講並慶祝聖殿奉獻的。對我來說,看到上千名青年一起歌唱舞蹈,真是個奇蹟。當我注視那歡欣鼓舞的慶祝時,一直對自己說:「這太奇妙了!這真是個奇蹟!而這奇蹟是怎樣發生的呢?」

那整晚,我都對自己目睹的一切感到驚訝不已。然後,在隔天早上的聖殿奉獻典禮中,我和我的兒童會老師席維拉葛莉亞重逢,這才明白奇蹟是怎樣發生的。席維拉姊妹剛歸信時,並沒有任何關於教會方面的經驗,她到兒童會準備分享她簡單的見證,並用葡萄牙文教我信條。她和她的丈夫修伯特依舊保持忠信。多年來,他們接受過教會的許多召喚,至今依然在教會服務。當我看到席維拉姊妹時,明白了教會會在巴西成長是因為她以及成千上萬像她一樣的教友。她和席維拉弟兄代表了世界各地對主耶穌基督及其福音有信心的教友。他們在知識、技巧上都有所增長,並且在教會中服務(見教約88:80)。他們跟朋友分享福音(見教約30:5),從事聖殿事工(見教約138:48),教導五名子女正確的原則(見教約68:28)。在他們43個子孫當中,有15名曾擔任全部時間傳教士。他們的孫子女在聖殿中結婚,而他們席維拉家第四代的曾孫子女也成為這奇妙事工的一份子,這事工是斯密約瑟所創始的。由於他們,信心在地上增加。他們就是主口中提到的奇蹟的最佳典範,祂曾說祂的福音將由弱小而淳樸的人來宣揚(見教約1:23),並藉著微小的媒介來促成偉大事工的實現(見尼腓一書16:29)。

主派遣天使造訪斯密約瑟,告訴他有一件事工要他去作。這項事工今日由我們繼續推動,並由活著的先知興格萊戈登會長帶領,他說:「這事工何其榮耀,造福著每個接受它的男士、婦女、男孩以及女孩」(「傳道服務」,2003年1月11日,全球領導人訓練會議,第21頁),神「奇妙地賜下與復興的耶穌基督教會有關的見證、權柄及教義,我們要為此感謝祂」(「我們信仰的非凡根基」,2002年11月,利阿賀拿,第81頁),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