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我們最大的特色
註腳
佈景主題

我們最大的特色

神的聖職……是神真實教會不可或缺且獨一無二的。

大約在70年前,麥基奧大衛會長還在擔任總會會長團副會長時,有一次在總會教友大會上他問會眾這個問題:「如果現在要〔你們〕每一個人用一句話……來描述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最大特色,你們會怎麼說?……」

他說:「我的答案是……藉著直接啟示而來的神聖權柄。」1

當然,這神聖權柄就是聖職。

興格萊戈登會長加上他的見證,說:「〔這聖職〕是神聖權柄的授權,不同於這世上任何其他的力量和權柄。……它是這世上唯一能擴及死亡帷幕另一邊的力量。……沒有聖職,教會就只空有虛名,是一個沒有權柄來主理屬神事物的〔教會〕。」2

就在四個星期前,傅士德雅各會長在楊百翰大學祈禱會對學生演講時,說道:「這〔聖職〕授權並管理教會一切的活動。沒有聖職的權鑰和權柄,就沒有教會。」3

今天晚上,我要用這三段話(還有很多可以補充的)來強調一個觀點,就是:神的聖職,及其權鑰、教儀、神聖來源,以及凡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的能力都是神真實教會不可或缺且獨一無二的,沒有它,就沒有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

今年,我們歡慶斯密約瑟的200歲冥誕,以及教會成立的第175週年,我要對這神聖聖職的復興,對這神聖的至高權力,對這崇高無上的恩賜,以及對這聖職在生命的帷幕兩邊所扮演的角色留下我的見證和永恆的感激。

救主在塵世傳道期間組織祂的教會時,就明確地談到了聖職在連結今世與永恆的主要功能。祂對資深使徒彼得說:「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4六天後,祂帶著彼得、雅各、約翰上山,並且於榮耀中在他們的面前改變形像。然後,先前福音期的先知,至少包括了摩西、以來加5也在榮耀中顯現,將各自所擁有的不同權鑰和力量授與他們。

不幸的是,這些使徒不是隨即遭到殺害,就是從這地上被帶走了,他們的聖職權鑰同時也被取走,造成人類兒女1,400多年來聖職和神聖權柄的失喪。但是,我們今晚所慶祝的近代奇蹟與偉大歷史的一部分是,這幾位使者又在我們這個時代再次造訪,為了全人類的幸福,復興了他們所持有的相同力量。

1829年5月,斯密約瑟在翻譯摩門經的時候,遇到洗禮方面的問題。他和抄寫員考得里奧利佛討論這一點,然後兩人很熱切地祈求主給他們有關的指示。奧利佛寫道:「我們的靈魂傾注於有力的祈禱中,很想知道我們要怎麼樣才能獲得洗禮和聖靈的祝福。……我們懇切地尋求……神聖聖職的權柄,以及執行這聖職的權力。」6

這「有力的祈禱」的結果是,施洗約翰來復興亞倫聖職的權鑰和權力,這正是今天在座各位年輕人所獲得的相同聖職。幾個星期後,彼得、雅各、約翰回來復興了包括使徒職分在內的麥基洗德聖職的權鑰和權力。後來,聖殿蓋好了以後,又有其他天上的使者來訪;1836年4月3日那天發生了在古代變形山上一樣的事情,在興格萊會長所稱的「嘉德蘭傾注事件」的一部分啟示中,救主本人,加上摩西、以來加、以利亞都在榮耀中向斯密約瑟先知和考得里奧利佛顯現,把他們各個福音期的權鑰和權力都授與他們。那次的造訪以下列強有力的宣告結束:「所以,這福音期的權鑰才被付託在你們手中。」7

我們也不奇怪約瑟先知會在〔我們〕簡潔有力的信條中寫道:「我們信人必須藉著預言和具有權柄之人的按手禮,蒙神召喚,才可以傳講福音和執行其教儀。」8顯然,要行使神聖權柄光靠社會約定是不夠的,神學的養成和群眾的委任也不能產生神聖權柄。都不是,在神所授權的事工中有一股權力遠超過教堂的會眾、街上的路人和研究班的成員所擁有的力量──這是復興事件發生前許多世代裡誠實尋求宗教的人都知道、也公開承認的事。

當時的確有少數一些人不要他們的牧師假裝有特別的神聖權柄,不過大部分的人還是渴望得到神所認可的聖職,只是他們不知到何處去找而感到氣餒。9在那樣的氣氛下,透過給斯密約瑟啟示來復興聖職權柄這件事,應該能夠紓解數世紀以來人們因大名鼎鼎的衛斯理牧師勇敢說出的話所感受到的苦惱。衛斯理查爾斯在宗教上與他更負盛名的哥哥衛斯理約翰分家,是因為約翰並沒有權柄卻決定要給人按立,所以查爾斯寫了以下的文字來奚落他:

世間男男女女的怪念頭,

主教就這樣隨意給造成;

若約翰用手按立了柯克,

誰又用手按立了約翰?10

對於這個具有挑戰性的問題,我們的回答是,在耶穌基督復興的教會裡,支會中最新被按立的執事、主領他的主教和主領我們每一個人的先知都可以追溯他們所持有的聖職權柄線。這條線可以不間斷地追溯到從神子那裡來的天上使者,他們所持有的正是這項來自天上的無比恩賜。

啊,我們這個教會,以及教會中的個人與家庭是多麼需要聖職的祝福。舉個例子來說:

我先前提到教會歷史上的嘉德蘭時期。1836年和1837年,剛成立的教會面臨了財務上、政治上和教會內部最困難的兩年。在這樣的壓力下,斯密約瑟卻得到了身為先知的特別靈感,派遣他最能幹的一些人(最後幾乎是整個十二使徒定額組)到海外傳教。這是受靈啟發的一次大膽行動,後來證明這個動作把教會從當時的困境中拯救出來,但是一開始的時候,這對聖徒來說卻是一大負擔──對那些去傳教的人而言很痛苦,對那些沒有去傳教的人更是痛苦。

我引述陶姆森羅伯長老的談話:

「長老們被指定要前往英國的日子終於到了,我〔到〕金鮑〔賀博〕弟兄的家去,想確定他何時〔啟程〕,因為我預計要陪他二、三百哩路程,在那一季到加拿大去服務。

「門是半掩的,我進去,深深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感動。我不好意思闖進去,本想轉身離去,卻感覺被釘住無法動彈。這位父親向……神傾洩他的靈魂,〔祈求〕……那位『照顧麻雀又餵養小鴉』的神會在他不在家的期間供給妻小的所需。然後,他就像古代的教長一樣,藉著他所持有的聖職,把手放在他們的頭上,一個一個地賜給他們父親的祝福,……把他們交託在神的眷顧和保護下,好讓他能在異國的土地上傳播福音。就在他進行〔那些祝福〕時,他的聲音淹沒在身旁家人的哽咽聲中,〔他們小小年紀,卻要表現堅強,是非常不容易的〕。他繼續這樣做,但是他的心情太激動,沒有辦法順利完成。……他不得不停下來,可是……一顆顆大淚珠滾落他的臉龐,清楚顯明了他內心的情感。我的心也按捺不住,」陶姆森弟兄說:「我不由自主地哭了起來,我的淚水和他們的淚水交織在一起。就在那個時候,我覺得我好感謝能夠有這特權看到這一幕景象。」11

這樣的景象在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中以千百種不同的方式一再重現,不論是在恐懼、需要、召喚、危險、生病、意外或死亡的時候,這種種的場合我都參與過。我在自己的家裡和召喚上都看過神彰顯祂的權能。我看到邪惡遭斥責,天災得控制。我知道什麼叫做解決天大的困難和叫險惡的紅海分開。我知道什麼叫做毀滅天使「越過他們」。12獲得權柄並運用「同神子序位的神聖聖職」13的權力對我和我的家人而言,是今生夢寐以求的一大祝福。最後,聖職的意義,簡單來說,就是它有無與倫比的、永無止盡的、始終如一的造福人群的能力。

我感謝能有這樣的祝福,我要在這饒富紀念意義的一年和各位以及帷幕兩邊的唱詩班一同高唱「讚美與耶和華相通達的人」,14也讚美那與亞當、加百列、摩西、摩羅乃、以來加、以利亞、彼得、雅各、約翰、施洗約翰及其他許多人15相通達的人。的確,「耶穌膏立他為先知先見」。16讓我們不分年齡、不論男孩或男人、不論父親或兒子,都珍惜由斯密約瑟所復興的聖職。只有藉著聖職的權鑰和教儀才能彰顯神性的力量,別無他法。17我見證聖職復興了,它是神真實教會一向都不可或缺的「最大的特色」,奉那位有聖職的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