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賭博
註腳
佈景主題

賭博

如果你從未賭過撲克牌或其他形式的賭博,請不要開始。如果你有賭博,那麼現在就趁著你還能戒的時候,將它戒掉。

我親愛的弟兄們,這是一場美好的聚會。我贊同剛才演講者所說的一切,並且要留下我對你們的祝福。

首先我想針對今天下午我們所支持的七十員定額組成員講幾句話。

我深信我們有上百位配稱而且有能力的弟兄擔任總會職員。各處都可以看到他們。今天被支持的這些人都是蒙揀選來擔任特別的職責。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這需要願意有所犧牲。

各位都注意到了,我63歲的兒子也在被支持者的名單中。我要清楚地表明我沒有提交他的名字,是其他有權利這麼做的人作出這項提名的。我對任用親人一事十分敏感。就像律師說的,我要求不參與。然而,我相信他在各方面都很配稱,也很有能力。首先我要說他有位偉大的母親,我希望我也能這樣讚揚他的父親。

我提到這一點只因為我對任用親人一事十分敏感,請不要因為我跟他之間的父子關係而反對他,他對此事也無能為力。

現在讓我來談談今晚我要說的主題。我要針對一些人的請求來回答,他們要求我就某件事情說明教會的立場,因為有一項行為正在我們中間越來越普遍,尤其是在我們的年輕人之間。這件事就是各種形式的賭博。

傳聞曾經擔任美國總統並且以話少而聞名的柯立芝,某個星期天從教會返回家中,他太太問他牧師講了那些事情。他回答:「罪惡。」她又問:「他說了什麼?」他答道:「他反對罪惡」。

關於賭博,我想我也可以那樣簡潔地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反對賭博。

現在賭博的行為幾乎隨處可見,而且日漸增多。人們賭撲克牌、賭賽馬和賽狗、玩賭輪盤和吃角子老虎。他們在酒吧、沙龍,更常見地是在自己家中聚賭。許多人戒不了賭。賭博會使人上癮。在許許多多的例子中,賭博使人染上其他足以造成毀滅的習慣和惡行。

賭博的人中,有太多人負擔不起賭博的開銷。在許多例子中,它讓許多作妻子兒女的人失去了財務上的保障。

人們所說的賭撲克牌,如今在大學,甚至在高中造成了一股風潮。

我要向你們唸出紐約時報新聞社的一篇文章:

「對桑柏格麥可來說,幾年前他一開始只是和朋友們賭五分、十分的小錢。」

「但是去年秋天,他說,這賭錢的遊戲已經變成六位數美金的收入來源,成了就讀法學院之外另一條可走的路了。

「22歲的桑柏格把他的時間分成兩個主要部分,一半時間他是普林斯頓大學的大四學生,主修政治學,另一半時間他在大西洋城玩高額賭金的撲克牌。… …

「桑柏格是賭博在國內大學校園裡蔚為風潮的一個特殊例子。桑柏格稱它是一種爆炸效應,是電視撲克牌錦標賽及提供線上撲克牌遊戲的網站大量增加的結果。

「專家說校園裡賭風盛行的情形已不容忽視。例如,在十二月份,哥倫比亞大學的姊妹會首次舉辦了由80位學生參加的撲克牌聯賽,每個人最少需要付10元美金才能上場比賽,而北卡羅來納大學在十月份舉辦了該校的第一場撲克牌比賽,有175位選手參與角逐。這兩場比賽都報名額滿,還有許多人在候補名單內。在賓州大學,許多私人賭博遊戲每天晚上都在校園的電子郵件裡大作宣傳」(Jonathan Cheng, "Poker Is Major College Craze, " in Deseret Morning News, Mar. 14, 2005, A2)。

相同的情形也正在猶他州發生。

有位母親寫信給我,信中寫道:

「我十九歲的兒子在玩網路撲克牌,網路上的人〔似乎〕並不在意你是否年滿21歲,只要你的銀行帳戶裡有錢就夠了。他持續玩了快一年的時間。以前他有一份工作,但是辭掉了,因為現在他沈迷於網路,靠賭撲克牌來賺錢。他整天都在參加撲克牌比賽,如果他贏了,就用那些錢來買他需要的東西。如今他除了坐著上網賭博外,什麼事也不做。」

有人告訴我,猶他州和夏威夷州如今是美國國內唯一未將樂透彩券和各類賭博合法化的兩個州。從我所收到教友的信件來看,顯然我們有些年輕人開始在玩撲克牌。他們嚐到不勞而獲的滋味,之後就跑去猶他州外進行合法賭博。

有人寫了一封信告訴我,「我可以看到近來這項邪惡在許多人的生活中蔓延開來。這情形在電視上隨處可見。ESPN播出稱為撲克牌名人賽和全國撲克牌錦標賽的節目。」

她繼續寫道,「我們有個朋友邀請我丈夫付費報名本地的撲克牌錦標賽。他的朋友說,『那不是賭博。你只是把錢放進獎金裡,而贏的人就拿走獎金。』」

這是賭博嗎?當然是的。簡單來說,賭博就是拿了錢而不需要提供相當的商品或服務。

如今州立彩券非常風行。以前幾乎全球都以法律禁止這些事情。現在它們的營運已經成為增加稅收的一種方法。

大約在20年前,我曾在教友大會上演講說:「自從紐約州宣佈有三個中獎名額可平分四千一百萬美元的消息傳開後,購買彩票的狂熱到達了頂點。許多人都排隊搶購。有一張中頭獎的彩票為21名工廠工人所持有,二獎得主有778位,另外有113,000人得了末獎。聽起來相當誘人。

「然而仍有35,998,956位沒有得獎,他們都是為了一個中獎機會而投下賭注,〔結果什麼也沒得到〕」(參閱1986年1月,聖徒之聲,第42頁)。

美國有某些州對賭場課以重稅作為稅收的一項來源。彩券公司需要賺錢,贏獎的人也要賺錢,所以其他買彩券的人就變得兩手空空。

我非常感激主在建立這所教會時,賜給我們什一奉獻的律法。有一次我和另一所教會的職員談話,我知道那所教會靠著賭賓果遊戲,作為教會收入的一項重要來源。我告訴這個人:「你是否曾經想過用什一奉獻來支付你們教會的開銷?」他回答:「是的,我多麼希望我們也能採行這樣的做法,而不要賭賓果遊戲。不過我想我這輩子大概看不到這樣的改變。」

許多賭場開設在印第安保留區裡,為經營者帶來一筆收入。少數人贏了錢,而大部分人輸了錢。如果有一些人要贏錢,而且賭場又要賺錢的話,他們是必定要輸的。

最近,我們有一位男青年說:「付五塊美金看一場電影,和付五塊美金玩撲克牌,觀念是一樣的。」

那是不一樣的觀念。一個是你付了錢也得到一些東西;而另一個是只有一個人拿到獎金,其他的人什麼也沒有。

經驗顯示,玩撲克牌會導致沈迷賭博。

本教會從早期開始就譴責賭博行為。

遠在1842年,斯密約瑟描述了聖徒住在米蘇里州的情況。他說:「我們購買了大批的土地,我們的農場得到豐收,我們的家庭和鄰舍享受著平安和幸福;但是由於我們不跟著附近居民……參與午夜狂歡、違反安息日、賽馬和賭博,起先他們嘲笑我們,後來就迫害我們,最後集結成暴民,集合起來燒毀我們的房舍,把我們塗上焦油和羽毛,鞭打我們許多的弟兄,最後還違反法律、公道和人性,將聖徒們逐出他們居住的地方」(in James R. Clark, comp., Messages of the First Presidency of 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 6 vols. [1965--75], 1:139)。

1844年10月,楊百翰會長針對納府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希望查禁城內所有的酒店、賭場和其他一切危害治安的場所和活動,我們不容許我們中間有任何酗酒或罪行發生」(in Messages of the First Presidency, 1:242)。

總會會長和總會會長團的副會長們都曾經一再針對這項邪惡發表演講。曾經擔任三位總會會長之副會長的肯農喬治說:「年輕人需要提防這世上的許多邪惡,賭博就其中一項。這種邪惡有各種不同的形式,都是不好的,而且不應該涉入其中」(Gospel Truth: Discourses and Writings of President George Q. Cannon, sel. Jerreld L. Newquist, 2 vols. [1974], 2:223) 。

斯密F.約瑟會長說:「本教會不贊同賭博,反而強烈地譴責賭博是在一種不道德的行為,同時認為任何形式的碰運氣遊戲和樂透彩票都是賭博,並且鄭重地不贊同任何教友涉入其中。」("Editor's Table," Improvement Era, Aug. 1908, 807)。

郭禧伯會長忠告:「教會從過去到現在一直反對任何形式的賭博,這立場不曾改變。教會反對任何的賭博遊戲,以及從一個人身上取走他所擁有的金錢,卻未提供對等回饋的消遣或所謂的生意。教會反對所有這類的行為,這些行為……會降低及動搖教友和我們整體社區長久以來所持守的高道德標準」(in Messages of the First Presidency, 5:245)。

甘賓塞會長說:「從一開始,我們已蒙吩咐不可從事任何種類的賭博。不論贏或輸,壞就壞在讓人只想不勞而獲,或只付極小的代價」(參閱1973-1975大會報告,第254頁)。

今晚和我們在一起的鄔克司達林長老,曾於1987年在當時的瑞克斯學院針對這個主題發表了一篇精湛的講道,題目是「賭博──道德上的錯誤和政治上的不智之舉」(see Ensign, June 1987, 69--75)。

除了這些表明教會立場的聲明外,我也要加上自己的聲明。參與賭博遊戲看起來好像是一種無害的娛樂。但是賭博會引起人強烈的情緒反應,我們可以從每位賭博者的臉上清楚地看到這一點。而在太多的例子中,這種看似無害的行為,確實會讓人沈迷下去。本教會從過去到現在一直都反對這種作為。如果你從未賭過撲克牌或其他形式的賭博,請不要開始。如果你有賭博,那麼現在就趁著你還能戒的時候,將它戒掉。

我們有許多更好的方法可以來安排時間。我們可以善用興趣和精力去追求更好的事情。在我們的周遭有許許多多良好的書刊。我們永遠不可能嫌書讀得太多。我們可以學習和聆賞音樂。男孩和女孩們可以歡聚在一起,跳舞、遠足、騎腳踏車兜風,或參與其他活動,以健康的方式共度美好時光。

近來我在讀一本新書,是牛津大學出版社最近出版的,這本書在我們之中引起很大的關注。書中有一項由位於查普希爾的北卡羅來納大學的教職員所作的研究調查,是關於美國青少年的宗教和靈性生活。主持這項研究調查的人詢問了各種不同信仰和傳統的年輕人。(See Christian Smith and Melinda Lundquist Denton, Soul Searching: The Religious and Spiritual Lives of American Teenagers [2005].)

他們的結論是,我們後期聖徒的青年要比他們的同儕更認識自己的信仰,對自己的信仰有更深的承諾,在社交行為上也更能遵守教會的教導。

其中一位研究人員說:「後期聖徒教會對他們青少年的要求很高,而……他們的青少年多半都達到了教會的要求」" (in Elaine Jarvik, "LDS Teens Rank Tops in Living Their Faith," Deseret News. Mar. 15, 2005, p. A3)。

研究調查發現,我們的年輕人多半維持和父母一樣的宗教信仰,會每週一次參加宗教聚會,與他人分享自己的信仰,作禁食和其他自我克制事情,對自己的宗教信仰少有懷疑。

這項研究調查的評論者談到我們的青年早起參加福音進修班。「要這麼早起床並不容易,」一位福音進修班的學員說道:「但是這麼做會帶來祝福。這是開始一天的好方法。」

研究人員指出,我們的青年並不是都很完美,但是整體而言,他們的表現優越。我應當加上一句,這些高中生沒有時間賭撲克牌。

我親愛的年輕朋友們,今晚我對你們講話,你們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你們真的極為重要。身為這教會的教友,身為聖職持有人,你們的責任非常重大。懇請你們不要把時間和才能浪費在這項沒有價值的活動上。如果你們做了這樣的事,它會讓你們沒有能力去做真正值得做的事情。我相信它會讓你們變得遲鈍,影響你們的課業。它會讓你們的父母失望,隨著歲月過去,在你回顧以往時,你將對自己感到失望。

你們男青年所持有的聖職權柄,具有天使施助的特權。我認為,沉迷賭博會使你無法配稱有天使同在。

「選正義!當你面臨抉擇時刻」(「選正義」,聖詩選輯,第148首)。

我謙卑祈求,願上天的祝福降在你們身上,並且留下我對這事工的見證,以及我對所有參與這事工者的愛,奉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