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星期日必來到

星期日必來到

由於這世界救主的生命及祂永恆的犧牲,我們會和我們心愛的人再次團聚。

我很感激今天能和大家共聚一堂,並從大家的見證中獲得力量。感謝你們親切支持的話語、你們所表達的愛及你們的祈禱,這份感激非言語所能形容。

今天,我想要佔用一點時間分享一些個人的回憶。

我有良好的父母。我從我父親胡適令約瑟身上學到了勤奮工作和同情憐憫的價值。家父在經濟大蕭條期間擔任我們支會的主教。他由衷關懷那些窮困的人。他會主動去關心遭遇困境的人,不僅因為那是他的職責所在,同時也因為那是出於他真誠的願望。

他孜孜不倦地照顧和造福許多窮困者的生活。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一位完美的主教。

每一位認識家父的人都曉得他為人積極活躍。有人曾告訴我,家父一個人可以做三個人的工作。他很少緩下腳步。在1938年,他所經營的生意相當成功,那年他接到了總會會長郭禧伯會長打來的電話。

郭禧伯會長告訴他,他們在那天正在進行總主教團的改組,想要召喚我父親擔任黎加蘭的副會長。此舉令我的父親大吃一驚,他詢問是否能先和家人一起為這件事祈禱。

郭會長說:「胡適令弟兄,現在離下一場大會只剩三十分鐘,我想要休息一下。你的決定如何?」

當然,家父同意了。他服務了23年,其中有9年是擔任教會的總主教。

家父在69歲那年去世。在他健朗的身體突然垮下來時,我恰好就在他身旁。之後沒多久,他就去世了。

我經常想到家父,我很想念他。

我的母親貝納瑪德琳是另一位對我的人生產生巨大影響的人。她在年輕時是一位優秀的運動員和短跑冠軍。她總是親切待人而且充滿愛心,只是她的快步調常令人感到疲憊不堪。她常會說:「快一點。」當她這麼說時,我們就會趕緊加快腳步。或許這就是我在打橄欖球時能夠快速衝刺的原因之一。

家母對自己的子女有很高的期望,要求他們全力以赴。我仍然記得她會說:「不要自甘平庸,你必須做得更好。」自甘平庸是她用來稱呼那些懶惰和沒盡力去發揮潛能的人所說的話。

家母在87歲那年去世,我常會想她,對她的思念之情,非言辭所能表達。

我的妹妹茱迪絲是一位作家、作曲家和教育家。她喜愛許多事物,包括福音、音樂和考古學。茱迪絲比我早幾天過生日。每年,我都會送她一張全新的一塊錢美鈔作為她的生日禮物。三天之後,她會送我五角美金當作我的生日禮物。

茱迪絲在幾年前去世。我很懷念她,也經常會想到她。

這令我想到內人依莉莎。我還記得初次遇見她的情景。我幫一位朋友的忙到她家去接她妹妹法蘭絲。依莉莎來應門,至少就我而言,那是一見鍾情。

我想她一定也對我有感覺,因為我永遠記得初見面時她說:「我知道你誰。」

依莉莎是唸英文系的。

直到今天,我仍然珍愛那五個字,視之為人類語言中最美的話語。

內人喜愛打網球,而且她發球的球速快如閃電。我曾經試著跟她打網球,但是到最後就放棄了,因為我知道自己沒辦法打到看不見的球。

內人為我帶來力量和喜悅。我因她而成為更好的人、更好的丈夫和父親。我們結婚,養育了八個孩子,一起攜手走過65個歲月。

我虧欠她的很多,難以道盡。我不知道世上曾否有過完美的婚姻,但是就我看來,我們的婚姻是完美的。

興格萊戈登會長在依莉莎的喪禮上致詞時,說失去自己心愛的人是一件令人哀痛神傷,不斷令靈魂感到傷痛的事情。

他說得對。依莉莎是我最大的喜樂,如今她的去逝成為我最大的悲痛。

我曾在許多孤獨的時刻,花很多時間思考永恆的事情。我沈思關於永生這項令人欣慰的教義。

我在一生當中聽過許多談論復活的講道。我和你們一樣,可以背誦在復活節那個星期日所發生的事情。我在自己的經文裡劃記了許多關於復活的經文,而且可以很容易地找到近代先知針對這項主題所發表的重要言論。

我們知道復活的意義為何──就是靈和身體在完美的形態中重新結合。

斯密F.約瑟會長說:「那些我們今生必須分離的人,會像在此處一樣再度見面。……我將會見到我們在此世上所交往的同一肉軀。」2

甘賓塞會長闡述了這一點,他說:「我確知如果我們能夠想像自己在身體、心智、靈性各方面都處在最佳的狀態,那就是我們復活時的樣子。」3

在我們復活時,「這必死的身體要……成為一種不死的身體,……使〔我們〕不再能死亡。」4

各位能否想像我們的生命處在巔峰的最佳狀態?不再有疾病,不再有痛苦,不再被塵世生命中經常困擾著我們的疾病所苦。

復活是我們基督徒的核心信仰。少了它,我們信心便毫無意義。使徒保羅說:「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5

在全人類的歷史中,曾經有許許多多偉大的智者,他們之中有許多人都擁有神所賜的特別知識。但是當救主從墳墓裡復活時,祂完成了一件從來沒有人做過的事情。祂完成了一件沒有人能辦得到的事情。祂打斷了死亡的枷鎖,不僅是為祂自己,而且是為所有曾經活在這世上的人──不論是義人或惡人。6

當基督從墳墓裡復活,成了復活的初熟果子,祂讓所有的人都得以獲得那項恩賜。藉由那項崇高的行為,祂為那些失去心愛者的人們,撫平了那不斷令靈魂感到哀傷的巨大傷痛。

我想到耶穌被高舉在十字架上的那個星期五是個多麼黑暗的日子。

在那個可怕的星期五,大地搖撼且變為黑暗。可怕的風暴席捲了大地。

謀取祂性命的惡人為此沾沾自喜。如今耶穌已不存在,跟隨祂的人必定流落四散。他們在那一天洋洋得意。

在那個星期五,聖殿的幔子裂為兩半。

抹大拉的馬利亞和耶穌的母親馬利亞兩人悲傷絕望不已。她們所愛和敬重的這位偉大人物毫無氣息地被掛在十字架上。

在那個星期五,使徒們感到沮喪不已。他們的救主耶穌──這一位曾經在海上行走,讓死人復活的人物──如今任憑惡人擺佈。他們無助地看著祂被敵人克服。

在那個星期五,人類的救主遭人羞辱、鞭打、虐待和辱罵。

在那個星期五,所有熱愛和敬重神子的人們,他們的心中充滿著不斷讓靈魂感到哀傷的巨大傷痛。

我認為在人類有史以來的所有日子中,那個星期五是最黑暗的日子。

但是那個令人傷心的黑暗日子並不持久。

絕望並未延續下去,因為在星期日,復活的主掙脫了死亡的枷鎖。祂從墳墓中昇起,以全人類救主的身份榮耀勝利地顯現。

在那一刻,不住流淚的淚眼不再淚流。訴說悲痛及傷心祈禱的雙唇,如今歡呼頌讚。因為活神的兒子耶穌基督以復活初熟果子的身份,站在他們面前,證明死亡只是另一個嶄新奇妙生命的開始。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星期五──在那些日子整個世界似乎變得破碎不堪,我們的世界似乎四分五裂。我們都會體驗那些心痛的時刻,我們似乎再也無法完好如初。我們都會有自己的星期五。

但是我要奉那位克服死亡者的名向各位見證,星期日必來到。在我們悲痛的黑暗中,星期日必來到。

不論我們有多絕望,不論我們有多悲傷,星期日必來到。不論是在今生或來生,星期日必來到。

我向大家見證,復活並非是寓言故事。我們擁有那些曾看到祂的人所作的親身見證。在古代及新的世界中有數以千計的人曾親眼目睹復活的救主。他們觸摸祂手上、腳上和肋旁的傷痕。他們在擁抱祂時,流下止不住的歡欣淚水。

在那復活之後,使徒們重新振奮。他們到世界各地去宣講福音的榮耀信息。

他們原本可以選擇消失,回到以往的生活和職業。而隨著歲月流轉,他們與主在一起所做的事就會被遺忘。

他們原本可以否認基督的神性。但是他們沒有。他們面對危險、嘲笑和生命的威脅,進入了宮殿、聖殿和會堂,勇敢地宣揚耶穌基督,那位已經復活的活神之子。

他們許多人獻出自己寶貴的生命作為最後的見證。他們殉道身亡,在臨死前仍說出對復活的基督的見證。

復活使那些親眼目睹這事的人們的生命為之改觀。復活是否也能使我們的生命為之改觀呢?

我們都會從墳墓中復活。在那日子,我父親會擁抱我的母親。在那日子,我會再度將我心愛的依莉莎擁入懷中。

由於這世界救主的生命及祂永恆的犧牲,我們會和我們心愛的人再次團聚。

在那日子,我們會明白天父的愛。在那日子,我們會因彌賽亞克服了一切,使我們得以與我們心愛的人永遠住在一起而歡欣鼓舞。

由於我們在聖殿內所接受的神聖教儀,我們所擁有的關係並不會因我們離開這短暫的今生而長久分開,因為這些關係已因永恆的印證而緊緊地繫結在一起。

我鄭重見證,死亡並不是生命的結束。「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7由於復活的基督,「死被得勝吞滅」8

由於我們所愛的救贖主,我們可以提高聲音,甚至在最黑暗的星期五,大聲高呼:「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裏?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裏?」9

當興格萊會長談到那臨到失去心愛者的人們所面對的可怕寂寞時,他也應許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會有肉耳所聽不見的細微聲音向我們的靈魂述說平安,告訴我們「一切好。」

我為這項崇高真實的福音教義和聖靈的恩賜而深深感激。聖靈向我的靈魂證實我們所愛的先知所應許的這些令人欣慰及帶來平安的話語。

我在極度的悲痛中,因榮耀的福音而感到歡樂。我為先知斯密約瑟被揀選在這最後的福音期將福音復興到世上而感到歡樂。我很高興我們有一位先知興格萊戈登會長在今日帶領主的教會。

願我們都能了解慈愛天父賜給身為祂兒女的我們的這些無價恩賜及那光明日子的應許,並為此心懷感激,在那光明的日子我們所有人都會從墳墓中榮耀復活。

願我們都會永遠明白,不論我們的星期五有多麼黑暗,星期日必將來到。這是我的祈禱,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