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贖罪可以潔淨、重整並聖化我們的生活

贖罪可以潔淨、重整並聖化我們的生活

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得到耶穌基督的贖罪。祂的贖罪是無限的。

在愛達荷州的愛達荷瀑布這個城市,有一座美麗的機場,是該地區最大的機場之一。從這個機場可以輕鬆地飛到蛇河山谷的上游源頭。我記得年輕時,從智利結束兩年傳教返鄉的時候,就是飛回到這個機場,在那裡和闊別已久的家人重逢。每當忠信的聖徒響應召喚去服務時,成千上萬類似的情景就在這機場不斷的上演。這個機場是這城市及該地區一處實用且不可或缺的地方。

在機場附近有另外一處實用且美麗的地方,就是費爾曼公園。蛇河在這座公園蜿蜒長達兩英里。有一條步道貫穿整個公園,沿著河邊有數英里長。

費爾曼公園有許多公頃的綠地,公園裡有棒球場和壘球場,有兒童遊戲區,有可供家族聚會的野餐休息區,還有好幾條林蔭密佈的情人道。從公園裡順著蛇河看下去,可以看到壯麗的愛達荷瀑布聖殿,一身潔白地矗立在高地上。蛇河蜿蜒地流經大自然熔岩露出的地帶,發出湍急的水聲,為這公園增添迷人的風采。這是我和內人莉娜特散步、放鬆心情、沉思和默想最喜歡去的地方之一。那裡非常寧靜,令人心曠神怡。

我為什麼要談到愛達荷瀑布地區的機場和費爾曼公園呢?因為這兩個地方都蓋在同樣一塊地上;這兩個美麗又實用的地方以前是一片衛生掩埋場。

衛生掩埋場就是用土層交錯掩埋垃圾的地方。韋氏辭典對掩埋的解釋是:「在低窪地區用土層交錯掩埋垃圾或廢棄物的作法」( Merriam-Webster's Collegiate Dictionary,11th ed. [2003], 699)。

掩埋的另外一個定義是:「掩埋垃圾使土地可以再利用的地方」。再利用的定義則是「將出毛病或不良的產品加以回收,……使之脫離不理想的狀態」(1039)。

我這輩子幾乎都住在愛達荷瀑布,在過去這50多年來,我也為這個掩埋場貢獻了不少垃圾。

要是有一天,我開著挖土機,跑到愛達荷瀑布機場的跑道上,或是在費爾曼公園的草地上去挖個大洞,不曉得市府官員會怎麼想?他們如果問我要做什麼,我可能會說我要把我這些年來製造的垃圾挖出來。

我想他們一定會告訴我沒有辦法找到我所製造的垃圾,因為已經回收和掩埋很久了。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告訴我,我沒有權力挖出那些垃圾,而且會說我破壞了他們用我的垃圾所創造出來的美麗又實用的東西。簡單地說,我想他們不會對我感到很高興。我想他們一定會納悶,為什麼會有人為了挖出以前的垃圾而想要破壞這麼美麗又實用的東西。

一個曾經因為放浪不羈且犯下看似不可原諒的生命,有可能再重新整頓起來嗎?或是一個盡了努力,卻又多次墮入罪中,自覺沒有辦法打破這似乎永遠無法改變的習性的人,他該怎麼辦呢?或者,對於已經改變了生活,卻又一直無法原諒自己的人,他們又該如何呢?

先知阿爾瑪在教導基底昂的人民時,談到耶穌基督的贖罪,說:

「祂要出去,嘗受每一種的痛苦、折磨,和試探;好使那所講的祂要承擔祂人民痛苦和疾病的話得以應驗。

「祂要承擔死亡,這樣祂好解開那綑綁祂人民的死亡之索;祂要承擔他們的軟弱,使祂的內心好按照肉身而充滿慈悲,使祂好藉著肉身而知道如何按照祂人民的軟弱而救助他們。

「靈是知道萬事的;然而神的兒子按照肉身而受苦,使祂得以承擔祂人民的罪,這樣祂好按照祂拯救的力量而塗去他們的罪過;這就是在我裡面的見證」(阿爾瑪書7:11-13)。

尼腓的弟弟雅各也談到贖罪,說:「因此,必須有一種無限的贖罪──除非有一種無限的贖罪,決不能使這腐朽成為不朽。因此,那臨於人類的第一次降罰就必持續到無窮盡期。如果這樣,這肉體就必躺在它的老家土地中腐爛而消滅,永不再起來」(尼腓二書9:7)。

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得到耶穌基督的贖罪。祂的贖罪是無限的。這贖罪適用於每一個人,也適用於各位。它甚至對各位有潔淨、重整和聖化的作用。無限所包含的意義就是:全部、徹底、每一個人、永遠。潘培道會長教導說:「沒有任何習慣、任何癮癖、任何叛逆、任何過犯不能獲得應許,接受完全的寬恕。這就是基督贖罪的應許」(見潘培道,「寬恕的燦爛黎明」,1996年1月,聖徒之聲,第20頁)。

就像掩埋場需要投注心力和悉心照料,一層又一層地填土,回收利用低窪的土地,我們的生活也需要這麼用心,把悔改的醫治恩賜一層又一層地鋪蓋上去。

如果有人要把自己以往的垃圾挖出來,愛達荷瀑布市的市府官員一定很不高興;透過贖罪,我們可以藉著悔改的恩賜來潔淨、重整並聖化我們的生活,如果我們還選擇留在罪中,天父和祂的愛子耶穌基督也一定會覺得很難過。

我們若用感恩的心來接受並運用這項寶貴的恩賜,就能享受我們生命的美好與用處,這是神透過祂無限的愛,以及祂的兒子,也就是我們的長兄耶穌基督的贖罪而賜給我們的禮物。

我見證耶穌是基督,是活神的兒子,祂的贖罪是真實的,透過寬恕的奇蹟,祂可以讓我們每個人,也就是在座的各位,重新獲得潔淨。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