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忠於我們的聖職託付

忠於我們的聖職託付

讓生命蒙受祝福、讓他人受到指引、讓靈魂得救的,是行動而非空想。

幾個星期前在我們支會的禁食見證聚會上,我看到一個小男孩鼓起勇氣想要作見證。有三、四次他站了起來,然後又坐下。後來終於輪到他了,他挺起胸膛,勇敢地從走道來到台上,踏上了兩層台階後站在講台前,他雙手放在講台上,眼睛注視著會眾,微笑著,然後轉身走下台階,從走道走回父母身邊。今晚看著這座雄偉會議中心裡的各位,想到那些聆聽此會議的人,讓我更加感激那個小男孩的作為。

各位弟兄,今晚我很榮幸可以向各位講話。在我思索今晚的演講內容時,傳道書裡我所喜愛的一節經文臨到我的腦海:「敬畏神,謹守祂的誡命,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傳道書12:13)。我很喜愛也珍惜本分這個高貴的詞彙。

美國南北戰爭時期的傳奇人物李羅伯特將軍有一句名言:「本分是我們語言中最崇高的詞彙。……你無法做得更多,也不應想要少做一點」(in John Bartlett, Familiar Quotations [1968], 620)。

我們每個人都有一份和我們所持有的神聖聖職相關的職責。不論我們持有亞倫或麥基洗德聖職,主對我們都有很高的期許。在有關聖職的啟示中,主親自將我們的責任作了一個總結,祂敦促說:「因此,現在讓每一個人學會他的職責,並且極勤奮地從事他被任命的職務」(教約107:99)。

我衷心希望每位接受聖職的年輕人會敬重聖職,忠於接受聖職時所得到的託付。

五十一年前我聽到小克其洛威廉說了一則故事。他當時是南奧格登支聯會的會長,後來被召喚為十二使徒定額組助理。他在總會聖職大會上對弟兄們重述了一則跟託付、榮譽和職責有關的故事,請容我和各位分享這則故事。故事中的簡單教訓適用於今日的我們,就如同昔日適用於他們一般。

「〔年輕的〕盧波站在路邊,看到許多人匆忙經過。後來他看到一個朋友,就問說:『你們急著去哪裡啊?』

「那位朋友停了下來,說:『你沒有聽說嗎?』

「盧波回答說:『我沒有聽到什麼事。』

「『喲,』朋友繼續說,『國王弄丟了他的皇家翡翠。昨天他參加一位貴族的婚禮時,那顆翡翠就掛在他脖子上細長的金項鍊上。不知什麼原因,這顆翡翠從鍊子上脫落了。每個人都在找它,因為國王說找到的人將有重賞。來,我們需要快一點。』

「盧波猶豫地說:『沒先問過祖母,我就不能去。』

「他的朋友答說:『那麼,我就不等了。我想要找到那顆翡翠。』

「盧波趕緊回到樹林邊的小屋裡,希望得到祖母的同意。他懇求祖母說:『如果我找到了,我們就可以離開這間潮溼的小屋,在山坡上買一塊地。』

「但是祖母搖搖頭。『羊群要怎麼辦呢,』她問道。『牠們在圍欄裡已經很不耐煩了,等著有人把牠們帶去草地上。太陽高照時,別忘了把牠們帶去飲水。』

「盧波傷心地帶著羊群到草地上,中午時,他把牠們帶到樹林裡的小溪邊。他坐在溪邊的大石頭上,想著:『真希望有機會去找國王的翡翠。』這時他把頭轉向小溪,眼睛盯著溪底的沙子,突然間他凝視著溪水。那是什麼?不會就是那個東西吧!他跳入水中,手指頭抓到了一顆綠綠的東西,連著一小段〔斷掉的〕金鍊子。他大叫:『國王的翡翠!這一定是國王〔騎馬過橋、渡過小溪時,從項鍊上脫落〕的,被水流沖到這裡。』

「盧波興高采烈地跑到祖母那裡,告訴她他的大發現。『願神保佑你,我的孩子,』她說,『但是如果你沒有盡你的本分去牧羊,就不可能會發現它。』盧波知道事情的確是這樣的。」(In Conference Report, Oct. 1955, 86.)

我們從這個故事裡學到的教訓,也可以在以下的對句中找到:「盡職為上策;其餘交給主」(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The Legend Beautiful," in The Complete Poetical Works of Longfellow [1893], 258)。

對目前擔任或曾經擔任定額組會長的人而言,請容我這麼說:你們的職責在你們結束這項職務時並沒有結束。你與定額組成員的關係、你對他們的職責,都會在今生中持續下去。

在我是亞倫聖職的教師期間,我蒙召喚擔任定額組的會長。在一位充滿熱誠和靈感的定額組顧問的催促和協助下,我勤奮工作,以確保每位男青年都會定期出席我們的聚會。其中有兩位對我而言是一項特別的挑戰,但在我們的堅持、愛心和稍許的勸說下,他們開始出席聚會並且參與定額組的活動。然而,隨著時間的消逝,他們離開支會去求學和工作,後來兩個人又變得不活躍了。

多年來我曾在不同的場合見到我這兩位好朋友。不論哪時候見到他們,我總會將手放在他們的肩上,提醒他們說:「我還是你們的定額組會長,我永遠不會放手不管。你們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希望你們能享有在教會中保持活躍所帶來的祝福。」他們知道我愛他們,也知道我決不會放棄他們。

對我們當中持有麥基洗德聖職的人來說,我們光大我們召喚的特權永遠都會存在。我們是照管以色列的牧人。饑渴的羊群仰望著,等著有人拿生命的糧來餵養他們。

許多年前,在一個萬聖節的夜晚,我很榮幸有機會協助一位暫時迷失、亟待援助回頭的人。當天我很晚才從辦公室開車回家,因為在萬聖節時晚點回家,可以讓我的妻子打發那些頑皮的訪客。經過鹽湖城的聖馬可醫院時,我想起一位好朋友馬可仕,他因為罹患重症而住在這家醫院。因為他和我認識好多年了,我們發現我們曾在同一個支會待過,但不是同一個時期。在我出生之前,馬可仕和他的父母已經搬離那個支會了。

在那個萬聖節的夜裡,我將車子緩緩駛入停車場,然後進入醫院。我向櫃台詢問他的病房號碼,櫃台告訴我馬可仕登記住院時,他的信仰欄上登錄的不是後期聖徒教會,而是別的教會。

我進到馬可仕的病房,向他問好。我告訴他我以身為他的朋友為榮,也告訴他我多麼關心他。我和他聊聊他在銀行的工作,也談到他帶領管絃樂團時的事情。我得知他被別人所說的一兩句話所冒犯,所以他決定去參加另一所教會。我對他說:「馬可仕,你持有麥基洗德聖職。今晚我想要給你一個祝福。」他同意後,我便祝福他。之後他告訴我他太太愛莉絲也生了重病,就住在隔壁病房。在我的邀請下,馬可仕和我一起為她祝福。馬可仕要我協助他,我教他怎麼做。他為妻子塗抹油膏,他的手和我的手一起放在他妻子的頭上,當我印證膏抹時,大家都流下淚來,擁抱在一起,這個萬聖節令人永難忘懷。

當晚我離開醫院時,到了櫃台那裡,告訴接待人員馬可仕和他的太太同意更改他們信仰欄上的紀錄,以反映他們身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教友的身分。我站在那裡等,看著他們把資料改好。

我的朋友馬可仕和愛莉絲現在都在帷幕的另一邊了,但他們在生前的最後時期非常活躍快樂,也因為擁有福音的見證、出席教會聚會而蒙受祝福。

弟兄們,我們的工作就是去援助那些不管是為了什麼原因而需要我們協助的人。我們的挑戰並非無法克服。我們在做主的差事,因此我們有權得到主的幫助。但我們一定要去試。電影夏南多Shenandoah)裡有句發人深省的台詞說道:「如果不試,就不會去做;如果不做,活著又為何呢?」

我們的責任是過配稱的生活,當有人找我們提供聖職祝福或其他方面的協助時,我們可以配稱去做。我們都知道我們實在無法擺脫個人影響力的後果。我們必須確定我們的影響力是正面的、是提升他人的。

我們的手是否乾淨?我們的心是否純潔?回顧歷史,我們可以從大流士王臨終前的一席話,學習到有關配稱的教訓。在舉行過適當的儀式之後,大流士被確認為合法的埃及國王。他的對手,亞歷山大大帝,曾被宣告是亞捫合法的兒子,並且也是一位法老。當亞歷山大獲悉遭受挫敗的大流士生命垂危,就把手放在大流士的頭上要治癒他,並命他起來,恢復他的王權。末了他說:「大流士,我奉諸神之名向你起誓,我做此事發乎真心,毫無虛詐。」

大流士溫和地斥責他說:「亞歷山大,我兒,……你以為你可以用你這雙手觸摸上天嗎?」(改寫自 Hugh Nibley, Abraham in Egypt [1981], 192。)

我們持有聖職的人若能響應我們所接受到的指派任務,職責的呼召便會安靜地來到。斯密喬治會長這位謙遜但辦事效率高的領袖,也是第八任的總會會長,他說:「你的首要職責就是學習主的旨意,然後你要藉著神聖聖職的權力和力量,在你同胞面前光大你的召喚,使他們樂於跟從你」(in Conference Report, Apr. 1942, 14)。

人要如何光大召喚呢?只要履行與其有關的服務即可。

弟兄們,讓生命蒙受祝福、讓他人受到指引、讓靈魂得救的,是行動而非空想。雅各說:「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自己欺哄自己」(聖經雅各書1:22)。

願今晚聚集在此聖職大會的每個人都會再次努力,讓我們的生活有資格得到主的指引。外頭有許多人正祈求能得到協助;有人沮喪,有人渴望回來卻不知道如何開始。

我一直都相信這句話裡的道理:「神最甜美的祝福,總是藉著世上為祂服務之人的手而賜予」(Whitney Montgomery, "Revelation," in Best-Loved Poems of the LDS People, ed. Jack M. Lyon and others [1996], 283)。讓我們有一雙預備好的手、潔淨的手、願意的手,使我們可以提供他人那些天父要給他們的東西。

結束時我要講述我生命中的一個例子。我以前有個好朋友,他的人生似乎經歷了許多能力無法負荷的困難與挫折。最後他罹患絕症躺在醫院裡。我當時不知道他住院了。

孟蓀姊妹和我到同一家醫院去探望另一位患重病的人。正當我們步出醫院,朝著停車的地方走去時,我清楚感覺到應該回去詢問一下亞當斯海侖是否也是醫院的病患。與檯前的辦事員查對後,發覺海侖的確住院好幾個星期了。

我們來到他的病房,敲了門,然後門開了。接下來所看到的完全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病房內到處是一束束的汽球。牆壁上貼了一張顯眼的海報,上面寫著「爸爸,生日快樂」。海侖坐在病床上,他的家人都在一旁陪伴。他一見到我們就說:「孟蓀弟兄,你怎麼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笑而不答。

病房中持有麥基洗德聖職的人圍繞在他們的父親和祖父,也就是我的朋友的四周,我們給了他一個聖職祝福。

之後大家都流下了眼淚,彼此感恩微笑著,大家也溫柔地相互擁抱。我彎下身子輕聲對他說:「記住主的話,因為這些話會支持你。祂應許你:『我不撇下你們為孤兒,我必到你們這裡來』」(約翰福音14:18)。

隨著時間的演進,我們一直會有不同的職責。職責不會黯淡,也不會減少。災難性的衝突來來去去,但這場攸關人類靈魂的戰爭卻不曾稍歇。主對你我和各地聖職持有人的話語,有如嘹亮的號角聲。我重述祂的話:「因此,現在讓每一個人學會他的職責,並且極勤奮地從事他被任命的職務」(教約107:99)。

弟兄們,讓我們學會自己的職責。讓我們永遠都配稱去履行這些職責,也讓我們在履行職責時,跟隨夫子的腳步。當職責的呼召臨到祂時,祂答道:「父啊,願您的旨意得以完成,願榮耀永遠歸給您」(摩西書4:2)。願我們也會這麼做,我這樣祈求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