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聖職定額組

聖職定額組

一個定額組的力量絕大部分來自於其成員在正義中團結的程度。

我很感激能夠與你們一同參與此一偉大的聖職聚會。我們所有人都是聖職定額組的成員,也許對你來說那似乎並非是什麼了不起的事,但對我可就不同了。我在教會的一個小分會裡被按立為亞倫聖職的執事。分會裡只有一個家庭。我們沒有教堂。我們在我家裡聚會。我是唯一的執事,而哥哥是唯一的教師。

因此,我知道獨自運用聖職,沒有其他人跟你在定額組裡一同服務的滋味為何。我很滿意地待在那個沒有定額組的小分會。我無從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後來我們全家橫越了這塊大陸,搬到一個有許多聖職持有人和堅強定額組的地方。

我從過去幾年的經驗學到,一個定額組的力量並不是來自於其聖職持有人的人數多寡,也不會自動因成員的年紀及成熟度而增減。事實上,一個定額組的力量絕大部分來自於其成員在正義中團結的程度。堅強的聖職定額組所具有的向心力與我在體育團隊、社團,或其他任何世上的組織所感受到的完全不同。

摩賽亞書中所記載的阿爾瑪的話語,最能描述我在最堅強的聖職定額組中所感受到的那股向心力:

「他吩咐他們彼此不可有紛爭,卻要用同一的眼睛向前看,有著同一的信心和同一的洗禮,他們的心結合在一起,並彼此相愛。」1

阿爾瑪甚至告訴他的人民如何才有資格獲得那樣的向心力。他告訴他們,除了宣講悔改和對曾經救贖他人民的主的信心外,他們不應該宣講任何其他的事。2

阿爾瑪所教導的,以及我在任何一個團結的聖職定額組所看到的,就是成員們的心都因耶穌基督的贖罪而有所改變。那正是他們的心能夠結合在一起的原因。

因此你們就可以看出主為何囑咐定額組會長要按照祂的方式來領導。在教義和聖約第107章,祂使用了幾乎一模一樣的話來描述各定額組的會長職責。執事定額組會長要把他們的職責教導給定額組成員,「即按照聖約所被賜給的那樣。」3教師定額組會長要把他們的職責教導給定額組成員,「照聖約中所賜給的那樣。」4祭司定額組會長,也就是主教,被命令去「統領四十八個祭司,與他們共同舉行會議,照聖約中所賜給的那樣,把他們的職位的職責教給他們。」5

長老定額組會長被囑咐如此做:

「再者,做長老職位的會長者的職責是統領九十六個長老,與他們共同舉行議會,按照聖約教導他們。」6

我們不難理解為何神要祂的定額組「按照聖約」接受教導。聖約是莊嚴的承諾。如果我們訂立並遵守聖約,天父已應許將賜給我們每一個人永生。舉例來說,我們接受聖職的時候也立約要忠信,協助神推動祂的事工。人們受洗加入祂的教會時承諾要對耶穌基督有信心,要悔改,並遵守祂的誡命。每一項聖約都要求對耶穌基督有信心、服從祂的誡命,才能獲得寬恕和潔淨的心來繼承永生,那是神所有的恩賜中最大的。

也許你會問:「那是說定額組裡的每一堂課都只能講信心和悔改嗎?」當然不是。但它的意思確實是說教師以及參與課程的人都必須有渴望將主的靈帶入課堂中的每一個成員的心中,以建立信心並決心去悔改,成為潔淨。

那樣的渴望不該只存在於定額組聚會的地點。在一個真正團結的定額組之中,無論他們在哪裡,都有著那樣的渴望。

幾年前我曾在一個執事定額組裡看過那樣的情況。當時我被召喚在該定額組教導課程,有幾位執事偶爾會不來參加定額組的聚會。我知道在那個定額組──以及在每一個定額組──的教導,是由持有權鑰的會長來負責的。他應該要與他們共同舉行會議。因此,我養成一個習慣,會去尋求那位接受神所交付的責任者的建議,並問他:「你認為我該教導哪些事情?我該盡力達成什麼樣的目標?」

我學會去聽從他的忠告,因為我知道神已賦予他責任去教導他的定額組成員。我知道在某個星期日,神榮耀了一位年輕的定額組會長的職責。那時我正在教導執事,注意到有張空椅子,椅子上放著一台錄音機。我看得出來那機器正在錄音。下課後,坐在空椅子隔壁的一個男孩將錄音機拿了起來。當他要離開的時候,我問他為何要錄下我們的課程內容。他微微一笑,說另一位執事跟他說他那天沒有辦法出席定額組聚會。他要把錄音機拿到他朋友的家,讓他聆聽我們的課程。

我始終信賴著那被賦予年輕的定額組會長的職責,也因此上天的協助來到。聖靈降臨,感動那教室裡的成員,聖靈差遣其中一位去找他的朋友,試著鞏固他的信心,並引導他悔改。攜帶錄音機的那位執事按照聖約學習,然後他主動去幫助和他同為定額組執事的朋友。

聖職定額組成員除了在教室裡接受教導之外,還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學習。定額組是一個服務的單位,成員從服務當中學習。一個定額組所能提供的服務,遠比其成員單獨所能提供服務的更大。而且,那股力量的倍增不只是因為他們的人數。每一個定額組都有一位被賦予權柄和責任的領袖來帶領聖職服務。我見過定額組在發生災難期間被召喚出去協助時所顯現的力量。我一再地聽見教會以外的人們,對於教會能夠如此有效率地組織起來去提供協助,表示驚奇與敬佩,對他們來說那就像是個奇蹟。在所有的聖職服務當中,這奇蹟般的力量來自於領袖與成員敬重那些持有權柄之人,即那些在世界各地指導聖職定額組服務的人。

定額組主動為人服務的時候,便會顯現奇蹟般的力量;在為定額組的成員服務時,那力量也會顯現。有一位執事定額組的會長在某個星期日早晨,趕在定額組聚會之前,與他的副會長們以及定額組秘書開會。在審慎考慮之後,他覺得受靈啟發要召喚一位執事去邀請另一位從未出席的執事來參加下一次的定額組聚會。他知道這位從未出席的執事有一位非教友父親,還有一位對教會沒什麼興趣的母親。

被指派的執事接受了他的會長給他的召喚去聯絡這個男孩。他去找這個男孩。我看著他去的,有點勉強,彷彿那是個艱鉅的任務。這個被邀請一起來參加定額組聚會的男孩在這位執事全家搬走之前只來過幾次。多年後,我在與那個執事定額組聚會地點相隔數千英里的地方參加一場支聯會教友大會。在大會的會議之間,有一個我不認識的人來跟我說話,並問我是否認識某個人。他告訴我一個名字,就是被他的執事定額組會長召喚去尋找並照顧「一隻迷失的羊」的那個男孩。這位弟兄跟我說:「你可否幫我謝謝他?我是多年前受邀去參加執事定額組聚會的那位男孩的祖父。他現在長大了。但他還是會跟我談到那位邀請他一起去教會的執事。」

他淚水盈眶,我也一樣。一位年輕的執事定額組會長受靈啟發,主動關心他定額組裡一個迷失的成員。他受靈啟發派遣一位男孩去服務。那位會長做了主本身也會去做的事。而在這過程之中,一位年輕的會長按照聖約,訓練了一個新的聖職持有人根據其職責去服務他人。他們的心結合在一起,即使是在二十多年以後,遠在千里之外,仍然結合在一起。定額組的向心力若以主的方式建立在主的服務上,便能持久不衰。

一個堅強的定額組,其特徵之一便是成員之間的情誼感受。他們彼此關心、互相幫助。若定額組會長們都記得主的目的是要定額組有向心力的話,他們就能夠紮實地建立起那樣的情誼。當然這麼做的目的是讓他們能夠互相幫助。但還不只如此,遠不只如此。這麼做的目的也是讓他們能夠彼此提升、彼此鼓勵,與主一起在正義中服務、做祂的事工,讓天父的兒女有獲得永生的機會。

了解那一點會改變我們在定額組中嘗試建立情誼的方法。舉例來說,它甚至可能會改變教師定額組打籃球的方式。那些成員可能會希望建立情誼,而不是只想要贏球。他們可能會選擇邀請一位因為球打得不好而經常受到冷落的男孩。如果他接受邀請來打球,定額組的成員可能會多傳一些球給他,特別是在這個男孩很可能無法得分的情形之下,給他得分的機會。二十年之後,他們可能不記得那天晚上他們是不是贏了球,但他們會永遠記得他們是如何一起打球的,還有為什麼一起打球──以及那是屬於誰的球隊。主曾經這樣說道:「如果你們不成為一,你們就不是我的。」7

了解主希望我們之中建立情誼的用意,可以改變長老定額組籌備聯誼會的方式。我曾經去過一個聯誼會,那個主辦人是一個教會的歸信者。找到福音對他來說,是他生平所遇到最美好的事情。因此,他那些還不是教會教友的鄰居和朋友們都被邀請來參加聯誼會。我還記得當我們跟他們聊到教會對我們的意義時,我所感受到的情誼。我在那個聯誼會裡所感受到的,不僅僅是聖職弟兄之間的情誼。主在塵世傳道期間是這樣邀請祂的門徒加入祂的第一個十二使徒定額組的:「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8因此,那天晚上我在一場聯誼會裡所感受到的是,我是在與主與祂的門徒交誼,成為祂期望我們去做到的那樣。

在我還是亞倫聖職青年的時候,有幸曾從一位聖職領袖的身上感受過那樣的情誼。他明白該如何建立持久不衰的聖職情誼。他跟一個林場主人商量,讓我們花一個下午的時間在那裡劈柴,然後把木柴一綑綑綁好。這些木柴是要送給寡婦們,好讓她們在寒冷的冬天也能夠生火。我還記得我跟我的聖職弟兄們在一起時所感受到的溫暖情誼。但更重要的是,我記得當時覺得自己 是在做救主也會做的事。因此我感受到跟祂之間的情誼。今生我們可以在自己的定額組中建立那種寶貴的情誼,然後,只要我們按照聖約生活,我們便可以在榮耀中及在家庭裡,永遠地擁有那份誼情。

我祈求你們會接受主的邀請,在我們的聖職定額組中團結合一。祂已經顯明了那道路,而且祂已應許我們,經由祂的協助,良好的定額組可以有絕佳的表現。祂對我們有那樣的期望。而我知道祂需要更堅強的定額組按照聖約去造福天父的兒女。我有信心祂會協助我們。

我知道我們的天父活著。我知道祂的兒子耶穌基督為我們及我們所遇見的每一個人的罪作贖罪。祂已復活。祂活著。祂帶領著祂的教會。祂持有聖職的權鑰。經由賜予靈感給教會中那些持有權鑰的人,祂召喚每一個聖職定額組的每一位會長。我見證,聖職和所有的權鑰已經一起復興給斯密約瑟。並且我鄭重見證,這些權鑰已經被傳遞下來,交給了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總會會長,直至今日;而他是整個世上的聖職會長。

我這樣見證,奉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