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移山的信心

移山的信心

我們最需要的就是不斷增加的信心。沒有信心,這事工就會窒礙不前。有信心,就無人能阻擋這事工的進展。

弟兄姊妹們,請容我先談一項個人事務。

總會會長歸教會全體所有。他的生命不是他自己的。他的使命是服務。

大家都知道,我年紀大了,我在六月剛過完96歲生日。我從很多消息來源得知,大家對我的健康狀況議論紛紛。我想要作一些澄清。如果再多活幾個月,我就會是本教會歷來最長壽的總會會長。我並非炫耀自誇,而是充滿感激地談這件事。我在一月份動了一個大手術。那是一個痛苦不堪的經驗,對一個從未住過院的人來說更是如此。接下來的問題是,我是否要接受進一步的治療。我選擇這樣做了。醫生們都說結果是項奇蹟。我知道這令人滿意的結果來自各位為我所做的許多祈禱。我非常感謝大家。

主允許我繼續活著,我不知道會再活多久,但不論時間長短,我都會繼續竭盡所能地履行職務。主領這個龐大且複雜的教會並不容易。任何大大小小的事都會呈報到總會會長團那裡。任何重大的決定、經費的支出都要由他們核准。這份責任和壓力很大。

但只要這是主所冀望的,我們就會繼續做下去。正如我在今年四月所說的,我們在祂的手中。我覺得健康良好,身體相當硬朗。但是當需要下一位繼任者的時間來到,一切都會按照祂的旨意,順利交接,因為這是主的教會。因此,讓我們帶著信心向前邁進,信心是今天早上我想談的主題。

本教會從一開始就是秉持著信心向前邁進。信心是先知斯密約瑟的力量。

我感謝那帶領他到樹林祈禱的信心。我感謝他翻譯和出版摩門經的信心。我感謝他去求問主,而主賜予亞倫聖職和麥基洗德聖職來答覆他的祈禱。我感謝他用信心來組織教會,讓教會適當地運作。我感謝他獻出生命來見證這事工的真實性。

信心也是驅使楊百翰向前推進的力量。我經常沈思他在帶領一大群人到這鹽湖山谷定居時所運用的極大信心。他對這地區所知不多。除了在異象中看過以外,他從未看過這地方。我猜他查閱了當時僅有的一些資料,但他對這裡的土壤、水質、氣候幾乎一無所知,可是當他第一次看到這裡時,便毫不猶豫地說:「就是這地方,前進吧」(B. H. Roberts, A Comprehensive History of the Church, 3:224)。

每一位總會會長都是如此。他們在面臨可怕的對立時,仍然帶著信心向前邁進。不管是蟋蟀破壞他們的作物,還是遭逢旱災或早霜,不管是聯邦政府來迫害,或是近年來在許多不同的地方,給予遭逢大海嘯、地震、水災的災民緊急的人道救援,教會的作法都是一樣的。福利倉庫架上的物資搬運一空,數百萬美元的現金也發送給有需要的團體,不管他們是不是我們的教友,一切都憑著信心來做事。

誠如大家所知,今年是本教會歷史上重要的一年。我們在今年紀念150年前來到此地的威利和馬丁手推車隊,以及與他們同行的杭特和賀傑篷車隊。

已有許多人寫下他們的事蹟,我無須詳談,想必你們每一個人都耳熟能詳。我只要說,從英格蘭群島長途跋涉到大鹽湖谷的那些人是用信心開始他們的旅程的。他們對將來會遇到的事所知不多,甚至一無所知,但是他們向前邁進。他們懷著極大的期望啟程,然而那期望卻隨著一路的西遷逐漸落空。他們展開艱辛的旅程,沿著普拉特河,然後爬上甜水河山谷,死神無情的手奪走了許多人的性命。他們需要配給糧食,他們的牛群死了,手推車壞了,也沒有足夠的被褥和衣服。暴風雪襲擊他們,他們尋求避難的地方,可是找不到。暴風雪重重包圍著他們。他們確確實實是活活餓死的。許多人死了,被埋在冰冷的地底下。

所幸李察富蘭克林在從英國返家的途中遇到他們。他的馬車負重較輕,可以跑得比較快。他來到山谷時,正是這個季節,那時正在召開總會教友大會。楊百翰一接到消息,立刻在會眾面前站起來,說:

「現在我要告訴大家主題,讓要在今天和大會中演講的長老來談一談,1856年10月5日這天,我們有許多弟兄姊妹在草原上推著手推車,或許有許多人離這裡還有1125公里遠,我們要把他們帶來這裡,我們要去協助他們。所以主題是:『把他們帶來這裡』。我要演講的弟兄明白,草原上的這些人就是他們的主題,這社區的首要事務就是派人出去,在入冬前把他們帶來這裡。……

「今天我就要召集所有的主教,不要等到明天,更不能等到後天。我需要60對上好的騾子和12至15輛篷車。我不要派牛隊,而要上好的騾馬。這地方的騾馬很多,我們非借重它們不可。我還要12噸的麵粉及40名駕篷車的好手,……60或65對上好的騾馬,還有馬具……

「我要告訴你們,除非你們能夠執行我此刻所教導的原則,否則你們的信心、宗教及虔誠的信仰都無法在神的高榮國度裡拯救自己的靈魂。現在去把草原上的那些人帶回來,要善盡我們所謂的俗世事務,或是說俗世責任,否則你們雖有信心也沒有用,你們所聽過的教導對你們也是徒然,除非你們照著我們所說的去做,否則你們將陷入地獄之中」(Deseret News, Oct. 15, 1856, 252) 。

騾馬和上好的篷車馬上備妥,充足的麵粉也接著送達,保暖的衣物和被褥也很快收集妥當。不到一兩天的功夫,載滿補給品的篷車就冒著大風雪向東啟程。

憔悴不堪的聖徒看到前來救援的人時,視他們如天使一般。他們紛紛流下感激的眼淚。手推車的人被抱上篷車,好讓他們能更快抵達鹽湖社區。

兩百多人死了,但有一千人獲救。

我妻子的曾祖母也在這群受困在草原上的人們當中,她是杭特篷車隊裡的一員。

今天,從我妻子在鹽湖城墓園的墓地可俯視她曾祖母戈伯瑪麗的墓地,她在1856年12月11日進入這山谷時,死在她女兒的懷中。隔天她就下葬了。她在那漫長的旅程中,失去了三名子女。一息尚存的女兒,雙腳嚴重凍傷。

那是個了不起的故事,其中有痛苦折磨,有飢寒交迫,有死亡。日記中記載的多是要涉水而過的冰冷河川,漫天咆哮的風雪,還有翻越落磯山脈的漫長路程。隨著這週年紀念活動的過去,他們的故事可能多被遺忘。希望他們的故事能一直不斷傳頌,以提醒將來的世代,他們的祖先所遭受的磨難與信心。他們的信心是我們的傳承。他們的信心提醒我們,由於他們付出的代價,現在我們才能享福。

不是只有像手推車先驅者們那樣偉大的英雄事蹟才看得到信心,從一些微小卻很重要的事情上,也同樣可看到信心。讓我來告訴各位一個這樣的故事。

大約120年前在興建猶他曼泰聖殿時,培斯曼喬治擔任最後修繕的木匠。他和他年輕的妻子馬大育有一名小孩,第二個孩子也即將出世。

喬治在安裝聖殿東側一扇厚重的大門時,絞勒性疝氣發作,讓他劇痛難忍。馬大把他放到篷車,載他到尼腓鎮後,再轉火車到普柔浮就醫。他在那裡去逝。而她拒絕再婚,作了62年寡婦,靠縫紉養活自己。

現在容我岔開這個話題一下。我訂婚時送給我太太一枚戒子,等到結婚時,我再送她一個套戒。她戴了好多年。然後有一天,我注意到她把戒指拿掉,改戴這一小枚金色戒指。那是她曾祖母培斯曼馬大的戒指,也是她丈夫喬治送給她的婚戒。那是他在世上唯一的遺物。春天的某一天,馬大正在打掃屋子,她把所有的家具都搬出來,要做一次大掃除。就在她俯身拍打床墊上的稻草時,她發現戒指不見了。她找遍了每一個地方。那是她所愛的丈夫留給她唯一的一件紀念品。她把手伸進稻草堆中摸索,可是還是找不到。她頻頻拭淚。她跪下來祈求主能幫她找到那枚戒指。等她一張開眼睛,戒指就在她眼前。

現在我手裡拿的就是這枚戒指。它太小了,大家可能看不到。那是一枚18K金、早已磨損變形的舊戒指,但它代表信心,一位寡婦的信心,她在最沮喪之際對主的呼求。這樣的信心是活躍的泉源,是希望和信賴的根基。我們每一個人都非常需要這樣單純的信心。

面對這個不斷向前推進的偉大事工,我們最需要的就是不斷增加的信心。沒有信心,這事工就會窒礙不前。有信心,就無人能阻擋這事工的進展。

救主說:「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並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馬太福音17:20)。

阿爾瑪對他的兒子希拉曼說:「對他們宣講悔改和對主耶穌基督的信心;教導他們謙抑自己,並要在心中溫順謙恭;教導他們用他們對主耶穌基督的信心來抵拒魔鬼的每一種誘惑」(阿爾瑪書37:33)。

願主祝福我們,讓我們對所參與的這項偉大事工有信心。願信心宛如夜間的燭光引導我們,宛如日間的雲柱走在我們前頭。

我如此謙卑祈求,是奉我們信心的源頭──主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