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作個大丈夫

作個大丈夫

我們持有神的聖職的人……必須從自我放縱的塵埃中起來,作個大丈夫!

多年以前,我和我的兄弟還小的時候,母親因為癌症動了一次大手術。她和死亡擦肩而過,頸部和肩膀大部分的組織都割掉了,所以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她的右手稍微一動,就非常疼痛。

手術後大概一年,有一天早上,父親帶著母親到一家電器行,請老闆教她怎麼使用他們賣的一種燙衣機。這機器的品牌叫燙寶牌,操作方法是:人坐在椅子上,用膝蓋去推踏板,滾輪就會降下來,緊靠著高溫的金屬板面,接著轉動滾輪,就可以燙襯衫、褲子、洋裝和其他衣物。這個設計讓燙衣服變得容易多了(我們家有五個男生,要燙的衣服很多),對一個不太能運用手臂的婦人來說尤其便利。父親告訴老闆說他們會買那台機器,然後就付了現金,令母親非常驚訝。父親是獸醫,收入不錯,但是因為母親的手術和醫藥費花了不少錢,所以財務狀況甚為拮据。

在回家的路上,母親很難過。她說:「我們哪裡買得起?錢要從哪裡來?我們現在要怎麼過日子啊?」父親最後終於告訴她,他已經將近一年沒有吃午餐,把錢都存夠了。他說:「從現在開始,妳燙衣服的時候,就不必停下來,到房間裡哭到手不痛為止。」母親不曉得他是怎麼知道的。當時,我並不懂父親為母親所作的犧牲,還有他那愛的舉動,但是現在我知道了,我對自己說:「他真是一個大丈夫。」

先知李海苦勸他那些叛逆的兒子,說:「從塵埃中起來吧,拿出大丈夫氣概來」(尼腓二書1:21)。拉曼和雷米爾在年齡上都是成年人了,但是在品德和靈性上,還是像未長大的小孩一樣。要他們做一點費力的工作,他們就抱怨連連,不但不接受有權柄者的規勸,不重視屬靈的事情,甚至很容易發脾氣,而且很會採取哀兵姿態。

我們今天也看到了一些這樣的態度。有些人的所作所為好像只在乎自己高不高興。浮濫的社會觀念和以往一樣,抱持著「讓男人擺脫束縛」想法,以致於很多人認為未婚生子或同居不婚是被接受的。1規避承諾被認為是聰明,為別人的利益付出犧牲則被認為是傻瓜。有些人認為,工作和事業是可有可無的。有位心理學家研究這種越來越盛行的現象,稱之為「消極的年輕世代」。我們來看看下面這個例子:

「賈斯汀離家上大學一兩年,花了父母親一、二十萬,後來他覺得讀書很無聊,就搬回家裡,住在他高中時所住的那個房間。現在他每星期在影印店工作16個小時,或者到星巴克咖啡店打工。

「他的父母對此一籌莫展。『賈斯汀,你已經26歲了。你不上學,沒有事業,連個女朋友也沒有。你有何打算?你什麼時候才要好好振作?』

「『哪裡不對勁?』賈斯汀問道。『我又沒作奸犯科,也沒伸手跟你們要過錢。你們為什麼不能放輕鬆一點?』2

這有何雄心壯志可言呢?

我們持有神的聖職的人承擔不起生活漫無目標的代價;我們有工作要完成(見摩羅乃書9:6)。我們必須從自我放縱的塵埃中起來,作個大丈夫!男孩渴望變成大丈夫──變得強壯、有能力,成為一個能夠建構、創新,善於處理事務的人,在世上有一番作為──那一種美好的抱負。對我們這些年紀比較大的人來說,其中一項美好的抱負就是在生活中真正發揮男子氣概,成為那些仰望我們的人的好榜樣。

從宏觀的角度來看,真正的男子氣概是以我們和女性之間的關係來詮譯的。總會會長團和十二使徒定額組以下這段話正是我們追求的目標:

「家庭是神所制定,男女之間的婚姻是祂永恆計畫的基本部分。孩子有權利在婚約下出生,並由完全忠貞、奉行婚姻誓約的父母養育。……依照神的安排,父親應在愛與正義中主領家庭、負責提供生活所需並保護家人。」3

多年來,我拜訪過許多國家的教友,儘管大家的情況和文化不同,我在所到之處看到我們的婦女,包括一些很年輕的婦女,她們的信心和能力讓我印象深刻。她們有許多人很有信心,而且心地善良。她們熟知經文,穩重而有自信。我捫心自問,我們的男人匹配得上這些姊妹嗎?我們的年輕弟兄是否都培養自己成為匹配的伴侶,能夠成為這些姊妹所仰賴並尊敬的對象?

興格萊戈登會長在1998年4月的聖職大會上特別給男青年一番勸勉:

「你的伴侶要冒極大的風險。……她的後半生也多半由〔你〕來決定。……

「接受教育,盡可能地接受訓練。這個世界會以其認為你應配得的酬賞而大大地酬賞你。保羅在寫給提摩太的信中,直言不諱地說:『人若不看顧親屬,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還不好,不看顧自己家裡的人,更是如此』(提摩太前書5:8)。」4

正直是成為大丈夫的基本條件。正直意謂著要誠信,也意謂著接受責任,信守承諾與聖約。曾任總會會長團副會長的譚以東會長是一位正直的人,他曾經說過有一個人來向他尋求忠告。

「不久以前,有一個年輕人來找我,說:『我與一個人定了協議,每年必須償付固定的款項,但我拖欠了一些錢。我付不出那些錢,因為如果我付了錢就會失去自己的房子。我該怎麼辦呢?』

「我看著這個年輕人說:『照你們的協議做。』

「『即使會失去我的房子?』

「我說:『我現在不是談你的房子,而是你的承諾,我想你的妻子寧可有一位言而有信、善盡責任的丈夫,……寧可住在租來的房子,也不要跟一位不守約定和承諾的丈夫共同經營家庭。』」5

好人有時候也會犯錯。一個正直的人會誠實地面對並改正他的錯誤,這樣的人就是值得我們尊敬的好榜樣。有時候,我們作了努力,可是失敗了。儘管我們很誠實,很努力,但並不是每一個正當的目標都會實現。真正的男子氣概並非總是憑結果來斷定的,也會看他本身付出的心力,看他的努力來判定。6

雖然必須有所犧牲,在忠於承諾的過程中拒絕某些享樂,但是真正的男人過的是一種極富酬償的生活。他付出很多,但是他收穫的更多,他活得心滿意足,因為他得到天父的讚許;過著發揮真正男子氣概的生活,才是良好的生活。

更重要的是,在思考作個大丈夫這項勸誡時,我們要想到耶穌基督。當彼拉多把帶著荊棘冠的耶穌帶出來時,對眾人宣告:『你們看這個人!』」(見約翰福音19:4-5)。彼拉多或許不完全了解他自己這句話的意義,但是主的確站在眾人面前,就像祂今天也站在我們面前一樣,是男子氣概的至高典範──你們看這個人!

主問門徒說他們應當是怎樣的人時,祂自己回答說道:「我實在對你們說,應當和我一樣」(尼腓三書27:27;亦見尼腓三書18:24)。這是我們追求的最高的目標。祂作了哪些事是我們身為男人的可以效法的呢?

耶穌拒絕誘惑。耶穌親自面對那位狡猾的誘惑者時,「不向試探屈服」(摩賽亞書15:5)。祂用經文來回應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馬太福音4:4)。福音的誡命和標準是我們的保護,我們也可以學習像救主一樣,從經文中得到力量來抗拒誘惑。

救主是服從的。祂徹底摒棄「自然人」的習性(摩賽亞書3:19),只順服天父的旨意。(見摩賽亞書15:7)。祂接受洗禮,表明「祂按照了肉身,在父的面前謙抑自己,並向父證明,祂必用遵守祂的誡命來服從祂」(尼腓二書31:7)。

耶穌「周流四方,行善事」(使徒行傳10:38)。祂運用聖職的神聖力量來祝福有需要的人,「如治癒病人,救活死者,使跛子行走,瞎子得見,聾子能聽,並治好種種的疾病」(摩賽亞書3:5)。耶穌告訴祂的使徒說:「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必作眾人的僕人。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馬可福音10:44-45)。身為祂的同工僕人,我們可以透過愛與服務而在祂的國度中變得偉大。

救主在對抗邪惡與錯誤時勇敢無懼。「耶穌進了神的殿,趕出殿裡一切做買賣的人,……對他們說:『經上記著說:我的殿必稱為禱告的殿,你們倒使它成為賊窩了』」(馬太福音21:12-13)。祂呼籲所有的人悔改(見馬太福音4:17),得到寬恕(見約翰福音8:11;阿爾瑪書5:33)。因此,願我們也能堅定地護衛神聖的事物,並且提高我們警告的聲音。

祂犧牲自己的性命以救贖全人類。我們也應當接受責任去照顧祂託付我們去照顧的那些人。

弟兄們,讓我們作個大丈夫,成為像祂一樣的人。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