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聖職,權鑰和祝福的權力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聖職,權鑰和祝福的權力

我們希望配稱的麥基洗德聖職持有人,會由自己的家人先做起,運用這授與他們的力量祝福別人。

福音復興最值得注意的證據之一,就是斯密約瑟和考得里奧利佛關於聖職及其指導權力如何重返世上的見證。各種聖職和聖職權鑰都是由早期持有它們的天上使者所復興:施洗約翰把亞倫聖職及其悔改與洗禮的權鑰帶回來。1彼得、雅各、約翰不只復興了麥基洗德聖職,還復興了「國度的權鑰」。2摩西和以來加帶回來「聚集」和「印證」的權鑰。3這些描述聖職重返世界的事件非常值得注意,因為它們與聖經中先前各福音期的聖職復興模式完全一致。我們可以舉救主時代聖職權力的復興和移轉為例。

救主塵世傳道將近結束時,祂知道自己不久就要離去,如果使徒們在祂升天後要繼續帶領事工,就必須要有聖職的權鑰,所以祂應許要把「國度的權鑰」4給彼得。馬太記載道,耶穌為了讓他們得到權鑰,帶著「彼得、雅各、和約翰⋯⋯上了高山,就在他們面前變了形像」,而且摩西和以利亞也「向他們顯現」。5這事之後不久,救主就宣布使徒們持有指導這聖工的權鑰。6先知斯密約瑟說:「救主、摩西、和以利亞曾在山上把權鑰賜給了彼得、雅各和約翰,那時他們在祂面前變了形像。」7

馬太所描述的聖職復興方式,正是我們這福音期所遵循的模式。在這福音期一開始,主就指定在先前福音期持有權鑰的使徒和先知們,把聖職權鑰帶回世間。

相反的,十九世紀時,拋邁拉附近的牧師並不明白大叛教已然發生,他們相信的完全是另一套接受聖職的過程。他們認為,人只要信神就持有聖職,傳教的權力就來自這些人的內心感召,他們並不明白接受聖職需由持有權柄者所按手授與。8此外,他們也不了解聖職權鑰的目的或其必要性。

聖職是神委派給人的權力和權柄,聖職權鑰是指導運用那力量的權利。本教會總會會長持有管理整個教會所需的權鑰。總會會長團的副會長和十二使徒定額組也持有國度的權鑰,他們在總會會長指導下運作。支聯會會長、主教、聖殿會長、傳道部會長、以及定額組會長們也都被賜予權鑰,指導教會中他們管轄的部分。他們的副會長並沒有權鑰,但有「經由召喚及指派,而蒙授權之權柄。」9

聖職和聖職的權鑰開啟了得到救贖祝福之門。藉著聖職的權力,人們得以接受赦罪的洗禮;而罪之所以能得赦,乃是因救主偉大慈悲的行為。持有麥基洗德聖職的人可以授與聖靈,而藉著接受聖靈的恩賜,教友得以被火潔淨、被引入真理、被安慰、被聖化,並在許多方面蒙得祝福,領受贖罪的果實。印證的權柄可以把男人、女人、和他們的子女永遠捆綁在一起,使來生的超升成為可能──這也是由救主而來的祝福。

我們希望配稱的麥基洗德聖職持有人,會由自己的家人先做起,運用這授與他們的力量祝福別人。福音復興的偉大傳承之一,就是在受到提示或在家人希望得到聖職祝福時,持有麥基洗德聖職的父親能祝福他的妻子兒女。

許多年以前,我的家庭在父親的祝福的重要性和價值和權力方面,有個難以忘懷的經驗。我們學習到的教訓,也許大家會感興趣。

我們家的孩子們大到準備上小學時,培曼姊妹和我決定在每學年開始,給每個小孩一個父親的祝福。我們在學年開始前的那次家人家庭晚會進行。我們的長子麥可上三年級的那年,特別讓我們難忘。開學前的夏天,他參加了少棒聯盟,也很喜歡這運動。就在學年開始前,我們聚在一起舉行家人家庭晚會,麥可告訴我們他不需要祝福。他已打完少棒的頭一季,覺得祝福是給較小的小孩的。

培曼姊妹和我當場楞在那裡。我們鼓勵他,跟他說這祝福對他的學業有幫助,而且可以保護他,並幫助他和弟弟妹妹朋友相處。儘管我們好說歹說,他卻不為所動。他太大了。我們相信人人都有選擇權,所以也不打算強迫一個八歲大的孩子接受祝福。那年,除了麥可以外,每一個孩子都接受了祝福。

學年如常進行,麥可和其他的孩子學業都不錯,家人也相處甚歡。到了隔年的五月,少棒聯盟的球季又開始了。學期結束後隔天,麥可的教練召集球隊練習。麥可十分期待,他的夢想就要實現了,他要成為先發捕手。棒球場離我們家只有幾條街遠,男孩們和教練穿過一條交通繁忙的大街走到那裡去。練完球後,男孩們和教練啟程回家,麥可和一個朋友跑在教練和其他的孩子前面。就在他們兩人走到了那條繁忙的大街上時,麥可沒留意看,竟闖到一部由一個十六歲的青年駕駛的車前,這個年輕人還是第一次開車。你們想想,那個青年心裡一定萬分驚慌。他猛踩煞車,快速偏轉方向盤,想要避開這男孩。但不幸的是,車前的護罩和保險槓還是掃到了麥可,把他撞倒在路上。

很快地,培曼姊妹和我就接到警方的通知。麥可情況危急,正由救護車送往醫院。我們那時真是分秒必爭,而在出發前我撥了電話給一個朋友,請他在醫院與我們會合,協助給麥可祝福。那二十分鐘的路程真是我們一生中最漫長的時間。我們熱切的為兒子的性命祈禱,尋求主的旨意。

我們把車停妥在急診室門外時,看到警察從裡面出來,帶著個哭泣的青年。那個警察認出我們來,告訴我們那青年就是駕車的人。我們已得悉事情的經過,所以用手臂擁住他,告訴他我們知道那不是他的錯。然後我們就進醫院去找麥可。我們進到他的房間時,醫生和護士正忙著處理他的狀況。我朋友也到了,我們就問說可不可以讓我們與邁可單獨相處兩三分鐘時間。我的聖職弟兄膏抹了他,而由我來印證。當我把手按在麥可頭上時,一股平安撫慰的暖流籠罩了我,祝福語源源而出,給了他許多應許。之後他就被緊急送入了手術房。

接下來的四個星期,麥可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頭上綁著繃帶,腳上接著牽引器。每個星期三,他的少棒隊員會在比賽後來探望他,向他報告比賽的情形。每個禮拜那些男孩講完比賽情形以後,麥可總是淚流滿面。吊著牽引器四個星期以後,麥可從胸部以下到腳尖都打了石膏。有兩三回,我們帶他去看他的朋友們賽球。又過了四個星期,全身的石膏換成了從臀部到腳趾的石膏。學年開始前的兩天,最後的石膏才被拆掉。第二天晚上全家聚在一起做學年的祝福時,誰還不曉得哪一個人要第一個接受祝福呢?那個九歲大的男孩排在最前面,他年紀長大了一點,智慧卻增加不少。許多年過去了,我們的子女們已然了解到聖職祝福並不能防止所有的意外,但是他們也曉得聖職可以給予不同形式的保護。今天,我們的孫子女成為接受聖職祝福的人,這個傳統已傳到了第二代第三代。我們相信這個做法就和我們的家庭一樣,會一直持續到永恆。

我很感謝一個十四歲的男孩,斯密約瑟,走到樹林中求問哪個教會是對的。我會永遠感謝他所得到的回答,以及其後經由施洗約翰、彼得、雅各、約翰還有其他神聖使者復興的聖職和聖職權鑰。願我們從自己的家庭開始,運用這偉大的權力祝福所有神的兒女們。這是我的祈求,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