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一位精選的先見!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一位精選的先見!

即使斯密約瑟只接受到這其中的一項神聖啟示,光是這一項啟示就足以確立他身為先知的偉大身分。

從1820年起,斯密約瑟就不斷遭受他人的指控。雖然最後都證明了他的清白,但這樣的攻擊從未間斷過。

誠如預言中所說的,愚夫將嘲笑他,地獄將向他發怒,他的名字將「被認為是好的和壞的」(斯密約瑟的寫作(二):33)。對於那些寧可在屋外啃老骨頭也不願進屋一嚐佳餚的少數人而言,這些傳言無疑會吸引他們的注意,使他們無法理解約瑟身為「精選的先見」(見尼腓二書3:6-7)的這個使命。

如同艾蒙所教導的,先見有能力翻譯古代的紀錄,艾蒙說:「一位先見比一位先知還要偉大」,但「一位先見⋯⋯也是一位先知」(見摩賽亞書8:11-16)。約瑟蒙得這樣的召喚,成為「他同類的極大助益」(摩賽亞書8:18)。

這位「精選」的翻譯員藉著「神的恩賜和力量」(教約135:3)使摩門經問世,這是人們可以觸摸、驗證的一本書。對所有留意摩門經的人而言,它就像一把鑰匙,打開那關閉多時且經典似乎完備的藏經閣大門,為它增添新書。

此書的標題頁有一段話,說明它的目的是讓世人「確信耶穌即基督」(亦見尼腓二書25:18)。在這個不相信又推諉隱瞞這項重要事實的時代,此書這股「使人確信」的力量正是世人所亟需的!這的確是一項清楚明白的應許!

摩門經會在「屋頂上」向世人宣讀(尼腓二書27:11)。即使人們忽視它,「祇要大地存在」,它就會不斷地提出邀請(尼腓二書25:22)。

「大地各端將探問〔約瑟〕的名」(教約122:1),這是一點也不稀奇的。那令人安心的預言進一步地宣告,約瑟的敵人「必驚惶失措」,先知的人民也不會因叛徒的見證「轉而反對〔他〕」(見尼腓二書3:14;教約122:3)。

就如同傅士德會長昨天提醒我們的,約瑟在談到自己的不完全時曾說道:「我從未告訴你們我是完全的;但在我所教導的那些啟示中並無錯誤」(Andrew F. Ehat and Lyndon W. Cook, The Words of Joseph Smith [1980], 369)。

年輕的斯密約瑟進入樹林原本只是想要知道他應加入哪個教會,不料卻被召喚為先見、啟示者、翻譯員和先知(見教約21:1)。後來,在樹林中,那意想不到的榮光來到!隨之而來的啟示和譯文不是憑空想像的作品,不是每日格言,更不是勸世文,相反地,這些是昭告世人的神聖啟示。

這些隨後而來的啟示和譯文不僅數量龐大,更彰顯了「精選的先見」一詞中的「精選」二字。令人驚訝的不只是約瑟與世人分享的啟示如此之多,存在於這些豐富資料中的「絕世珍品」,更是令人驚奇。

例如,在這龐大的啟示和譯文中,有一段關於宇宙的描述,遠遠超越了1830年代的天體物理學,它形容宇宙包含了「無數的世界」,也進一步告訴我們「其上的居民都是上帝所生的兒女」(摩西書1:33;教約76:24)。

很久以前,亞伯拉罕將來的後裔就已被比作海邊的沙,為數眾多,令人無法想像(見創世記22:17)。比方說,復興的啟示和譯文吻合了科學家最近對宇宙中星球數目的估算,科學家說:「天空中約有70乘以10的21次方個星球,⋯⋯比地球上所有海邊和沙漠的沙更多」(Allison M. Heinrichs, "The Stellar Census: 70 Sextillion," Los Angeles Times, 26 July 2003; see also Carl Sagan, Cosmos [1980], 196)。

啟示和譯文也提到神的主要目的是「促成人的不死和永生」,這項神聖的簡短宣告令人安心(見摩西書1:39)。神對人類靈魂發展的計畫沒有改變。這計畫曾對在曠野流浪40年的以色民傳講,這40年「是要苦煉你,試驗你,要知道你心內如何,肯守祂的誡命不肯」(申命記8:2)。因此,我們身為門徒的人可以理解為何我們的信心和耐心常常遭到試驗──這樣我們才可以準備好回到天家(見摩賽亞書23:21)。

弟兄姊妹們,在我們的生活中,我們不會走很遠的路而不再次確認方向,也不會不管我們所搭的帳棚是面對所多瑪還是面對聖殿(見創世記13:12;摩賽亞2:6)。

神在宇宙的深處,沒有什麼讓祂分心的事物。我們是祂最關切的對象,也是祂最終的目的。這與有些人所相信的──世人住在一個沒有「主人」、「不受任何控制的宇宙」,有著多麼強烈的對比啊!(Bertrand Russell, "A Free Man's Worship," in Mysticism and Logic and Other Essays [1917], 50), a "universe … without a master" (Albert Camus, The Myth of Sisyphus and Other Essays, trans. Justin O'Brien [1955], 123)。

啟示也提到我們是神的靈體兒女,已經存在很久的時間了,因為「人在太初也與神同在」──這句話就出現在另一句更明確闡釋人的永恆本質的話語旁(見教約93:29)。這些話和其中蘊藏的真理意義非凡,挑戰了人是「無中生有」的這種說法。

人在「太初」與神同在的事實意味著長久以來「你已經是你了」。所以說,使徒約翰寫道:「神先愛我們」(見約翰一書4:19)是正確的。同樣地,在這紛擾的世界中,我們學到其他的人確實是──我們屬靈的兄弟姊妹,而不是我們的工具、對手或敵人。此外,對於人類的生命,我們應有一份特別的崇敬和關心。

雖然這三項啟示和譯文令所有的人驚奇,但它們特別回答了人類內心最深層的「渴望和疑惑」,重建了我們對於神的本質、宇宙的本質、人的身分和生命的意義的理解!還有什麼話能比這些簡短又完整的宣言更關乎我們個人呢?

即使斯密約瑟只接受到這其中的一項神聖啟示,光是這一項啟示就足以確立他身為先知的偉大身分。雖然神想要把「〔祂〕所有的」都賜給我們,但我們連認知的能力都很貧乏!(見教約84:38)。

難怪保羅要讚揚亞伯拉罕「總沒有因不信心裡起疑惑」(羅馬書4:20)。我們沈思復興的教義時也是有風險的,因為面對這樣大膽又附有應許的真理,我們心裡可能會「起疑惑」。

當我們思考這樣驚人的啟示和譯文時,讓我們聽從班傑明王的勸告:「相信神,⋯⋯相信世人不能領悟一切主能領悟的事情」(摩賽亞書4:9)。

全能之神讓所有人都有選擇的自由,但我們應當非常感謝神,因為祂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決定了要透過祂兒子的贖罪來拯救祂所有的兒女,並讓他們復活。然而,有些人拒絕,有許多人對這些和其他神聖的邀約無動於衷,大多是因為他們被世上的思慮牽絆。他們不認識救主,他們的心思意念也與祂相離甚遠(見摩賽亞書5:13)。

在神的計畫中,在這浩瀚無垠的宇宙中,存在著神對每個人難以想像的關切。舉例而言,

「〔神〕俯視所有人類兒女們;祂知道所有心中的思想和意圖」(阿爾瑪書18:32;亦見以賽亞書66:18)。

因此我們要對祂負完全的責任。審判日那天,我們不能援引美國憲法第五條修正案!(譯註:該法案保護個人擁有不在法庭上作不利於自己供詞的權利。)

我留到最後才講的其實是最重要的一個啟示,就是:神向人顯現。這件事說明了我們的救主,即復活的耶穌基督的確是存在的!從聖林開始,祂為了進一步證實真理,相繼在嘉德蘭、海蘭等較不為人知的地方顯現,全人類也因此獲得了這項他們最需要的證明。

哀哉,在世俗世界中,許多人把耶穌當作是很遙遠的人物,這還算好;有些人甚至會詆毀祂。因此,復興的啟示中所證實的這個事實就顯得非常特別,這項適用於全宇宙的真理就是:「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約翰福音3:16)。

耶穌作成了「無限的贖罪」,忍受了無限的痛苦,祂是理解萬事萬物的救主,祂「降下低於一切事物」,並「理解一切事物」(尼腓二書9:7;教約88:6)。是的,就像不久前一首動人的黑人靈歌所寫的,「沒有人知道我的煩惱,除了耶穌外,沒有人知道」。

弟兄姊妹們,這些啟示和譯文與這星球上的人類息息相關,其中也包括那些人們常說的過著「黯然絕望生活」的人(see Henry David Thoreau, Walden [1965], 7)。他們已加入那些沈迷於喧囂生活之人的行列中,縱情於感官世界,失去了感受的能力(見摩羅乃書9:20;以弗所書4:19;尼腓一書17:45)。因此他們舔光了盤子裡所殘留的美味,拼命地追求感官的刺激。不過,這樣的人並不多,只是人民中的「少數」(見摩賽亞書29:26-27)。

值得注意的是,在末世時魔鬼是不會「援助」那些跟隨他的人的(見阿爾瑪書30:60)。他做不到。耶穌不僅會光榮得勝,魔鬼用來取悅肉慾之心的狡詐理論也會崩潰,而且「倒塌得非常厲害」(見阿爾瑪書30:53;尼腓一書11:36)。即使是現在,我們也可以從那些「醒悟過來」的人身上,看到魔鬼的教義正在逐步瓦解中(見路加福音15:17)。其他人在深刻體驗過魔鬼之道的空虛後,現在「已在準備傾聽神的話語了」,正等待有人向他們宣講這些拯救人的啟示和譯文(見阿爾瑪書32:6)。

弟兄姊妹們,我們不敢阻礙復興福音的傳播!我們不敢隱藏那些令人安心的啟示和講述真理的譯文,這些話都是「現在的實事,和將來的實事」,是那些因罹患教義貧血症而雙手疲憊下垂之人所亟需的復興福音的紅血球(見摩門經雅各書4:13)。退卻會阻礙悔改,模糊了主希望我們變得「燦爛如太陽,清澈如月亮」的吩咐(見教約105:31)。

在此同時,我們要知道有許多人會忽視我們。有的人會認為我們很奇怪或是被人誤導。讓我們忍受人們指責的手指,這些無聊的人終究會發現自己所住的「廣廈」竟是一間破舊的三流小旅館(見尼腓一書8:31-33)。不要辱罵那些辱罵我們的人,不要理會他們(見教約31:9)。讓我們用力高舉信心的盾牌,並且在盾牌塗上一層保護靈性的鐵氟龍,滅盡那朝我們射來的利矛(見尼腓一書15:24)。

弟兄姊妹們,說了這麼多話後,除了「讚美與耶和華相通達的人」外,「我再能說些什麼呢」!(「讚美先知」,聖詩選輯,第15首;摩門經雅各書6:12)

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