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復興的信息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復興的信息

復興的信息便是邀請人們知道為什麼耶穌基督的福音和祂真實的教會在近代藉由一位先知復興。

語詞是我們用來表達人與人之間感情、知識和資訊的詞彙之一。在這些語詞中,有個詞是用來查出一件事的起因或理由。這個詞的表達是為了滿足好奇心、探索未知事物或獲得人生重要問題的解答。人們若不使用或忽略這個詞,思考過程就會停止而變得一無所知。那麼,這個重要的詞是什麼呢?你猜到了嗎?這個詞就是為什麼這三個字。

「為什麼」是兒童最先會說且很喜歡說的語詞之一,青少年更是愛問為什麼。我有個孫子最愛問的一句是:「我為什麼要吃蔬菜?」等孩子年紀稍長,便開始用各種為什麼的問題來探索內心的感受:「祖母為什麼過世了?」然後用為什麼的問題來尋求知識或確定職責:「我為什麼要到教會?為什麼要去傳教?我們為什麼受到吩咐要與人分享福音?」

最後的這個問題是一項挑戰!傳道事工同樣也是每位教友的責任,要發出「警告的聲音,每一個向他的鄰居,要和藹而溫柔」(見教約38:41)。為什麼?好藉著邀請人歸向基督而獲得耶穌基督教會的救恩教儀(見摩羅乃書10:32)。復興的信息便是邀請人們知道為什麼耶穌基督的福音和祂真實的教會在近代藉由一位先知復興。

你如何向人提出這樣的邀請呢?

首先,說明父神是活著的,祂愛我們,是一位啟示之神。我們怎麼知道這些呢?要藉由啟示和先知的見證。宗教歷史的年代始於聖經,聖經記載著神賜給先知的啟示,是神早期與人交往的一部紀錄。這紀錄一開始談到我們第一對祖先亞當和夏娃;他們的創造、墜落及其後果──成為必死並與神隔絕;以及他們進入這塵世的最初情形。或許那時候他們最先產生的疑問之一是:「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為了要得到答案,他們唯一的辦法是呼求主的名,因為主是獲知真正知識的唯一來源(見創世記4:26)。藉由直接的啟示,他們聽見了主的聲音,這聲音吩咐他們要崇拜主他們的神,並向祂獻祭(見創世記4:4;摩西書5:4)。後來神又啟示亞當和夏娃,教導他們:獻祭是父獨生子的犧牲的樣式,耶穌基督是他們藉以讓救恩臨到他們的唯一名字。接著,也應許他們將接受聖靈的恩賜,藉此,凡他們祈求的,都將賜給他們(見摩西書5:6-7;6:52)。

之後,亞當藉由聖靈的力量獲得了確鑿的見證,知道耶穌是基督、世界的救主和救贖主。亞當和夏娃獲得了關於他們與父神、神子和聖靈之間關係的知識,贖罪和復活的知識,以及救恩福音的首要原則與教儀的進一步知識,他們因此恢復了對於墜落後必死狀態的理解。

由於亞當所聽到、所看見的事情,使他有資格蒙召喚成為世上第一位先知,為賜給世人的啟示作見證。他當時的主要責任是:維護福音真理,並教導他所接受到的福音真理。撒但卻反其道而行,用盡一切手段教導人們否認、拒絕或忽視藉由啟示所獲得的福音,讓那些已接受福音的人背叛、深感困惑、疏遠、放棄或脫離他們原本的信仰!

於是舊約的其餘內容就成了不斷接受啟示的宗教歷史,談到了在各個不同時期,即所謂福音期,透過眾先知:像是挪亞、亞伯拉罕和摩西,來復興每次叛教所喪失的部分。這些先知向來都是由神召喚,獲賜神聖權柄,擁有聖職權鑰,承擔神聖的使命:要奉主的名說話,教導及預言耶穌基督,世界的救主和救贖主的贖罪即將到來(見阿摩司書3:7)。

新約證實了舊約眾先知的教導、見證和預言,記錄了耶穌基督這位活神的兒子的誕生、生平和傳道,祂的救贖和復活;也談到了祂教會的建立、祂的神聖權柄、祂的福音以及祂給門徒的吩咐,要他們去分享,「往普天下去,傳播福音給萬民聽」(馬可福音16:15)。

新約的信息很明顯:同一羊圈、同一信仰、同一福音、同一聖職、同一教會,好成為「一個整體,是基督的兒女」(尼腓四書1:17)。

但在基督復活後的時代,迫害、否認神、拒絕基督的福音及拒絕祂授予聖職權柄的僕人再度成了當時普遍的現象。從宗教歷史中我們可以找到證據,知道聖職權柄如何被世俗權力迅速取代;知道神的教義如何成了多變而扭曲的人為哲學;知道救恩的教儀如何被改變或用錢買到;知道啟示如何變得晦暗不明,導致靈性黑暗時期的來臨。

然而,早已有預言,在大叛教期間,宗教追尋的熱潮將再度興起,人們又會問為什麼是如此。信心大的人站出來力圖糾正不實的教義及錯誤的靈性權柄。他們真心誠意努力去做,結果卻是以他們的名字成立了更多的教會,表達出他們不同的主張,造成了更多的混亂,派系林立的情形更嚴重。實際上,這改革欠缺了兩大要素:啟示和權柄──這是主向世人傳達神聖真理的唯一途徑。我們繼續依循宗教歷史的時間表迅速向前走,就會找到一個年份和名字:年份是1820年,名字是斯密約瑟。這年輕人思考著當時宗教上的一片混亂和教派林立,自問:若他們中間某一個是對的,那是那個呢?我如何認出那個呢?(斯密約瑟的寫作(二)1:10)。為什麼如此混亂呢?這時先知為我們立下的典範是求問神。神以祂自己的方式回答人們所問的為什麼,於是宗教歷史剎那間重演,神再一次以異象作為回答,這次是父與子的異象。父再一次作了神聖的見證:「這是我的愛子。聽祂說!」(斯密約瑟的寫作(二)1:17)神再一次以直接的啟示回答斯密約瑟的疑問:「所有教派中那一個是對的──以及我應該加入那一個。」(斯密約瑟的寫作(二)1:18)。「我所得到的回答是他們之中沒有一個我應該加入的,因為他們都是錯的」(斯密約瑟的寫作(二)1:18-19)。耶穌基督,那真理的源頭,再一次親自宣布發生了叛教。因此,再一次,必須有隨之而來的復興,這復興也的確發生了。隨後的幾年,斯密約瑟藉由啟示在神聖教義上獲得了豐滿的知識,也獲得了聖職的權柄和權鑰。最後,從1830年開始,具備全部救恩教義和教儀的耶穌基督的教會就此復興。斯密約瑟有資格被召喚為近代復興期的先知。

正如聖經是神賜予古代眾先知啟示的具體證據,同樣地,摩門經,即耶穌基督的另一部約書,乃是現代的證據,要讓人相信斯密約瑟也是先知,像古代先知一樣獲得了啟示和權柄。摩門經為真理的見證會幫助人們找到答案,知道為什麼耶穌基督的福音和教會已經藉由一位先知而復興,也知道為什麼今日我們有一位活著的先知,興格萊戈登會長。這也同時回答了最重要的為什麼,知道所有的福音教儀帶來最大的祝福,好讓我們為救恩作準備並實現我們今生的目的,建立永恆的家庭。這復興的信息千真萬確,因為乃是從神而來。

我為此作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