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帶他回家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帶他回家

在主的協助下,我們都能伸出援手、拯救那些我們有責任照顧的人。

我親愛的弟兄們,今晚站在各位面前,了解到除了會議中心這一大群壯觀的聽眾之外,還有數十萬聖職持有人也同樣地在世界各地共聚一堂,這真是一個令我深感謙卑的經驗。

在我沉思著向各位演講的職責時,我憶起了李察司提反會長曾談到過聖職權柄的定義,他說:「聖職通常簡單的定義為『委託給人的神的權力』。我想這個定義是很精確的,但從實用的角度來看,我喜歡以服務做為聖職的定義。我常稱聖職為『完美的服務計畫』。」1

不論我們持有的是亞倫聖職執事的職位,還是麥基洗德聖職長老的職位,我們都有義務遵照主在教義和聖約第107章第99節中所給予的啟示:「因此,現在讓每一個人學會他的職責,並且極勤奮地從事他被任命的職務。」

我們的小兒子克拉克快滿12歲時,有一天,我跟他正要離開教會行政大樓,剛巧李海樂會長前來跟我們打招呼。我向李會長提起克拉克就快滿12歲的事,於是李會長轉身問他:「你年滿12歲時,會怎麼樣呢?」

這時候做父親的總期望孩子會有靈感說出正確的回答。而克拉克也不假思索地對李會長說:「我會被按立為執事!」

這正是李會長要的答案。隨後他勉勵我的兒子說:「記住,持有聖職是很大的祝福。」

我年少時,非常期盼能傳遞聖餐給支會的教友,我們這些執事都受過有關自己職責的訓練。我們支會裡有個弟兄名叫路易斯,他中風了,手和頭都搖晃得很厲害,因此無法自己領受聖餐。每位執事都知道傳遞聖餐給路易斯時的職責,就是拿起麵包放入他的嘴裡,好讓他領用聖餐。領受水時也是以同樣的方式,一手將水倒入他的嘴裡,一手扶穩他的頭,而聖餐盤則由別的執事拿著。路易斯總會對我們說「謝謝」。

40年前,也是教友大會期間,麥基奧大衛會長召喚我擔任十二使徒定額組之成員。就在我第一次出席總會會長團和十二使徒會議,要領受聖餐時,麥基奧會長宣佈:「在我們領受聖餐前,我想請十二使徒的新成員孟蓀弟兄,教導我們總會會長團和十二使徒有關我們主暨救主耶穌基督的贖罪犧牲。」那一刻,我真切地體會到古諺所說的:「應做決定的時刻來臨時,準備的時刻早已過了。」那時也讓我想起彼得前書中之忠告:「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回答各人」。2

演講一開始,我引用了一封支會中在韓戰前線服役的一位教友的來函,這場韓戰有時早已為人們所遺忘。這名戰士談到在槍林彈雨中,他那一排的幾個士兵如何在星期日早晨領用麵包和水,這兩樣都是用鋼盔盛著的。每個人都謹記著這神聖象徵所代表的祝福之重要,也記得個人都有責任遵守主的誡命,效法主的榜樣為人服務。

與總會會長團和十二使徒定額組在一起的那個特別經驗,雖過了40年記憶依舊鮮明。

對那些不論是去當兵、傳教或為了其他原因而離鄉背井的人而言,每逢佳節倍思親,甚至熱切盼望能和心愛的家人在一起。希望聽聽孩子的笑聲,親眼見到父母所流露出的愛,感受兄弟姊妹間的相互擁抱,這一切都讓人先體會了天上永恆的喜悅。

某個十二月的夜晚,孟蓀姊妹和我在新加坡悶熱而潮濕的氣候裡,等著登機前往美國,此時機場擴音機傳來了一首輕快、熟悉的旋律,克利斯比賓恩正唱著這樣的詞句:

聖誕節我將回家,

請先為我計畫,

準備好檞寄生和雪花、

還有滿樹的禮物高掛。

聖誕夜我將回到家裡,

愛的光芒閃耀不已,

我將回家過聖誕節,

即使是在夢裡。3

總會會長團長久以來就一直強調說:「家庭是過正義生活的基石,沒有任何方式能取代其地位,或是履行其重要功能」。4

有的家庭有父親、母親及兒女,卻因一時的失言而彼此疏離。以下的故事提到了多年前在一個青年的生命中,就差點發生這樣的悲劇,為顧及隱私,我姑且稱他為傑克。

傑克一生多次和父親發生嚴重的爭執,他17歲那年,有一天兩人之間爆發了一場非常激烈的口角。傑克對父親說:「我再也忍不下去了,我要離開這個家,永遠都不回來了。」說著,便進房間收拾行李。他母親哀求他留下,但他怒氣衝天,一點都聽不進去,任憑母親在門口哭泣,他還是走了。

他走過院子,正要跨出大門,聽到父親對他喊道:「傑克,我知道你離家出走多半是我的錯,我真的感到非常抱歉。我要你知道,如果有一天你想回來,我們永遠歡迎你。我會努力當個好父親,我要你知道我永遠愛你。」

傑克一言不發地走到車站,買了一張遠程車票。他坐在車上,看著自己的家漸行漸遠,不禁想起父親的話。他開始明白,父親要說出那番話是需要有多大的愛,父親已經道歉了。父親求他回家的那一句「我愛你」,在夏日的空中迴盪著。

這時傑克才了解到下一步就看自己了。他知道唯一能讓自己內心寧靜的方法就是以父親對他的那種成熟、仁慈及愛來回報父親。於是傑克下了車,買了張回程車票回家。

回到家午夜剛過,他進了屋,打開了燈。父親正坐在搖椅上,將頭深埋在雙手裡。父親抬頭一看到傑克,就立即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兩人奔向對方,緊緊地擁在一起。傑克常說:「我在家最後的那幾年,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日子。」

我們可以說有個男孩在一夕之間長大了,有位父親強抑住自己的怒氣和驕傲,救了自己的兒子,讓他不致因家庭破碎而成為「迷失的一群」中的一分子。愛是連繫的帶子,是療傷的良藥。愛,我們常常感受到,卻甚少表達出來。

西奈山上的訓示依然響徹耳際:要「孝敬父母」。5之後,主又諭令我們:「要在愛中生活在一起」。6

弟兄們,這是我們的責任,也是我們神聖的義務,要伸手援助那些變得不活躍或離家迷失了的人。

請與我一同回想教義和聖約第18章,主所啟示的那些美妙的話語:「記住,靈魂的價值在神的眼中是大的;⋯⋯

「假如你們辛勤終生,向這人民呼籲悔改,即使只帶領一個靈魂歸向我,同他在我父的國度中,你們的快樂將是多麼大啊!

「並且假如你們與你們所帶領的一個靈魂歸向我,到我父的國度裡,你們的快樂就是大的,那麼,如果你們帶領了很多靈魂歸向我,你們的快樂該是多麼大啊!」7

我們身為亞倫聖職定額組會長團的,身為這些定額組顧問的,在主的協助下,都能伸出援手、拯救那些我們有責任照顧的人。各位男青年,你們臉上掛著笑容,內心下定決心,就能手牽手地帶一個較不活躍的男孩一起參加聖職聚會,學習有關主的事,並明白祂準備要你們去做的事。你們有權得到神的協助,因為祂已應許你們:「我要在你們前面走。我必在你們的左右,我的靈必在你們的心中,而且我的天使必在你們周圍,支持你們。」8

持有麥基洗德聖職的弟兄們,你們對自己職責上所負責的人及其家庭,也擔負著同樣的神聖責任和義務。而主也給了你們同樣的應許,會在你們付出努力時祝福你們。

你們的成功,就回答了一位母親的祈禱,也回答了孩子心中溫柔但未曾表達的情感,而且你們的名字將會永遠受到你們所關懷、援助之人的推崇。

請容我和各位分享我私人經驗中一個可喜的例子。

我擔任主教時,擔心所有不活躍、沒參加聚會、或沒有事工的教友。有一天我開車前往傅莫本恩和艾美所住的那條街時,心裡正惦記著這事。他們倆因年老的各種病痛而謝絕參加所有的活動,他們隱居家中──孤零零的與世隔絕,被摒於一般日常活動和聯誼之外。本恩和艾美已有多年沒來參加我們的聖餐聚會了。本恩這位前主教,常常都會坐在他家客廳,邊讀邊記誦著新約。

我那時正從城鎮裡的營業部辦公室開往我們位於工業路上的工廠,不知為什麼我卻開到了西一街,我從來沒有從這條街開到我們的工廠過。雖然當時我正開車前往開會的途中,卻感受到一項很清晰的提示,要我停車去拜訪本恩和艾美。一開始我並沒有留意這提示,因此又繼續開了兩條街,不過,當我再次感受到靈的提示時,就掉頭開往他們家了。

那是個平常的日子,一個天氣晴朗的午後。我走到他們家敲門。我快到門口時,聽到一陣小獵狐犬的狂吠聲,艾美前來開門迎接我。她一看到我,就大叫說:「我整天都在等著電話鈴響,但一直都沒有響。我希望郵差送封信來,但他只送來帳單。主教,你怎麼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回答說:「神知道,艾美,因為祂愛妳。」

在安靜的客廳裡,我對本恩和艾美說:「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會受到指示來這裡,但我來了。我想我們的天父知道,讓我們跪下來祈禱,問祂為什麼。」我們這樣做了,也得到了回答。我們站起身時,我對傅莫弟兄說:「本恩,你願不願意在所有聖職弟兄都出席的聖職聚會中,來跟我們的亞倫聖職男青年說一說你在我年幼時告訴我的那個故事,講到你和一群男孩有個星期日正要去約旦河游泳,但你感覺聖靈指引你去上主日學,於是你就這樣做了。有一個男孩沒有聽從那指示,他那天淹死了。我們的男孩想聽聽你的見證。」

他回答說:「好,我會照辦。」

然後我對傅莫姊妹說:「艾美,我知道妳歌聲優美,家母曾對我這樣說過。再過幾星期就是我們支會的教友大會了,唱詩班將獻唱。能邀妳參加唱詩班,出席我們支會的教友大會,也許在教友大會中為我們獨唱嗎?」

她問道:「獻唱哪一首呢?」

我說:「不知道,但我希望妳獨唱。」

她獻唱,他則對亞倫聖職弟兄演講。本恩和艾美重又活躍了起來,大家打從內心感到高興。他們從那天起就很少錯過聖餐聚會了。聖靈說出的話語,已蒙垂聽,也被了解;聖靈感動了人心,也拯救了靈魂。本恩和艾美回家了。

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是有史以來所有演出的歌劇中,最歷久不衰的一部,故事的背景是發生在法國大革命期間。此部音樂劇的主角為尚萬強。他在青年馬里歐斯趕赴戰場時,憂心忡忡地為他擔心著,歌聲中流露出他真誠的祈禱:

天上的神啊,

垂聽我的祈禱,

您總在一旁,

知道我的需要。

他年紀尚輕,

滿懷恐懼擔心;

請讓他安度,

得蒙上蒼賜福。

帶他回家。

賜他喜悅,

賜他安寧,

他年紀尚輕,

還稚嫩年輕。

取之在您,

賜之在您,

讓他活著,

留他一命,

我死何足惜,

但求留他一命,

帶他回家。9

各位弟兄,在我們這一群持有神的聖職之人向前邁進時,當我們學會自己的職責,伸手援助那些有待我們救助的人時,讓我們仰望眾人之父,我們的天父。也許我們不會聽到祂的聲音,卻會記得祂的稱讚:「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10

然後我們的心中就會明白祂無言的請求,帶他回家。

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