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蒙召喚和蒙揀選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蒙召喚和蒙揀選

這些人被召喚、受到同意支持、並被按手選派,因此我們有義務要支持、擁護他們。

親愛的聖職弟兄們,我們非常感激你們在世界各地為推動主的事工所做的一切努力。我想要談談那些「蒙召喚和蒙揀選」1在今日來引導這教會之聖職領袖的神聖職位。至少有兩個原因使得今年很特別:首先,我們要在今年十二月慶祝斯密約瑟先知的200歲冥誕;其次,興格萊戈登會長在今年六月份慶祝了他的95歲生日。我見證,斯密約瑟先知蒙召喚和蒙揀選,成為本福音期第一位先知,興格萊戈登會長則是本教會當今的先知、先見、啟示者。

幾年前,美國電視節目60分鐘(60 Minutes)的主持人華勒斯麥可訪問興格萊會長時說:「〔人們會說〕這是個由老人領導的教會。」對此,興格萊會長回答道:「由一個成熟的人領導不是很好嗎?成熟的人富於判斷力,不會輕易受到異教之風影響。」2因此,如果你們當中有人認為當今領導的人太老,不適於領導這教會,興格萊會長可能需要進一步告訴你,智慧如何隨著年齡而增長!

在本福音期蒙召喚的102位使徒中,只有13位的服務年資比興格萊會長還要長。他擔任使徒的年資比楊百翰、洪德會長、李海樂會長、甘賓塞會長,及許多其他人都要長。有他的靈感帶領是多美好的事啊。請原諒我這樣說,我有時候會覺得自己正站在永恆的邊緣。85歲的我,是當今所有活著的總會當局人員中第三年長的。我並未刻意尋求這份榮譽,我只不過是活著罷了。

我相信教會史上從來沒有像我的弟兄們,也就是當今蒙召喚和蒙揀選來帶領教會的總會會長團、十二使徒定額組,及教會的其他總會當局人員之間如此合一的。我相信有充分的證據可證明這點。當今領導著神在世上國度的這群人,享有救主之領導靈感的時間,要比任何其他團體更久。我們是曾經帶領這教會的人中,最年長的一群。

這些人當中,有些與我交往已將近半個世紀之久,因此,我想我有資格肯定地說,這些弟兄都是善良、可敬、且值得信賴的人,毫無例外。我知道他們的心,他們都是主的僕人。他們唯一的願望,就是要在他們的崇高召喚上勞動,建立神在世上的國度。此刻正在服務的這些弟兄都已通過考驗,並被證實為忠誠之人。他們之中有些人的身體已不如過去那樣健壯,但他們的心地純潔,他們的經驗豐富,他們的心智敏銳,而且他們的屬靈智慧如此淵博,所以單單是在他們身邊就足以令人感到安慰。

33年前我蒙召喚為十二使徒助理時,深感自己十分卑微、無力應付。幾天後,白朗壽會長忠告我,我應該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永遠和我的弟兄們保持和諧。白朗壽會長並沒有詳加說明,他只是說:「忠於弟兄們。」我把這句話解釋為,我應該遵從總會會長、總會會長團及十二使徒定額組的忠告與指示。這句話迴響在我的腦海中, 使我想要全心全意去實行。

有些人可能會不同意這項忠告,而這項忠告的確需要一些仔細的考量。我自己下的結論是,大多數的靈性指引有賴於與總會會長、總會會長團,以及十二使徒定額組和諧一致,這些人都被支持為先知、先見,和啟示者。我不知道如果我們與總會會長以及其他的先知、先見、啟示者不和諧,我們如何期望自己能完全與主的靈和諧呢。

在我還是執事時,我父親帶我和哥哥去參加在大會堂舉行的總會聖職大會。我記得自己非常興奮,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神的先知,郭禧伯會長,以及其他的先知及使徒。我認真地聆聽他們的信息,並把他們的話牢記心中。多年以來,他們演說的主題已被重複過好幾次,我預期在這次大會中,還會有一些主題被重複。這些主題對我們的救恩是不可或缺的,我們需要重複聽這些事。

歷史上記錄了從創世以來許多人與先知不和的例子。在此福音期早期,好幾位十二使徒遺憾地沒有持續忠於斯密約瑟先知。其中一位是詹森列曼,他是最初的十二使徒定額組成員之一,後來因為不正義的行為而被開除教籍。他之後因自己的靈性墮落而悔恨,並說:「如果我能再次相信福音,我連右手被砍掉都願意忍受。我以前充滿了喜悅、歡樂,我做好夢,早上起來時,我的精神愉快。我日夜都開心,滿懷平靜、喜悅,及感恩的心。但現在的我卻充滿著黑暗、痛苦、憂傷,以及極度的悲慘。從那時起,我從沒有過一刻的喜悅。」3他在1856年喪生於一場雪橇意外,得年45歲。

詹森路加也於1835年被召喚到最初的十二使徒定額組中服務。在1837年,他的靈性見證因為一些投機生意而被削弱。他在之後回顧說:「我的心智晦暗,我被遺棄了,只能自己找尋出路。我失去了神的靈,忽視了我的職責,以致在1837年月3日,於嘉德蘭舉行的教友大會中,……我被教會剪除。」到了1837年12月,他加入叛教者的行列,公開詆毀教會,並在1838年因為叛教而被開除教籍。他在嘉德蘭行醫八年,然後,在1846年,他和家人重回聖徒的交誼圈中。他說:「我停步在道旁,與主的事工保持疏遠,但我的心卻與大家同在。我想要與聖徒交往,我想和他們一同走入曠野,一同向前,直到最後。」他在1846年3月重新受洗,並於1847年與最初的先驅者隊伍西遷。他在1861年逝世於鹽湖城,去世時他是一位活躍教友,享年54歲。4

我要勸誡教友全心全意支持總會會長、總會會長團、十二使徒定額組,以及其他總會當局人員。如果我們這樣做,就能停泊在安全的港灣中。

楊百翰會長說他記得斯密約瑟先知曾多次說他「必須一直祈禱,運用信心,奉行他的宗教,和光大他的召喚,以獲得主的顯示,以及保持他在信仰中堅定不移。」5我們都會遇到一些信心的考驗,這些挑戰會以不同的形式出現。你們可能無法總是能接受教會領袖提出的忠告。教會領袖並不想討人喜歡,他們卻想幫助我們避免因不服從神的律法而導致的災難及沮喪。

我們也需要支持、擁護當地的領袖,因為他們也已「蒙召喚和蒙揀選」。每一位教友都可以獲得主教或分會會長、支聯會會長或傳道部會長,以及總會會長和他的同工等人的忠告。這些弟兄們沒有主動要求獲得他們的召喚,他們也都不是完美的。但是他們是主的僕人,經由有權獲得啟發的那些人而蒙祂所召喚。這些人被召喚、受到同意支持、並被按手選派,因此我們有義務要支持、擁護他們。

我十分欽佩並尊敬我曾有過的每一位主教。我試著不要去質疑他們的領導,並且感受到,當我支持他們、服從他們的忠告時,我便受到保護,不中「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6這是因為這些蒙召喚和蒙揀選的領袖們,有權利得到因召喚而來的神聖啟示。不尊重教會領袖使得許多人的靈性衰敗、墮落。我們應當不要注意那些被召喚來主領我們的人身上的瑕疵、缺點,或短處時,並支持他們擁有的職位。

許多年以前,我們會以募款活動來為支會募集經費,以支付水電費和其他當地的開銷;現在這些開銷都由教會的一般基金以及當地單位的經費撥款來支付。我們會舉辦義賣、園遊會、餐會,或其他的募款活動。當時我支會的主教是一位非常傑出、獻身服務且忠誠的人。

鄰近支會的一位教友發現讓人掉到水中的遊戲能賺很多錢。參加遊戲的人要付錢才能往機器上丟球,如果他丟到目標,機器就會被啟動,讓坐在上頭椅子的人掉入下面裝著冰水的大盆中。我們的支會決定要採用這個遊戲,而且有人建議說,如果主教願意坐在落水椅上,會有更多人願意花錢買球去丟。主教是個有氣度的人,而且他需要負責籌募經費,所以他同意坐在落水椅上。很快地,有人開始買球,並往目標上丟。好幾個人丟中了目標,所以主教全身都濕透了。半個小時之後,他開始冷得發抖。

有些人覺得這遊戲好玩極了,但我父親卻十分氣憤他們如此輕視主教的職位,並讓他成為嘲笑,甚至鄙視的對象。雖然這募款活動的動機良好,但我記得自己為這些人感到難為情,他們並未尊敬這項職位,以及擔任這職位的人;而他卻日夜致力為我們服務,是我們的好牧羊人。身為神的聖職持有人,我們應當為家人、朋友,及同僚樹立榜樣,支持教會的領袖。

神聖經文、教會在各地及在總會的當局人員,為教會的人們提供了忠告及指引的安全網。比方說,在我的一生中,弟兄們不斷從這個講台,以及其他的講台上敦促教友要量入為出、避免負債,並存一點錢以備不時之需,因為我們總是會有不時之需。我曾經歷經濟困窘的年代,像是經濟大蕭條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我的經驗讓我不敢不盡我所能保護自己及家人,不被這些災難的後果所影響。

教會的總會會長不會將教友引入歧途。這事永遠不會發生。興格萊會長的副會長們全心支持他,十二使徒定額組、七十員各定額組、總主教團等也都全心支持他。如同我先前所說,因為這樣,教會的主領議會有著一份對總會會長以及彼此的特別的愛及和諧。

神的聖職是個盾牌,抵擋世上的邪惡。這盾牌要常保潔淨,否則我們的視野就會有所限制,看不到自己的目標以及充斥於我們四周的危險。個人正義就是去污劑,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願意付出代價來保持自己盾牌的潔淨。主說:「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7我們被按手在頭上接受聖職時,就蒙召喚,但直到我們向神證明我們的正義、忠信和守諾時,我們才蒙揀選。

弟兄們,這事工是真實的。斯密約瑟見到了父與子,而且他聽到祂們的指示、服從祂們的指示。這是此偉大事工的開始,而此重責大任現在落在我們身上。我鄭重見證此事工的神聖,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