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

不要讓任何人看輕平凡的後期聖徒身上的信心的力量。

在1838年,透過斯密約瑟先知賜給後期聖徒的啟示中,有一則是很少被人引用的。「我記得我的僕人關治奧利佛;看啊,我實在對他說,他的名字將世世代代,永永遠遠被神聖地紀念著,主說」(教約117:12)。

關治奧利佛只是一個平凡的人,他因為「遭受酷寒及風雪侵襲而喪失視覺」(History of the Church, 4:408),幾乎全盲。總會會長團形容他是「最清廉正直、嚴守道德規範的人;總之,是個屬神的人」(History of the Church, 3:350)。

聖徒被趕出俄亥俄州嘉德蘭時,就像在獨立城、遠西城以及納府會一再重複發生的那樣;奧利佛當時留下來負責廉價拋售產業,但成功的機會很渺茫,事實上,他並不成功!

但是主說:「讓他為我教會的總會會長團的拯救認真爭取,主說;並且當他跌倒時,他將再起來,因為對我他的犧牲比他所增加的更神聖,主說」(教約117:13)。

關治奧利佛到底做了哪些事,能使他的名字被神聖地紀念著?其實,並不多。他做的事並不多,就像他只是個平凡人而已。

當我們尊崇奧利佛的時候,也許我們更應該向他的妻子關治莉蒂雅致敬。

奧利佛和莉蒂雅最後離開了嘉德蘭,準備到米蘇里的遠西城與聖徒會合。他們離開嘉德蘭才走了短短數哩,就遇到暴徒阻攔,只好回頭,後來才在納府與聖徒會合。

奧利佛死的時候47歲,留下莉蒂雅照顧孩子。

主並未期望奧利佛成為十全十美的人,甚至並未期望他成功。「當他跌倒時,他將再起來,因為對我他的犧牲比他所增加的更神聖,主說」(教約117:13)。

我們不能期望時時刻刻都成功,但是應該全力以赴。

「因為我,主,將審判所有的人,按照他們的行為,按照他們心中的願望」(教約137:9)。

主對全體教友說:

「當我把一條誡命賜給人之眾子中的任何人,去為我的名作一件事工時,那些人之眾子以他們所有的能力和他們所有的一切去從事那事工,並且不停止他們的勤勞,而他們的敵人來攻擊他們阻止他們從事那事工,看啊,則不再向那些人之眾子的手要求那事工對我是必要的,但是卻嘉納他們的奉獻。… …

「……我用這個給你們作一個例子,作為你們有關所有那些曾被命令去作一件事工,而曾被他們敵人的手,和被壓迫阻止的人們的安慰,主你們的神說」(教約124:49,53;亦見摩賽亞書4:27)。

當時嘉德蘭一帶的後期聖徒很少,現在世界各地則遍佈著平凡的千百萬後期聖徒,他們雖有不同的語言,但是透過聖靈的語言,他們能在信心與了解中團結合一。

這些忠信的教友立下聖約、奉行聖約,努力保持配稱以便進入聖殿。他們相信預言,支持支會及分會的領袖。

就像奧利佛一樣,他們支持總會會長團與十二使徒定額組,接受主說的這番話:「假如我的人民聆聽我的聲音,和我所任命領導我人民的〔這些人〕的聲音,看啊,我實在對你們說,他們必不會被遷出他們的地方」(教約124:45)。

在作為教義和聖約的序言的啟示中,主說明哪些人會從事祂的事工。我讀出這段啟示時,請大家仔細聆聽,並思考主是多麼信賴我們:

「因此,我,主,知道此災殃將來到大地的居民身上,才來召喚我的僕人斯密約瑟,從天上向他說話,並賜給他誡命;

「並且也把誡命賜給其他的人,使他們向全世界宣告這些事;由於這樣才能使先知們所寫下的事得以應驗──

「世界上將出現弱小的事物,毀壞壯大的事物,因此人們必不向別人商議,也必不信靠屬血肉的手臂。」

下一節是賜給那些要被授與聖職的平凡、配稱的男人與男孩:

「每個人因此要奉神,主,即救世主的名說話;… …

「因此能使我的豐滿福音,由弱小而純樸的人,宣揚到世界各端,及各國王和各統治者之前。

「看啊,我是神,我已說了這話;這些誡命是我發出的,在我的僕人們軟弱時賜給他們,並採用他們的語言方式,好使他們能夠懂得。

「因此當他們犯錯誤時,可使錯誤被發覺;

「因此當他們尋求智慧時,他們便可被教導;

「因此當他們犯罪時,他們可被懲戒,使他們悔改;

「因此當他們謙遜時,可使他們堅強,接受從至高處的祝福,並且間或地接受知識」(教約1:17-20,23-28)。

現在,年輕的一代起來了,我們看到他們充滿活力,勝過從前的世代。喝酒、毒品、道德敗壞不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他們聚在一起研讀福音、交誼、從事服務活動。

他們不是完美的,現在還不是,但他們正全力以赴,也比以前的世代更加堅強。

就像主告訴關治奧利佛的:「當〔他們〕跌倒時,〔他們〕將再起來,因為對我〔他們的〕犧牲比〔他們〕所增加的更神聖」(教約117:13)。

有些教友會因為下列事情而煩惱不休:沒有去傳教、婚姻不美滿、無法生兒育女、兒女誤入歧途、夢想不能實現、年齡太大無法完成一些事。要是我們總是認為自己做得不夠、做得不好而心生煩惱,我認為這樣的想法不是主所喜悅的。

有些人背負了不必要的、沈重的罪惡感,這些其實可以透過認罪及悔改而消除負擔。

主並不是說奧利佛:「〔如果〕他跌倒時」,而是說:「當他跌倒時,他將再起來」(教約117:13)。

好幾年前在菲律賓,我們參加一場教友大會,當時到得很早。我看到路邊坐著一對父母和四個小孩,都穿著安息日標準服裝。他們搭了好幾個小時的公車到那裡,當時正在吃他們那天的第一頓食物,每個人都啃著一根冷的煮玉米。到馬尼拉的車費大概是挪用了原本要買食物的錢。

當我看著這個家庭時,內心非常激動。他們就是教會,就是教會力量的所在,就是教會的未來。就像世界各地的家庭一樣,他們繳付什一奉獻,支持領袖,全力以赴地去服務。

過去40年來,我與內人走訪世界各地,大概見過教會一百多個國家的教友。我們從他們單純的信心中感受到力量,他們個人的見證與犧牲對我的影響很深。

我不喜歡接受褒獎,別人的讚美總是讓我很困擾,因為推動福音向前的偉大事工是靠過去、現在、一直到未來的平凡教友做成的。

我的妻子和我並不期望獲得比我們的兒女、父母更多的酬賞。我們不鼓勵、也不希望兒女的人生目標是在世界中或甚至在教會中揚名立萬。那些事跟靈魂的價值沒有多少關係,他們只要奉行福音,在信心中教養兒女,就是實現我們的夢想了。

就像約翰一樣:「我聽見〔我們的〕兒女們按真理而行,〔我們的〕喜樂就沒有比這個大的」(約翰三書1:4)。

好幾年前我擔任新英格蘭傳道部會長,有一次要離開新布藍茲維的菲德里頓,當時的氣溫是攝氏零下40度。飛機要滑向跑道準備飛離那個小型機場時,我看見兩個年輕的長老站在室外,向我們揮手道別。我心裡想:「傻孩子,怎麼不到暖和一點的室內去呢?」

突然間,一股強大的靈感臨到我,那是個啟示:這兩個平凡的年輕傳教士正代表著全能的神的聖職。我靠回椅背,很放心讓那兩個傳教士負責加拿大那整個省的傳道事工。我永遠都忘不了那一課。

八個星期以前,七十員渥克威廉長老和我在那霸一起為沖繩島上44名傳教士舉行地帶大會。日本福岡傳道部彌爾會長因為強烈颱風來襲,所以不克前往。那些年輕的地帶領袖主持會議時所具備的靈性和自尊,也許跟他的傳道部會長差不多。第二天一早,我們在強風吹襲下離開那個地方,很放心地把傳教士交給那些地帶領袖來照顧。

最近,十二使徒培勒羅素長老、艾寧亨利長老和我,連同蘇倫森大衛會長以及其他七十員,一起在日本大阪跟21位傳道部會長、26位區域當局七十員開會。當時在座的區域當局七十員還有來自印尼雅加達的撒本卓歐長老、中國北京的賈居仁長老、菲律賓的維拉葉雷穆長老、韓國的高元龍長老以及其他22個人,當中只有兩個美國人。那真是一場國家、語言以及人民的大集合。他們都不支領薪資,總是自願樂意服務,滿懷感激地蒙召擔任事工。

我們在日本的岡崎、札幌以及大阪重新組織了支聯會。三位新的傳道部會長以及眾多的領袖都是在青少年時期加入教會的,大部分的人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遭到喪父之痛。

七十員菊地良彥長老就是屬於那一代的人。

主所預見的災難如今衝擊著不肯悔改的世人。突然間,一代代的年輕人興起了。他們結婚,遵守在主的殿中所立的聖約。他們有了孩子,也不讓社會來限制他們的家庭生活。

今天,我們實現了這則預言:「〔關治奧利佛的〕名字將世世代代,永永遠遠被神聖地紀念著」(教約117:12)。以世人的眼光來看,他一點都不偉大。但是主說:「沒有人應當輕視我的僕人關治奧利佛,……祝福卻應當永永遠遠存在他身上」(教約117:15)。

不要讓任何人看輕平凡的後期聖徒身上的信心的力量。記住主的話:「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馬太福音25:40)。

祂已應許:「聖靈必成為〔他們的〕經常伴侶,〔他們的〕笏符必成為一個不變的正義和真理的笏符;〔他們的〕主權必成為永遠的主權,並且沒有強制的方式主權便流向〔他們〕,永永遠遠」(教約121:46)。

絕對沒有!絕沒有任何力量能阻止主的事工向前推進。

「滾滾流水能保持污穢多久呢?甚麼力量能阻止諸天呢?要妨礙全能者從天上向後期聖徒頭上傾下知識,正像一個人伸出其弱小手臂,要阻止米蘇里河在其天定的河道上流行,或使之倒流一樣」(教約121:33)。

我以使徒的身分為這些事作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