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歸屬感是我們神聖的繼承權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歸屬感是我們神聖的繼承權

我向各位見證,妳們都能融入、也屬於婦女會;此組織是好牧羊人專屬婦女的羊圈。

各位姊妹,很高興我們今晚能共聚一堂。感謝妳們無數次博愛之舉、妳們不斷成長的見證和無止盡供給食物!妳們的確改變了這世界,是照耀人心的陽光。

在這危機四伏的時代,我從以下經文的應許中得著安慰:「如果〔我們〕已預備好,〔我們〕就不懼怕。」1婦女會幫助我們做好準備,不僅在屬世上,也在屬靈上做好準備。不過,如果我們不參與婦女會的話,婦女會也就無從幫起了。我擔心妳們當中有些人會覺得自己無法融入婦女會,沒有歸屬感。妳們可能覺得自己年紀太輕或太老、太富裕或貧窮、學識太淵博或學歷太低,不論我們的差異有多大,我們都屬於這個組織!我衷心期盼的就是妳們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能夠融入婦女會、屬於婦女會。我向各位見證,妳們都能融入、也屬於婦女會;此組織是好牧羊人專屬婦女的羊圈。

我要強調斯密F.約瑟會長早在1907年時所說的:「今日有太多年輕、有活力、聰明的姊妹覺得只有年長的姊妹才應屬於婦女會。」然後他明確地聲明:「這是錯誤的想法。」2

我最近訪問衣索比亞時,認識了斯密珍妮芙姊妹。如果真的有人能說自己無法融入婦女會的話,那就是斯密姊妹了。她說:「我一點都不像分會中的其他〔姊妹〕,〔我們〕在語言、衣著、文化上都好像有著一道鴻溝。〔但〕我們一談到救主時……那距離就縮小了。每當我們談到慈愛的天父時……,就完全沒有距離了。我們無法改變或移去別人的重擔,但我們可以在愛中彼此相知、相屬。」3

這些姊妹一心一德,找到了錫安的一角。4主說:「如果你們不成為一,你們就不是我的。」5興格萊戈登會長曾說過,如果我們「團結一致,同心協力, 〔我們〕的力量是無可限量的。」6錫安姊妹們,我們要如何合一呢?那就跟我們和配偶或家庭合一一樣:需要分享我們的感覺、想法及我們的心──也就是分享我們自己。

有個支會,母親會在女兒滿18歲時在安息日聚會中,把她介紹給婦女會。一位母親感性地敘述婦女會的姊妹如何從她新婚時起就照顧她:「在我憂傷時,她們送食物給我、擁抱我,並與我一同歡笑慶祝,支持我。互相探訪時,她們教導我福音。她們給我時間學習,容許我犯錯。」這位母親向女兒說明她們家的花園怎麼會有那些花卉的,雛菊是凱洛琳送的,百合花是凡妮絲送的,小黃花是寶琳送的。女兒聽了十分讚嘆,母親回答說:「這些婦女在任何方面都稱得上是我的好姊妹,我很感謝能讓她們來照顧妳。」

花園中萬紫千紅、百花齊放,才會讓花園益發美麗──我們不但需要雛菊、百合和小黃花,也需要園丁的灌溉、施肥和悉心照料。不幸的是,撒旦清楚地知道分享能讓姊妹們團結一致,不論是在日常生活中還是在永生。他知道自私將摧毀分享的美德,進而摧毀合一,摧毀錫安。姊妹們,我們不能讓撒但來分化我們。妳們知道,楊百翰會長說過的:「全然的合一,會拯救一個民族。」7我要再補充一句,全然的合一,會拯救我們的社會。

潘培道會長提醒我們:「有太多的姊妹認為到婦女會只是來上課而已。……各位姊妹,」他提出這項建言:「不要再以為妳們只是來參加婦女會的;妳們應該覺得自己屬於婦女會!」8我們在安息日聆聽彼此的意見時,就開始了這份歸屬感。教師不應對一群沉默的姊妹教導「她的」課程,因為這是大家的課程。

歸屬感就是被需要、被愛以及不在時讓人懷念。歸屬感也同時意味著需要別人、愛人、懷念那些沒有來的人。這就是出席與歸屬感之間的差別。婦女會不僅僅是安息日的課程而已,而是饋贈給婦女的神聖禮物。

我要提出我自己對婦女會有歸屬感的兩個理由,這不只是因為我目前的召喚而已!上個月我的探訪教師來探訪我,我那時的心情很沮喪。蘇珊離婚了,凱特是我以前月桂組的學生。她們帶來探訪信息和祈禱,也帶來真誠的關懷。我受到鼓舞,也感受到她們的愛。

我婦女會中的一位姊妹不久之前作了一個祈禱,提出我的名字請求天父祝福我,讓我能擔負起事工上的重任。她並不知道我具體的需求,卻了解我的心。

也許妳的探訪教師最近沒有去探訪妳,也沒有人特別為妳祈禱。如果真是這樣,我覺得很遺憾。不過,妳不需要被探訪教導才能成為一個好的探訪教導教師,也不需要別人為妳祈禱才祈禱。儘管我們有所不同,但如果我們慷慨、真誠地分享,那麼姊妹們也會彼此分享;我們會彼此心意相通,歸屬感就會猶如花朵般在花園中綻放。斯密姊妹和我們衣索比亞的姊妹了解到差異並不重要,因為歸屬感乃是將博愛,就是基督純正的愛付諸實行。愛是永不止息。

不論我們在兒童會或女青年中服務,不論我們活躍與否,不論是已婚或未婚,年輕或年長,我們都屬於婦女會。我雖是個老媽媽,但卻覺得自己還很年輕!我們需要聽到妳們的心聲、妳們的感受、妳們的心。婦女會需要妳們。而且妳們知道嗎,妳們也需要婦女會。當妳們不參與的時候,妳們不但剝奪了自己的機會,也剝奪了婦女會的機會。

姊妹們,婦女會中不應有派別,教友間應「彼此相顧」。9「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10因為「身體也需要每一部分,好使大家一齊被啟發,這樣才能把制度保持完美。」11

的確,婦女會可以更有趣,更充滿喜樂,更為合一。我們的重擔能夠減輕,我們的負荷可以減少。

婦女會並非是完美的,因為我們都不完美。但我們可以努力達成這個目標,我們可以在大家舉步向前邁進時一起努力。要如何做呢?我們要改變態度:我們談論婦女會的語氣會影響別人,特別是女青年們對婦女會的看法。要支持婦女會的會長團及教師,給她們時間學習(就像她們也給我們時間學習一樣);多寬恕少批評;當個關心、始終如一的探訪教師;熱心地參與家庭、家人及個人充實聚會;找出婦女會的優點,加以發揚。

斯密F.約瑟會長訓示我們要「以活力、智慧、同心協力來運作〔婦女會〕的事工,建立錫安。」12如果我們相信主的教會已復興(我們的確這樣深信),我們就必須相信婦女會是祂羊圈組織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我們應停下來自問是否融入婦女會,因為我們確實屬於婦女會!我們的差異並不足以影響我們一同建立錫安的努力。

將近一年前,加州帕薩迪納的柏格妮賈妮絲姊妹罹患癌症,將不久人世。她曾慷慨地獻身自己為人服務,且備受愛戴。她婦女會的姊妹為她送食物、打掃房屋、照顧她兩個年幼的兒子,並幫助她的丈夫籌備喪禮事宜。要讓賈妮絲接受這麼多人的幫助並不容易,她知道姊妹會看到她家不完美的一面,像是在沙發後面找到過期的吐司。她擔心姊妹們會看穿她,但就是因為姊妹們知道她的心,因此並不在乎她的缺點。她們幫忙接送小孩,輔導他們的課業,彈奏鋼琴,幫她換床單。她們滿懷愛心、日復一日地這樣做,毫無怨言。這樣的分享永遠的改變了這些姊妹。賈妮絲過世前,跟一位婦女會的姊妹滿懷感激、讚嘆地問道:「沒有婦女會誰能穩當地死呢?」

我要問妳們,我親愛的姊妹(妳們確實是我的姊妹):「沒有婦女會誰能穩當地活呢?」

歸屬感是我們神聖的繼承權。我多麼希望能夠用雙臂環繞著妳們,與妳們一同去婦女會。我多麼希望能了解妳們的心,也讓妳們了解我的心。請帶著妳們的心、博愛之心來婦女會。請帶著妳們的才華、妳們的恩賜、妳們個人的特質前來,好讓我們合而為一。

我見證「那好牧羊人確在〔我們〕後面呼喚〔我們〕,……帶領〔我們〕進入祂的羊圈。」13我們或許不知道所有的答案,但我們必須相信婦女會是祂的事工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因為

縱使〔我們〕行經滿山遍野,

祂知道我們牧養的草地… …

祂裝飾野地裡的百合花,

餵養祂羊圈中的羔羊,

祂治癒信賴祂的人,

使〔我們〕的心如精金。14

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