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何謂定額組?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何謂定額組?

聖職持有人所能獲得的一項最大祝福……就是從屬於聖職定額組。

「你是被聖靈感召去設立教會的基礎,並把教會建立成為最神聖的信仰。

「那教會被組織成立於你主的一千八百三十年,第四月,即被稱為四月的月份的第六日」(教約21:2-3)。

就在這一天,斯密約瑟、考得里奧利佛,以及斯密家族和惠特茂家族的成員,聚集在紐約州塞尼卡郡菲也特,老惠特茂彼得的家中。有關組織教會的啟示在他們唱過得宜的詩歌和祈禱後便向會眾宣讀。這些啟示制定了聖職的序位和教會職員的職責。今日本教會的組織便是按照這個模式建立起來的。

「先知約瑟根據先前的啟示,詢問在場的弟兄是否願意接受他和奧利佛為他們在神國事務上的導師;還有他們是否願意按照主的誡命開始組織教會。結果,全體一致同意」(B. H. Roberts, A Comprehensive History of The Church, 1:196)。

因此我們在一開始就建立了一個模式,即「在教會所有的事,都要藉著充分的祈禱和信心,並在全體一致同意下施行,因為所有的事你們都要藉信心得到」(教約26:2)。

看到各位將手臂舉成直角,支持本教會領袖時,一股特別的感覺湧向我全身。今天,幾乎世界各地的教友,無論是在此會議中心,或透過電視、網際網路和衛星轉播,都得以支持十二使徒定額組的兩位新成員。

鄔希鐸長老和貝納長老,你們已蒙支持遞補海大衛長老和麥士維尼爾長老過世後所留下的遺缺。身為十二使徒定額組成員,我敞開雙臂歡迎你們與我們同擔這項神聖的召喚。今天我們確實特別懷念我們的同工海長老和麥士維長老。過去這28年來,每次召開總會教友大會,海長老就坐在我旁邊。麥士維長老也坐在他旁邊很多年了。我真希望能有海長老的熱誠,或麥士維長老在文字上的造詣,來表達我與這兩位偉大的總會領袖共事這多年來的感受。他們豐富了我的生命。我非常懷念與他們共事的時光!

十二使徒巡迴世界各地,傳播耶穌基督的福音,這項傳統由來已久。譬如,在1837年6月4日星期日,先知斯密約瑟在嘉德蘭聖殿走向金鮑賀博,然後對他輕聲說:「賀博弟兄,主的靈對我低語說:『讓我的僕人賀博到英國傳播我的福音,以打開那國家救恩的門戶』」(引自Orson F. Whitney, Life of Heber C. Kimball[1945],104)。

金鮑賀博和楊百翰離開家鄉前往英國一事,在在顯示了他們願意為接受到的召喚犧牲一切。紀錄上這樣寫著:

「〔1839年〕9月14日,楊百翰會長離開蒙特婁司的家,踏上前往英國傳教的旅程。他病得很重,要人幫助才能到達150公里外的密西西比河。過了河之後,他和巴羅以色列同騎著一匹馬來到我家。直到18日,他的病還是沒有起色。他離家時,妻子臥病在床,孩子也才剛出生三週,其他的孩子全都病了,無法彼此照顧。他們沒有一個人有力氣到井邊提水,也沒有衣服可以替換,因為幾乎他們所有的家當早被米蘇里的暴徒搶劫一空了。17日,楊馬利亞姊妹請一個男孩用馬車載她來我家,好就近照顧和安慰百翰弟兄」(引自 Life of Heber C. Kimball, 265)。

那時金鮑賀博的家人也生病了,哈波查理斯吩咐他兒子駕了一輛馬車和篷車來送他們啟程。賀博長老如此記載著:「在這樣的情況下與家人分別,我心如刀割,因為家人幾乎都落在死神手中。我覺得我快要無法忍受了,我請車夫停下來,對楊百翰弟兄說:『這實在太難了,是不是?我們站起來給他們打打氣好嗎?』我們站起來揮舞我們的帽子三次,大喊道:『萬歲!以色列萬歲!』」楊姊妹和金鮑姊妹走到門口向他們揮別,這給了百翰弟兄和賀博弟兄極大的寬慰,在「沒有帶錢袋,也沒有帶行囊」的情況下,他們繼續前往英國的旅程(見 Life of Heber C. Kimball, 265-266)。

英文版聖經字典說使徒一詞「意指『被派遣出去的人』。……使徒的召喚乃是在全世界作耶穌基督之名的特別證人,特別是為其神性及祂確實從死裡復活作見證。……持有此項崇高召喚的十二個人,組成一個行政議會,處理其事工內的事務。……今日在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持有這同樣神聖召喚和按立的十二個人,組成十二使徒定額組」("Apostle," 612)。

使徒在今日仍舊是「被派遣出去的人」。我們出差前去履行指派時,所面對的情況與早期弟兄所面對的情況並不相同,我們到世界各地巡迴旅行的方式也和他們截然不同。然而,我們的指派與當年救主發出的指派是一樣的,祂指示那十二位祂所召喚的使徒說:「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28:19-20)。

兩位新使徒,我可以應許你們,你們將對從屬定額組的意義有一番全新的認識。希望我們對十二使徒議會的感覺和敬重能夠傳達給教會中的每一個定額組。執事、教師、祭司、長老、大祭司定額組,請各位聽一下,你們知道我深信聖職持有人所能獲得的一項最大祝福是什麼嗎?那特別的祝福就是從屬於聖職定額組。

多年以前,李察司提反會長曾就教會行政給予我們一些美好的忠告。以下是他所說的話:

「我們教會行政的特點是議會管理制度。……從神以議會制度來管理祂的國度這點來看,我看到祂的智慧。我們在靈的引導下工作,大家聚在一起時,即使觀點似乎有所差異,各自的背景也截然不同,然而在聖靈的運作下,大家藉著共同的商議,都會達成共識。……我可以毫不猶豫地向你們保證,如果你們照著你們被期許的那樣在議會中商議,你們所遭遇的問題,祂都會賜予解決辦法」(in Conference Report, Oct. 1953, 86)。

各位可從所屬的定額組得到什麼偉大的祝福呢?李察司提反又說:「聖職定額組指的是三件事情:第一,班級;第二,兄弟會;第三,服務的單位」(in Conference Report, Oct. 1938, 118)。

我在十二使徒定額組的運作中清楚看到了這項特點。我們是一個班級,因為我們一起研讀國度的教義。各位可否想像,那會是多麼特別的經驗,能在定額組的會議中,由彭蓀泰福、彼得生馬可、黎嘉蘭、洪德豪惠、麥康基布司、海大衛或是麥士維尼爾等眾位長老來教導福音的教義嗎?你們注意到這些使徒都已經去世,這是為了不讓你們看出我比較偏愛哪位現任的使徒。每個定額組都同樣可以享有這樣的祝福。我們可從經文、大會講辭、教會雜誌和祈禱會等讀到古今眾多使徒的話語。這些刊物隨手可得,可將國度教義的力量帶到定額組的班級上,使你們的定額組成為一個增加你對主和救主福音知識的班級。

在十二使徒定額組中,我們享有特殊的兄弟情誼。在那裡我們本著該召喚的精神,彼此鼓勵,彼此啟發和祝福。只要有一人不堪負荷,其他十一個人就會熱切地提供協助和鼓勵,分擔那重擔。有時,我們因彼此的成就一同歡樂;在悲傷的時刻,我們也一同哭泣。我們從不覺得自己單獨在面對問題!我們一直都有來自定額組成員的忠告、支持、協助和鼓勵。

聖職和教會行政(Priesthood and Church Government)一書談到了在聖職定額組中應有的兄弟情誼。它說:「聖職是一種偉大的兄弟情誼,由福音永恆而不變的律法維繫在一起。定額組應充滿兄弟情誼的感覺,而它最先要關心的,應當是幫助所有在世俗上、心智上或靈性上有需要的組員。兄弟情誼的精神應是定額組所有計畫和行事的推動力。只要能明智且持續地培養這種精神,其他的組織都不能對持有聖職的人再有什麼吸引力」 (Rudger Clawson, foreword to A Guide for Quorums of the Melchizedek Priesthood[1930], 3; quoted in John A. Widtsoe, Comp., Priesthood and Church Government[1939], 135)。我們要鼓勵教會各個定額組培養這樣的兄弟情誼。

最後,定額組唯一的目的是服務。1886年10月26日,擔任十二使徒議會會長的伍惠福發出了一封公文,這份文件或許可以深刻描述我們對此項責任的感觸:「我要對諸位使徒說,我們的責任十分艱鉅。……我們應當是怎樣的人呢?整個世界正惡貫滿盈,神的錫安應當準備好迎接新郎的蒞臨。我們當在神前謙抑自己,隨時要能充滿我們召喚的精神,滿有聖靈和耶穌基督的啟示,使我們可以得知神對我們的意念和旨意,以準備好光大召喚,成就各樣的正義,勇於為基督作見證,直到末了的時候。……沒有一個時代像今日一樣,需要眾使徒和長老更努力地從事神的事工,並持有更忠實的見證」("An Epistle," Deseret News, 24 Nov., 1886, 712) 。請讓你們各自的定額組成為服務的偉大組織,為全人類的福祉而效力。

現在注意這節經文的警告:

「因此,現在讓每一個人學會他的職責,並且極勤奮地從事他被任命的職務。

「那懶惰的人必不被認為稱職,並且那沒有學會其職責和表現得不受嘉許的人,必不被認為稱職」(教約107:99-100)。

剛剛加入我們定額組的兩位弟兄,以及所有屬於神的聖職的弟兄們,我要對你們這樣說:願神在我們為人服務的召喚上祝福我們每一個人;願我們正義地服務、忠信地遵守誡命時,信心可以得到鞏固;願我們在尋求永恆真理的泉源時,見證會越來越加堅強;願我們在通過塵世生命這個階段時,存在我們定額組中的兄弟情誼,能成為我們的安慰、力量和保護;願我們在前去履行自己在天父國度中身為僕人的職務和責任時,心中永遠充滿著在福音中服務的喜樂。我如此謙卑祈求,是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