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先知,先見,啟示者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先知,先見,啟示者

總會會長團和十二使徒定額組蒙神委派,並……支持為先知,先見,啟示者。

我謹代表十二使徒定額組的弟兄,首先恭賀鄔希鐸迪特長老和貝納大衛長老蒙得他們的新召喚,以及等待在他們前頭的美好情誼。本福音期第一批使徒蒙召喚時,得知他們的指派是「經過仔細思量,要為你們創造一種相互的情誼,比死亡還堅強。」1我們對你們兩位弟兄,對你們的妻子和家庭已有這種情誼。我們同心、同聲地說:「親愛的朋友,歡迎你們。」

興格萊戈登會長溫馨的致詞之後,我也對我們所鍾愛的海大衛長老和麥士維尼爾長老的去世,表達同樣「比死亡還堅強」的情誼,以及我們每個人感受到的深切遺憾。我們要對這兩位弟兄和他們所愛的妻子茹碧及柯琳說,我們愛你們,我們敬重你們的服務,也尊崇你們堪為表率的生活方式。我們每個人都因為能認識你們,能和你們共事而感到無上的榮幸。對我們而言,你們永遠都彌足珍貴。

這事工正向前推進,想到這重要的過渡期間,我不禁要在今天早上談談使徒的職務,以及這項職務在耶穌基督真實教會裡永續不斷的重要。關於這個主題,我不想談持有這項職位的人,卻要談談職位本身;這是神聖麥基洗德聖職中的召喚,由救主親自任命,為了要照顧祂的人民,並為祂的名作見證。

為了建立一個能在祂離開塵世之後繼續受祂領導的教會,耶穌「……上山禱告,整夜禱告神;

「到了天亮,叫祂的門徒來,就從他們中間挑選十二個人,稱他們為使徒。」2

後來保羅教導說,救主知道祂的死亡將無可避免,於是這樣做以提供教會「使徒和先知的根基。」3這些弟兄和教會其他職員會在復活的基督指導下工作。

理由是什麼?其中一個是,這樣「我們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被一切異教之風搖動,飄來飄去……。」4

因此使徒和先知的根基可隨時祝福我們,但特別是在考驗或危險的時刻,在我們覺得像小孩子,感到困惑或迷失,甚至有點害怕的時刻,在邪惡的人類或居心叵測的魔鬼試圖動搖或誤導我們的時刻。為準備在現代迎戰這樣的時刻,總會會長團和十二使徒定額組蒙神委派,並由你們支持為「先知,先見,啟示者」,總會會長蒙支持為先知,先見和啟示者,也是最資深的使徒,也因此他是唯一蒙授權執行教會在啟示和行政上一切權鑰的人。無論在新約時期、摩門經時期,或是現代,這些職員組成這真實教會的基石,散佈在那房角石周圍並從那裡得到力量;那房角石就是「我們救贖主的磐石上,祂就是神的兒子〔耶穌〕基督」5,以保羅的話來說,祂也是那我們認為偉大的「使者、為大祭司」6的人。不論過去或現在,這種建立在基督裡的基石,都會在「當魔鬼發出他的強風,他的旋風中的箭矛,當所有他的冰雹和他強烈的風暴向你們吹打時」來保護你們。我們現在正處於那樣的時代,而且或多或少都一直會身處其中,但是人生的風暴「都〔對你們〕沒有力量……;由於你們所建立在上面的磐石,這磐石是一種最穩固的基礎,是一種人們建立在上面決不會倒下的基礎。」7

三個禮拜前,我在亞利桑那州普萊斯考特這個小巧美麗的山區裡參加支聯會教友大會。在那周末美好的活動結束時,有位姊妹和其他人一起來和我握手告別,並且默默遞給我一張字條。我帶著些許遲疑,想在今天早上和你們分享其中一部分。請留意這位姊妹所教導的教義,而不是事件中的人。

「親愛的賀倫長老,謝謝你在這次教友大會上分享有關救主和救主之愛的見證。四十一年前,我真誠地向主祈禱,告訴祂我真希望能住在使徒活在世上的時代,那時有真實的教會,也依舊能聽到基督的聲音。在那次禱告後不到一年,天父就差遣兩位後期聖徒教會的傳教士到我這裡來,而我發現我那些希望都能實現了。有時或許你會覺得疲倦或煩悶,希望這字條能幫助你記得,聆聽你的聲音和握你的手,對我、對數百萬和我一樣的人而言,是何等地重要。愛你、感謝你的姊妹,克萊門葛莉亞。」

克萊門姊妹,你那溫馨的字條讓我想起類似的希望和幾乎同樣的字句也曾出現在我的家族裡。在這個國家剛開始屯墾的那段不安的年代,我那急躁固執的第十代曾祖父威廉斯羅傑,在不是完全出於自願的情況下,從麻薩諸塞灣殖民地逃到今日的羅德島來定居。他稱他的總部為Providence,這個字的意思是「上天保佑」,這也透露他一生都在追尋神蹟和來自上天的顯現,但他終其一生都沒有找到他所認為的早期新約時代的真實教會。有名的神學家馬特卡頓說到這位失望的追尋者時說:「威廉斯先生……〔最後〕告訴〔跟隨他的人〕,他自己被誤導,也因而〔誤導了他們,而〕他現在並不遺憾世上沒有教會可以執行洗禮〔或任何福音教儀〕,……〔因此〕他勸告他們放棄一切,……等待新使徒來臨。」8羅傑有生之年沒能看到那些等待新使徒出現的人,但在不久的將來,我希望能親自告訴他,他的後代確實活著看到這件事發生。

需要神聖指引所導致的焦慮和期望,在那些為復興福音奠下基石的宗教改革者當中並不罕見。美國新英格蘭最有名的傳道者之一愛德華斯約拿單說:「如果……有位神,……祂非常關心〔我們〕……卻從不說話,……不發一語,這對我來說……是很不合理的事。」9

後來舉世無雙的美國詩人愛默生震撼了新英格蘭的正統神學,他在哈佛大學的神學院上說:「我有責任告訴你們,沒有任何世代比現在更需要新的啟示。……有關啟示的教義已經失落;……神蹟、預言……神聖的生命〔只〕出現在古代歷史中。……人類談到啟示時,就好像啟示是很久以前的事,現在不會再有,好像神已經死了一樣。」他警告說:「真誠的教師有責任告訴我們神現在存在,而不是過去存在;祂現在說話,不是以前說話而已。」10愛默生這番話的重點是:「如果別人向你要麵包,你老是給人石頭的話,他們就不會再來麵包店了。」11

暫且把許多像克萊門葛莉亞這樣的人所作的祈禱放在一旁,只要想想這些美國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所說的驚人評論,就能明顯地看出你們遇到的本教會傳教士所宣揚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信息是多麼有力。先知?先見?啟示者?1820年和1830年所發生的事件,以及隨後將近兩個世紀所發生的事件,在在說明啟示和得到啟示的人絕對不是「很久以前的事,現在不會再有」。

湊巧就在愛默生先生在哈佛神學院發表演說,暗示需要有使徒的那一年,年輕的英國移民泰來約翰長老就蒙召喚為主耶穌基督的使徒,也是先知、先見、啟示者。泰來長老蒙召喚後,曾對真誠尋求真理的人表示同情,他說:「有誰聽說過,真正的宗教沒有必要與神溝通的呢?這真是人類思想中最荒謬的觀念。」泰來弟兄繼續說道:「那麼多人都無法接受現代啟示這個原則,難怪懷疑論、無神論如此盛行、令人憂心忡忡。難怪有那麼多人輕視宗教,認為那不是知識份子應該關心的事,因為沒有了啟示,宗教只不過淪為笑柄和鬧劇罷了。……現代啟示的原則是我們宗教的基礎。」12

現代啟示的原則?我們宗教的基礎?讓我從那些基礎回到目前,回到此時此地,回到21世紀。不論是神職人員,是歷史學家或非神職人員都一樣,問題還是同一個。諸天是開啟的嗎?神仍和過去一樣,向先知、使徒啟示祂的旨意嗎?是的,諸天仍開啟著,神仍向先知、使徒發出啟示。這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對全世界的不變宣言。這宣言透露出將近200年來,先知斯密約瑟的重要。

「你相信神對人類說話嗎?」我們可以從他的一生找到這個問題,也可以找到問題的答案。約瑟在他短短三十八年半生命所成就的事情中,留給我們最重要的就是有關神聖啟示的堅定遺澤──不是單一、獨立、沒有證據或無關緊要的啟示,也不是「浮現在〔各地〕每位好人心中的溫和靈感」,而是明確、留下紀錄,不斷來自神的指示。我的一位好朋友,也是忠信的後期聖徒學者,曾這樣言簡意賅地說道:「在理性思想啟蒙運動的力量壓迫基督教義各個源頭的時代,斯密約瑟〔堅定且不借助他人的力量〕將現代基督教義回歸到它啟示的源頭。」13

我們確實「感謝神賜我們先知,領導我們度此末世」,14因為末世的許多日子將有狂風怒號和波濤洶湧。我們感謝1820年春天的那個早晨,天父和神子在榮耀中向那十四歲的男孩顯現。我們感謝彼得、雅各、約翰來復興神聖聖職權鑰及其中所有職位的那個早晨。在這時代,我們要感謝43年前的這個周末,也就是1961年9月30日早晨,當時的興格萊戈登長老蒙召喚擔任本福音期的第75位使徒。這樣的事件持續到像今天這樣的日子,並且還要不斷持續下去,直到救主來臨。

在這充滿不安、恐懼的世界,在這政治混亂、道德淪喪的時代,我要見證耶穌是基督,祂是生命的糧,是活水,過去、現在、將來,永遠都是我們人生中的安全盔甲,祂也是以色列的磐石,是祂現代教會的碇錨。我為祂的先知、先見、啟示者見證,他們組成了那教會永續的基礎。我也見證這些職位和神諭現在仍按照我們救主的引導在運作著,在我們需要的每一天幫助我們。我為這些真理作見證,也為這事工的神聖性作見證。我是這些事件的見證人,奉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