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有人受傷了!」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有人受傷了!」

對他人的責任感正是聖職服務的核心。

我很感謝有此榮幸和祝福,能對持有神的聖職的弟兄演講。我今晚演講的目的,是要幫助各位勇敢無懼地從事聖職的服務。

你們都需要大無畏的勇氣,因為你們在這最後福音期加入了主的大軍。現在不是和平的時代;自從撒但在前生集結他的勢力來對抗天父的計畫以來,世上不曾有過和平的時代。關於那次大戰的種種細節,我們並不清楚,但我們知道一個結果,那就是撒但和追隨他的徒眾被驅逐到世上。自從亞當和夏娃被創造以來,對立衝突便一直存在。我們看見衝突越趨劇烈。經文告訴我們,這場戰爭會變得更加兇險殘暴,主的大軍在靈性上的傷亡也會更加慘重。

絕大多數的人都曾經在電影裡看到或在書上讀到描繪戰爭的情節。在隆隆的槍砲聲和士兵的吼叫聲中,我們總會聽到有人喊道:「有人受傷了!」

每當有人這樣呼喊,忠誠的同袍們就會往聲音傳來的地方移動。一名士兵或軍醫會不顧危險地奔向受傷的同袍,而這位傷兵也知道他必定會得救。不論冒著多大的危險,總是有人會壓低身子快跑或匍匐前進,及時趕到傷者身邊保護他、救助他。對於參與艱難危險的任務、不計犧牲、矢志完成任務的部隊而言,實際情況確實如此。這些部隊過往的經驗中充滿了忠誠者的故事,他們下定決心不拋棄任何人。

這裡有一個正式記載的案例。1 在1993年10月索馬利亞的一場戰事中,兩名在直昇機裡的美軍突襲隊員,得知另外兩架直昇機已經被擊落。這兩名突襲隊員在較安全的半空中,從無線電通訊裡得知當時沒有任何地面兵力可以拯救其中一位被擊落的機組員。而且有越來越多的敵軍正朝著直昇機墜毀的地點逼近。

於是這兩名從空中觀看的士兵自願請求降落到地面上,(他們在無線電中使用的字眼是「快速進入」),為的是保護那幾名傷勢嚴重的戰友。他們的請求被駁回,因為當時的情況非常危險。他們第二次提出請求,仍被駁回。直到他們第三次提出請求時,才獲准降落到地面上。

這兩名士兵僅僅憑著隨身配置的武器,挺進到墜毀的直昇機和受傷機組員的所在地。當時敵軍已朝著墜機地點包圍過來,他們必須在槍林彈雨中,從飛機殘骸裡把傷患拖出來。他們用自己的身軀護住傷兵,把自己置身在最危險的境地。他們竭盡所能地保護同袍,直到彈藥用罄,自己也受了致命的傷勢。他們英勇的表現和犧牲,拯救了一名險些喪命的飛行員。

他們兩人在壯烈犧牲後都獲頒榮譽勳章,這是國家對英勇抗敵的烈士表達的最高推崇。褒揚令上寫道,他們的英勇表現「超越了職責的要求」。

但我想,他們在奔向被擊落的機組員的時候,是否也這麼認為。由於他們的忠誠,他們感到有責任支援戰友,而且不計任何代價。他們付諸行動的勇氣和無私的服務,源自於他們覺得自己對戰友的生命、福祉和安全負有一份責任。

這份對他人的責任感正是聖職服務的核心。我們的戰友在我們周遭的屬靈戰爭中受傷;我們被召喚去服務和保護,使他們不致受到傷害的對象也正面臨相同的情況。靈性的傷勢不易由肉眼察覺,只能透過聖靈的啟發察覺,而坐在救主門徒面前的主教、分會會長和傳道部會長,都能夠注意到哪些人受到傷害,和受到什麼樣的傷害。

多年前,此事曾在地球的另一端發生。我記得那時我擔任主教,當我看著某位年輕聖職弟兄的臉龐和姿態時,腦海中浮現了一個念頭,那個念頭非常清晰,彷彿是聽見有人在對我說:「我需要去看他──而且要快。他要出事了。他需要幫助。」

我絕不會延遲回應這樣的感覺,因為我在這之前就學到教訓,知道受到傷害的人往往無法在第一時間察覺到罪的傷害。有時候撒但在造成傷害時,似乎會同時注射麻醉劑,讓人對靈性痛苦感到麻痺。若不盡快採取行動、開始悔改的過程,傷勢就會不斷地惡化並且擴大。

因此,身為聖職持有人,你對天父某些兒女的靈性存亡負有責任,你要主動提供幫助,而不是等到聽見有人喊「有人受傷了!」才採取行動。這些人的至親好友、其他領袖或者父母都不見得能看到你已經看出來的事。

你可能是唯一能經由啟示聽到警告聲音的人。其他人可能會覺得──而你可能也忍不住這麼想:「也許我自認為看到的問題只是我個人的想像。我有什麼權利論斷別人呢?那不是我的責任。我先不管,等他開口請我幫忙再說。」

只有蒙授權的以色列法官會被賦予能力和責任,去確認某人是否受到嚴重的傷害,去深入了解,然後在神的啟發之下給予當事人必要的指示,展開醫治的過程。但是你已經立下聖約,要救助靈性受傷的神的兒女。你有責任鼓足勇氣去做,並且有足夠的膽識去面對,而不會轉身走開。

我要在這裡盡最大努力說明至少兩件事。第一,為何你有責任去幫助受傷害的朋友?第二,你該如何履行這項責任?

首先,你已清楚知道,當你獲得神的託付接受聖職時,你已立約接受責任要幫助其他人獲得救恩;不論情況看來多麼危險艱難,你都要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或沒有做到的一切負責。

有無數的聖職持有人可以作我們的榜樣,他們一肩扛起你我也都必須承擔的這份嚴肅的責任。摩爾門經中的雅各在艱困的環境中提供救助時,這樣描述他所肩負的神聖付託:「現在,我心愛的弟兄們,我,雅各,由於神賦予我的責任,要我認真地光大我的職務,使我的衣服不致沾上你們的罪,所以我今日上到聖殿,向你們宣布神的話。」2

你們可能會反駁說,雅各是先知,但你們不是。可是你們所持有的不論是何種聖職職位,都包含了對周遭的人的義務,要「扶起垂下的手,堅固無力的膝」3。你們是主的僕人,已立約要盡力為人服務,就像主所做的那樣。

你的這份偉大的機會和責任,記載於傳道書中:

「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因為二人勞碌同得美好的果效。

「若是跌倒,這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若是孤身跌倒,沒有別人扶起他來,這人就有禍了。」4

這樣,你們就會明白約瑟‧斯密所說的這番真實而發人深省的話:「只有愚蠢的人才會輕忽人的靈魂。」5 雅各深信,如果他可以幫助某人卻沒做到,使得這個人因此墮落沉淪,那麼這個人的不幸將成為他的悲傷。你的幸福和你蒙召喚以聖職持有人身分去服務的對象之幸福是息息相關的。

接下來我們要回答另一個問題,就是如何才能做到最好,去幫助那些你蒙召喚去服務和拯救的靈魂。這要依你的能力,以及你與那個身陷靈性危險中的人之間所具有的聖職關係而定。讓我舉三個例子,這些例子也許就是你在從事聖職服務時會遇到的機會。

首先我們從你還是個沒有經驗的年輕同伴談起──一個亞倫聖職的教師,被指派和一個經驗豐富的同伴一起去拜訪一個年輕家庭。在去拜訪之前,你會祈求獲得力量和靈感,以便能看出他們的需要,知道可以給他們什麼幫助。如果可以,你會和同伴一同祈禱,並且在祈禱中說出拜訪對象的名字。當你祈禱時,你對他們和對神的愛油然而生。你和你的同伴會對你們希望達成的目標有共識;你們會一起計畫要做的事。

不論是什麼樣的計畫,你都會在拜訪的時候,抱持熱誠和謙卑的態度,仔細去觀察和傾聽。你很年輕而且缺乏經驗,但是主完全知道他們靈性的狀態和需要。祂愛他們。由於你知道是祂差遣你為祂行事,因此你確信你可以感覺到他們的需要,以及你可以做哪些事情來盡力幫助他們。這些事都會在你拜訪他們,在他們家中和他們面對面時,讓你知道。這也是為何在教義和聖約裡,你負有這項聖職職責:「探訪每位教友的家,勸勉他們出聲和在暗中禱告,並負起一切家庭責任。」6

接下來,你還要再負起一項責任,這需要更敏銳的辨別力:

「教師的職責是一直看顧教友,和他們在一起,並堅固他們;

「確使教會裡沒有罪惡,沒有冷酷相待,沒有說謊,沒有背後中傷,也沒有邪惡的言談;

「確使教友時常相聚,確使每位教友各盡其職。」7

你和你的同伴通常不會得到靈感來知道對方奉行那項標準的程度和細節。但是根據我的經驗,我可以應許你們,你們會得到恩賜,知道他們在哪些方面沒有問題,你們就能從這些方面來鼓勵他們。我還可以應許你們:你和你的同伴會得到啟示,你們會知道他們可以作哪些改變才能開始進行他們所需的靈性醫治。你所傳達的話語中,一定會包含主希望他們做到的一些最重要的改變。

如果你的同伴得到靈感要促請對方做些改變,請看看他會怎麼做。你很有可能會對聖靈引導他說話的情形感到驚訝。他的聲音會充滿感情,他會知道要如何說明必要的改變所帶來的祝福。如果需要改變的人是父母,那麼他會讓他們知道這番改變將如何為子女帶來幸福。他也會說明這些改變將帶他們脫離困境,進入更美好更安全的境地。

也許你會認為自己在那次拜訪時所作的貢獻很小,但事實上這份貢獻發揮的影響力可能比你所認為的更大。你的神情和舉止會顯露出你對這些人的關懷,他們會看見你因著對他們和對神的愛而不再膽怯,你會勇氣十足地為真理作見證。你謙卑、單純,甚至簡短的見證,可能比你那位有經驗的同伴所作的見證更容易感動人心。我見過這樣的事情發生。

不論你在那次的聖職拜訪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你希望藉著這次拜訪而讓主能幫助他們的這份渴望,會為你帶來至少兩項祝福。第一,你會感受到神愛你拜訪的對象。第二,你會感受到救主對你的感激,感激你願意去提供救主早已知道他們需要的幫助。

祂差遣你到他們那裡,是因為祂相信你會負起責任來促請他們歸向祂、努力邁向幸福。

當你的年紀稍長,你將會獲得另一項聖職服務的機會。你會和你的定額組成員更加熟識。你們也許會一起打籃球、或打橄欖球,或者一同參加一些青少年活動和服務計畫。你也會和其中某些人變成很要好的朋友。

他們快樂的時候和難過的時候你都知道。你們可能都不是定額組的會長團成員,但是你們都會對其他的聖職弟兄感到責無旁貸。他可能會告訴你他開始違反某一條誡命,而你知道那將會對他的靈性造成傷害。他可能會詢問你的看法,因為他信任你。

我可以從我的經驗告訴你,如果你能成功地把他帶離那條危險的路,你將永遠不會忘記作為他真正的朋友所帶來的快樂。如果你無法改變他的決定,我向你保證,當他遭遇懊悔和悲傷的時刻,而這一刻必然會發生,那時你會感受到他的痛苦,彷彿親自承受一樣。然而,如果你曾盡力幫助他,那麼你仍然會是他的朋友。事實上,在往後的幾年當中,他會不斷和你談到許多原本能夠實現的美好事物,以及他如何感激你對他的關心和盡力幫助。到那時,你會安慰他,並再次邀請他回來──就像在男青年時期那樣──重拾贖罪能給他的幸福。

再過幾年,你的人生會走到為人父親的階段,成為一位持有聖職的父親。你在聖職服務中所學習到關於幫助他人遠離憂傷、走向幸福的一切,將為你帶來你所需要的力量。多年來為他人靈魂福祉負起責任的日子,會使你準備好幫助和保護你摯愛的家人,你對他們的愛遠超過你年輕時的想像。你會知道如何藉由聖職的力量帶領他們走向安全之地。

我祈求你們會在今生及永恆中都享有聖職服務所帶來的快樂。我祈求你們都能培養勇氣和對天父兒女的愛,這份勇氣和愛曾經讓摩賽亞的兒子們即使要面臨死亡和危險,仍請求能有機會將福音帶給一個心硬的民族。他們的渴望和勇氣來自於一份責任感:要把永恆的幸福帶給一群陌生人,不讓他們落入永恆的悲慘。8

願我們都能有耶和華在前生時的那份渴望:那時祂請求離開榮耀的國度來為我們服務,並為我們捨去自己的性命。祂對父說:「派我去。」9

我見證,你們蒙神召喚,被派遣來為祂的兒女服務。祂希望沒有人會被拋棄。孟蓀會長持有世上一切聖職權鑰。神會賜給你們靈感和力量來履行這項為祂兒女服務的責任,幫助他們知道該如何找到透過耶穌基督的贖罪而來的幸福。我這樣向各位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