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祂的僕人眾先知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祂的僕人眾先知

夫子透過祂的先知對我們說話。

我從小在猶他州斯普陵市的一個小農村長大,每年夏天,我都有機會單獨和家父在曼泰拉薩爾山脈放牧羊群。有一次,那裡起了濃霧,伸手不見五指,天色很快就暗了下來。

家父要我先回營地,說他很快就會跟上。我記得我問道要如何在濃霧中找到營地。父親簡單地對我說:「鬆開韁繩,馬兒自然會帶你回到營地。」我聽從父親的話,把韁繩鬆開,對馬兒說了幾句鼓勵的話,就上路了。因為視線不好,我的臉不時會被低垂的樹枝打到,或者我的腿緊挨著樹旁擦過。終於,馬兒完全停下來,我看到營地就在不遠處。

有時候,我們並不是每次都能立刻找到想走的那條路,但是先人的智慧,加上親友的建言,都能夠引領我們,只要我們把韁繩交給他們。

腓利向一個認真查考經文的人提出這個問題:「你所念的,你明白嗎?」

那人也用一個問題來回答他:「沒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1

這些問題發人深省,而答案則來自過去各世代的先知,他們教導了查考經文的重要,同時也附帶了一項應許:「凡珍藏我話語的,不會被迷惑。」2

主在各個福音期都把誡命賜給先知,「要他們對世人宣講這些事;這樣好應驗先知們所寫的。」3教義和聖約的第一篇便是主對於在這圓滿時代福音期所賜予的教義、聖約和誡命的序言。在第37-38節特別提到:

「查考這些誡命,因為這些誡命真實而可靠,其中的預言和應許都必應驗。

「我,主,說過的,我已說過了,我不給自己藉口,縱然天地廢去,我的話不會廢去,卻都要應驗,無論是藉著我自己的聲音,或是我僕人們的聲音,都是一樣。」

今天,我要談的是主的七位僕人的聲音。我長久以來想要為主所揀選的僕人服務的願望,終於在1970年3月實現了。從此,我有機會直接與十二使徒定額組的弟兄們共事,後來則是和總會會長團成員共事,前後將近四十年。在這段塑造期,我心裡開始對「我的話不會廢去,卻都要應驗」這句話有更多的體認。

我們過去在總會教友大會上聽到許多重要的訓示,而且會繼續聽到睿智的言語,這些訓誡讓我們的內心燃燒。我們在遵循這些忠告時,一定要堅定,絕不放棄,並且要持守到底。

我要分享神的這些先知所給的指示與忠告。舉例來說,約瑟‧斐亭‧斯密會長經常引述詩篇第24篇的經文。這篇經文裡有一道問題、一個答案和一項應許給忠信者的祝福。

那問題是:「誰能登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祂的聖所?」

那答案是:「就是手潔心清、不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的人。」

那應許是:「他必蒙耶和華賜福,又蒙救他的神使他成義。」4

海樂‧李會長在總會教友大會上勉勵我們,要留意主透過祂的先知所賜的話語和誡命:「你或許不喜歡從總會當局而來的信息,它可能與你的政治立場……〔或〕你的社會觀點不同,可能干擾了你的一些社交生活。但是如果〔我們〕有耐心且有信心地聆聽這些事情,就彷彿那是主親口說的,所蒙得的應許是:『主神要從你們面前驅散黑暗的力量,並使諸天為了你們的好處和祂名的榮耀而震撼』。」5

李會長在1973年12月辭世前,曾對一群教會員工和眷屬講話。在說完了教會福利計畫的由來後,他提出了以下這個問題:「你們相信這些先知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後來,在同一個演說中,他談到總會人員勸告大家要小心,不要讓不當的文學著作和電視節目把悲觀的思想灌輸到我們家中,他問道:「你們會不會因為和總會弟兄過於接近,而不把他們當先知看待,認為他們不過是普通人,他們的〔忠告〕還算不錯?」6

賓塞‧甘會長在他的書裡面給我們一些寬慰的話,那就是:的確有寬恕的奇蹟,而且神會寬恕。另外有一次,談到我們可能面臨無預警的挑戰時,甘會長告誡我們說,如果我們被賦予改變生命關鍵時刻的能力,我們會改變導致先知約瑟‧斯密遇害的卡太基歷史事件嗎?或者更重要的是,有了這種不受控制的能力,我們在客西馬尼那決定性的時刻,在聽到「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您的意思」7這句話的時候,又會怎麼做呢?

總會會長團每天早上開會時,弟兄們都輪流祈禱。我一直很喜歡聽泰福‧彭蓀會長作禱告。他的禱告裡幾乎全部都在感謝,而不是要求祝福。彭蓀會長談到耶穌基督的另一部約書時,重述先知約瑟‧斯密的話,說:「摩爾門經是全世界最正確的一本書,也是我們宗教的拱心石,人若遵循其中的教訓,比遵循任何其他的書更能接近神。」8他勸告我們要跟隨救主,因為祂說過要「仰望我,並持守到底,就必活著;因為持守到底的,我必賜他永生。」9

豪惠‧洪德會長在擔任總會會長的九個月任期內,我們都很敬愛他仁慈的本性。他邀請教友們要:

「在生活中經常專注於主耶穌基督的生活與榜樣,特別是祂所表現的愛、希望和憐憫。……

「……將主的殿作為他們教友資格的美好象徵,以及他們極神聖之聖約的至高處所。我心中最大的願望就是每位教友都能配稱到聖殿。」10

戈登‧興格萊會長說:「我並沒有和本福音期的每一位先知面對面說過話。我沒有見過先知約瑟‧斯密,也不曾聽他說話。〔不過,〕我的祖父年輕的時候住在納府,聽他說過話,並且為他的神聖召喚作見證,說他是本福音期的偉大先知。」11

興格萊會長為第一次異象作見證,見證年輕的約瑟‧斯密到樹林裡祈禱,並且透過父與子的神聖啟示而得到答案。

興格萊會長積極建造聖殿,並且執行聖殿中的神聖事工。他的熱忱猶如北極星綻放光芒,值得我們每個人效法。

我們敬愛的先知多馬‧孟蓀會長一再強調1839年總會會長團的願望;即使在今日我們也應當不斷地朝這方向努力:「你們的努力,你們的堅忍和忠信,你們所傳教義的正確性,你們倡導和奉行的道德律例,……都關係著全人類的命運。」12

我們支持孟蓀會長為先知、先見、啟示者,他用洪亮的聲音護衛寡婦、孤兒和所有有需要的人。他在生活中確實效法救主的典範,而且永遠可以在他的服務中看到他誠懇的心意。孟蓀會長是主的代言人,我們奉命要聽從他的忠告和指示。夫子的確透過祂的先知對我們說話。我知道,並且也在總會弟兄聚集的會議中作紀錄,這是真實的。

我曾經在近代各先知跟前受教,我要誠懇地為我所認識和敬愛的這些現代見證人作證,只要本教會的教友留意主賜給新、舊約時代眾先知及今日先知的話語和誡命,我們就會更明白「主耶和華若不將奧秘指示給祂的僕人──眾先知,就一無所行」13這句話的道理。

我鄭重地為這些真理作見證,也見證神住在天上,耶穌是基督,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有先知、先見和啟示者在領導我們。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