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放心
    註腳

    要放心

    要放心,未來就像你們的信心一樣璀璨明亮。

    弟兄姊妹們,我要表達對各位的愛,需要向各位演講的這份責任令我深感謙卑,但我也很感激有這樣的機會。

    自從六個月前我們在總會教友大會上齊聚一堂至今,不斷有徵兆顯示,世界的情勢並不盡如人意。全球經濟在六個月前已經出現衰退的趨勢,如今似乎更是一路下滑,許多星期以來,財務金融的前景依然不太樂觀。除此之外,社會的道德基礎也持續沉淪,那些試圖維護這些基礎的人往往備受嘲弄,有時候甚至遭到公然駁斥與迫害。戰爭、天災和個人的不幸仍然不斷發生。

    要是我們滿腦子只想到世界上和自己生活中那些不好的事情,便很容易對未來感到氣餒、變得憤世嫉俗──甚至對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憂心忡忡。然而今天,我希望大家暫且拋開我們周遭的煩憂,把心思和精神專注於身為教友所擁有的祝福上。使徒保羅曾經說:「神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1

    在今生的旅途上,人人不免會遇到問題和挑戰,有時候甚至會遭遇悲劇與不幸。畢竟,我們來到世上主要的目的,就是要透過生活裡的這些事情來學習、有所成長。我們都知道,我們有痛苦的時候、傷心的時候,也有悲哀的時候,但是,經文告訴我們:「亞當墜落,才能有世人;成了世人,才能有快樂」。2

    我們怎麼可能不擔心未來可能面對的境遇,過著快樂愜意的生活呢?我們再次從經文中讀到:「因此,放心吧,不要害怕,因為我,主,與你們同在,會站在你們身邊」。3

    在這圓滿時代的福音期,教會歷史上俯拾盡是這類例子:這些人雖然飽經磨難,卻仍然堅定不移、仍然放心,因為他們把耶穌基督的福音當作生活的中心。這樣的態度能幫助我們度過人生的風風雨雨;這樣的態度不能讓我們的困難從此消失,而是讓我們有能力勇敢迎向挑戰,並且凱旋得勝。

    有人因為對福音、對救主有信心而獲得所需的力量,即使遭逢困境依然能夠堅毅果決、不屈不撓。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今天早晨,我要跟各位分享三個這樣的例子。

    第一個是我家族的故事,我要講一段感人的經歷,這件事一直鼓舞著我。

    我的外曾祖父母是吉布森‧康迪和瑟希莉亞‧康迪,原本住在蘇格蘭的克拉克曼南。他們整個家族都以開採煤礦為生,在這片自己鍾愛的土地上過著知足常樂、與世無爭的日子,有親戚好友相伴,居處舒適宜人。後來,他們聽了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傳教士的信息,便心悅誠服地歸信;之後聽到前往錫安聚集的號召,知道必須加以響應。

    1848年左右,他們變賣家產,準備踏上艱險的旅程,橫渡浩瀚的大西洋。他們帶著五個年幼的孩子登上一艘帆船,全部家當就裝在一只小行李箱。他們在波濤洶湧的海上航行3,000英里(4,8000公里),度過八個星期漫長又疲憊的日子,引頸企盼著地平線出現;飲水和食物都很惡劣,生活所需的一切全都靠那艘小小的船。

    在這備受煎熬的情況下,有個年幼的兒子病倒了。那裡沒有醫生,也沒有藥房可以買藥來減輕他的痛苦。他們只能守著他、作禱告、等待、哭泣,任由病情一天天地惡化。當他最後闔上雙眼,撒手人寰時,家人的心都碎了。更讓他們悲傷的是,他們必須遵守海洋法,把他小小的身軀用帆布包起來,繫上鐵塊增加重量,葬入海裡。船隻駛離時,只有為人父母的才能體會這種重創心靈的錐心之痛。4然而由於吉布森和瑟希莉亞的堅定信念和對主的愛,使他們有信心能忍受這一切。主的這番話安慰了他們:「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5

    我很感謝祖先能有信心離開家園,前往錫安,他們付出的犧牲實在令我難以想像。我感謝天父,讓吉布森‧康迪和瑟希莉亞‧康迪帶給我及所有後代子孫這樣充滿信心、勇氣和決心的榜樣。

    接下來我要談的是一個善良、充滿信心的人,他的榜樣說明了耶穌基督的福音能為我們的生活帶來怎樣的平安及喜樂。

    一天深夜,在太平洋的一處小島上,有艘小船靜靜地划進簡陋的碼頭停泊,兩位波里尼西亞婦女幫助梅勒‧孟樂波拉下船,帶他走在人們經常出入的小徑上,前往村子。這兩位婦女對午夜星空裡閃閃發光的明亮星星讚嘆不已,月光也一路引領著他們前進。但是,梅勒‧孟樂波拉卻無法欣賞到月亮、星星和夜空這些自然美景,因為他雙眼全盲。

    孟樂波拉弟兄原本有正常的視力,但是有一天不幸發生了,正當他在鳳梨園裡工作時,光亮瞬間變成黑暗,白晝頓時化為永無止盡的黑夜。他氣餒頹喪、消沉不已,直到聽見耶穌基督福音的「好消息」,依照教會的教導過生活,才重獲希望與喜樂。

    孟樂波拉弟兄和他親愛的家人聽說有位持有神的聖職的人正在拜訪太平洋群島,於是長途跋涉而來,希望獲得祝福。而我有此殊榮,與另一位持有麥基洗德聖職的弟兄為他作祝福。作完祝福後,我發現他失明的雙眼潸然淚下,淚水滑過他黝黑的臉龐,最後滴在他的傳統服裝上。他跪下來禱告說:「神啊,您知道我雙眼失明,您的僕人已經祝福過我,使我能恢復視力。在您的智慧裡,無論我將得見光明,或將終生與黑暗為伍,我都永遠感激您的福音真理,現在我了解了這些真理,是它們為我的生命帶來了光明。」

    他站起身來,面露微笑,謝謝我們為他祝福,接著就消失在寂靜的夜色裡。他悄悄地來,悄悄地離去,但是我永遠也忘不了他曾經出現過。這讓我想起了夫子的信息:「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6

    弟兄姊妹們,我們每一個人身上也都有那道光。無論人生路途多麼漆黑,我們絕不會被撇下,孤單獨行。

    我很喜愛米妮‧賀金斯所寫的這幾句話:

    我對站在歲月之門旁的人說:

    「請給我光,好讓我安然走向未知!」

    他回答::

    「踏進黑暗裡吧,讓神牽著你的手。

    那比給你光更好,比你走在熟悉的道路上更安全。」7

    我要講的最後一個例子,時空背景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東普魯士。儘管情況惡劣艱難,這位教友始終堅毅持守,最後終於達成目的。

    大約在1946年3月,也就是大戰結束不到一年的時候,當時擔任十二使徒定額組成員的泰福‧彭蓀在菲德克‧巴伯的陪同下,奉派巡訪歐洲,進行一項特殊任務;他此行的特別目的是與聖徒們聚會,評估他們的需求,然後提供協助。彭蓀長老和巴伯弟兄後來描述他們當時從一個見證中聽到的故事,一位教友訴說自己的經歷,談到她終於來到一個地方,再也不必被家鄉的政府所控制。

    她和丈夫原本住在東普魯士,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後來,遭逢第二次世界大戰,在祖國慘烈的戰役即將結束的前幾天,她摯愛的年輕丈夫為國捐軀,留下她獨自照顧四名兒女。

    佔領軍決定住在東普魯士的德國人必須遷往西德,尋找新的家園。這位婦女是德國人,所以必須離開。這趟旅程超過一千英里(1,600公里),她除了步行之外,別無他法,而且只獲准用她的木輪小篷車載運少量的日用品。除了兒女和這些僅有的物品外,她還帶著對神的堅強信心,也深信那向近代先知約瑟‧斯密啟示的福音。

    她在夏季末尾帶著兒女踏上旅程,僅有的家當裡既沒有食物也沒有錢,於是一路上每天都得從田野和森林裡尋找可以裹腹的東西。她經常要面對危險情況,有時候是遇到飽受驚嚇的難民,有時候是遇到劫掠成性的軍隊。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地過去了,接著好幾個月過去了,氣溫降到冰點以下。她每天都在冰凍的地面上蹣跚步行,把還在襁褓裡的老么抱在懷裡,其他三個兒女勉強跟在後面,裝有家當的木製小篷車則由年僅七歲的長子拉著。他們的雙腳用粗糙破爛的粗麻布包裹,這是唯一可以保護他們的東西,因為他們的鞋子早已經破爛不堪。他們在單薄破爛的衣服外面罩著單薄破爛的外套,這是他們對抗嚴冬的唯一保護。

    不久之後,下起雪了,白天與夜晚都成了夢魘。晚上她與兒女會設法找到尚可棲身的地方,例如穀倉或棚子,然後緊挨在一起取暖,身上只蓋著從篷車上拿下來的幾條薄毯子。

    她深恐他們在抵達目的地之前就會死去,因此經常要強迫自己趕走心中那沉重巨大的恐懼感。

    後來,有一天早上,料想不到的事發生了。當她醒來時,心裡一陣淒寒,她那三歲女兒的小小身軀變得冰冷,動也不動,她明白死神已經奪走了這個孩子。儘管悲傷難抑,但她知道必須帶著其他兒女繼續踏上旅程。但第一件事,她用她僅有的工具──一支大湯匙──在冰凍的土地上為她幼小的寶貝孩子挖掘墓穴。

    然而在這趟旅程中,死神卻如影隨形地一再跟著她。她七歲的兒子死了,可能是餓死的,也可能是凍死的,或是飢寒交迫而死的。再一次,她唯一能用的剷子就是那把大湯匙,她再一次不停地挖著,輕輕地將遺體埋入土裡。接下來,她五歲的兒子也死了,她再次用那把大湯匙當剷子。

    她感到徹底地絕望,如今只剩下尚在襁褓中的女兒活著,但這不幸的孩子也奄奄一息。最後,就在快要抵達旅程的終點時,這個嬰孩死在她的懷裡。大湯匙此時已經不知去向,所以,她花了好幾個小時,用手指在冰凍的土地上挖掘墓穴。她悲傷難當;她如何能承受跪在雪地裡,守在最後一個孩子的墓旁呢?她已經失去了丈夫、失去了所有的孩子,放棄了屬世的財物、家園,甚至祖國。

    在這悲傷逾恆、完全不知所措的時刻,她覺得自己的心真的要碎裂了。在絕望之際,她像祖國許許多多的同胞一樣,思索著應該怎樣結束自己的生命。她想,要縱身跳下附近的橋樑,或者衝向一列迎面而來的火車,是多麼容易的事啊。

    後來,當這些想法侵擾她時,她內心有個聲音說:「跪下來禱告。」起先她不理會這個提醒,直到最後再也無法抗拒;她跪下來,用前所未有的熱切心情祈禱,說:

    「親愛的天父,我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除了對您的信心,我已經一無所有。天父,在我的靈魂感到悲傷淒涼的時刻,我對您的兒子耶穌基督的贖罪犧牲卻有著莫大的感激之情。我對祂的愛難以言盡。我知道由於祂的受苦和死亡,我和家人能再次活著;由於祂打破死亡的鎖鏈,我會再次見到我的兒女,享有養育他們的喜悅。雖然此時此刻我不想再活下去,但是,我會活下去,因為這樣我們一家人才能重逢,一起回到您的身邊。」

    最後她抵達目的地德國喀斯魯時,整個人瘦弱不堪。巴伯弟兄說,她臉色灰紫,雙眼紅腫,關節突出,實在到了瀕臨餓死的邊緣。不久之後,在一場教會聚會裡,她作了美好感人的見證,她說,在她苦難的祖國裡那些受盡病痛折磨的人當中,她是最幸福的一位,因為她知道神活著,耶穌是基督,由於祂的死亡和復活,我們都能再次活著。她見證,她知道只要她繼續保持忠信、堅守到底,就會和失去的親人團聚,也會在神的高榮國度裡獲得救恩。8

    我們從神聖經文裡讀到:「看啊,正義的人,以色列聖者的聖徒,就是相信〔祂〕、忍受世上的十字架,……他們必承受神國,……他們必永遠快樂十足」。9

    我向各位見證,神應許給我們的祝福無法估量。雖然人生的暴風雨來臨時可能烏雲密佈,滂沱大雨會落在我們身上,但只要行事正義、遵守誡命,我們的福音知識、我們對天父和救主的愛就能安慰、支持我們,為我們的心帶來喜樂。這世上沒有任何事物能夠擊倒我們。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不要怕,要放心,未來就像你們的信心一樣璀璨明亮。

    我要宣告:神活著,祂垂聽、回答我們的禱告;祂的兒子耶穌基督是我們的救主和救贖主;上天的祝福正等著我們。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註:

    1. 提摩太後書1:7。

    2. 尼腓二書2:25。

    3. 教約68:6。

    4. 改寫自Thomas A. Condie, "History of Gibson and Cecelia Sharp Condie" (1937);未出版。

    5. 約翰福音16:33。

    6. 約翰福音8:12。

    7. From "The Gate of the Year," in James Dalton Morrison, ed., Masterpieces of Religious Verse (1948), 92.

    8. 取自私人對話及Frederick W. Babbel, On Wings of Faith (1972), 40--42。

    9. 尼腓二書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