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服從聖靈的誘導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服從聖靈的誘導

內心的提醒發自一神聖的源頭,當我們加以聽從時,會幫助我們走在正道上,因而保護我們不為邪惡的影響所傷害並不致走入危險的歧途。

我在慈愛雙親的養育下長大,家中所教導和遵行的價值觀準備了我認識教會及接受福音原則。我是在1959年的八月,就在我19歲生日過後不久受洗的。回想歸信前的一些事情,我的思緒回溯到童年時期的一個經驗。

小時候我們家附近有一棟大房子。它蓋在一塊漂亮的土地上,四周有木板圍起來的籬笆,大約有六呎高吧,但對當時的我而言它就像高塔一樣。我還記得自己會從木板脫落的節孔偷看裡面的情形,就像是透過望遠鏡看到一個迥然不同的世界。那精心修剪的美麗草坪、細心栽培的花園、和那小果園,如詩般的田園景色簡直就是理想的家園。不幸的是,享受如此美景的機會總是十分短促,因為有隻機警的英國牛頭犬會在花園裡四處巡邏,而且會很快就注意到有人站在籬笆外。雖然那隻兇猛的狗被關在花園裡,但牠靠近籬笆時鼻子嗅來嗅去的聲音,總是令想像力豐富的我聯想到被牠修理時的許多慘狀,而嚇得落荒而逃。

住在這棟房子裡的是萊昂斯夫婦,他們是學校老師。他們的舉止優雅,而且似乎很喜歡那屋子所帶給他們的清幽隱密。附帶一點小秘密,萊昂斯先生並沒有右手,他使用的鐵鉤手會露在他夾克的袖口外面。在我幼小的心靈裡,我常想像萊昂斯先生追著我,用他的鐵鉤手鉤住我的衣領把我抓住,並關起來。

我想起那是在八月的某個早晨,那時我只有10或11歲大,由於前晚刮起罕見的強風,所以當我出門時很多朋友都前來問候。他們因某件事顯得相當興奮而問道:「你聽說昨晚的那陣強風了嗎?」

我一說有,他們便上前告訴我他們的發現:那陣風把圍繞在萊昂斯家四周的部分籬笆吹倒了。我不了解為何這件事會讓大家那麼興奮,於是要求他們解釋這事有什麼特別意義。

他們回答得更起勁了:「我們可以接近蘋果樹了!」

我依舊非常小心地問道:「但是萊昂斯先生呢?」

「萊昂斯夫婦不在家,他們出遠門拜訪親戚了。」

「那狗呢?」我刺探地問道。

答案是:「他們把牠寄放到寵物店了」。

我的朋友顯然已做過詳細的調查,所以在他們再三的保證下,我們大夥兒急忙往目的地趕去。我們一踏進園子,就爬上樹迅速地摘水果,整件夾克和衣服裡面全都塞滿了水果。我整顆心砰砰跳,脈搏跳得好快,因為我擔心那隻狗、萊昂斯先生或是他們兩個隨時會在花園裡出現,並來抓我們。我們逃離犯罪現場後,就躲到附近樹林的一處隱僻地方。待我們心神恢復鎮定後,開始吃蘋果。

那時候是八月,蘋果還沒熟透,不能吃。其實它們很難吃,但是這些青蘋果的酸澀全然阻止不了我們大肆掠食我們的戰利品,這樣衝動的行為至今我仍然無法解釋。在狼吞虎嚥了好幾顆蘋果後,我滿足地在剩下的每一顆蘋果上各咬了一口,然後就把吃剩的水果全部丟到附近的草叢裡。就在樂趣逐漸消退的同時,我們的身體開始對剛才那大肆進攻它們體內的蘋果逐漸產生反應。胃液和青蘋果混合後產生的化學反應使我開始感到胃痛想吐。當我坐在那兒為所做的事感到後悔時,體會到內心深處有一種感覺比那青蘋果更令我感到難受。

那更難受的感覺來自於知道自己做錯事了。

朋友提議私闖花園時,我便覺得不自在了,但我卻缺乏說「不」的勇氣,無視於自己的感受。而今,事過境遷後才來懊惱不已。我後悔自己忽略了那感覺,它對我的不當行為曾發出警訊。

實際的障礙和外力或許能阻止我們步入歧途,但是我們每一個人心中也有一種感覺,這種感覺有時被形容為一種微小的聲音,1若能辨認出這聲音並加以回應,它就能保守我們不向誘惑屈服。

許多年後,潘培道會長的一番話觸動了我的心弦,他教導:「若不是我們先駁回警告,我們是不可能走上錯路的。」我想起了那一次的經歷,以及一些其他類似的情況──某種感覺和領悟會在我們沉思行為的後果時出現。

先知摩門以下的這些話幫助我們瞭解那種感覺的出處來源,「主的靈已賜給了每一個人,使他們能辨別善惡。」2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獲得這項指引的恩賜,這項概念在福音中是有佐證的,根據約翰福音對救主的記載:「〔祂〕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3

這些內心的提醒發自一神聖的源頭,當我們加以聽從時,會幫助我們走在正道上,因而保護我們不為邪惡的影響所傷害並不致走入危險的歧途。

蘋果事件過後的幾個星期,我和朋友相約在家附近的樹林見面,盤算著要一起想些活動或遊戲來玩。當我走近他們時,他們正擠成一團。我看見他們頭頂上空有煙霧緩緩升起,並嗅到燃燒菸草的味道。他們當中有人拿到了一包菸,他們正在抽煙。他們邀我加入,但我拒絕了。他們執意要我抽並慫恿我說,不加入就是懦弱的表現。他們的揶揄後來轉為譏諷和夾雜著貶損人的話語。但是無論他們說什麼或做什麼都無法說服我改變我的決定。我不是在復興的福音中被教養長大的,也不知道有智慧語,但內心有一種感覺約束著我,叫我不要加入他們。

在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回想起剛才所作的決定時,內心有很好的感覺。我在那天原先的期望雖然沒有實現,後來則必須找別的方法來打發時間,並且沒有朋友陪伴,但是我發現到和自己有關的事──有關真正幸福的泉源,以及不論環境或結果如何,作出正確決定所獲得的鼓舞。

斯密約瑟先知所獲得的一項經文啟示,描述了按照此一內心的指南針去行事時的好處:「靈把光賜給每一個到世上來的人;靈啟發全世界每一個聽靈聲音的人。」4

這節經文不僅提供了更進一步的見證,證實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接近神聖指引的泉源,更強調我們需要去聆聽、傾聽所得到的提醒,並加以回應。接下來的應許對我而言意義重大:「每一個聽靈聲音的人都歸向神,即父。」5

這些提醒──有時被稱作良心,但更正確的定義應是基督的光──不但能幫助我們辨別是非對錯,也會在我們服從時,引導我們到那光的源頭,那光是從父與子面前發射出來的。6

救主應許祂的門徒說:「你們若愛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叫祂永遠與你們同在,就是真理的聖靈。」7祂接著稱這恩賜為「保惠師,就是⋯⋯聖靈。」8一個人可能會體驗到聖靈的顯示,但是聖靈恩賜的賜予只能藉由洗禮之後的按手禮方可獲得。9

我愈來愈能明瞭為何經文如此描寫主在西半球的門徒,「他們祈求著他們最渴望的事情;他們渴望賜聖靈給他們。」10

祂是真理的最佳大使。

回顧我的一生,我很清楚知道,許多的決定──有些在當時似乎是小決定,有些則是在權衡取捨之間飽受煎熬──是因為我服從了聖靈的誘導,11才使我得以攀上更高的靈性巔峰。

若無這項榮耀的恩賜,我們都無法理解生命的目的或永恆父神的偉大計畫 。12因為,「世人要找出祂全部的意思是絕不可能的。除非蒙得啟示,沒有人會知道祂的意思。」13

依賴邏輯和運用智能是不夠的:「人也不能透露這些事,因為這些事只能由神聖之靈的權能使人看見和瞭解,神聖之靈是給那些愛祂的並且在祂面前使自己純潔的人們的。」14

沒有言語可以充分表達我對基督的光和對聖靈的恩賜的感覺。它們猶如「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15

思考一下救主為在滿地富地的十二使徒向父懇求的這些話:

「父啊,我感謝您把聖靈賜給了這些我所揀選的人們;我把他們從這世上選了出來,是因為他們相信我。

「父啊,我祈求您把聖靈賜給所有將要相信他們的話的人們。」16

在此動盪不安的世界中,我們可以因信賴先知的話語及藉由保惠師的陪伴,獲得確信並享有良心的平安。我們可以因此而知道,耶穌是神的兒子,是世界的救主。17

我宣告我對這些真理的見證,是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