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我們信仰的非凡根基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我們信仰的非凡根基

主奇妙地賜下與復興的耶穌基督教會有關的見證、權柄及教義,我們要為此感謝祂。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祈求主的靈能在我演講時啟發我;向後期聖徒演講的重責大任,一直令我惶恐不安。你們的友善和耐心令我感激不盡,我不斷祈求自己能不辜負這人民對我的信賴。

最近我剛結束一次長途旅行,我覺得很疲憊,但很高興能到聖徒之中;如果可能,我會將教會的所有日常行政事務交給別人,自己則常到教友之中,拜訪小分會及大支聯會中的教友。我希望能常和各地的聖徒相聚,我覺得應該拜訪教會的每一位教友。我很遺憾由於健康的關係,無法再和每個人一一握手,但我可以看著他們的眼睛,流露出心中的喜悅,表達我的愛並留下祝福。

最近這次行程的目的是重新奉獻德國弗萊堡聖殿及奉獻荷蘭海牙聖殿。17年前我有機會奉獻弗萊堡聖殿;那是一座相當簡樸的建築,當年那裡仍屬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即東德管轄;能蓋成這座聖殿的確是個奇蹟,孟蓀會長、林格漢及其他許多人贏得東德政府人士的好感,因而獲准興建。

這些年來,這座聖殿提供了非凡的服務,如今,那座惡名昭彰的牆已倒塌,教友更方便來到弗萊堡,但是經過這麼多年,這棟建築已有老舊,不太能因應我們的需要。

我們擴建了這座聖殿,也美化並改善了其中的設施。我們只舉行了一場奉獻儀式,聖徒從各處聚集而來,在我們所坐的那個大房間內,我們看到許多張飽經風霜、神情堅毅的臉龐,這些美好的聖徒過去受政府層層限制到如今享受完全的自由,不論日子好壞,他們都撐過來了,持守住信心、事奉主,像巨人般站立著。我很遺憾不能一一擁抱那些英雄般的弟兄姊妹,告訴他們我多麼愛他們。如果他們現正在聽我演講,希望他們會知道我的愛,並原諒我匆匆離去。

接著我們飛到法國處理教會一些事務,然後飛到鹿特丹,再乘車到海牙。一天到三個國家辦事,這樣的行程對我這般年紀的人而言是稍嫌緊湊了些。

第二天我們奉獻了荷蘭海牙聖殿,一共舉行了四場儀式,場場都是那麼美好和令人感動。

那座美麗的聖殿位在一個很好的地區,我多麼感謝有座主的殿能供荷蘭、比利時及一部分的法國聖徒使用。早在1861年,第一批傳教士就抵達歐洲的這個地區,數以千計的人加入教會,大部分在後來即移居美國。但現在那裡也有一群寶貴忠信的後期聖徒,是應該有座主的殿在此地。

我堅持既然人已經在那裡,就該多去幾個地方,因此我們飛往烏克蘭的基輔。21年前我曾到過那裡,如今空氣中迷漫著以前所沒有的自由氣氛。我們會見了三千多位烏克蘭聖徒,場面感人,他們來自四面八方,忍受著極端的不適及花費許多金錢才能來到此地。

有個家庭沒有足夠的錢全家一起來,因此父母留在家裡,讓孩子有機會來這裡和我們一起。

接著我們到了俄羅斯的莫斯科,21年前我也到過那裡,現在也和那時不一樣了,這裡的改變就像電一樣,看不見,但感覺得到。和在烏克蘭一樣,我們在這裡有個美好的聚會,有機會和重要的政府官員談話。

能和這些美好的聖徒會面,是我無上的殊榮,他們是「從一城取一人,從一族取兩人」地聚集到錫安的羊欄,應驗了耶利米的預言(見耶利米書3:14)。他們的生活並不輕鬆,負擔沉重,但信心堅定,見證感人。

在這些遙遠的國度、多數教友不熟知的地方,福音的火焰正熊熊燃燒,照亮成千上萬人的道路。

然後我們飛抵冰島,這裡風景秀麗,還有俊美的人民。我們和該國總統曾有一席長談,這位優秀能幹的總統曾到過猶他,對我們的人民讚不絕口。

再一次我們會見了聖徒,他們將我們在雷克雅未克市的教堂擠得水洩不通,看著他們的臉,我深受感動。

在這些不同的地方,在所有向這麼多人演講的這些機會中,有一件事不時迴盪在我腦海,那就是這事工是何等神奇,絕然神妙。唱詩班剛剛唱的美好聖詩,其歌詞一再浮現我心頭:

主耶穌的門徒,有穩當根基,

即我主的言語在聖書所記!

(「穩當根基」,聖詩第41首)

我們這些後期聖徒真的了解並體會到我們所處的位置是多麼有力量嗎?在世上諸多宗教中,我們的教會十分獨特且奇妙。

這教會是個教育機構嗎?是的,我們不時在各個不同的場合,不停地教導、教導、教導。這是個提供交誼的組織嗎?一點也不錯,這個大家庭裡到處都有好朋友,大家相聚一起,歡笑同樂。這是個同舟共濟的社團嗎?是的,這裡有傑出的計畫,幫助人自立自足,也為身陷困境的人伸出援手。我們的教會具備所有這些特質,還包括許多未曾提及的。不過除了這些,這更是天父和祂的愛子,即復活的主耶穌基督所建立、帶領的教會及神的國度,為要祝福所有來到羊欄內的人。

我們要明確、毫不含糊地聲明,父神和祂的兒子主耶穌基督親自向年輕的斯密約瑟顯現。

華勒斯麥克在他所主持的六十分鐘節目裡訪問我時,問我是不是真的相信這事,我說:「先生,我相信,那就是事情奇妙之處。」

那就是我對這事的感受。我們全部的力量都建立在這異象的真實性上,這事不是確有其事,就是根本沒有發生;如果沒有發生,這事工就是一場騙局;如果確有其事,這事工就是世上最重要、最奇妙的事工了。

弟兄姊妹,好好想一想。諸天封閉了好幾世紀,不計其數善良的男女,一些真正偉大、美好的人,試著要修正、加強及改善他們崇拜的系統及教導的教義。我要向他們致敬,由於他們勇敢的行徑,這個世界變得更好。我相信他們的工作是受到靈感啟發的,但仍未能蒙得諸天的開啟,及天神的顯現。

就在1820年,一個榮耀的顯現,為的是答覆一個男孩的祈禱;他從家裡的聖經讀到雅各的這番話:「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神,主就必賜給他」(聖經雅各書1:5)。

這教會的真實性就建立在這獨特且奇妙的事件上。

宗教史上的其他所有事件都不能與之相比。新約記載在耶穌洗禮時,人們聽到神的聲音,聖靈也以鴿子的型態降下;在變形山上,彼得、雅各、約翰見到主在他們眼前變了形像,他們聽到天父的聲音,但是沒有看到祂。

為什麼天父和神子要一起向這個年僅十多歲的少年顯現?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祂們要來開啟歷史上最重要的福音期,要把過去所有的福音期都聚集、合在一起。

有誰會懷疑我們所處的世代是史上最美好的一刻?科學、醫學、傳播、運輸都在此時百花齊放,是人類史上各世代所無法相提並論的。認為在這知識及資訊都蓬勃發展的罕見時代,屬靈的知識也該有所綻放,這不是很合理嗎?

神在這事工中所使用的工具是個少年,他的心思未受世人的哲學所污染,清新且未受當時傳統知識所影響。

世人不接受這事件,道理非常簡單,因這事超乎常人的理解,但這事卻合情合理。那些熟悉聖經的人都知道,耶和華向先知顯現,那些先知所住的世代比起現今單純許多;他們豈能否認天神及祂已復活的兒子也需要在這人類史上極為複雜的時期向人顯現?

祂們確實來了,兩位都來了,在祂們燦爛的榮光中,約瑟看到祂們,聽到祂們說話,也把祂們的話記錄下來,我們為這些非凡的事件作證。

我認識一位大家稱為學者的人,他說教會就是被其歷史所牽絆住,我的回應是,沒有那段歷史,我們就一無所有,那個獨特、單一、非凡的事件,其真實性正是我們信仰的中樞。

這個榮耀的異象只是日後一連串顯現的開始,而這些顯現構成了這教會早期的歷史。

倘若這個異象仍不足以證明人類救贖主的個性和存在,那麼我們還有摩門經的問世。人們可以把這本書拿在手上,掂量一下,可以閱讀這本書,並且為此祈禱,因為書中應許,只要祈禱尋求見證,聖靈就會顯明此書的真實性。

這本非比尋常的書見證神子活著的事實,聖經說「憑兩三個人的口作見證,句句都可定準」(馬太福音18:16)。聖經這部舊大陸的約書是個見證,摩門經這部新大陸的約書,是另一個見證。

我不了解基督教世界為什麼不接受這本書,我以為他們會到處尋找所有的佐證,來證明世人救主的存在及神性而毫不懷疑。

接著就是聖職的復興,首先是由在約旦河為耶穌洗禮的施洗約翰來復興亞倫聖職。

然後曾和主同行的使徒彼得、雅各、約翰來將他們從夫子手上得到的權柄帶到這個世代,那就是「天國的鑰匙」,凡他們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見馬太福音16:19)。

隨後就是摩西、以利亞、以來加來賜予更多的聖職權鑰。

想一想看,弟兄姊妹,想想其中的奧妙。

這是復興的耶穌基督的教會,我們就是後期聖徒,我們見證諸天已開啟,帷幕已打開,神已和人說話,耶穌基督已向人顯現,神聖的權柄也已賜下。

耶穌基督是這事工的房角石,這事工則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以弗所書2:20)。

這奇妙的復興應造就我們成為寬容、敦親睦鄰、敬重他人並和善待人的人;我們不應自鳴得意,也不應驕傲;我們要感恩,因為我們本該如此;我們要謙卑,因為我們本該這麼做。

我們愛其他教會的人,我們和他們一同從事善舉,我們尊敬他們,但我們絕對不可忘記自己的根;我們的根源遠流長,可追溯自這最後的福音期,也就是豐滿時代福音期的開啟。

看到世界各地許許多多內心堅信這根基是真實的人的臉龐,真叫我十分感動。

談到神聖的權柄,那就是整件事的重要基礎。

主奇妙地賜下與復興的耶穌基督教會有關的見證、權柄及教義,我們要為此感謝祂。

這是我們給世人重要且獨特的信息;我們的態度不是揚揚得意,而是謙卑但堅定誠懇地見證。我們邀請全世界的人來聽這事件,來思索其真實性。願神祝福我們這些相信祂神聖顯現的人,並幫助我們將此偉大不凡的事件告訴那些願意聆聽的人。我們滿懷愛心地告訴這些人,不論你們的美德和良善源自何處,請帶著這些美德和良善到我們這裡來,看看我們是否能再德上加德。我要這樣邀請世界各地的男男女女,並鄭重見證這事工是真實的,因為我經由聖靈的力量知道這事的真實性,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