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使他們在我們裡面合而為一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使他們在我們裡面合而為一

除非祂們的旨意和祂們所關心的事物成為我們最大的渴望,否則我們絕無法和神及基督合而為一。

耶穌塵世的傳道接近尾聲時,祂知道「自己⋯⋯的時候到了」(約翰福音13:1),於是將門徒聚在耶路撒冷的一間大樓。用完晚餐後,耶穌為門徒洗腳並教導他們,之後,祂代替使徒及所有相信祂的人獻上了崇高的調停祈禱。祂以這番話來懇求父:

「我不但為這些人祈求,也為那些因他們的話信我的人祈求,

「使他們都合而為一。正如您父在我裡面,我在您裡面,使他們也在我們裡面,叫世人可以信您差了我來。

「您所賜給我的榮耀,我已賜給他們,使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合而為一。

「我在他們裡面,您在我裡面,使他們完完全全地合而為一」(約翰福音17:20-23)。

仔細思量我們受邀加入父和子的完全合一中,此事多麼榮耀啊!這是怎麼發生的呢?

思考這個問題,很明顯地我們必須從我們自己本身裡面開始合而為一。我們是靈與肉的雙重組合,有時我們會感到不和諧或有所衝突。我們的靈受到良知,也就是基督的光(見摩羅乃書7:16;教約93:2)所啟迪,自然而然會回應聖靈的低語,渴望跟隨真理。然而肉體很容易受到身體的慾望和誘惑所左右,一旦得逞,肉體就會控制、支配靈體,保羅說:

「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

「因為按著我裡面的意思,我是喜歡神的律;

「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羅馬書7:21-23)。

尼腓也表達了相同的感受:

「然而,不管主偉大的仁慈,和將祂偉大而奇異的事工顯給我看,我的心仍然呼叫著:我這鄙賤可憐的人啊!我的心因我的肉慾而悲哀;我的靈魂因我的不義而憂傷。

「我已被包圍了,由於那誘惑和罪惡,它們是那麼容易圍襲我」(尼腓二書4:17-18)。

但是,那時尼腓想到了救主,便以這番充滿希望的敘述作為結語:「然而我知道我已信託了誰」(尼腓二書4:19)。尼腓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

耶穌也是一個肉體與靈體結合的人物,但祂卻不向誘惑讓步(見摩賽亞書15:5)。當我們尋求內在的合一和平安時,可以懇求祂協助,因為祂都了解。祂明瞭我們的掙扎,同時也明白如何克服內心的掙扎。如同保羅所說的:「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祂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祂沒有犯罪」(希伯來書4:15)。

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以期望耶穌在我們向罪屈服,靈魂的平安遭到破壞時,助我們重拾靈魂中的和諧。祂代我們祈求以後,不久我們就能「完完全全地合而為一」,耶穌受苦難,獻出祂的生命為罪贖罪,祂贖罪的力量能從我們身上抹去罪的影響。我們悔改時,祂贖罪的恩典使我們得以稱義並且能潔淨我們(見尼腓三書27:16-20)。就好像我們從未屈服於罪,從未向誘惑讓步一樣。

在我們日復一日、週而復始努力地跟隨基督的道路時,我們的靈體就會得勝,內心的戰爭平息,不再為誘惑煩惱。靈體與肉體之間越來越和諧,直到我們的肉體產生轉變,套句保羅的話說,從作罪「不義的器具」到「作義的器具獻給神」(見羅馬書6:13)。

在我們自己裡面合而為一,可準備我們獲得更大的祝福,與神和基督合而為一。

耶穌藉由將自己的身體與靈都順服於父的旨意,而達到與父完全合一的境地。祂的聖工總有很明確的重點,因為祂不會三心二意,不會軟弱或遠離父的旨意。耶穌談到祂的父時這樣說:「我常做祂所喜悅的事」(約翰福音8:29)。

因為耶穌服從父的旨意,甚至不惜犧牲性命,所以「子的旨意⋯⋯在父的旨意中被吞沒」(摩賽亞書15:7)。

這誠然不是件小事。祂說,那苦痛,「⋯⋯使我自己,就是神,至大者,也因疼痛而顫抖,並且每一個毛孔流血,身體和靈都受苦──以致我希望可以不喝那苦杯,並使我畏縮──

「然而,榮耀歸於父, 我領受了並完成我對人之兒女的準備」(教約19:18-19)。

這番話透露了救主最大的雄心就是在榮耀父。父「在〔子〕裡面」,意思是父的榮耀、父的旨意就是子唯一的心願。

在救主與使徒共進最後的晚餐時,祂說道:

「我是真葡萄樹,我父是栽培的人。

「凡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祂就剪去;凡結果子的,祂就修理乾淨,使枝子結果子更多」(約翰福音15:1-2)。

那是何種形式的修剪,需要付出怎樣的犧牲,我們可能無法事先知道,但如果我們與那年輕富有的官吏一樣問道:「我⋯⋯還缺少什麼呢?」(馬太福音19:20),救主的回答依舊一樣:「來跟隨我」(馬太福音19:21);「作我的門徒,就像我是父的門徒一樣;成為『像一個小孩,服從、溫順、謙恭、有耐性、充滿著愛、樂於服從主認為適於加在他身上的一切,像一個孩子服從他父親』」(摩賽亞書3:19)。

當楊百翰會長說出以下這番話時,顯示出他了解我們的挑戰:

「在一切都說了、做了以後,在祂引導了這群人民這麼久以後,難道你們不覺得對我們的神缺乏信心嗎?你們察覺到自己是這樣的嗎?你們可能會問:『百翰弟兄,你自己察覺到了嗎?』我發覺了。我可以看到我對自己所信賴的祂,多少還缺乏信心。為什麼?因為隨墜落而帶給我的自然人的後果,我無能為力。⋯⋯

「⋯⋯有時我內心會浮現一些念頭⋯⋯在我的心意和我天上的父的旨意之間有一道分界線──這些想法使我的心意和天父的旨意不完全一致。

「⋯⋯〔我們〕應盡可能的感受並了解人性的墜落將領我們到何種地步,也應盡力獲取信心和知識來了解自己,讓我們所服事的神的旨意成為我們的心意,不論是在今生或是在全永恆,我們都絕無貳心」(Deseret News, 10 Sept. 1856, 212)。

除非祂們的旨意和祂們所關心的事物成為我們最大的渴望,否則我們絕無法和神及基督合而為一。這樣的服從絕非一夕之間就可達到,但如果我們願意,主就會經由聖靈來教導我們,直到經過了一段時間後,我們可以明確地說:祂在我們裡面,就如同父在祂裡面一樣。有時我很怕去想可能會被要求付出的事物,但是我知道只有在完全合一中才能找到完全的喜樂。我很感激能受邀與我所尊敬、崇拜的天父與救贖主這兩位神聖人物合一,感激之情筆墨難以形容。

願神傾聽救主為我們所作的祈禱,引導我們每個人與祂們合而為一,這是我的祈禱,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