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爸爸,你醒著嗎?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爸爸,你醒著嗎?

當面臨對你的兒子而言很重要的事情上時,他們曾否懷疑你是不是睡著了呢?

不久之前,我和裴斯長老、孔迪長老一起去見總會會長團。當我們走進房間時,興格萊會長仔細打量我們,然後面帶微笑著說:「教會怎麼會找三個白髮蒼蒼的老人來擔任男青年會長團呢?」我們唯一的回答是:「會長,是你召喚我們的。」

男青年們,我們希望你們喜歡「亞倫青年對神盡職計畫」。此項計畫已在世界各地的亞倫聖職青年中展開,其目的是要在靈性、身體、社交和心智上造福諸位。其中所要求的條件極具意義,並能使你的能力提升得淋漓盡致。你能藉此訂立個人的目標,並在父母和美好領袖的協助之下達到這些目標。此項計畫在全教會掀起一股歡欣振奮之情。我們希望你們每一個人都能符合資格,獲得大家夢寐以求的「對神盡職獎章」。

許多年前,當我唯一的兒子還小的時候,我帶他去釣魚、露營。山谷雖然陡峭,走到谷底的河邊也非易事,但在那裡釣魚真是好玩。每次我發現魚兒上鉤時,就會把魚竿遞給一旁興奮的兒子。他則一邊高興地大叫,一邊收回魚線,釣起一條美麗的鱒魚。在蔭涼舒爽的午後,我們出發爬回高高在上的谷頂。我的兒子快步走在我的前頭,挑釁地對我說:「快點,爸爸,我打賭我會比你先到山頂。」我聽到了他的挑釁,但有意地不予以理會。看著他小小的身軀一路上穿梭奔馳於山石岩壁之間,我則上氣不接下氣地舉步為艱。最後他爬上了山頂,站在上頭為我加油。當天吃過晚餐之後,我們跪下禱告,他用天籟般稚幼甜美的聲音祈禱來結束了當天。之後我們鑽進了大雙人睡袋中。在一陣翻來覆去的推擠之後,我感覺到他的小身體安頓下來,緊緊地依偎在我身旁取暖,並那夜裡找到安全感。就當我凝視著睡在身旁的兒子時,一股愛的感覺傳遍全身,頓時淚水湧上眼眶。就在那寶貴的時刻裡,他用他小小的臂膀抱著我,然後說:「爸爸。」

「什麼事?」

「你醒著嗎?」

「是的,兒子,我醒著。」

「爸爸,我真的真的好愛你!」

隨後他就馬上睡著了。但我卻由於眼前這小小身軀所帶給我的莫大祝福而心懷感激,久久無法入睡。

如今,我的兒子已長大成人,也有他自己的兒子。有時,我們三個人會一起去釣魚。我看著滿頭紅髮的孫子站在他父親身旁,心中即浮現多年前那美好時光的景象。那句天真的問題:「爸爸,你醒著嗎?」如今依然迴盪在我心中。

我要對每一位作父親的人提出這發人深省的相同問題:「爸爸,你醒著嗎?」當面臨對你的兒子而言很重要的事情上時,他們曾否懷疑你是不是睡著了呢?我認為從幾個方面可以看出我們在兒子眼中是「睡著」的,或是「清醒」的。

第一:我們對神的愛以及接受家庭領導者的角色,帶領家人遵守神的誡命。幾年前,在一次支聯會教友大會結束之後,我感覺需要去拜訪一位不活躍的聖職弟兄。我們到達時,他正在庭院工作。我走近他並說道:「親愛的弟兄,我是何曼長老,神的僕人。主耶穌基督派遣我來看你。」

我們互以拉丁式的擁抱歡迎對方並進入他那小而溫馨的家。他叫他的妻子和三個孩子一同來加入我們。兩位英俊的男青年和一位漂亮的女孩坐在父母身旁。我問孩子們,在這世上,什麼東西是他們現在最想要的。大兒子說:「但願我們全家人能一起重回教會,我們會很快樂、很感激。」我們告訴他們:救主多麼需要他們,而且多麼愛他們。我們向他們作見證並跪下祈禱。父親作了祈禱,母親則一旁落淚。如今他們已回到教會且十分積極。孩子們以他們的父親為榮,一家人和樂融融。

教會中的每一位父親都應擔任家中的教長。他需要在靈性方面帶領他的家庭,不能將這項責任委派給母親,也不能規避這項責任。他應該主領家庭祈禱、召開家人家庭晚會、研讀經文,以及偶爾作父親的面談。他是一位保護者、捍衛者,以及慈愛的管教者。一位父親應該藉著接受神的聖職、從事召喚,以及運用經由聖職權柄而來的特權,來指引、團結和鞏固他的家庭。他和神及神子耶穌基督的關係就像燈塔一樣,能指引兒女們通過人生暴風中的暗礁。

如果父親是耶穌基督的真正門徒,兒子會亦步亦趨,終身效法。「爸爸,你醒著嗎?」

第二:我們和妻子,也就是孩子母親的關係。想想我們所做的其他每件事,我們對待妻子的方式會對兒子的性格塑造有著最深遠的影響。假如一個父親在言語或肢體上對他的妻子有任何程度的虐待,他的兒子就會為此懷恨於他,甚至為此鄙視他。但諷刺的是,當他們長大結婚後,極可能仿效同樣的方式來虐待他們的妻子。我們的社會急切地需要尊重妻子,並且以親切溫柔的愛對待她們的父親。

最近我聽說一位父親愚昧地以極為羞辱的方式罵他那位美麗聰明的妻子「蠢」和「笨」,只因為他的妻子無意犯下的一點小錯。孩子們聽到了都為他們的母親感到難堪和恐懼。這位母親在她所深愛的人面前被鄙視,雖然事後父親表示抱歉,也受到了原諒,但是那無情時刻所帶來的傷害和羞辱卻依舊存在。

當我們一直處於憤怒之中,或者以冷淡和殘暴的方式對待配偶時,就無法期望主的靈會祝福我們的家庭。我們若無法以身作則,就無法期望我們的兒子會尊重和善待他們的母親。麥基奧大衛會長曾說:「一個父親能為其子女所做的最佳之事就是愛他們的母親」 (quoted from Theodore Hesburgh, Reader's Digest, Jan. 1963, 25; in Richard Evans' Quote Book [1971], 11) 。「爸爸,你醒著嗎?」

第三:公正的管教加上慈愛的教導。我們太常因為個人的沮喪和軟弱而伸手打孩子了,通常不過是想保留自私的驕傲罷了。每一個孩子都需要管教,且不單單因為他們需要,他們自己也期望和渴於接受管教。管教能指引方向並教導自我控制,但任何管教都應包含正義的評斷和純正的愛。

當我還小的時候,我的寡母給了我最嚴厲的管教。她含淚地說:「兒子,我對你感到非常失望。」這句話帶給我內心的傷痛讓我難以承受,千刀萬剮皆比之不及。我知道對我如此的譴責只可能出自她純正的愛,因為我確定的一件事,就是我的母親愛我。我決定再也不會讓我那位天使般的母親失望和心碎;至今,我想我已成功地做到這點。

當你要管教孩子時,「爸爸,你醒著嗎?」

父親們,如果我們的兒子要在靈性和情緒上成熟的話,在生活中做到我所提出來的挑戰尤其重要。如果我們做到這些,那麼他們便不會以我們為恥,更不會自以為恥。他們會成為正直、受人尊敬、充滿愛心、願為救主服務,並將自我的意願交託於主的人。而我們將因他們是我們的兒子而永遠感到歡欣無比。他們會說:「爸爸,你醒著嗎?」

而我們會回答:「是的,兒子,我醒著。」

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