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支聯會教長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支聯會教長

我們知道主對教長特別關心,教長在教會中的地位相當獨特。

五十八年前,在主教的推薦下,我去敲加州聖安納支聯會教長山史鐸羅藍家的門,為的是接受教長祝福。在那之前我們未曾見過面,在那之後的14年也未再相見。15年後我們再度見面,這次,我以十二使徒的身份,在他臨終的前一天為他祝福。

祝福詞後來郵遞到我駐紮的空軍基地營房。當時的我並不像現在這樣明白教長具有先知般的洞悉力,也不知道他給我的祝福不僅能指引我,而且對我來說是一層防禦、一種保護。

啟示中說,「十二使徒的職責是在教會所有的大分支會裡,按照啟示對他們的指示,按立祝福牧師」。1

斯密約瑟先知說:「一位祝福師是一位教長,⋯⋯無論在世上何處建立了基督的教會,為了聖徒們的後裔的益處,都應有一位教長,就像雅各將他的教長祝福給予他的兒子們等等」。2

經文中提到的教長有三種:家庭裡的父親,3古代擔任先知的領袖,以及支聯會教長,這是麥基洗德聖職中按立的職位。4

父親就是家人的教長,可以、也應該給予他的兒女父親的祝福。

直到幾年前,每位支聯會教長都由十二使徒定額組的一位成員召喚及按立,由於支聯會數目日漸增多,這項責任就委派給了支聯會會長。

正如麥基洗德聖職裡的長老、大祭司、七十員以及使徒等其他職位一樣,支聯會教長也是蒙按立,並不是蒙按手選派的。

支聯會會長向十二使徒定額組提交一位人名,每個名字都經過審慎的思考與祈禱,一旦核准,教長將先在支聯會教友大會中接受支持,然後再接受按立。然後,他以其先知般的洞悉力說出祝福,傾福在那些由支會主教推薦來領受祝福者的頭上。

教會出版了一本給教長的資料和建議手冊,其中提供支聯會會長及教長有關此神聖職位的指示。總會會長團及十二使徒定額組多年來不斷討論到這本手冊,每次重新核閱,就會刪掉一些內容。定額組裡一位資深的弟兄曾說:「弟兄們,我們不應該介入主與祂的教長之間的事。」

現在我們請求每位支聯會會長以及教長重新閱讀這份簡潔的文件,而且不只讀一次。

教長不應該鼓吹他人前來接受祝福;惟有受到靈的提示時,教友才應該尋求祝福。接受教長祝福並沒有特定年齡的限制,但主教要確定該教友在年齡及成熟度上都足以了解祝福的意義及重要性才行。

教長祝福詞由支聯會會長指派的一個人錄音,然後謄寫下來。這篇祝福詞就成了個人專屬的寶藏。

除非是自己的家人,否則我們不該讓其他人讀我們的祝福詞,也不應要求他人解釋祝福詞的內容。教長或主教也不能且不應該對之加以解釋。

當十二使徒召喚、按立教長時,我們會分享彼此的經驗。我們知道主對教長特別關心,教長在教會中的地位相當獨特。

我記得有一次去參加教友大會時,那個支聯會的教長已經非常老邁,雖然他將終生保有這個蒙按立的職位,卻也到了可以不再為人作祝福的時候。

支聯會會長這時推薦了一位領導經驗豐富的人,但是,我卻沒有感覺應該由這個人出任教長一職。

我知道總會會長團曾對支聯會會長說過:「一個人在領導地位或聖職職位上盡忠職守,而且年齡也已經到了成熟的階段,並不構成他應該能、或應該不能擔任好教長的理由;⋯⋯〔他應該是個已經自我〕培養出教長之靈的人;事實上,這應該是〔他〕最明顯的特質,而且他也應該是個有智慧〔的人〕,具備了祝福的恩賜及祝福之靈」。5

晚間大會快開始時,有位老先生進來,走到走道的一半時發現找不到位子,於是到會堂後面去。他的穿著並不像大部分的人那樣講究,而且顯然常常待在戶外。

我低聲問支聯會會長:「那個人是誰?」

他意識到我心裡掛念的事,於是說:「噢,我認為他不能擔任我們的教長。他住在很偏遠的支會,而且從未在主教團或高級諮議會裡擔任領導職位。」

他受邀作開會祈禱,才說幾句話而已,肯定的感覺就已經出現,那份肯定與啟示一樣:「他就是教長。」

我記得他有六兒一女,老么當時還在傳教,他的哥哥們也都傳過教,而且都已經成家,散居在各地,都忠誠地履行他們的教會召喚。

「您的女兒呢?」我問。

「喔,」他說:「您見過她了,她是支聯會會長團裡一位副會長的妻子。」

我心想,教長,這個人真的是教長!

支聯會教友大會之前,我與那位年邁的教長在門廳相遇,我說:「我們今天要給您找位幫手。」

他說:「喔,謝謝!我非常、非常感激這樣的安排。」

我說:「容我告訴您新教長的名字,只有您、我,以及支聯會會長知道這件事。」

當我說出那個人的名字時,他很驚訝,說道:「真是太巧了!我在人群裡看到他,進到教堂來,我對自己說:『他一定會是個好教長吧!』」這是來自老教長深具靈感的肯定。

不論在教會或是全世界,沒有一個職位如此特別。

支聯會會長必須對教長付出周到且特別的關心。你應該請他坐在講台上,讓眾人知道他是教長。

在一般情形下,也許一年兩次,你們應該與教長面談,讀一讀他作過的一些祝福。提醒他,每一次祝福對教友而言都應當是個別、特別的。支聯會會長絕對不可以疏於定期閱讀祝福詞。

有一次,由我按立的某位教長無法勝任這項責任,好幾個月都無法給予祝福。最後他問支聯會會長,他是否能寫下一段標準的開場白,讓他在每次祝福時使用。支聯會會長同意了。

後來他這樣告訴我:「當第一位男青年前來請求祝福時,由於我已經背下這段事先準備好的文字,因此覺得很放心。但我把手放在他的頭上時,卻一個字也沒派上用場。那天我學習到,那些祝福是誰給的。那些祝福不是我給的,而是聖靈的吩咐。」

有人說教長祝福詞是「『從你人生可能成就的篇章中,擷取出的一個〔段落〕』。如果我們展讀自己的教長祝福詞,就能了解預言之靈向我們顯明我們每個人可以成為什麼樣子」。6

教長祝福詞當中的必要部分,就是宣告家系。藉著仔細研讀經文,教長能熟知古代教長的家系,也會知道以色列家族的命運。

總會領袖曾教導:「作祝福時,教長能宣告我們的家系──這也就是說,我們是以色列家族的人,因此是亞伯拉罕的後裔,而且屬於雅各的某一個支派。在絕大部分的情況中,後期聖徒都屬於以法蓮支派,也就是被賦予領導末世事工責任的支派。這家系是出於血緣關係或經由過繼都不重要(無價珍珠,亞伯拉罕書2:10)。這個觀念很重要,因為惟有透過亞伯拉罕的家系,主要給祂世上兒女的偉大祝福才能真正實現(創世記12:2,3;無價珍珠,亞伯拉罕書,2:11)。

「然後,教長洞悉未來,對領受祝福者描述出⋯⋯賦予特定家系的祝福與應許,有些祝福與應許很特別,有些則是一般的。透過他的權柄,他把那些祝福印證給接受祝福的人,因此,只要他們保持忠信,就能永遠保有那些祝福」。7

由於我們每個人都流著許多不同家系的血,因此來自同一個家庭的兩個人可能被宣告分屬以色列中的不同支派。

只要經由主教推薦,教長可以為自己的兒女、孫子女、曾孫子女作教長祝福。

當有人要求我們有例外的作法,想從叔伯、舅父,或他們特別喜愛的某位家庭友人處接受祝福時,我們會請他們遵循既定的方式去作,那就是接受各自支聯會內教長的祝福。

在沒有教長的支聯會或由傳道部督導的區會,教友可以透過主教或分會會長推薦,前往鄰近的支聯會去接受教長祝福。

偶爾會有教友覺得他們的祝福並不如原先期望的那麼美好,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會了解其中蘊含的啟示力量。

有時候也有人會擔憂教長祝福詞當中的祝福遲遲未實現。例如,有的祝福指出該名教友將結婚,但他們卻未找到伴侶。這並不表示該項祝福不會實現,我們都要知道:事情會在主認為適當的時候發生,並不會總在我們認為適當的時候。具有永恆本質的事物是沒有時間限制的。從前生一直到通過死亡的幔子,我們的生命都是永恆的生命。

諸如老邁、身體衰弱、搬離支聯會或蒙召去傳教等情況,都需要支聯會會長向十二使徒定額組建議該教長可以光榮地停止為人作祝福。

李海樂會長曾經說過某次他召喚教長的事。那次他與支聯會會長去到那位教友的家,但這位教友和他的兒子一整天在福利農場中工作,所以非常困倦、疲憊,而且全身是泥巴與汗水。

李會長說:「我告訴他我來拜訪的目的──也就是他即將被召喚擔任他們支聯會的教長,他聽了這番話就更顯疲憊了。」

這個人在晨間大會上作了感人的見證,之後,他們到地下室的辦公室去。

支聯會會長的妻子當時也在場,事後她寫信給李會長:「當您走過來把手放在〔他的〕頭上時,我心裡這樣想,這是個我們經常相處的人,我們曾和他一起旅行、參加舞會。⋯⋯現在,他有一部份的責任是要在作祝福時宣告每個人的家系。他並未學過古代的語言──他該怎麼知道這些事啊?」

「⋯⋯您走了過來,把手放在他的頭上,一道光從您背後出現,通過您照在他的身上。我心想,真巧,陽光在那一刻照進屋內。但後來我發現,那裡〔並沒有窗子〕、也沒有陽光。我的問題得到了答案,⋯⋯那道光線來自李弟兄的後方,並透過李弟兄傳到了這位教長身上。那時,我明白他將從何處獲得所需的知識了──從全能的神的啟示獲得」。8

就是必須這樣。每當教長蒙按立或宣告家系,這同樣的一道光就會出現,即使有時候可能並不會被人看見。這光賦予教長能力宣告家系、給予預言般的祝福,即使他自己是個非常平凡的人。

不要讓支聯會教長的職位遭到棄置或疏忽,它攸關支聯會的靈性力量。

現在,我要對支聯會會長說,請看顧貴支聯會裡教長的事工,請與他保持密切的聯繫,請與他面談、選讀一些他的祝福詞。

我也要對教長說,你們蒙揀選擔任僅有少數人能擔任的事工,你們的生活方式應該是:透過屬靈的靈感,你們能夠給予預言般的、受靈感啟發的祝福。在自己家中做個模範教長,生活保持配稱以保有聖靈與你們同在,去感受召喚中的喜樂。

那位在為我作祝福之前未曾見過我的教長,曾作過一項應許,對我們每個人都適用:「面對真理的陽光,以使自己能將錯誤、不信、疑慮及沮喪的陰影拋在身後」。9許多次,我都從閱讀教長祝福詞中獲得力量,那份祝福詞是透過主一位受靈啟發的僕人而來的。

我見證這是個聖潔的職位,神聖的職位,是教會的一大祝福,而且,也是為了使我們蒙福,主在祂的教會中賜予祝福的一個例子。我奉耶穌基督的名為祂作見證,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