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被環抱在祂愛的臂膀中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被環抱在祂愛的臂膀中

令人困惑的事還是會發生,但是,就像尼腓一樣,我們依然可以知道神愛我們,此一⋯⋯事實會支持我們通過如此多的事情!

在全球性危機事件的攪擾和陰險漩渦中,真正的門徒依然對那位賜予啟示、充滿愛心的神保有信心,也對祂為其兒女安排的救贖計畫保有信心,這計畫正是祂所有作為的原因!(見摩西書1:39)。再者,神的性格,就如同向我們所透露的一樣,告知我們祂有遍及宇宙的能力來確保祂真的「能」執行祂廣大無邊的事工(見尼腓二書27:20-21;約譯,以賽亞書29:22-23)。

真正的門徒也會對祂那位救贖眾人的兒子耶穌基督保有信心;並且,藉著「皈依了主」(見尼腓三書1:22),他們會不斷地經歷一個快樂且「極大的改變」(見摩賽亞書5:2;阿爾瑪書5:12-14)。

實際上,弟兄姊妹們,無論如何耶穌都已經在那場最大的戰役中得勝:「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翰福音16:33)。贖罪已完成,它促成全世界億萬人的復活,使所有的人都會從墳墓中起來──無論我們如何到那裡、何時到那裡,皆是如此!因此在無雲的夜裡,雖然我們看見的星辰的生命期並非我們所能理解,但它們還不是不朽的,而我們卻是不朽的!這多麼令人心懷感激!

同樣地,「真正的信徒」(尼腓四書1:36)會對末世的復興保有信心,其中也包含天上人物授予權能的拜訪、復興的先知和使徒,以及復興的「明白而寶貴」的經文(尼腓一書13:29)。福音的首要原則當然適用於末世時代。

諷刺的是,當復興的教會「自模糊⋯⋯中」出來時,那些看似嚴厲的挑戰卻能進一步地顯露本教會的獨特之處(教約1:30)。然而,更仔細地比對我們的言行與信仰也會帶來無情的提醒,要求我們履行門徒的職責。

復興的福音具提升力且博大精深──超乎我們的理解。它啟迪人心,不論是關於宇宙中的神聖設計或者是強調個人貞潔、忠誠的重要,都是如此。只有柔順的門徒可以安全地接受這樣大膽的神學。

有經文作我們的碇錨、作我們的保證,我們也可以「仰望神,⋯⋯祂必安慰〔我們〕的苦難」(摩門經雅各書3:1)。

我們也可以「在每一種艱困和煩惱之下⋯⋯獲得⋯⋯支援;祂還要拯救〔我們〕」(阿爾瑪書36:3,27)。

因為主曾說:「我將在你們中間」(教約49:27),「我一路領導著你們」(教約78:18)。

再者,神會透過聖靈賜予我們個人寶貴的保證(約翰福音14:26;教約36:2)。不論是在平靜或動盪的時代,我們最佳的安慰來源就是保惠師。

以諾因他那時代的邪惡而哭泣,而且一開始「拒絕受安慰」(見摩西書7:4,44)。但是之後啟示來到,接二連三地顯示耶穌救贖世界、末世的復興以及第二次來臨。主告訴以諾要「鼓起〔他的〕心情,高興起來」(摩西書7:44)。同樣地,教義和啟示也能鼓舞我們──即使我們處在「打仗和打仗的風聲」中(馬太福音24:6;馬可福音13:7;亦見尼腓一書12:2;摩門書8:30;教約45:26)。因此,我們不需要「疲倦灰心」(見希伯來書12:3;教約84:80)。

我們的門徒職分不必在挫折或白日的炙熱中枯萎,也不該因社會上各種令人沮喪的徵候而「使〔我們〕受到重壓」(摩羅乃書9:25),這些徵候包括各種「衝著你而來的」的世俗之物(見阿爾瑪書32:38)。

目前人類場景中的某些事物可能會令我們退卻,但是,耶穌沒有從客西馬尼園和髑髏地中退卻,而是「完成〔祂〕對人之兒女的準備」(教約19:19)。

就考驗而言,包括我們信心和耐心的考驗,是沒有人可以豁免的──有的僅是不同的考驗而已(見摩賽亞書23:21)。這些操練是設計來增加我們的快樂和服務的能力。忠信的教友也無法完全免除這星球上所發生的事情,因此,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身處險境時的勇氣值得我們效法。他們知道神能拯救他們,他們誓言「即或不然」,他們依然會事奉神(見但以理書3:16-18)。同樣地,遵守那些跟不上流行但卻必要的第一條和第七條誡命,能反映出古代三位女青年所展現的勇氣;她們用自己的生命勇敢地說「不」(見亞伯拉罕書1:11)。

因此,我們可能四面受敵,但沒有任何事物可以真正地將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世間的憂慮不是我們「切望」擔憂的(見哥林多後書4:8;羅馬書8:35-39;教約58:27)。雖然如此,就像彼得所呼籲的,我們可以、也應當將我們的憂慮卸在主的面前,因為祂實在關心著我們!(彼得前書5:7)。弟兄姊妹們,順從者的信賴所等待的釋放是多麼大啊!

就矯正我們個人的錯誤而言,悔改的道路上沒有阻礙人的塞車問題。這是一條收費公路,不是免費的高速公路,若應用基督的贖罪,我們就能在這條道路上加速前進。

在我們的生命中,我們也許需要有講實話的葉忒羅來幫助我們成長(見出埃及記18:14-24),或是,有那些清楚領悟的時刻,就像最早期的十二使徒,他們正確地作結論說:「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歸從誰呢?」(約翰福音6:68)。

此外,除非我們下定決心,我們會對那些勇渡馬丁灣和甜水河的英雄和英雌們說些什麼話呢?我們是否會說:「我們很敬佩你們,但是要渡過我們個人冰冷的逆境之河,我們不甚願意」?

弟兄姊妹們,在上天的指定下,「這些是〔我們〕的日子」(希拉曼書7:9),因為「所有的事到時候必定實現」(教約64:32)。此外,雖然我們生活在一個失敗的世界中,我們可不是被差來這裡失敗的。

還記得那顆宣告救主將在伯利恆誕生的新星嗎?早在它如此發光之前,就已經運行在它精確的軌道上了;我們也同樣地被安置在人類的軌道上發出光芒。上天對萬物的安排,不僅僅存在於宇宙中,也存在於這星球上。總之,摩門經並不是被埋藏在比利時,而斯密約瑟也不是幾百年後在遙遠的孟買誕生。

草擬美國非凡憲法的那群「聰明」的建國人士,不是偶然出現的,這憲法中的權利和保護是屬於「每一個人」的(見教約101:77-78,80)。一位史學家稱美國的建國人士為「美國歷史上或任何其他國家歷史上,最不平凡的一群人」(Arthur M. Schlesinger, The Birth of the Nation [1968], 245)。另一位史學家補充說:「如果我們能知道是什麼促成了這群有才幹的人從區區兩百五十萬的居民中一起冒出來,這樣的知識必定價值連城」(Barbara W. Tuchman, The March of Folly: From Troy to Vietnam [1984], 18)。

不過還是有些人滿足於矛盾或無能的神。例如,拉曼和雷米爾雖然知道神曾從法老大軍的手中奇蹟般地拯救了古代的以色列人,但是當他們面對當地微不足道的雷班時,還是抱怨和害怕不已。我們就是可能這麼地偏狹、這麼地以自我為中心。神,這位俯視各星系、眾星、諸世界排列的神,也要我們承認祂在我們個人生命中的權力(見教約59:21)。關於麻雀的掉落,神不是已經向我們作了保證,而我們頭上的每根頭髮神不是都數算過了嗎?(見馬太福音10:29-30;教約84:80)。神就在各個細微之處!就如同主知道祂浩瀚無垠的創造中的一切,也認識、也愛任何群眾中的每個人──的確,祂認識、也愛每一個人和全人類!(見尼腓一書11:17)。

想一想祂給摩西的溫和問候──「我按你的名認識你,你在我眼前也蒙了恩」(出埃及記33:12)──也對約瑟說:「這是我的愛子。聽祂說」(斯密約瑟的寫作(二)17)。

無怪乎班傑明王懇求我們,要相信我們不能領悟一切主能領悟的事情(見摩賽亞書4:9)。對神令人驚奇的能力視若無睹,就好比漫無目的且心滿意足地把玩字母積木,卻不知道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句正是由這些相同的字母所創作的。

先祖亞伯拉罕對神要賜給他後裔的應許「沒有⋯⋯疑惑」,因為他「滿心相信神所應許的必能做成」(羅馬書4:20-21)。願我們也能「滿心相信」。

安塞姆這些話不啻為一句金玉良言:「相信,以便理解」,而不是「理解,〔以便〕相信」(St. Anselm, trans. Sidney Norton Deane [1903], 7)。

弟兄姊妹們,雖然生活在「騷動」的時代中,但我們能站在聖地上且不被動搖(見教約45:32;87:8)。雖然生活在充滿暴力的時代,我們的內心可以擁有出人意外的平安(見腓立比書4:7)。令人困惑的事還是會發生,但是,就像尼腓一樣,我們依然可以知道神愛我們,此一美妙的根本事實會支持我們通過如此多的事情!(見尼腓一書11:17)。

我們如何能得知神知道我們、愛我們呢?祂藉著經文告訴我們。同樣地,也藉由我們誠實地計算生活中的祝福和祂所賜的恩典而讓我們明白。最重要的是,祂藉著聖靈低沉微小的聲音告訴我們!(見阿爾瑪書34:38;教約78:17-19)。

門徒身分所要求的「極大的改變」似乎就像雲霄飛車一樣──使人升騰的啟示能帶來令人謙卑的引力。正因如此,摩西「跌倒在地上」,大聲喊說:「人算不了什麼,我從來沒想像到這事」(摩西書1:9-10)。不過,隨後那神聖且令人安心的顯示來到:「因為看啊,這是我的事工和我的榮耀──促成人的不死和永生」(摩西書1:39)。

然而,「極大」的改變意味著極其辛苦的努力,這是一件苦差事,人若聽從那些不討人喜歡的自然人本性,此事就會變得更加困難。太多時候,我們的潛能因世俗的影響而無法發揮。我們幾乎沒有準備好接受這些崇高的啟示。想像一下,我們每個人身上靈的部分實際上是永恆的,並且,我們「在太初⋯⋯與神同在」!(見教約93:29,33)。

當然,我們無法現在就理解這一切!當然,我們無法現在就知道一切事情的意義。但是我們可以現在就知道,神認識我們並且愛我們每一個人!

但是,弟兄姊妹們,是什麼阻礙我們更認識祂、更愛祂呢?我們不願拋棄我們一切的罪──反而想著,付個訂金就好了。同樣地,我們不願讓我們的意念被祂的旨意吞沒──反而想著,只要承認祂的旨意──也就夠了!(見摩賽亞書15:7)。

斯密約瑟先知宣告說,神「在大地旋轉而形成⋯⋯之前,⋯⋯已預料到全部與大地有關⋯⋯的事。⋯⋯〔神〕知道將與人類家庭有關係的不義的程度,他們的短處與長處,⋯⋯各民族的情形和他們的結局;⋯⋯並且〔祂〕已為〔人類的〕救贖作了充分的準備」(斯密約瑟先知的教訓,第220頁)。

神「充分的準備」的一部分就是像你我這樣不完全的人,承諾要在被指定的軌道上發光和服事,並且始終都知道我們被環抱「在〔祂〕愛的臂膀中」(教約6:20)。

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