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聖職──一項神聖的恩賜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聖職──一項神聖的恩賜

我們每個人都已受到付託,擁有有史以來授予人類的最寶貴恩賜。

我最鮮明的回憶之一,是在剛被按立執事時,參加一次聖職聚會的情景,當時我們唱的開會詩歌是:來吧,所有已接受聖職的神的兒子們」。1今晚,我要呼應這首特別的聖詩的精神,向所有聚集在這會議中心及世界各地的人呼籲:來吧,所有已接受聖職的神的兒子們。讓我們思考我們的召喚、省思我們的責任、找出我們的職責,並跟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我們也許在年齡、習俗、國籍上都各不相同,但我們在聖職召喚上是團結合一的。

對我們每個人而言,亞倫聖職經由施洗約翰復興給約瑟‧斯密和奧利佛‧考德里的這件事非常重要。同樣的,麥基洗德聖職經由彼得、雅各、約翰復興給約瑟和奧利佛一事,也非常寶貴。

讓我們嚴肅地看待那隨著持有這些聖職而來的召喚、責任和職責。

我被召喚為執事定額組祕書時,深感責任重大。我很認真地準備各項紀錄,因為我希望竭盡所能地做好這項召喚。我非常以我的工作為榮。無論我持有哪個職位,盡己所能、做到最好,一直都是我的目標。

我希望每位被按立到亞倫聖職的男青年,都能在靈性上意識到,他被按立的召喚,以及光大該項召喚的各項機會,都是神聖的。我在擔任執事時,就有過這樣一次機會,當時主教團請我把聖餐帶去給距離教堂大約一英里遠的一位因病無法出門的成員。在那個特別的星期天早晨,我敲了萊特弟兄的門,聽到他虛弱的聲音說:「請進」時,我不但進到他的小屋,也進入了一個充滿主的靈的房間。我走向萊特弟兄床邊,小心翼翼地把一片麵包放在他的嘴邊。然後我拿起水杯,讓他喝。我離開時,見到他眼裡含著淚說:「孩子,神祝福你。」神的確祝福了我──讓我對聖餐的神聖象徵,以及我所持有的聖職都心懷感激。

我們支會裡的任何執事、教師或祭司,永遠都不會忘記我們去到猶他州克拉斯頓,造訪摩爾門經三位見證人之一,馬丁‧哈里斯的墓地時,那些充滿回憶的時刻。我們環繞著那標示出他墳墓的高大花崗岩石碑,由一位定額組領袖向我們讀出摩爾門經開頭,「三位證人的證詞」中那些發人深省的話時,我們開始喜愛上那部神聖的紀錄和其中的真理。

在那些年中,我們的目標是要成為像摩賽亞的兒子們一樣。談到他們,經文上說:

「他們更了解真理了,因為他們的理解力很強,且都努力查考經文,以知道神的話。

「不僅如此,他們還多次祈禱和禁食,所以他們有預言之靈和啟示之靈;他們教導時,是憑著神的力量和權柄教導。」2

我想不出有什麼目標,會比被描述為像摩賽亞的兒子們一樣勇敢和正義,更值得男青年追求的了。

我快過18歲生日,準備要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入伍服役時,蒙推薦接受麥基洗德聖職,但我必須先致電我的支聯會會長保羅‧柴特,約個時間面談。他是一個熱愛並了解神聖經文的人,他也希望所有的人都同樣熱愛並了解經文。我從一些朋友口中得知,他的面談一向十分詳盡深入時,就希望能盡量不要暴露我的經文知識。因此,我打電話給他,建議我們約在下星期天,在他的聖餐聚會之前一小時見面。

他回答說:「孟蓀弟兄,這樣我們就沒有充分時間探究經文了。」然後他提議我們在他聖餐聚會之前三小時見面,並指示我要帶一套有我個人標記和參考資料的經文。

星期天我抵達他家時,受到熱烈歡迎,然後就開始面談了。柴特會長說:「孟蓀弟兄,你持有亞倫聖職。曾經有天使施助過你嗎?」我回答,沒有。他問我知不知道我有權得到這個?我再次回答,我不知道。

他指示我說:「孟蓀弟兄,請將教義和聖約第13篇背給我聽。」

我便開始背:「我的同工僕人們,奉彌賽亞的名,我將亞倫聖職授予你們。 這聖職持有天使的施助……的權鑰……」

「停。」柴特會長說。然後他用平靜和善的口吻,勸告我說:「孟蓀弟兄,絕不要忘記,身為亞倫聖職持有人,你有權得到天使的施助。」

在那一天,彷彿有位天使也在房間內。我不曾忘記那次的面談。現在每當我們一起讀出亞倫聖職和麥基洗德聖職的責任、職責和祝福時,我依然可以感受到那個莊嚴場合中的靈性。

我被按立為長老了。在我要出發前往海軍服役那天,我的支會主教團的一位成員和我的家人朋友一起到車站為我送行。就在火車開動前,他給了我一小本書:傳教士手冊。我笑著說,我不是要去傳教。

他回答:「帶著吧,說不定用得上。」

真的用上了。我需要在水手背包底部放個堅硬的長方型物體,讓我的衣物保持平整,比較不會皺掉。 那本傳教士手冊正合我所需,就這樣在背包裡放了12個星期。

聖誕假期前一晚,我們都在想家。寢室安靜無聲。突然間,我的鄰床夥伴,摩爾門男孩黎蘭‧梅里爾,發出痛苦呻吟,打破寂靜。我問他怎麼了,他說他感覺很不舒服。他不想去基地的醫務室,因為這樣一來,他第二天就無法回家了。

隨著時間過去,他似乎越來越難受。最後,他知道我是長老,便請我給他一個聖職祝福。

我從來沒有給過祝福,我不曾接受過祝福,也從未見過別人如何祝福病人。我默默向神求助,想起了水手背包底下的傳教士手冊。我很快清空背包,把手冊拿到夜燈旁,閱讀如何祝福病人,然後在許多水手好奇的注視下,開始為他祝福。我東西都還沒收好,黎蘭‧梅里爾就像個孩子般睡著了。他第二天早晨醒來時覺得很好。我們兩人都深深感激能有這聖職的能力。

這些年來,我有許多機會為需要的人提供祝福,次數多得無法計算。每一次我都深深感激神託付給我這神聖的恩賜。我尊崇聖職。我一次又一次地,親眼見到聖職的能力。我見過聖職的力量,它促成的奇蹟令我驚奇。

弟兄們,我們每個人都已受到付託,擁有有史以來授予人類的最寶貴恩賜。我們若尊重聖職,在生活中始終保持配稱,聖職的祝福就會透過我們流瀉出來。我喜愛教義和聖約第121篇第45節,這裡告訴我們必須做什麼來保持配稱:「你的心腸……要對所有的人和信心的家族充滿仁愛,要不停地以美德裝飾你的思想;然後你的自信必在神面前愈發堅強;聖職的教義必如來自上天之露,滴在你的靈魂上。」

身為神的聖職的持有人,我們都參與了主耶穌基督的事工。我們已響應了祂的呼召;我們都在從事祂的事工。讓我們向祂學習、跟從祂的足跡、遵行祂的教導,這樣我們就會準備好去從事祂要召喚我們去做的任何服務。這是祂的事工。這是祂的教會。祂確實是我們的隊長,是榮耀的王,神的兒子。我見證,祂活著;我這樣見證是奉祂的聖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