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聖職與個人祈禱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聖職與個人祈禱

神會賜給我們聖職能力,不論我們處在什麼情況下。這只需要我們謙卑地祈求。

我很感謝受到託付來對世界各地神的聖職持有人演講。這個機會令我感到責任重大,因為對於主賦予你們的信任,我略知一二。你們一旦接受聖職,就獲得了奉神的名說話行事的權利。

唯有獲得來自神的靈感,這項權利才會真正發生功效。只有這樣,你們才能奉祂的名說話;也只有這樣,你們才能奉祂的名行事。各位可能有過錯誤的想法,認為:「喔,這一點也不難。如果我受邀去演講,或需要去給予聖職祝福時,我會獲得靈感的。」年輕的執事或教師可能會安心地以為:「等我再長大一點,或者當我蒙召喚去傳教時,我就會知道神會說什麼,和神會怎麼做了。」

想一想你必須知道神會說什麼、做什麼的日子。那一天已經臨到我們所有的人了──不論你目前的聖職召喚是什麼。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東部的傳道部地區長大。當時教會成員彼此住的距離很遠,汽油的供應又有嚴格的限制。我是分會裡唯一的執事,成員到我們家來參加禁食見證聚會時,會把禁食捐獻的信封交給分會會長。

我13歲的時候,全家搬到猶他州,住在一個大支會的範圍內。我記得我的第一個指派工作是走路挨家挨戶去收集禁食捐獻。我在其中一個信封上看到一個名字,並注意到他的姓氏跟摩爾門經三位證人的其中一位相同。所以我充滿自信地敲了門,一位男士開了門,看著我,板著一張臉,接著對我咆哮,要我走開。於是我垂頭喪氣地離開了。

那是將近70年前的事了,但我仍舊記得自己那天在門階上的感覺,似乎我應該要說些什麼、做些什麼才對。要是那天我用信心祈禱後再出門,也許就會受到啟發,在門階上站久一點,微笑著,說些這樣的話:「見到你真好。感謝你和你的家庭過去所付出的一切。期盼下個月看到你。」

假如我這樣說、這樣做,他也許會更惱火、更反感。但我知道我會有什麼樣的感覺。我不會帶著難過的感覺離開,反而可能會在心思意念中感覺到溫柔的嘉許,對我說:「做得好。」

許多時刻我們都必須奉神的名說話行事,若沒有靈感、僅憑我們獨自判斷是不夠的。那些時刻可能在我們沒有時間作準備時來臨。這種情形常常發生在我身上。許多年前在一家醫院裡,有位父親告訴我和我的同伴,醫生告訴他,他那身受重傷的三歲女兒不出幾分鐘就會死亡。當我把雙手放在她頭上沒有包紮繃帶的地方時,身為神的僕人,我必須知道祂會做什麼、說什麼。

我的腦海中浮現那些話語,我開口說出她會活下來。醫生站在一旁,不以為然地哼了一聲,要我走開別擋路。我走出病房,感覺到平安和愛。這個小女孩活下來了,我在那城市的最後一天,這小女孩從走道上走進聖餐聚會。我依然記得我在為主替那小女孩和她的家人服務時,我從我所說的和所做的事情中,所感受到的喜悅和滿足。

我當時在醫院裡的感覺,和我還是執事時,離開那戶人家時難過的感覺很不一樣,這樣的差別是因為我已經學到祈禱與聖職能力是息息相關的。我還是執事時,尚未學習到要有能力奉神的名說話行事,需要靠啟示;而在我們需要時就能獲得啟示,則需要憑信心祈禱和工作,以便擁有聖靈為伴。

在我去那戶人家收集禁食捐獻的前一天晚上,我在就寢前作了祈禱。但是在那通從醫院打來的電話響起之前,我已經日積月累地遵循著祈禱的模式,努力去做約瑟F.‧斯密會長所教導的事,讓神可以賜給我們必要的靈感,使我們擁有聖職的力量。他簡單地說:

「我們向祂呼求時,無須使用許多話語。我們無須用冗長的祈禱來煩擾祂。我們身為後期聖徒,必須且應當做的,就是為了我們的好處,經常來到祂面前,向祂證明我們記得祂,並且樂意承受祂的名,遵守祂的誡命,做正義的工作,並渴望有祂的靈來幫助我們。」1

接著斯密會長告訴我們這些承諾要為神說話行事的神的僕人,應該祈求什麼。他說:「你們祈求些什麼?你們要祈求願神會認得你們,垂聽你們的禱告,以祂的聖靈祝福你們。」2

祈禱的用字遣詞並不是那麼重要,但需要有一些耐心。這是你想讓天父親自認識你的一個方法。祂是高於一切的神,是眾人之父,卻願意全心全意地關注祂其中的一個孩子。這也許就是救主用這些詞句的原因:「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3

當你跪下或低頭祈禱時,比較容易獲得適當的虔敬感覺,但是當你以較輕鬆,甚至是靜默的方式來祈禱時,還是可以感覺你在接近天父,因為你在自己的聖職服務中會經常需要這樣做。在你醒著的一天裡,大部分時間都處在嘈雜的聲音和人群中。神會聆聽你靜默的祈禱,但你也必須學習阻絕干擾,因為你需要與神聯繫的時刻可能不會在安靜的時候到來。

斯密會長建議,你需要祈求神會認出你事奉祂的召喚。祂對你的召喚已有完整詳盡的了解。祂召喚你,而你為你的召喚向祂祈禱,祂就會向你顯示更多,使你了解。4

我要舉個例子說明一位家庭教導教師祈禱時可以怎麼做,各位也許已經知道你應該:

「探訪每位成員的家,勸勉他們出聲和在暗中禱告,並負起一切家庭責任……

「……一直看顧成員,和他們在一起,並堅固他們;

「確使教會裡沒有罪惡,沒有冷酷相待,沒有說謊,沒有背後中傷,也沒有邪惡的言談;

「確使成員時常相聚,確使每位成員各盡其職。」5

甚至對於有經驗的家庭教導教師和他的小同伴來說,沒有聖靈的幫助,那顯然是做不到的。想想你蒙召喚去服務的家庭、甚至個人;人為的判斷和善意是不夠的。

因此你要祈求能了解你不甚熟悉,而且他們也不渴望你去認識他們的這些人的內心,知道他們的生活和心裡有什麼不對勁的事。你會需要知道神要你做什麼來幫助他們,並且盡可能用神愛他們的感覺來幫助他們。

正因為你負有如此重要、艱難的聖職召喚,斯密會長建議你祈禱時,要一直懇求神祝福你,使你擁有祂的靈同在。你會不只一次需要聖靈,而神願意更常賜給你聖靈,作為你經常的伴侶。這就是我們在為神的兒女服務時,必須一直祈求祂指引我們的原因。

若沒有聖靈與你同行,你就無法發揮聖職的潛能,因此你就成為一切幸福之敵人的個人目標。如果他能引誘你犯罪,他就可以削弱你受聖靈引導的能力,進而削弱你的聖職能力。這就是斯密會長說,你應該一直祈求神警告你,保護你避開邪惡的原因。6

祂用許多方式警告我們。警告是救恩計畫的一部分。先知、使徒、支聯會會長、主教和傳教士,都提高警告的聲音,要我們藉由對耶穌基督的信心、悔改、訂立並遵守神聖聖約,以避開災禍。

身為聖職持有人,你也要成為主警告之聲的一部分。但是你需要聽從警告,在你日常生活中,若是沒有聖靈的陪伴保護,你就無法在靈性上存活。

你必須為此祈禱,努力擁有聖靈。只有藉著聖靈的指引,你才能夠找到路,沿著窄而小的道路通過邪惡的黑霧。聖靈會指引你,在你研讀先知的話語時,向你顯示真理。

要獲得指引,不能只是隨便聽聽讀讀而已。你需要用信心祈禱並努力把真理的話語放進內心深處。你必須祈求神祝福你,使你有祂的靈同在,祈求祂會引領你認識一切真理,向你顯示正確的路。這就是祂警告你並指引你走上人生和聖職服務的正確道路的方法。

總會大會提供了大好的機會,讓主堅固你在神的聖職中服務的能力。你可以藉由祈禱來準備自己,我確信你已為這次大會這麼做了,你也可以和那些會在這次的大會中祈禱的人一起運用信心,他們會祈求許多祝福臨到許多人身上。

他們會祈求聖靈臨到主的代言人先知的身上,他們會為使徒和神所召喚的所有僕人祈禱,那包括你們每一個人,從最新的執事到經驗豐富的大祭司,以及一些可能即將前往靈的世界的年長者與年輕人,他們將在那裡聽到:「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7

一些聽到這些話的人將大感意外。他們可能從未在神世上的國度擔任較高的職位。有些人可能覺得他們看不到自己服務的成果,或覺得他們從未獲得一些服務的機會。還有些人可能感覺自己在今生服務的時間比所希望的還要短暫。

主不會用擔任的職位或服務的時間作為衡量的標準。我們從主的葡萄園裡的工人這個比喻,便知道這一點。他們不管服務多久,或在哪裡服務,得到的酬勞都是相同的。他們將按照他們服務的態度來獲取酬賞。8

我認識一個人,這位親愛的朋友在塵世葡萄園裡服務的時間在昨天晚上11點結束了。他接受癌症的治療和忍受可怕的痛苦和艱難已經好些年。在接受治療的這些年裡,他接受了一項召喚,要與他負責的支會成員舉行聚會,這些成員的子女都已離家;其中一些人是寡婦。他的召喚是協助他們獲得社交方面的慰藉,以及學習福音。

他最後一次預後診斷,情況並不樂觀,他的來日不多,當時他的主教正好出差去了。兩天後,他透過大祭司小組領袖傳遞了一個訊息給主教,談到他的指派工作:「我知道主教出城去了,所以我要採取行動。我正在思考下週一我們小組的聚會,兩位成員可以帶我們去參觀會議中心。我們可以請一些成員開車載他們,派一些童軍來推輪椅。根據報名人數,我們也許會有足夠的老人自己來做這些事,但是知道有其他後備人員以備不時之需也很好。協助者可以帶著家人一起來,這樣就會有個美好的家庭之夜。無論如何,請讓我知道,好讓我把計畫張貼出去 ……謝謝。」7

他之後的一通電話讓主教很驚訝。他沒有提及自己的病情,也沒有談到自己在指派工作上的勇敢舉動,反而問道:「主教,我可以為你做什麼呢?」只有聖靈才能在他自己背負著極沉重的負擔時,還感受得到主教沉重的擔子;只有聖靈才可能讓他運用年輕時縝密計劃童軍活動的方式,來擬出計畫為他的弟兄姊妹服務。

憑著信心的祈禱,神會賜給我們聖職能力,不論我們處在什麼情況下。這只需要我們謙卑地祈求聖靈向我們顯示主要我們去說和去做的事,然後去做,接著繼續過著配稱享有這項恩賜的生活。

我向各位作證,父神活著,祂愛我們,聆聽我們的每一個祈禱。我見證耶穌是活著的基督,祂的贖罪使我們可以獲得潔淨,因此能配稱擁有聖靈為伴。我見證,只要運用信心和努力,有一天我們會聽到這令我們喜悅的祝福:「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9我祈求我們會獲得我們所事奉的夫子那美好的讚許。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