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作真誠的人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作真誠的人

我祈求我們都能抵抗那份將自己當成焦點的誘惑,反而會努力去獲取更偉大的榮耀:也就是成為我們的主和救主耶穌基督謙卑、真誠的門徒。

18世紀晚期,俄羅斯帝國的女皇凱薩琳大帝宣告她將在幾位外國使節的陪同下,參訪南方的領地。當地的總督格里戈里·普譚金迫切地渴望使這些來訪官員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費盡心力,大舉展現他對國家建設的政績。

在那次行程中,凱薩琳大帝在聶伯河上順流而下時,驕傲地向外國使節指出河岸兩旁繁榮興旺的村莊,以及其中勤勞快樂的人民。這一切只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全是假象。據說普譚金把用紙版作成的店舖和住宅外觀組裝在河岸旁,還安置了看似忙碌的農民,來製造經濟繁榮的假象。一旦來訪官員的蹤影消失在河彎之外,普譚金的部下就會把假的村莊收整起來,趕忙運往下游,在凱薩琳大帝的下一個停留地作好準備。

儘管現代歷史學者對這一則傳言的真實性存疑,但「普譚金村莊」這個名詞已經為世人所用,意思是指企圖讓別人相信我們比實際情形更好。

我們的心是否在正確的地方?

想要顯出自己最好的一面是人性的一部分,這也就是為什麼有許多人會努力裝飾住家的門面,年輕的亞倫聖職持有人會確保每一根頭髮都梳理的恰到好處,以免突然邂逅自己的心上人。擦亮我們的鞋子,讓自己身上的氣味變得好聞,或甚至在家庭教導教師抵達前把髒亂的碗盤藏起來,這些事都沒有錯。但是,當過於極端時,這種渴望帶給人好印象的本性,就會從對人有幫助轉變為欺哄瞞騙。

主的眾先知一直在提高他們警告的聲音,告誡那些「親近〔主〕,用嘴唇尊敬〔祂〕,心卻遠離〔祂〕」的人。1

救主了解也憐憫那些存謙卑真誠之心的罪人,但祂義正嚴詞地譴責文士、法利賽人、撒都該人這些假冒為善的人──即為了贏取讚賞、增加影響力,和取得世上的財富而試圖使自己看起來正義,實際上卻一直欺壓他們原本應該造福的人民。救主說他們像是「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2

今日,主也用同樣的話來譴責那些試圖「遮蓋〔他們〕的罪,或滿足〔他們〕的驕傲、〔他們〕虛妄的野心」的聖職持有人。祂說,當他們這麼做,「諸天就退出;主的靈悲傷;當其退出後,那人的聖職或權柄也就結束了。」3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為什麼我們有時候會想要讓自己顯得活躍、昌盛且熱心奉獻,而內在卻像啟示者約翰形容以弗所的教會那樣──也就是我們已經「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4

在某些情況下,我們可能只是沒有把焦點放在福音的精髓上,將「虔敬的外貌」誤以為是「神性的能力」。5 尤其當我們是為了個人利益或影響力而表現我們的門徒身分來引人注意時,這種情形尤其危險。那時我們便可能成為和法利賽人一樣,而現在就是我們省察內心,立即作出修正的時候。

普譚金計畫

這種讓自己看起來比實際上更好的誘惑,不只出現在我們每個人的生活中,也會出現在教會的各項指派工作中。

舉例來說,我知道有個支聯會的領袖們訂定了一些理想高遠的年度目標,儘管這些目標看起來都很值得去做,但是他們的重點卻放在抬高自己且引人注意的宣告、數字和百分比上。

這些目標經過討論並表決通過之後,有件事卻開始困擾著這位支聯會會長。他想到支聯會的成員──例如帶著年幼的孩童卻剛成為寡婦的年輕母親;那些受內心懷疑、孤單所苦的人,或者健康受到嚴重打擊卻沒有醫療保險的人;或正在努力解決破裂的婚姻、習癮、失業和精神疾病的人。他越想到這些人,就越覺得有需要問自己這個使人謙卑的問題:這些新目標是否會使這些人的生活有所改變?

他開始想,如果他們一開始便問道:「我們的使命是什麼?」,那麼支聯會的目標會有什麼不同?

所以這位支聯會會長後來回到議會中,和議會的其他成員一同轉移了原本的焦點,並下定決心不會「任飢餓、貧困、無衣蔽體、患病、受苦的人在〔他們〕面前走過而不予理會。」6

他們設立了新的目標,並且體認到:這些新目標的成功與否,並非總是能加以衡量的,至少不能由人去衡量──因為你要如何衡量一個人的見證、對神的愛,或對他人的慈悲憐憫呢?

但他們也知道,「能數算的事情中,有許多事並不重要;不能數算的事情中,有許多事真的很重要。」7

我不知道我們所訂立的組織和個人目標,是否有時候就像現代的普譚金村莊一樣,遠看十分引人注意,但卻無法滿足我們所愛的同胞的真正需要?

親愛的朋友和同工聖職持有人,如果我們和耶穌基督一同坐席,祂請我們作管家職務報告時,我不認為祂會把重點放在活動和數據上。救主想知道的是我們的內心狀況。祂想知道我們如何去愛那些我們負責照管的人並施助他們;我們如何向配偶和家人表達我們的愛;以及我們如何減輕他們每日的重擔。救主想知道的是,你我如何變得更接近祂和天父。

我們為什麼在這裡?

省察我們的內心可能會對我們有所助益。例如,我們可以自問,我們為什麼會在耶穌基督的教會裡服務?

我們甚至可以問,為什麼我們今天會出席這場大會?

我猜想如果我用表面的方式來回答這個問題,我會說是因為孟蓀會長指派我演講,

所以其實我毫無選擇。

除此之外,我的妻子希望我來參加大會,我又怎能對她說不呢?

但我們都知道參加這場大會,和過著耶穌基督忠誠門徒般的生活,實在是出於更好的原因。

我在這裡是因為我全心渴望跟隨我的夫子,耶穌基督。我渴望去做一切祂要我為這偉業去做的事。我渴望得到聖靈的啟發,並且透過神按立的僕人而聽見神的聲音。我在這裡是因為我想成為更好的人,藉著我在基督裡的弟兄姊妹所立下啟發人心的榜樣而得到提昇,學習如何更有效地施助有需要的人。

簡言之,我在這裡是因為我愛天父和祂的兒子耶穌基督。

我確定這也是你們在這裡的原因。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願意作出犧牲,而不只是宣告要跟隨救主。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敬重地持有祂的神聖聖職。

從火花到烈焰

不論你的見證是否興旺強健,或者你在教會裡活躍的情形比較像是普譚金村莊一樣虛有其表,好消息是你可以發展你的長處,不論那些長處為何。在耶穌基督的教會裡,你可以在靈性上成長茁壯,並藉著日復一日運用福音原則而更接近救主。

只要憑藉耐心和毅力,即使表現出門徒身分的行為中最小的舉動,或者最微弱的信心之火,都能變成如同熊熊火焰般聖化的生活。事實上,大多數的熊熊火焰一開始時都只是一絲星火。

因此,倘若你感覺自己渺小軟弱,請來歸向基督,祂會使軟弱的東西變成堅強。8我們當中最軟弱的,也能經由神的恩典而成為靈性堅強,因為神「是不偏待人」的。9祂是「信實的神,向愛祂、守祂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10

我確信,如果神能夠對一位距離教會總部有半個地球之遠,在遭受戰火蹂躪的國家,一個樸素的家庭裡出生的窮苦德國難民伸出援手支持他,那麼祂一定也能伸出手扶助你。

我同在基督裡的親愛弟兄們,創造萬物的神曾將生命的氣息吹入宇宙萬物,祂也必然有能力將生命的氣息吹入你體內,祂必然有能力如同你渴望的那樣將你塑造成有著光與真理的真誠靈魂。

神的應許是確切肯定的。我們的罪會蒙得寬恕,一切的不義都能洗淨。11 不論在個人情況或家庭中,若我們都能繼續全然地接受並奉行真實的原則,最終必能達到「不再饑,不再渴,……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我們〕,領〔我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我們〕一切的眼淚。」12

教會是醫治之地,不是躲藏之地

但是我們若躲藏在個人、教條學說或組織的假象後面,那麼這一切都不會發生。這類虛假的門徒身分,不僅會使我們無法看清真正的自己,也會阻礙我們經由救主贖罪的奇蹟而作出真正的改變。

教會不是一個展示我們自己,好讓他人欣賞我們的靈性、能力或物質富裕的汽車展示中心。反之,教會更像是一個汽車服務中心,是所有需要維修的車輛都會來這裡維護、修復的地方。

我們每個人難道不都是需要修復、維護和復原的嗎?

我們到教會裡,不是要隱藏我們的問題,而是要治癒這些問題。

身為聖職持有人,我們額外的責任就是要「牧養……神的群羊,……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也不是因為貪財,乃是出於樂意;也不是轄制所託付你們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樣。」13

弟兄們,要記住,「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14

這世上最偉大、最有能力,最為成就非凡的人,也正是最謙卑的人。祂在私底下,在只有幾個人看到的時刻,做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些服務,還囑咐看到的人「不要把〔祂〕所做的事告訴人。」15當有人稱祂為「良善的夫子」,祂很快地轉移方向,堅稱只有神才能作到真正的良善。16 世人的讚美顯然對祂不具影響力;祂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事奉祂的父,「常做祂所喜悅的事。」17只要效法夫子的榜樣,我們就能做得很好。

願我們愛人,如同祂愛我們

弟兄們,這是我們至高且神聖的召喚──也就是作耶穌基督的代理人,像祂那樣去愛人,像祂那樣去為人服務,「扶起垂下的手,堅固無力的膝」,18「照顧貧窮、困苦的人」,19並照料寡婦和孤兒。20

弟兄們,我祈求當我們在家中,在定額組、支會、支聯會、社區和國家裡為人服務時,都能抵抗那份將自己當成焦點的誘惑,反而會努力去獲取更偉大的榮耀:也就是成為我們的主和救主耶穌基督謙卑、真誠的門徒。只要我們這樣做,就是行走在那條道路,能引領我們成為最好、最真誠和最高貴的自己。我如此見證,是奉我們的夫子,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