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何等完全,何等寬仁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何等完全,何等寬仁

耶穌基督受苦、死亡和從死裡復活,是為了讓祂能夠提升我們到達永生

既沒有安全繩索或安全裝備,也沒有任何攀登器具,14歲的吉米和19歲的約翰(這些名字並非他們真實的姓名),就前往猶他州南部,到我故鄉的斯諾峽谷州立公園,攀爬陡峭的峽谷。就在他們辛苦攀爬即將登頂之際,他們發現有個突出的岩壁擋住了他們登頂之前的最後幾英呎。他們既無法越過這岩壁,也無法後退。他們被困住了。在小心挪動之後,約翰找到足夠的立足點,一鼓作氣地把他弟弟安全地推到岩壁上面。但他自己卻怎麼樣也上不去。他的手腳越是急著施力,肌肉就越快要抽筋。恐慌逐漸向他襲來,他開始擔憂自己生命不保。

由於感覺自己撐不了很久,約翰決定唯一的選擇就是垂直跳躍,用力抓住突出岩壁的頂端。要是成功,他就可以靠著強大的臂力把自己拉到安全的地方了。

他用自己的話,這樣說:

「我在跳躍之前,告訴吉米去找一根夠堅固的樹枝垂下來給我;雖然我知道在這岩石頂端根本不會有這種東西。這只是個絕望的伎倆:要是我跳失敗了,至少可以確定我弟弟不會看到我失足摔死。

「在給他足夠時間離開我的視線後,我作了最後的禱告──希望我的家人知道我愛他們,也希望吉米可以自行平安返家──然後我就跳起來。我的腎上腺素激增,這一跳我的手臂就伸過岩壁,幾乎到手肘的位置。但當我要攀住岩壁表面時,卻只感覺到鬆散的沙粒和平坦的石頭。我還記得當時懸在那裡,只摸到沙子,卻抓不到任何東西的感覺──沒有邊緣、沒有隆起的地方、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抓握。我感覺自己的手指開始沿著那沙質的表面慢慢往下滑。我知道我的死期到了。

「但突然間,就像夏日暴風雨中的一道閃電,岩壁上方衝出了兩隻手,以超乎尋常的力量和決心,緊緊抓住我的手腕。我忠心的弟弟並沒有去找什麼想像中的樹枝。他正確地猜到我計畫要做的事,也從沒移動過一步,只是等著──安靜地,幾乎屏住呼吸等待著。他完全知道我會傻得想要那樣跳。我一跳,他就抓住我,抱住我,不讓我掉下去。在那一天,當我無望地懸在高空,必死無疑的時候,我弟弟那雙堅強的手臂救了我一命。」1

我親愛的弟兄姊妹,今天是復活節主日。雖然我們應該一直記得救主(也在每週的聖餐祈禱中承諾會這麼做),但這仍是一年中最神聖的一天,要特別記念我們的兄長用祂堅定的雙手和手臂,伸向死亡深淵,拯救我們脫離墜落和失敗、脫離我們的憂傷和罪惡。我用約翰和吉米的家人所描述的這個故事作為背景,來表達我對主耶穌基督贖罪和復活的感激,感謝在神的神聖計畫中,這些事件讓我們體悟到「耶穌這樣愛〔我們〕」。2

在我們愈加世俗的社會,要談論亞當和夏娃,或談論他們「幸運地墜落」凡間,似乎既不尋常也不合時宜。儘管如此,這項真理卻很簡單:我們絕對無法充分了解基督的贖罪和復活,也將無法充分了解祂的誕生和死亡有何特別目的──換句話說,我們無法真正慶祝聖誕節復活節──除非我們先了解真的有一位亞當和一位夏娃從伊甸園墜落,並了解隨之而來的一切後果。

我不知道這個星球在墜落之前確實發生了什麼事,但我知道,這兩個人是由神的手所創造的,他們有段時間單獨住在樂園般的環境,既沒有肉體的死亡也沒有未來的家庭,然而由於他們一連串的選擇,違反了神的一項誡命,因此必須離開樂園,但也使得他們在面對肉體死亡之前,能夠生養子女。3令他們的情況更加憂傷且複雜的是,他們的違誡也造成了屬靈的後果,使得他們永遠從神的面前被剪除。由於我們隨後都誕生到這墜落的世界,也由於我們都會違反神的律法,我們也注定要面對亞當和夏娃所受的同樣懲罰。

多麼悲慘啊!整個人類家族都墜落了──每個男人、女人和小孩都不斷邁向肉體永恆的死亡,靈性也不斷落入永恆的痛楚。難道這就是人生的歸宿嗎?難道這就是人類的最後結局嗎?難道我們每個人都只是在一個冷漠的宇宙,懸掛在冰冷的峽谷上方,各自尋找可以立足、可以抓握的東西──一無所有,但只感覺到沙粒從指頭下方不斷滑過,沒有什麼可以拯救我們、沒有什麼可以抓握,更不會有任何東西抓住我們?難道我們生命的唯一目的就是空虛地練習生存──只是盡可能地往上跳躍、撐個大約七十年,然後就失敗、墜落,永遠一直墜落嗎?

這些問題的答案是:不!絕非如此!永遠不會如此!我要和古今眾先知一起見證:「萬事都已照著那通曉萬事者的智慧完成了。」4因此,從我們第一對祖先踏出伊甸園的那一刻,那位早就預期亞當和夏娃會做此決定的神,即我們所有人的父,就差遣天使向他們宣告──也在各年代中向我們宣告──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永恆的幸福而安排的。在祂的神聖計畫中,為我們預備了一位救主,即神的獨生子,或使徒保羅所說的另一位「亞當」5;祂會在全盛時期來到,救贖第一位亞當的違誡。贖罪會完全勝過肉體的死亡,將復活無條件地賜給每個已經誕生或將要誕生到這世上的人。贖罪也會慈悲地為所有從亞當直到世界末了的人所犯的罪提供寬恕,但條件是要悔改和服從神的誡命。

身為祂蒙按立的見證人,我要在這復活節的早晨宣告,拿撒勒的耶穌是世界的救主,那位「末後的亞當」6;是我們信心的創始者和完成者,也是永恆生命的阿拉法和俄梅戛。保羅宣告:「在亞當裡眾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裡眾人也都要復活。」7身兼先知和教長的李海也如此宣告:「亞當墜落,才能有世人。……彌賽亞要在圓滿的時期來臨,將人類兒女從墜落中救贖出來」8。而一切宣告中最完整的,是摩爾門經中的先知雅各,他用兩天的時間傳講耶穌基督的贖罪,並教導:「復活必須經由墜落才臨到。」9

因此,今天我們要慶祝這勝利的恩賜,慶祝祂克服了我們經歷的每一次墜落、每一次憂傷、每一次沮喪、每一種恐懼──當然還要慶祝我們從死裡復活,我們的罪得到寬恕。我們之所以能獲得勝利,是因為將近兩千多年前,在一個跟今天完全相似的週末,於耶路撒冷所發生的那些事。

從客西馬尼園的靈性痛苦開始,到髑髏山十字架上受刑,最後在一個美麗的安息日早晨,一座捐來的墳墓裡,那位無罪、純潔的神聖之人,即神的獨生子,做了一件從來沒有任何必死之人能夠做到的事。祂用自己的能力,從死亡中復活,此後祂的身體和祂的靈再也沒有分開過。祂自行將裹著自己埋葬的麻布解開,小心地將臉上的裹頭巾放在「另……一處」10;這是經上說的。

在那第一個復活日發生的贖罪和復活,構成世界史上最為重要的一刻、最為慷慨的獻禮、最為嚴峻的痛苦,並最為壯闊地展現了純正的愛。耶穌基督,神的獨生子,受苦、死亡和從死裡復活,是為了使祂能像夏日暴風雨中的一道閃電那樣,在我們墜落時抓住我們,用祂的大能抱住我們,並透過我們服從祂的誡命,提升我們到達永生。

在這個復活節,我感謝祂和將祂賜給我們的天父,儘管祂站立的雙腳受過傷,但我感謝耶穌依然勝利地克服死亡。在這個復活節,我感謝祂和將祂賜給我們的天父,儘管祂伸出曾被刺穿的手掌和留著傷痕的手腕,但我感謝耶穌依然賜給我們無盡的恩典。在這個復活節,我感謝祂和將祂賜給我們的天父,感謝我們可以在那留著汗漬的園子、在釘著釘子的十字架,並在榮耀的空墳之前歡唱:

救恩計畫,救贖世人,

偉大,榮耀,公正,

何等完全,何等寬仁,

神聖,和諧,永恆。11

奉那已經復活的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